书房里沉腰缓缓进入公主

“你!”水玲落气结,脸色白一阵青一阵,她又不是傻瓜,怎么到现在还看不出来这个燕王妃分明就是在奚落自己!

“嗳哟~两位贵人这是怎的了?”宫内前来相迎的太监总管得福,在看到宫门外火药味甚浓的燕王妃和落妃时,露出了十分惊诧的表情。

水玲落刚要开口,胭脂雪却捷足先登,不紧不慢的笑着解释,“得福公公不必担心,不过只是发生一些小误会而已,好在现下和解了。”

“小误会?!”水玲落有些歇斯底里,“得福公公你可要如实禀报皇后和太子,燕王妃竟然公然栽赃陵落假冒太子妃,这是何等不敬的大罪!”

“王妃这……。”得福一下子就听出了事情的始末,不由为难的看向了胭脂雪。

这个落妃现在可是皇后与太子的心头肉,别说一个王妃,单是现在皇宫里的妃嫔都是不敢开罪的,这个新晋的燕王妃怎么这么愚鲁?

水玲落知道得福是皇宫里出了名的墙头草,所以她明白得福一定会站在自己这边,届时更会添油加醋的把这件事禀报给皇后,到时候,这个燕王妃……

一想到胭脂雪即将到来的下场,水玲落不由得意的挑眉看向了胭脂雪。

谁料,胭脂雪并不害怕,还浅笑嫣然,“可是得福公公,落妃可是从一见本王妃的面就不停的唤本王妃皇嫂,又说是太子的寵妃,这可是在场所有的奴才宫女,都亲耳所闻的呢。”

“没错,可那又怎样,难道你就要因为如此,就要给陵落安上莫须有的假冒太子妃一罪,这未免也太好笑,也太牵强了吧?”不用等其他人承认,水玲落就当先自己承认了此事。

没曾想,得福公公忽然一脸正色的看向了水玲落,笑容完全没有之前的那般讨好,“落妃,这就是您的不对了,您怎么能忘了宫中的规矩呢。”

即便再怎么受寵,侧妃就是侧妃,永远和太子妃的地位相距十万八千里。

试问一个低贱的小妾,怎么配喊燕王妃为皇嫂,怎么能以太子妃的立场上,去喊燕王妃皇嫂?这不正是明目张胆的把自己当成了正主了么?

这就当然不奇怪,燕王妃会误以为她水玲落是太子妃,而太子现在并没有太子妃,那自然而然,就会把她水玲落是看成了假冒太子妃的不轨之徒。

“我怎么忘了宫中规矩?”水玲落很是不解的问得福。

没等得福回答,水玲落身边的小宫女青禾便拉了拉水玲落的衣袖,一脸窘迫尴尬的凑到了水玲落的耳边,悄声道:“小主,您是侧妃,是不能直呼燕王妃为皇嫂的……。”

小宫女的话,当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几乎是刹那间,水玲落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当下险些被憋气的昏死过去,不由后退了数步,脸色煞白。

原来,她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想把自己抬高,却在无意间把自己贬的更低!题外话:

从下月起将不再更新,上次也说过了,继续追文的请去红袖添香收藏【妃常歹毒,卯上鬼面傻王】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