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憩止痒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这些黄鼠狼的确是如戌阳子所说的那般极具灵性,此刻看到顾小川的到来后居然都引起一阵异动,在顾小川不可思议的目光注视下,从这群黄鼠狼中跃出了一个开元二重修为的暗黄鼠狼,皮毛都是反射着黝黑的暗黄油光;还真算是成精了啊,当然,仅仅就这还不能让已经见过妖怪的顾小川动容;真正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那群黄鼠狼在那黝黑暗黄毛发的黄鼠狼的带领下排兵列阵起来;而且尤为诡异的是在它们排列好后,那头黝黑暗黄毛发的黄鼠狼实力居然直接从开元二重达到了开元四重!这头黄鼠狼怕是都可以干掉猛虎了吧?

摇了摇脑袋,顾小川负手拔出青萧剑,剑锋刃劲处有着一条条细微的波浪纹路,更显锋利。顾小川右手持剑弹绕,剑身倒映如流水般滑过,手腕轻轻一颤,剑光炫目,信手挥出,挽出朵朵剑花;直取那黝黑暗黄皮毛的黄鼠狼,他可是恨透了这些为祸的妖怪了;此刻便是要直接下杀手!

这一斜削看是平淡无奇,实则意蕴内敛,这一剑缓慢中却含有杀机;那黝黑暗黄的黄鼠狼也是感受到了剑上所附带的杀意,暴躁的挥舞着双手的利爪;道道爪影在半空中浮现。

顾小川却是没有半点的犹豫,依旧直扑而上,只不过于半空中就剑换左手,更换招式施展之间,仿佛剑影化若萧萧蝶叶,劲风吹拂扫过,使得周遭草叶尽皆破碎开来,随着微风的拂过而漫天飞舞;整个一片绿色的海洋。【文学楼】

正是那人阶中级的青叶剑诀,他所悟到的第十二式“葱苍青幽”,但见青萧剑在朝阳照耀下,反射出白亮耀眼的璀璨光华,宛若天上行云,又似落川珠瀑,起伏跌宕!这一施展开来,那黝黑肤色的黄鼠狼顿时身上寸寸剑痕出现,鲜血四射;它痛苦的悲鸣一声,四下的黄鼠狼尽皆倒地死去,而黝黑的黄鼠狼实力更进一步,对着顾小川便是抬起屁股。

一大团琥珀色液体自其屁股喷涌而出,由于其尽量使劲地喷出,便形成了一片薄薄的昏黄细雾,顾小川哪里晓得其会有如此强大的本领?直被那股细雾喷的眼睛又辣又疼、流泪不止。

他却是不知道,妖兽与人类不一样,它们在迈入修行之后,也就是开元之境的时候,体内就已经会产生一股类似于法力的能量,人类将之称作为妖力;而它们也大都都会产生一两个天赋法术,相当于烙印一般,可以施展出一些法术;强弱、类别都与其本体天赋有关,就好似这黝黑暗黄毛发的黄鼠狼一样,它的天赋法术就是根据其本体生存之道进化而来的---也就是放屁,只不过它天赋并不算好,实力也是通过吸取同类的生命力临时激发暴涨的,否则的话还能够更厉害些,甚至可以使对方暂时什么也看不见!

那黝黑暗黄毛发的黄鼠狼借着这短暂的时机溜之大吉,懊恼的顾小川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四下除了死去的黄鼠狼尸体,便是再无它物,也只能跺脚作罢,前往那戌阳子的庙观回合二人。

自顾小川嘴中得知了详情的戌阳子,点头道“贫道果然未曾看走眼,此番多谢少侠的出手相助了。”沉默了片刻暗自思量了片刻后继续道“无量天尊,这些黄鼠狼果真乃是一群妖精啊,唉~~听少侠所说起来,那黄鼠狼的实力得到暴涨之后,除却我等三人,怕是小桑村无人可以抵挡啊。”

叹息了片刻后,三人又谈了一些有关小桑村的事情,罗斌询问道“戌阳子道长,先前我听你说这小桑村诡异的事情很多吗?那是怎么一回事?”戌阳子点了点头道“是啊,对此贫道也是只能多加防范啊,就好比我听那村内的人讲,七日前,那村内黄生如往常一般无二的进城,结果一夜未归,至第二日天明方被人发现横躺在村口;人儿全然没了知觉,至今还在昏睡啊。”

这倒是引起了罗斌的注意,“哦?可有请过大夫检测?”戌阳子闻言更是苦笑连连,“老道我就是这村内的大夫,我亲自出手探查,可是却没有结果;岂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那李家二儿子李长贵也突然失踪,至次日天明方被发现在村口横躺,症状与黄生无二!”

长叹一声,对着罗斌、顾小川诚恳的请求道“如贫道所料不错的话,这两家人定是惹到了妖邪之物,可惜贫道天资不好,无力帮助他们;眼下救人要紧,我想请二位能够前往黄家探查一下,出手相救啊~~!”

顾小川也是望向了罗斌,此次出来可是以他为主的,师兄再三叮嘱过凡事都要让罗斌来决策。罗斌见到二人的目光都焦距在自己的身上,也是为之而一愣;随后点了点头对着戌阳子道“好的,戌阳子道长,我们二人这就前往那黄生家向其媳妇了解有关黄生的病情。”

戌阳子大喜道“太好了,二位贫道且领着你们前去,且随我来。”绕过几条小路之后,三人来到黄生的家里。老实说黄生家环境并不是很好,乃是用茅草和烂泥糊成的黑屋顶,走进里屋,那黄生正卧倒在床榻之上,正如先前戌阳子讲道的那般毫无知觉。

他的妻子黄氏出来,好奇的看了二人一眼,对戌阳子恭敬的行了一个礼,戌阳子连忙笑道“使不得啊,贫道惭愧啊,对令夫的伤势没有好的进展,唉···对了小黄氏,这两位是飞羽门的高人,此次前来就是为了救治你的丈夫的!”听到戌阳子如此说,小黄氏顿时激动万分,对着罗斌、顾小川二人跪了下来。

顾小川到底还是年轻,第一次面对这个情况顿时有些手足无措,罗斌则就要好多了,第一时间就反映过来;右手微微一拂,法力波动传出,就将小黄氏的身子给拂了起来“过奖了,你且说说你丈夫的事情吧!”

小黄氏点了点头,也不再坚持下跪,开始为几人讲诉“我方嫁给官人还没多久,那曾想就出现了这般事情,唉~~我丈夫自从几天前被人发现在村口,到现在还是整日昏迷不醒,面色也苍白若纸;气息更是····弱的就像·····就像····呜啊····”说着说着却是悲从中来,哽咽出声,顾小川连忙安慰道“大婶,别着急啊,慢慢说····”

却是由于他大小就在卧龙村内叫那些村里妇人为大婶、大嫂惯了,也不知道咋对外人称呼,倒是闹了个不大不小的笑话。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