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高黄全肉

在一处远离人烟,隔离尘世的所在,亦不知离天蟒国多少亿里,此处虽然灵气不计其数,但是视野所及之处的地面却是出奇的荒芜,不见半丝水分,却是奇异的没有化成一望无垠的沙漠,在荒芜之地的中心地带有着一座仿若与天际亲吻的高山。

在这座名为天玑,与天上北斗第三星同名,却不知只是单纯的巧合还是另有所指,随着山峰的升高,灵气也是变得越发的浓郁,到达山峰之顶,灵气更是变得与下方天差地别,此处实质化的磅礴灵气量足以将聚灵期以下的境界直接撑爆,即使到了化气期之后可以与天地灵气产生更好的沟通与吸收,但是人体终究只是人体,在没有超越人体这个束缚前,纵然是不可一世的纵元期高手到达此处也是会变的痛苦万分不敢久待,所以有时外界灵气过强也未必就是好事,要是超过了身体的承受极限也是唯有自取灭亡。

山顶之上虽然实质的灵气如同雾气缭绕,但还是可以依稀看见其中有着一座壮丽的宫殿式建筑,其上有名天玑宫,此时在这宫殿之中正发生着一段奇妙的对话。

“师父,你怎么了?”凌瑞看着本与他下棋的师父在拿起一颗棋子之后,突然表情怔怔地不再动弹,他不由担心的问道。

“也没什么,只是一对百万年前的痴男怨女,如今重聚了却彼此已不相识而已,而那个男子就是曾经将我们这里方面数十万里地变成一片荒土的人。”诸葛枫淡淡的道。

这个被凌瑞称为师父的人,就是秦岚峰在芒天市所遇到的算命老者诸葛枫,只是此时他的神态庄严语气威严,已经全然没有当初秦岚峰遇见时随意姿态。

“师父你是说百万年前被称为火之君王的火琰如今又再度转世出现了?”凌瑞惊喜的说道。

“天地初开,蕴有阴阳,藏有五行,阴阳者,天地之创也,五行者,万物之始也,后来天地在馄饨之中诞生七位创世主,阴阳五行合共七人,冥冥之中的诞生却没想到是意味着注定的牺牲,七人以自己之性命为代价,造天地,孕万物,诞生灵,只是七人担心后世之人遭逢噩耗,他们之中的每一人都割除了自己的一缕魂魄进入轮回之道,这七位每一位都是怀着仁慈救世之心,只是一心向善的他们却忽略了他们各自的残魂日后是否会变成危害苍生的大恶人,以他们各自手中的力量是可以做到这一点的,这些残魂每一道在日后都是变成了真正的傲世强者,却也有着遗臭万年被当世强者联手诛杀的奸人,魂还是那个魂,只是换了一个肉身,重新产生了一段新的记忆,这七道残魂每经过数百万年就会进入一次轮回,如今又是到了他们轮回之时,只是这一次他们的轮回时间距离以往每次轮回相差的时间,却是有些提前了啊。”诸葛枫说到最后眼神之中暗藏着几次闪烁,这几次闪烁代表着他内心当中的不平静和担忧。

“不知道这七个人在这一世各自又会是什么身份,希望百万年前的残剧不要再度上演。”凌瑞也是担忧的说道。

这两人各自的评论都有着几分煮酒论英雄的味道,点评天下却又不脱离天下,议论苍生而又关心苍生,这两人的身份也是那般的神秘莫测,充满迷雾。

虢城醉云楼厢房,此时房中正有着两根像木头一样伫立着的人,秦岚峰和上官箬逸虽然各自神态不同,一人感觉自己说错话从而满脸羞红,一人却是感觉嘴巴苦涩张不开嘴。

好半晌之后,上官箬逸心中难免有些犯起嘀咕,虽然她先前所说的一些话,细细品味之下,的确是有着一些暧昧,但是面对着冷场的气氛,他身为男人就不能先开口调节一下气氛吗?真是不解风情,其实就连上官箬逸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在见到秦岚峰的一刻心中依旧平静如水,只是当她把医师所特有的魂气输入他的身体时,她的心瞬间凌乱了起来,这是一种源于灵魂的颤动,魂气源于灵魂,作用于人身,她以前所诊断的人不计其数,这些人当中有不少是她的师父让她练手用的,但却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她对他好像有一种源自灵魂的牵扯,虽然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却是让她有一种沉沦于此的冲动,再加上秦岚峰的确是帮助她目前来说最合适的人选,除了他,她也找不到能和两大家族都有所联系的人,而且是和两大家族的家主有直接的牵扯,她才厚颜的向他提出了请求。

就连上官箬逸自己都不知道,在她的灵魂深处正有着淡淡的火纹以极为特殊的规律互相缠绕,其中隐隐间透露出极为隐晦的能量,而在其下方像是封印着什么东西,此时封印着她灵魂深处某样东西的火纹,正在微微的散发着荧光,似乎像是在欢迎某个人的出现。

“你不打算说话了吗?”上官箬逸有些气呼呼的道。

秦岚峰用手指饶了饶头皮,刻意的装出一副纯洁懵懂的样子,其动作的潜台词却是我听不懂你刚才说了什么,你不用在意,只是他的动作却是让本来羞涩的上官箬逸,变得有些羞愤起来,她的下嘴唇顶着上嘴唇,往上用力,微微撅起了嘴。

“我答应你。”秦岚峰看似是在发愣,其实内心却是在想着帮助她到底值不值得,应不应该的问题,他本想拒绝这个看似对他危险性极大的事情,可是他却发现他的本心一点都不想拒绝这个无礼的条件,甚至他感觉他的心中还充满了类似于愧疚的情绪,他却完全搞不懂这种情绪到底从何而发。

本来已经以为计划无望的上官箬逸,猛然间听到这四个字,眼中也是变得欣喜起来,羞愤也是被突然间来到的喜悦所代替,她刚刚下意识的想询问他答应的原因,但还是被她克制了下来,要是多问了一句,问出些让她难堪的答案,她又该如何自处。

“不知箬逸你可听说过气露草这种药材?”秦岚峰回想起曾在风玄市内被拍卖的一种药材,虽说可惜他错过了那场拍卖,但是对于那种药材的药性和作用,还是不免让他心中生疑。

“气露草,据说是只有在灵气充裕,而且药材丛生之所才能生成,以灵气滋养,以药材生成的露水为食,药材的露水之中有时候掺杂有药材的药性,这也就决定了气露草之药性,有时候气露草价值一般就是因为和气露草共同生长的药材属性寻常,而有时候气露草亿万金难求就是因为和它共同生长的药材属性奇佳所致,不过在炼丹师的眼中无论气露草的属性好坏,都可以拿来练一种丹药,在中级丹药之中都属于高层次的品种匀气丹,其作用就是可以让灵气瞬间增幅两倍,而丹药会变成一个临时的丹田储存这些灵气,并且没有任何的后遗症,只是练成这枚丹药所需要十几种药材,气露草只是其中主药材之中的一味,气露草的好坏也同时影响着储存起来的灵气质量和储存的时间,基本一炉丹药可以成丹五枚。”上官箬逸知无不言的说道。

秦岚峰却是听的面色凝重了起来,这味丹药的药性如此的逆天,却还仅仅只是位列中级丹药,一次还可成丹五枚之多,当然他也清楚丹师区分丹药的阶别,是根据其中所含能量来区分,能量不到高级,即使药性再过神效,也只是能让价值比一般同阶别的丹药翻倍而已,可要是丹药等级能够上升一个阶别可就远不只是价值翻番那么简单了,就好比职位的高低,管事又哪里可以跟总管相比,官大一级压死人就是这个道理。

“那咱们说好了,可不许变卦噢。”上官箬逸说道。

“那是当然,我答应的事情自认还没出尔反尔的先例,我想这个先例也不会开。”秦岚峰轻笑道,上官箬逸也是跟着点了点头,面色彻底归于平静。

“姐姐,你们可以进来了。”上官箬逸轻轻喊了一声,没过多久,就有人过来推开了房门,四道身影鱼贯而入,正是东方茗洛以及她的三个手下。

“箬逸丫头,你倒是聊的够久啊。”东方茗洛原以为只需要等待短短的刹那,他们就会完事,却没想到等待了刻钟有余,叫他们进来的声音才姗姗来迟。

“姐姐取笑了,我与郑公子只是简单的闲聊了几句忘了时间罢了。”上官箬逸语气轻柔的说道。

“是吗?”东方茗洛先看看上官箬逸再瞧瞧秦岚峰,眼神之中充满了狐疑之味。

上官箬逸原本淡然的眼神,也是在东方茗洛的狐疑眼神的扫视下,不敢在与其对视,默默的低下了头颅,在场之中除了秦岚峰和刘鹤之外都是轻笑出声。

秦岚峰在与他们闲言碎语的心不在焉的聊了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就借故选择离开了醉云楼独自离去。

上官箬逸看着秦岚峰离去的背影,眼神深处居然闪过了一丝不舍,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在她的灵魂深处原本略微亮起的火纹也是随着秦岚峰的离去再度归于沉寂。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