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男朋友在学校做了

随着这道显得有些过分阴冷的声音传出,霎时间那魔云庄队伍的后方猛地出现了十余道身材体型各不相同的身影。

只见这些身影有男有女,有胖有瘦每个人都有着截然不同的样子,但无一例外这些人周身都散发着强大的气息。

只见那为首的是一身形高瘦的中年男子,只见这男子身着一套灰色文士衣袍,手里晃着一白玉宝扇,看其长相也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整个人出奇的给人一种文质彬彬的感觉。倒是这人身边跟着的几位却都是各个长的凶神恶煞,都像是这位是被周围一群人绑架了一般。

不过当这群人走进时君逸明显感觉到了这人气场的强大,在君逸感知中这位中年文士竟是丝毫没有灵力波动的普通人,可周围那几位锻体五重的高手却对这人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这让君逸瞬间就对这人的戒心提高了十成。

那中年文士一行人来到战场后竟没有第一时间加入战斗,反倒是如一个木桩般杵在一旁。而此时正在战斗的双方也因为这股超级生力军的加入而停止了战斗。

那中年文士也不管战斗,在扫视了一遍君逸这方的队伍后,便将目光集中到了君逸身上。在注视了良久后,才听其略有疑迟的开口道:

“阁下可是绝心公子?”

君逸听到这话,略微疑惑。按道理来说这庆山十二庄的势力应该早就知道自己的名号长相了啊,这中年文士却是一副认真确认的样子。这让君逸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不过终究现在是两方对垒,加上这明显来者不善的敌方援军。君逸也不能落了自己这边的士气。所以君逸也是略显强硬的回应道。

“不错,本人便是绝心,你又是何人?”

听到君逸确定的答案,那中年文士微微一笑,继而竟然不管君逸反而向不远处还在津津有味的品茶的剑歌侯走去。只听其边走边说:

“是绝心少侠就好,我家公子特派在下前来慰问绝心少侠一番,不过在下觉得绝心少侠可能当不得我家公子的盛情,所以在下便自作主张为绝心少侠准备了眼下这份礼物。绝心少侠要是能收的下,在下便自然正式拜会少侠。”

听到那中年文士的话,君逸不由感到几百万羊驼从头上飘过。

“这人有病吧?无缘无故就跑出来显示存在感。我说怎么突然出现这么多高手前来围攻呢,按道理来说我选择的路线没什么问题啊”

想到这里,君逸怨念极深的叫了声剑歌侯,想祭出这位大杀器灭灭那中年文士的嚣张气焰。

可惜君逸没注意到,剑歌侯从那中年文士出现后就显得过分的安静了下来。此时就在那中年文士走到其面前时竟然也没什么动作,反而无奈的陪着那中年文士喝了起来。

见此君逸哪里还能不明白,这是出了天大的变故啊。见到自己这一路最大的依仗剑歌侯被别人不费吹灰之力就限制于一地,在看看此刻的局面,自己这方不到百人,且真正战斗力的灵者修为不过五十人左右。

这些人都是被君逸用稀释过得灵族本源之血提升过血有限脉。然而更多的人实在是天资。现在锻体五重修为的灵者一个人都没有,锻体四重也就勉勉强有包括杨开元在内的三人而已。

反观对方,锻体五重的高手就有两人,四重高手更有五人之多。差不多十位锻体低阶灵者以及数百的绿林高手。

这一旦战斗起来,自己这边势必要分出数十人去保护那一干家眷,剩余三十余战斗经验不足的村名去对战那些到刀口上舔血几十年的刽子手。

胜算或许会有,但势必会有重大的伤亡出现。

对面显然也顾忌着这边众多的锻体低阶灵者,没有第一时间发动攻击。

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场的气息越来越浓厚。君逸也是慢慢感觉一股郁结之气从内心深处滋生。

“自从第一天来这个世界就诸事不顺,想好好发展结果兰家被灭门了,想慢慢的隐藏着修行着结果莫名卷入了那狗屁试炼当中,现在,想要大展宏图干一翻事业了,又跳出来一群强盗各种挡路,妈的真把老子当泥捏的了?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

随着君逸越想越多,其眼神就越加的可怕,终于其焕发出了那种名为嗜血的光芒。这是第一次出现在一直以现代文明人自居的君逸身上。

“都给我上灭了这些杂碎,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刻骨铭心。”

突然君逸毫无征兆的暴起了,身形直向那王大陆冲去。

“杨开元,你过去缠住那个竹竿老货,那是个五重的高手。小心了,平时也有等我解决对手。”由于锻体阶灵者不能看出彼此的修为境界,显然青牛镇众人还不清楚自己对手到底有多可怕。

说完这话,君逸又对那剩下那两个锻体四重的高手喝到:

“你们两个,带领所有锻体三重修为的人,给我缠死那几人”随着说话君逸几脚踢出,便有五块石子便如发出一阵刺耳的音爆向剩下的五个锻体四重的灵者射了过去。

“剩下众人留下十人保护家眷,其他人给我冲杀过去,不要有任何心慈手软。这场战斗,不是敌死就是我亡“

随着电光火石间安排完这些,君逸身形已经冲到了那王大陆身边,接着瞬间便爆发出了最强的攻击,那王大陆一句话都说不出就被卷了进去。

随着君逸第一个发动攻击,剩余青牛镇众人也是被彻底激起了凶性,随即按照君逸的安排各自找上了对手大战了起来,一时间现场各种灵技爆发,各种绚丽的战斗光芒将这里渲染成了一片灵者翻滚的汪洋。

那中年文士从走到剑歌侯身边后,就只是喝了一杯剑歌侯递过来的不知名美酒,然后就再没说过话。

见到此刻双方终于战了起来,那中年文士终于露出了微笑。只见其刚想说上两句什么。突然间只见其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般,瞪大了眼见,竟是忘了合上嘴。

熟悉这位的人都知道,这种情况决不可能出现在这位身上。

无他,只因此时战场上发生了一件足以震惊所有人的事。

只见君逸正此刻提着那王大陆的头颅一步一步向另一位锻体五重的灵者走去。头颅后边肯定没连着身体,倒是那已略显僵硬脸上充满着不可思议的神色。(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