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的女医生bd

,最快更新老婆大人万万岁最新章节!

黄倩倩怀孕了。

这是边维在十几秒内得出的一个猜测, 她用几分钟来试图推翻,却没成功。

黄倩倩开门出来, 眼睛发红, 脸上有未干的水迹, 她把刘海往两边拨拨:“维维, 你杵这儿干嘛?”

边维看着她,没说话。

黄倩倩拽了两张纸巾擦脸擦手:“我胃不太舒服, 先回去了, 下次再来看你。”

边维把她的手拉住。

黄倩倩看一眼突然转性的边维:“抽什么风啊你?”

边维突兀的问道:“多长时间了?”

黄倩倩反问:“什么?”

边维吸口气, 将话说完整:“倩倩,你怀孕多长时间了?”

气氛骤然一变。

黄倩倩戳她额头:“瞎说八道什么呢, 你以为拍一拍肚皮就能怀孕?我连男人都没有,肚子里哪儿来的种?”

边维不信:“那你跟我去医院打针。”

“去什么医院, 我都说胃不舒服了。”黄倩倩的脸色不好看, 她拎起包说, “我走了。”

边维一路跟着黄倩倩到玄关那里:“是那个中介小哥?”

话落,她没等到回答,就先否定自己:“不对啊, 你不是说中介小哥邀请你去他家,你拒绝了吗?”

就在边维陷入沉思的时候,黄倩倩人已经走了。

边维坐回椅子上, 对着一桌子热气腾腾的饭菜发愣, 她搓搓脸, 拨了赵俊的号码。

赵俊在出租屋里打游戏, 看是边维的电话,就把麦关了接听:“怎么给我打电话了?吃过饭没有?”

边维试探的问:“那什么,赵俊,你跟倩倩,你们没什么事吧?”

赵俊拽一根辣条吃,口齿不清:“我跟她能有什么事啊?”

边维说:“这不是我问的你吗?”

赵俊边吃边说:“啥事也没有。”

边维听到手机那头传来一声fire in the home,她后靠着椅背问:“你在干嘛?”

“宅男的日常之一。”赵俊把音量关小一点,“玩儿游戏。”

边维恨铁不成钢:“就知道玩游戏!”

赵俊切了声:“边同学,你失忆了吗?在你没闪婚之前,但凡有个节假日,我们几个可都是要组队打通宵的。”

“……我从良了谢谢。”

边维抠手指甲:“不跟你说了,我还没吃呢,饿死了都,挂了,晚点我再找你。”

赵俊纳闷:“你找我干什么?我没时间的啊,跟帮会里的几个约好了下午打竞技场。”

“那就等你打完,挂了挂了。”

边维将手机放到一边,她冲家里的小成员说:“大猫,我怎么觉得倩倩这事儿很邪乎呢。”

灰猫趴在窝里,一动不动。

边维喝一口鸡汤,脸嫌弃的皱到一起:“噫,好腥。”

做饭需要天赋,她目前没发现自己有,倩倩也没,赵俊有一点儿,沈延也有一点儿,章亦诚有很多。

这么看来,厨房以后没准是男人的天下,感天动地,可喜可贺。

赵俊那小子光顾着打游戏,除了泡妞,别的事儿都不上心,边维根本就没等到他的电话。

晚上边维把事情跟章亦诚说了,她已经习惯跟他分享自己的朋友圈。

边维躺在章亦诚腿上:“你说会不会是……”

下一刻,她就悚然的使劲摇头:“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不应该啊你说是吧?”

章亦诚看不进去书,也听不懂小妻子在嘀嘀咕咕什么,他将书签放进页面里面,合上书说:“睡觉吧。”

“出了这么大的事,我睡不着。”边维抓住他的大手把玩,“倩倩也许跟我那次一样,只是消化不良,不是什么怀孕,吃点药就能好?”

章亦诚不了解黄倩倩的情况,不好下结论,他把腿上的女孩捞到怀里,头低下去。

边维推开凑近的黑色脑袋:“我在跟你说话呢。”

章亦诚亲着她白皙的耳廓,鼻息重重的:“你说你的,我在听。”

边维翻白眼。

床头柜上的手机发出震动,章亦诚面色不悦的起身。

边维听到章亦诚喊了一声妈,她吓得登时从床上爬起来,屏住呼吸等后续。

章亦诚开视频。

边维的脸出现在视频里面,她气鼓鼓的瞪章亦诚,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头发都没梳。

章母尚未说话,陆安安小朋友甜甜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小舅妈你在干什么呀?”

边维看着外甥女凑到最前面,快赶上屏幕的大脸,她心说,舅妈在跟你舅舅做游戏呢,嘴上随便说的看电视。

陆安安说她在钢琴比赛上拿了第一名。

边维竖大拇指:“真厉害。”

陆安安拽拽自己胸前的小熊挂件:“爹地妈咪没有来看我比赛,他们一点都不在乎我。”

边维看一眼后面的婆婆,面上好像没什么表情起伏。

两个大人的婚姻路走到头,苦的是站在中间的孩子。

章舒比前段时间更忙,前几天跟边维通过电话,人在外地,说两句就挂了,至于陆肖,只在新闻上看到过他的近况。

钱这东西是赚不完的,生活都顾不上了,赚那么多钱没时间花,也就是个死的数字。

章父人没露面,声音传过来了,他让边维好好养身体,不急着上班。

边维晓得公公婆婆看了泥石流的视频,知道她死里逃生,有可能是国内的亲戚联系的他们。

章母让老伴给外孙女收拾一下书包,她问儿媳:“你妈在你们那里?”

边维摇头:“不在。”

她爸正在戒烟,要死要活,她妈时刻都在盯着,也没多少心思跟她唠叨。

章母的眉心一蹙:“那谁照顾你?”

边维明白婆婆的意思,她笑着说:“我自己可以的。”

章母沉默几个瞬息:“我回去一趟。”

边维受惊过度,她诚惶诚恐的举起两只手摆动:“不用不用不用!”

后知后觉自己反应太大,边维忙解释:“我是觉得安安还小,妈你要是回来了,爸一个人会忙不过来。”

章母说:“有菲佣。”

边维呆滞一两秒:“不一样的,小孩子的成长期很脆弱,容易胡思乱想,一定要多陪她才行。”

说着,她偷偷去拉男人的手,说句话啊,你没发现我快憋吐血了吗?

章亦诚拿着手机出去。

边维如释负重,婆婆刚才那话把她吓出了一身汗。

上次有公公跟小外甥女在,尴尬跟僵硬的时候都挺多的,这要是婆婆一个人回来,真不知道怎么整。

边维往好处想,婆婆是在关心她。

片刻后,章亦诚回房,把没办完的事办完,搂着小妻子睡觉。

边维躲在被窝里刷手机。

章亦诚一觉睡醒,发现她还没睡,额角的青筋都蹦出来了,直接没收手机。

边维听到轻微声响,她从被窝里探出头,透过稀薄的月光看灰猫在地板上溜达,还伸懒腰,样儿很惬意。

白天是个高冷的小王子,晚上像个二百五。

耳边响起一声叹息,边维缩回被窝里,乖乖抱着男人的腰闭上眼睛。

边维腿上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就去公司上班。

同事们对她投以敬佩的目光,事多的还凑上来问这问那,搞得跟采访似的,就差个话筒了。

赶上泥石流这种灾难,还能捡回一条命,命真大。

边维大难不死,得了天大的好运,必须心怀感恩,她没觉得烦,有问必答,偶尔还来句玩笑话。

总监把边维叫到办公室,问她的身体情况。

边维说她现在能吃能喝,能走能动,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总监指指她左边脸颊:“疤怎么还那么深?”

“树枝划的。”边维伸手摸摸,笑嘻嘻的说,“这已经好很多了。”

总监看女孩笑的跟二傻一样,觉得傻人有傻福这话不假,他大发慈悲:“你刚回来,先适应适应,过几天我再给你安排工作。”

边维求之不得。

总监把走到门口的边维叫住:“黄倩倩最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边维一个激灵,面上茫然。

总监手心向内,手背向外的摆摆手:“出去吧。”

边维出了办公室,脸上的表情就变了,她揪着眉毛回到座位上,瞥一眼埋头工作的黄倩倩,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察觉有道视线投过来,边维敏感的迎上去,是冯珞,她不动声色的拿眼神询问。

冯珞没有其他表示,只将目光挪到黄倩倩那里,又挪向边维。

边维觉得她知道了什么。

黄倩倩突然起身离开。

边维跟了过去,听到隔间里难受的呕吐声,她把卫生间的门关上了。

黄倩倩顶着张憔悴的脸出来,她没看边维,直接去水池那里掬一把水到嘴里漱口。

胃不舒服的借口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攻自破。

边维递过去纸巾,很小声问:“倩倩,孩子的父亲是不是那个中介?”

“是谁不重要。”黄倩倩擦擦手,随意的把纸巾往垃圾篓里一丢,云淡风轻的说,“反正孩子也不会来到这个世上。”

边维脱口说:“你撒谎,要是你真的不想留下孩子,那天就不会不打针。”

黄倩倩的身形一滞。

她转过身看自己的好姐妹:“边维,你为什么就不能搁在心里面,一定要说出来让我难堪?”

边维僵了僵,慌张的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想……”

黄倩倩打断她:“算了。”

周遭的空气凝结。

边维垂下眼皮:“你打算怎么办?”

这事儿不可能瞒得住,大家肯定会发现的,说不定私下里已经在议论了。

黄倩倩半响说:“我再想想。”

当天晚上,边维收到了黄倩倩发的短信,一晚上都没睡好,频频做噩梦,一会儿哭一会儿叫,连带着章亦诚也没怎么睡。

几天后,边维陪黄倩倩去了医院。

黄倩倩进去,边维在外面等,她心里头慌,无意识的啃着食指关节,满脑子都是血腥场面。

感性的人大多都属于泪点低的一类,边维就是,尤其在她经历过惨烈的泥石流之后,越发觉得生命的珍贵。

她起身,来来回回的走动。

黄倩倩很快就出来了,行动自如,也没什么痛苦。

边维把黄倩倩从头到脚看了一遍,觉得她跟网上形容的不太一样:“这么快就好了?”

黄倩倩说:“我没做。”

边维听到这个答案,有种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的感觉。

黄倩倩不想在医院里待下去,她拉着边维往电梯方向走:“先回去吧。”

边维几乎被半拖进了电梯。

这医院不是章亦诚上班的那家,是黄倩倩的意思,边维理解,也尊重她的决定。

电梯门打开,边维跟黄倩倩出去,等在外面的几人进来,他们擦肩而过。

边维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气,挺好闻的,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香水,她走了几步往后看,电梯门已经合上了。

边维在黄倩倩家待到七点多回去的,还是不晓得孩子的爸爸是哪个,当事人不说,她是问不出来的。

这事儿也不好问,边维不问了,等黄倩倩主动告诉她。

边维半路去超市买牙膏,生抽,白沙糖,还有那玩意儿,章亦诚特地吩咐的,指定的牌子,就要那种,别的不要,挑剔着呢。

那玩意儿在结账旁边的小柜子下面,边维鬼鬼祟祟拿了几盒丢小推车里面,用薯片遮起来,四周没有人注意到,她的脸上还是发烫。

待会儿付钱的时候只能装老司机了。

边维推着推车去买零食,她看见了什么后快速后腿,靠在架子后面偷看,前面不远的大帅比真的是那个中介,怀里还搂着个年轻漂亮的妹子。

那两人往这边来,边维随手拿起一袋芝麻糊。

妹子说:“我想买凤爪。”

中介大帅比说:“还是别买了吧,那东西不知道用什么漂白过的,看着恶心。”

妹子吐槽:“又不是你吃,你觉得恶心就别看呗。”

中介大帅比走了。

妹子很快在凤爪跟男人之间做出了选择,她追上去:“那我买别的可以了吧?”

“……”

边维只拍了张照片,没有做出别的举动,现在还不知道对方跟倩倩是什么情况,万一两人已经彻底分了呢?

回到家,边维第一时间就是找猫,找到以后强行抱怀里撸两把。

她献宝似的从袋子里拿出一包小鱼干甩甩:“当当当当,你看这是什么?”

灰猫一脸冷淡的走开。

边维受到了打击,她去书房找她家章主任,说大猫不是个好孩子。

章亦诚就着坐在椅子上的姿势圈住她的腰,头埋在她的肚子上,眉宇间难掩疲惫。

“家里有了它,你都不管我了。”

“哟呵,吃醋了啊。”

“天天吃。”

章亦诚说,“我的底线是床和你,它如果两样都占了,那我跟它势必要分出个胜负。”

“分什么分,你这是以大欺小。”边维抖动肩膀,“大猫跟咱有缘。”

章亦诚阖了阖眼帘:“我知道。”

边维把手伸进男人的发丝里面拨弄,没找到一根白头发,很好,她弯下腰背去亲他,动作忽地顿住了。

这香味在哪儿闻过……

边维想起来了什么,双眼徒然一睁。

章亦诚被推开了,他皱眉抬头。

边维将旁边的椅子拖过来,她坐到椅子上,抱着胳膊开口:“章主任,你跟我说说,你衬衫上的香味是怎么回事?”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