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摁着轮流侮辱视频

此时,一道无比庞大的威压,从天而降,仿若万丈巨锤直击人心!!!

“白叔?”祁沁低声说道,随后对枫洺传音道:“枫洺,千万不要让他知道我们现在的关系!不然,他会杀了你的!”

“哦?再说。”枫洺回头看了一眼祁沁,淡淡的回道。

见枫洺如此不听劝,祁沁很是气恼的瞪了枫洺一眼,随后转身准备不欲理他。

枫洺与祁沁还能抵抗这道威压,但烈血狂猿却做不到,在威压临近之时,便以整个妖身,颤抖不止,趴在地上

枫洺一见,缓缓的的走到他身前,将他的威压抵挡,烈血狂猿这才站了起来,面露感激的说道:“多谢主上!”

“主上,来人定是内部的妖王!多加小心!”烈血狂猿面色担忧的说道。

“知道,我见过他。”枫洺平静的点点头。

见此,烈血狂猿也不多言。

“呼!”一道风声之后,一位身穿宽大白袍的男子,男子约莫三十岁左右,面容白皙,极其俊美,薄薄的嘴唇,充满妖异之感,浑身之上,尽显魅力,便连男的,看到之时也心生惊艳!

“祁沁?这是你的名字吧!离开两年这是决定回来了吗?”白叔一出现便直接忽视了枫洺,对祁沁笑道。

祁沁摇了摇头说道:“不,只是回来看看,等会儿就走。”

“走?哦?去哪?跟他走吗?”白叔这才看向枫洺,一双极具压迫的目光,落在了枫洺身上,但枫洺却坦然自若。

“烈血狂猿,你跑这来做什么?”见枫洺竟然无惧他的目光,白叔不禁心中有些惊讶,但很快便看到枫洺身后的烈血狂猿,冷声说道。

烈血狂猿不知该如何回答之时,枫洺却先笑着出口:“前辈,他是跟我来的,现在是我的灵兽。”

“你的灵兽?呵呵!烈血狂猿,虽然血脉不行,但好歹也是有些血脉之力,就这样沦为他人奴兽!可笑!”听到枫洺的话之后,白叔面色冷笑着说道,仿若很看不起他一般。

烈血狂猿听后面色难看,但却被其压制,不敢反驳。

而枫洺却面色平静的说道:“前辈,我并未将他当做我的奴兽,而是我的伙伴!这一点,我与你并不苟同!还望前辈尊重与我等!”

白叔见枫洺神色一片平静,眼神之间并无波澜,不禁有些惊讶,在看枫洺的实力居然在短短两年间,达到聚源中期了!暗自震惊,但很快便回道:“小子,尊重是要建立在对方实力等同的情况之下!”

“晚辈自然明白,但,晚辈并不觉得前辈可以做到杀我的地步!”枫洺轻笑道,可却语出惊人。

闻言,白叔当即眼神一凝,缓缓的说道:“看来,这些年你有了令你自信的手段了么?”

一时间,恐怖的压力,瞬息之间便降临到了枫洺身上,枫洺双腿也仅仅是微弯了一下,便也很快恢复过来!

白叔面色一变,显然震惊枫洺竟然能抵挡他的压力,这可是连附神期都要拼命抵挡的恐怖压力!而枫洺竟然只是双腿微弯,便安然无恙的完全承受下来!

并且这之中毫无灵元波动的痕迹,那就只有可能是

“肉身之力么?有附神期的强度了”

但白叔嘴上还是冷笑道:“成长的的确不错!这速度还算是个天才!那么,接下来”

说着,白叔便要再次出手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不语的祁沁开口说道:“够了!”

顿时,白叔便收手,并连同威压也一起收回。

“你们就当我不存在吗?”祁沁面无表情的冷声道。

眼见她生气,枫洺有些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呃,沁儿,我”

“白叔,我这次是因为枫洺才回来一趟的,下次便也不知道要多久!?”祁沁白了一眼枫洺,随后对白叔说道。

“哦,这小子?你们现在是什么关系?”白叔看了枫洺一眼,仿若是意识到了什么,冷声问道。

祁沁沉默,摇了摇头,不欲作答。

但枫洺却在这时上前,握住祁沁有些冰凉的小手,面色肃然的说道:“前辈,她是我的爱人!”

“你的爱人?哈哈,你知道她的身份吗?”白叔冷笑不断。

枫洺笑道:“知道,那又如何?”

“她对你们人族来说,便是异族!你可知道后果!?”白叔冷声道。

枫洺转身面对祁沁,柔声说道:“后果?!异族?那又怎样?我枫洺既然已经选择着她,那纵然前方有万千风浪,我也愿站在她身前,谁若欺她,我便杀谁!”

枫洺的话语很轻,但其中的坚定不移,却是所有人都听到出来!

祁沁听到此话,眼睛不禁有些湿润,不住的握紧着枫洺的手掌,深怕枫洺随时离去。

好似感受到了祁沁心中的紧张不安,他温柔的笑了笑,轻轻的拍着她的手掌。

白叔听到枫洺的话,不禁陷入了沉默,许久之后,才低声说道:“可是,你还是太弱了!无法做到保护她的地步!”话虽如此,可言语之中,却已不再刁难枫洺。

“实力,可以提升!直到强大到足以护她的地步!”枫洺眼神坚定的说道。

“但,你觉得他们会给你成长的时间吗?”

“只要速度够快!”

“好!”白叔朗声说道。

“白叔,我要跟枫洺去大陆中部!”祁沁忽然说道。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