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人生

双方距离五十步,那名大剑士说话了“马克西姆公爵,有礼了。我们兄弟三人初到宝地,想讨一些金币花。不要多,两百万即可。你看如何?拿了金币我们就走。”

“克里克!你到我的地盘来兴风作浪,还要敲诈勒索,真当我们巴伐利亚王国没人么?”

“哈哈哈哈~~”三人似乎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笑的很开心,过了好一会才收声。“公爵大人,你们巴伐利亚是真的没人啊。你看看你们,老的老,小的小。哪里有人了?哈哈!听我一句劝,我们只是来弄些金币,不想多造杀戮。万一打起来,你看看你们有胜算么?到时候将您俘获了再要赎金,我们无所谓,不过您的面子和你们巴伐利亚王国的面子可就丢尽了。”

公爵气的脸都红了,上翘的八字胡更是一颤一颤的。雷蒙一看情况不好,立刻出声。

“大人何必跟这三个杂碎生气。等一会他们都是死尸而已。犯不着为这种人置气的。”

雷蒙慢悠悠的话语反而让对面的三人大怒。“好!好你个臭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等一会你可别死在战场上,战斗结束我要好好炮制你一番。我们走!”三名骑士立刻调转马头回去了。形色匆匆,似乎是真生气了。

公爵似乎也回过味来,看样子自己中了敌人的激将法了。这种战场谈判其实就带有这种性质的,看谁撑不住就要吃亏。临阵指挥的时候就容易犯错。自己一大把年纪反而没有一个小孩子沉的住气,真是惭愧。他向雷蒙点点头,也调转马头回了队列。

双方整队完毕,齐齐前进了十来步,振奋一下士气,然后站定之后准备开始真正的战斗。

“大哥,怎么打?”持剑盾的骑士问克里克。

“简单,直接用骑兵冲锋破开阵型。扈从们一拥而上,此战必胜。那马克西姆真以为我只是去气气他,我是想知道对面到底有多少黄金战士。想不到就两个老头子,还要拉一个少年来充数。骑兵从来都是战场上的王者,步兵列阵能对付骑兵是遇到骑兵没办法破阵的情况。只要有黄金战士打头,一道剑气就能破开阵型。他们死定了!三弟,等会你站中间破阵。”

那名持长柄战斧的大汉应了一声,满是不在乎的神情。对面的那点兵力根本就不够他们吃的,今天就当随便玩玩了。

公爵这边的骑士们见到对面的骑兵超过扈从队伍整队。就知道将要面对的不是最糟糕的情况,都稍微松了口气。对策在昨天都已经想好了,没有什么需要多说的。在公爵的指挥下,长弓手前进五十步。长斧手跟随前进五十步与两边的剑盾战士齐平。扈从们也拿起连枷钉头锤之类的武器分散到剑盾战士的后面。

雷蒙下马走了过去。将银披风放出来隐藏在长斧兵的后面。高级魔兽的出现让骑兵队的马匹一阵惊慌,好一会才安静下来。步兵们虽然紧张,迫于纪律没有乱动。心中不停的安慰自己这是属于自己一边的,应该不会咬我们吧。

雷蒙放出银披风后就走出了阵列,四处一打量。就见到阵列左前方五十米远有一块近米高的大石头。他走到扈从队伍中指着最边上的一个人说到“你,跟我来!”那名扈从莫名其妙,正不知所措的时候,一名骑士立刻让他跟上。

雷蒙到了石头边站了上去,将自己的魔法弓和三壶破甲箭拿了出来。火狐狸仍然在魔宠牌中,已经联系好它,等会放出来就要给对方的骑兵队伍一个惊喜。

公爵这边的队伍看到一个少年点名一个扈从跑到队伍的前面,有点莫名其妙。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冒险者,助阵也不是这种方法吧?不过上面的骑士大人们都没说话,他们也就嘀咕一阵不做声了。

对面的五百骑兵开始踱步前进,一千扈从直接跟随进发。看样子对面是准备毕其功于一役了。气氛有点紧张起来,步兵们甚至努力的咽着口水,想滋润一下干哑的嗓子。

雷蒙指着地上的箭壶,让那名扈从举着。正好在他右手下方,垂手可得。确定好之后让那扈从保持不动。他看着对方的骑兵开始慢慢加速,已经快接近战场中间了。大约六百米,他这边的地势稍高一些,已经足够他的弓术发挥了。

他手一伸,抽出一根长箭。也不怎么瞄准,直接拉弓就射。射完之后也不迟疑,手继续下捞,再拿一根长箭射了出去。有人帮忙举着箭壶,雷蒙的射速加快了三成多。

就见对面的骑兵队伍前面一名名骑士栽倒马下,等到损失四五个人之后。前面的骑兵们显现出斗气准备硬抗箭矢。结果没用,仍然是一箭一个,一箭一个。

雷蒙看到了骑兵的斗气光华,立刻调整一下目标,将目标全部锁定在白银骑士身上。手一伸,捞箭,拉弓,射出。再一伸,捞箭,拉弓,射出。短短的十几秒的时间。对面的骑兵还没有前进百步,居然已经损失了二十个人。其中还有不少的白银骑士。

公爵这边所有的人都张大了嘴巴,呆呆的看着这神迹一般的表演。

雷蒙手一伸,摸空了,居然已经将一壶箭矢全部射完。他大喊一声“换箭壶!”,那名神情呆滞的扈从才回过神来。立刻将手中的箭壶一抛,从地上捞起另一个箭壶。双手高举,似乎捧着奥林匹斯山的圣火一般。

随着换箭壶的这一下停顿,所有的骑士战士们才回过神来。顿觉气势一壮,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紧张,只有无限的战斗欲望。所有人都将武器高举,大声欢呼。“神箭!神箭!神箭!神箭!······”

克里克三人脸都黑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已经损失了近十名白银骑士。剩下的白银骑士也刻意放缓了马速,准备退到后面。可是其他的骑士也不傻,谁愿意做出头鸟。对面的那名弓箭手也太恐怖了,只要他愿意,没有人能躲过一死。跑在前面就是赌命啊。这下好了,五百骑兵居然被一张弓生生压住了速度。这还搞毛啊?

克里克见不是办法,本来重骑兵是需要到三百步才开始加速的。这样子可以保持马力和最大的爆发速度。这下不能再等了,他大吼一声,发出冲锋的命令。骑兵们胆气一壮,再也不看落马的骑士,直接策马冲锋起来。

雷蒙再次射完一壶箭。那名扈从也不等他说话,立刻从地上再次拿起一壶。雷蒙一刻不停,立刻开始射击。一箭一个,一箭一个。没有停息,没有间断。

对面的骑兵队伍每一秒都有一个人被射翻。不管是青铜骑士,还是白银骑士,甚至白银骑士持钢盾裹上斗气,还是一个结果,死!这种每一秒钟都面对死亡的恐惧无限放大,骑兵们都几乎快崩溃了。

这就好比后世的战争,机枪的杀伤力最大。但是战场上给人最大压力的绝对是狙击手,一名狙击手甚至可以让几百人趴在地上不敢动弹。瞄准必死给人的压力太大了。此时此刻,这些骑兵就面对这种压力,他们第一次体验到被死神瞄准的感觉。

第三壶箭矢射完,对方骑兵已经进入到两百米的距离。雷蒙甩甩酸软的手臂,对那名扈从说到“好了,你回队伍中去吧。”说完他从空间中拿出了一根精金打造的菱形破甲箭,深呼吸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也让右手尽快恢复。

这边指挥长弓手的骑士见到对方进入射程,大喊一声。“五轮急速齐射!预备!放!”

长弓手们早就等的不耐烦了。他们何曾见过弓箭手可以如此牛逼的。简直是找到了人生的目标。这一刻就想着将插在地上的箭矢射出去,感觉自己也可以成为英雄一样无所不能。

两百只箭矢铺天盖地的冲向骑兵队伍。骑兵们反而舒了口气,因为那个恐怖的弓箭手终于不再射箭了。至于这一些毛毛雨,谁怕谁啊?!

海伦娜和茜茜刚才在公爵的身边看雷蒙射箭。她们从没有发觉原来箭术可以发挥到如此恐怖的地步,那把弓得有多么强力啊。白银骑士举盾牌爆发斗气一样扛不住,防御似乎不存在一般。原来这就是传说中所谓的英雄人物啊。此刻两人看雷蒙的眼神都快要溢出水来,心中一颗爱慕的种子发芽了。

等到长弓手射箭的时候,海伦娜平复下心情,也拿出了自己的强弓。她也要证明自己不是一无是处的花瓶。海伦娜的箭术还是不错的,那些骑士正拿着盾牌防御天上落下的箭雨,被她一一点名了四五个骑士。这是她第一次参加战争并杀人,在极度振奋的心态下没有丝毫的不适,反而有种成功的喜悦。

见到自己如此成绩,她将目光转移到骑兵阵列最中间的那名持长斧的黄金战士身上。瞄准之后一箭射向他的眼睛。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