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做些羞羞的事吧

顾长溪斜飞他一眼,严戚已经自来熟的走了过来大摇大摆的坐在秦泽旁边的空椅子上。他把手里的精致的红色盒子放在茶几上推到顾长溪面前:“顾专家,恭喜您。”

顾长溪略微偏头,这盒子上面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龙凤呈祥图案,她一眼就看出这是件清宫里面出来的东西。

打开盒子见里面放着一张古色古香的请帖,顾长溪眉一挑,严戚舒朗一笑说明了来意:“最近我们公司准备筹拍一部宫斗,想聘请您做我们的礼仪指导。”

顾长溪闲雅地翻开帖子看了一眼,豪爽点头:“可以。”

“三天后会在故宫举行开机仪式,还望顾专家莅临。”事情办好了,严戚很利索的起身走人。整个过程连五分钟都没要到,目送他离开的身影,秦泽挑起帖子看了一眼,挑唇笑:“还真会挑时候。”

顾长溪不置可否的喝着茶,秦泽弯嘴一笑,站起身来懒洋洋的说:“好了,我也该回去准备准备接下来的会议行程。”

顾长溪淡淡道:“何孜,送客。”

开张仪式到了下午四点左右就散了,汪明菲扭扭捏捏的走到顾长溪面前,苦恼了好半天才开口说话:“长溪,今天古若宗来找我了。”

“嗯。”

听着顾长溪毫无波澜的语气,她心抖了一下,才豁出去的说:“他说他想认老大回去让他做分公司的领导人……”说完这话看顾长溪没生气,她这才轻松了不少接着说:“听说他和我二……不对,他和汪先生达成了合作协议,你说他会不会是想拿着老大做些什么不该做的事情?比如像前阵子那个戴氏集团做些什么草菅人命的事情?”

“不会。”顾长溪淡淡答:“古若宗此人做生意颇有头脑并非泛泛之辈,更何况汪先生……”看着汪明菲一脸期待的眼神,顿了顿她才接着说:“这位王先生乃不世大才,古若宗不被汪先生坑一把算是祖上烧了高香。”

汪明菲表情有些微妙,古若宗祖上不就是她儿子闺女的祖上嘛。

听自家闺女说祖上烧了高香起来,感觉总不是那么回事。

“那……”她还是有些忐忑心慌,总觉得古若宗这次出现没安好心。

顾长溪给她倒了杯茶,一针见血的点明了真相:“他无非是仗着我们姓顾,你姓汪。”瞧着顾寡妇义愤填膺,一脸我就知道真相的样子。她翘了翘嘴角:“放心,顾申没那么蠢!”

“可是老大心软啊?”

“放心,不会!”顾长溪扯了扯嘴角,心想敢真碰顾申那朵黑莲花的人下场只会比薛家人惨!

事实她猜的不错,当天晚上汪明菲打电话告诉古若宗的事情。顾申震惊没过三秒,用他一如既往温和的声音对汪明菲说:“妈,太好了,没想到爸爸他没死。妈你放心,我一定会如他所愿做个好儿子。”

一心担忧儿子心软成祸的汪明菲,并没有听出自家儿子那稍微加重稍微带点儿软萌的声音。她心想,艾玛,真愁人,要是以后顾申被古若宗教坏了咋办?

她语重心长的说:“老大啊,你爸另外取了个白富美,还有一和长溪差不多大的女儿。你……你……你给妈稍微长点心成不?”

“好的,妈妈,儿子听你的。”话筒里顾申的声音是一如既往的调调,汪明菲略微惆怅。

这时候顾申岔开了话题,说堂哥顾中天写信告诉他说倒腾广东货摆地摊赚了点小钱,正准备租个小铺子卖衣服。

汪明菲听他这样说心里也挺欣慰的,毕竟薛慧那件事过去大概一年了,没想到顾中天这么快就振作起来,这也是给他们老顾家长脸。

一提到老顾家,汪明菲又惆怅了。

哎,这怎么感觉古若宗不是个好东西呢?

她转头就对顾长溪抱怨:“我怎么觉得我以前瞎眼,找了个渣男?”

顾长溪面色平淡:“女人这辈子总会遇到几个渣男。”

汪明菲觉得女儿真会劝人,一句话就让她原地复活。可不是嘛,前辈子遇上渣男吃了苦,后半辈子她得好好努力,让明天更加阳光灿烂。

“长溪,妈觉得自己文化少,前阵子听老徐说还可以去读什么夜校。”她有些拿不准注意:“你说妈去读个夜校提高提高文化水平怎么样?”

顾长溪点头:“你高兴就好。”

得到女儿的支持汪明菲那是一百个高兴,这时候顾长溪又拿出一个房产证给她。汪明菲纳闷的翻开,手立马抖了几抖,差点没拿稳手里的房产证:“二囡啊,这是你买的?”她的声音也有些抖,抖的快不成调了。

“恩。”

顾长溪点头,她觉得汪明菲既然来了就别走了,她养活一个寡母完全不成问题。听到她的回答,汪明菲腿一软,幸好光头老徐伸手扶了她一把,她觉得自己生活在梦中:“这可是豪宅啊,四九城的别墅啊,这怎么说买就买了。艾玛,她的女儿真壕!壕的她感觉不真实!”

这种踩在云上的感觉直到顾长溪带着她住进去了之后她才觉得真实了起来,看着装修的古色古香的别墅汪明菲觉得心里乐开了花。她背过身子抹了抹眼角,然后打开了顾长溪说的卧室,甫一打开陡然震惊,这房间的装饰居然和她小时候住的房间一模一样。她伸手抹着精致小巧的梳妆台,她记得这是她母亲的嫁妆。房间里的床是拔步床,连罩勾上的花纹都和她小时候的记忆一模一样。

汪明菲虽然被时光的杀猪刀砍糙了,可眼前的场景让她想起了以前,以前的汪家是名门之后,而现在,她只是山野村妇。看着镜子里倒影着的肥胖身躯,汪明菲暗暗下定了决心,她不能选择以前,但她可以选择以后的日子。

这一晚,汪明菲继读夜校之后,又给自己定了个目标要减肥,要做个苗条的中年妇女,要做一个走出去不给儿女丢脸的好妈妈。

话说古若宗解决了手头的公务,看了看时间已近是晚上九点了。

他想了想,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电话那头刚响了两声就被一个大嗓门的大爷接了起来:“喂,你找谁?”

“您好,请帮我找一下402室的顾申!我……”古若宗顿了顿,刚想说我是他爸爸的时候大爷已经拍下电话:“等着,五分钟以后打过来。”

古若宗苦笑,他扭头看了看玻璃上的倒影,心里忽然有些期待。想当年他离家的时候顾申还是个留着鼻涕的孩子,转眼都已经快大学毕业了,不知道他们父子阔别十几年的第一次谈话会是怎样开头?

胡乱想了很多事情,等他再打过去的时候,只听顾申温和的声音问道:“喂,您好,我是顾申,请问您是谁?”

听着顾申的声音,古若宗忽然觉得有些难以开口。电话那头的顾申很有耐心的又问了一遍,古若宗这才回神,赶紧开口:“喂,顾申,我……我是你爸爸。”

“妈妈白天给我打过电话,说过这件事情。”顾申的声音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热络,当然也不冷淡,就像阔别已久的父子随意谈话聊天的语气让古若宗心里一软,他有一个叛逆的女儿,有一个高冷暴力女儿,这下好了,他的儿子是个温和亲切的好青年,这让古若宗多多少少有些欣慰。

两人的谈话很随意,古若宗对顾申的印象直接从回忆想象升华到了现实之上。那一晚挂了电话,古若宗辗转反侧,觉得自己应该对顾申好点,毕竟顾申是他唯一的儿子。

星期六顾长溪第一次去北京大学讲课,这对于她来说完全不是问题。早在明朝的时候老皇帝觉得他文采斐然,还召集宫里的皇子皇孙来听他授课呢。

但对于北京大学的学生们来说,顾长溪这个小教授可是属于二次元的人物。第一天来听课的人超乎想象,把教室都挤满了。

不少人看到顾长溪的第一眼就是嗷嗷嗷嗷!好萌!好傲娇!好高冷!好御姐!

当然上完课之后,你要随机采访听课的同学得到的答案都是:“暴力,不解释!”“怪胎,不解释”“东方不败,不解释!”“嘤嘤嘤,人生大赢家不解释!”

这些弹幕,都是因为顾长溪为人高冷、重暴力、真学识、年纪小,这让她在一种北京大学的教授中独领风骚,拥有独树一帜的人格魅力。

下课之后她准备离开,却被两女生堵在门口。两女生面色绯红,看顾长溪的眼神都冒着星星。顾长溪偏头凝眉,其中一个开口说话了:“老师,听说你在《金枝欲孽》剧组中担任礼仪指导。”

顾长溪眼神清冷,转身就走。身后的两妹子你看我我看你,最后咬牙跺脚拿出慷慨赴死的勇气挡在顾长溪面前,当然这一结果后果不堪设想,全都遭到了顾长溪的辣手摧花。

两妹子泪流满面,死死抓住顾长溪的大长腿:“老师,请你带我们去。”

顾长溪正在考虑要不要一脚踹飞一个的时候,两人识相的放开了她的腿,齐齐跪在她面前:“老师,请您一定要带我们去参加开机仪式。”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