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公和我的那些事差点被婆婆发现

次日。

野狼帮麾下的一家酒店。

闫裴领着张一人、小九、戚淼、魏华、姜楠、李大明、张威、莫小北、辛力等一群少年少女,走进了酒店。

野狼帮的帮众见了这群少年少女,不由得有些好奇,其中有一些认识张一人这位副帮主的,更是多看了几眼。

不知道闫裴带着他们来做什么

这位副帮主刚做了几天副帮主而已,这就来交“保护费”了

听说这位副帮主在区区一个中学,一天就能收上万的保护费一年就是几百万

他们虽然好奇,却也没有多问,一群小孩子而已。

闫裴领着张一人等人,来到酒店着,从兜里摸出一柄半个巴掌大小的精致小剑,往前方抛了出去,向精致小剑遥遥一指,灵力注入。

精致小剑原本只有半个巴掌大小,飞出后迎风见涨,化作一柄四尺青锋,寒光四射,气息森然。

正是飞剑法器。

小九、魏华、姜楠、李大明、张威、莫小北、辛力也是同样的动作,纷纷从兜里摸出一柄半个巴掌大小的精致小剑,往前方抛了出去。

他们齐齐向精致小剑瑶瑶一指,灵力注入。

半空立即多了七柄四尺青锋,寒光四射,气息森然,耀耀生辉。

只有戚淼祭出的法器,乃一杆两米多长的银白长枪。

这些都是价值不菲的下品法器,将一人帮一年多来收取的保护费,全部花了进去。

尽管如此,还讨价还价了一番,因为要的多,给了个折扣。

这一全力动手,少年少女们的修为也暴露出来,正有些提心吊胆的闫裴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群少年少女,竟然都是闻道后期的修为

这是一群妖孽吗

世上并不缺天才,但也见过天才这么抱团的

闫裴也从兜里摸出了一件法器,却是一柄绿油油的精致小剑,祭出后迎风见涨,也是一柄飞剑法器,散发着绿幽幽的光华。

别说是闫婓,野狼也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群少年少女是怎么修炼的,这才十几岁,一个个都修炼到了闻道后期

“闫裴,你”

野狼已经明白闫裴背叛了自己,容不得他多说,八柄寒光四射的飞剑法器,银白长枪法器,绿幽幽的飞剑法器,已经化作十道光华,向他激射而来

八道白光,一道银光,一道绿光,激射而至,煞是好看。

“嗥”

野狼双手从左右兜里分别摸出一柄精致小剑,嘴里发出一声似兽非兽的吼叫,身子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只是一瞬间,野狼就变成了一个两米多高,狼首、狼爪、人身的狼人

手里的两把精致小剑,也迎风见涨,观其模样,乃是一对双股长剑样式的法器。

说来缓慢,野狼从拿出法器,到变身,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各色流光也激射到了他面前。

“嗥”

又是一声似兽非兽的吼叫,野狼挥动手中的双股长剑,“叮当”声不绝于耳。

只是一合,野狼便将其中七道白光击飞了出去,可见其彪悍,已经有了一人对战七名修士的战斗力

这也与戚淼等人,都是闻道七层的修为,与野狼闻道九层的修为有些差距有关。

若都是闻道九层的修为,野狼对战同阶修士虽然也有很大的优势,却没有这么明显了。

尽管如此,七道光华被击飞,还是有三道光华在野狼身上留下了不浅的痕迹,鲜血四溅。

若是寻常修士被法器正面击中,早就被透体而过,拥有狼妖血脉,变身后的野狼,却凭借肉身硬生生的抵挡下来,虽然也受了不轻的伤。

“嗥”

野狼狼头上的双目泛着红光,发出一声似兽非兽的吼叫后,在地上猛地一踩,不退反进,想张一人等人扑了过来。

气势汹汹

野狼在附近一带,敢打敢拼的名号也不是白叫的,战斗经验也十分丰富。

这个时候,若是选择逃跑,有三才锁妖阵封锁房间,他只能落个被围攻致死的下场,只有舍命一搏,才有希望

“小心”

见野狼猛地冲来,张一人等人也吃了一惊,没想到野狼这么彪悍,以一敌十,一个回合下来,竟然有些占了上风的样子,还能反攻

;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