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脱的一干二净

唐晚枫觉得此生最丢人的事情,就是在和花满楼回桃花堡见花如令的时候吐了对方一身。

“啊……我不要见人了qaq。”唐晚枫把头埋在被子里滚来滚去,死活也不肯出来。

花满楼看着娘子这样撒娇,一脸无奈,上前连人带被子一块搂到怀里,隔着布料吻她:“爹没怪你。”

“可是还是很丢人qaq。”唐晚枫欲哭无泪。平时身体也好好的,骑马走了那么多路也不见晕过,怎么这次就晕马了呢?

“乖。”花满楼揉揉她的发顶,道,“最近天气燥热,可能是上火了,我叫下人帮你煮了碗凉茶,一会喝了可能会好过一点。”

唐晚枫在他怀里蹭蹭,乖乖的点了点头,刚想说什么,一阵恶心又泛起来。

这次她学乖了,第一时间推开了花满楼,然后吐了一地。因为刚刚她几乎把隔夜的饭都吐在了花如令身上,这会也没吐出什么有内容的东西,几乎都是黄胆汁。

花满楼也不嫌脏,直接上前用袖子帮她擦干净嘴角,然后捏着她的手腕给她把脉。

片刻后,花满楼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手都开始发抖。

唐晚枫感觉到他的异常,奇怪地问道:“花满楼,怎么了?”

花满楼张了张口,好几次没发出声音,在唐晚枫追问了好几次甚至以为自己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后,才勉强道:“阿晚,你,你有了。.”

唐晚枫还没反应过来:“有?有什么,有钱吗?我一直……”

说到这儿,她脑子终于转过了弯:“等等,你说什么?我有了?”

看着她小脸上从不解到茫然到震惊,花满楼忍不住把她一把抱紧,在她额头上亲一亲,温柔的说:“对,你有了。阿晚,你要做娘了。”

唐晚枫紧张地拼命眨眼:“我,我,我要做娘了?怎么这么快……花满楼,我眼睛看不到,会不会对孩子有影响?我我是不是该温柔一点,才对孩子好?我……”

花满楼含笑看她唠唠叨叨说个不停,心里的感觉复杂到难以言说,最后,他柔柔的在她额头印下一吻,道:“阿晚,谢谢你。”

简单的五个字成功地让已经开启暴走模式的唐晚枫安静了下来,伸手环住他的腰,脸贴在他的胸口,听他强有力的心跳,鼻尖也满是他身上清雅的花香。一切的急躁此时都已经平复,她缓缓舒了一口气,道:“我才是,谢谢你。”

谢谢你遇见我,谢谢你爱上我,谢谢你没有放弃我,谢谢你现在给了我一个家。.

两个人静静抱了好一会儿,花满楼突然想起什么,懊恼道:“还说这次回家给你一个婚礼,现在看来是不成了。”

唐晚枫噗嗤一声笑出声:“我们不是早就成亲了吗?别以为那次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还记得清清楚楚的呢。”

说着,她清了清嗓子,压低了声音模仿花满楼的语气道:“阿晚。今夜,星月为证,百花为媒,我,花满楼,娶你为妻,生生世世,永不分离。”说完,她又恢复了原本的嗓音,带了三分调皮的味道说,“怎么,现在想赖账啊?”

花满楼好笑的摇头:“怎么会。只是觉得,没有三媒六聘,八抬大轿,锣鼓喧天的把你娶进门,太委屈你罢了。”

唐晚枫仰头亲亲他的下巴——自从没有增高鞋之后,两人的身高差真的是让唐晚枫不能忍。以前还能平等的对视,现在虽然她看不到了,但是她想要吻到想吻的地方也只能垫脚了——笑道:“我不觉得委屈啊。不骗你,花满楼,那是我能想到最好的婚礼了。”

“不好。”花满楼道。即使你不要求,但还是想把最好的都给你。大抵在爱情里,这是人都逃不过的通病。

温存了一会,花满楼推开她道:“你先躺床上歇歇,我去找大夫来看看。”

唐晚枫茫然:“还要看什么啊,不是确定怀孕了吗?”

花满楼认真的说:“不行,我对医术只是一知半解。你这几天长途奔波,甚至前些日子我还对你……一定要找大夫来看看我才安心。”

唐晚枫看不到也知道花满楼此时一定红了耳根,笑道:“好啦好啦,那你快去找。”她虽然无所谓,但能让他安心一点,她也不介意了。

或许两个人真的在一起之后,对方的意愿,会比自己的更加重要。

*

花家七童与神秘女子情定三生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桃花堡,紧接着还有要传遍整个江湖的趋势,近些日子上门贺喜的江湖人士更是一波接一波的。

唐晚枫作为被人围观的珍稀动物,表示压力很大。

“qaq为啥我怀个孕这么多不认识的人来围观啊……”她含笑送走了又一波江湖老大,立马哭丧了个脸,向花满楼诉苦。

花满楼摸摸鼻子,想了想还是实话实说道:“其实不是因为你怀孕的事,而是我们的亲事。”

花家不论是在江湖上还是朝廷中地位都极高,他的亲事更不可能马马虎虎,如果说直接将他妻子身怀有孕的消息放出去,无疑会有不少人对唐晚枫的来历指指点点恶意揣测,他不想这样,所以只能再补办一次婚礼。

唐晚枫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亲事?”

花满楼亲亲她的额头,道:“对,爹已经让人在布置了。阿晚,你什么都不用想,开开心心准备嫁给我就好了。”

花满楼的语气认真,不像是在开玩笑,唐晚枫也只能随他。

“算了你开心就好……”

花满楼有点紧张:“你不喜欢?”

唐晚枫摇头:“也没有啦……就是觉得很麻烦。你知道孕妇通常脾气都是很古怪的。”说着,她还附和自己似的点了点头。

花满楼失笑:“放心,你只要到时候穿着凤冠霞帔和我拜天地就好,其他的事,我会处理好的。”

唐晚枫松了口气,抬手环着他的脖子,在他胸口蹭了蹭,靠着他道:“嗯,都交给你了。”

婚礼,自己,未来……都交给你了,花满楼。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