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软卧铺车上摸两乳

“喂喂,你俩怎么了,有病啊?”夏玲莹无缘无故被拉上车,心理有许多的疑问,茉茜雅又要搞什么花招?为什么戴子洛也和茉茜雅一起发神经?“你们干嘛啊,再不说我跳车了。WWW.”虽然跳车有一定的危险,不过夏玲莹很少把自己的生命当事,茉茜雅这个主谋怕夏玲莹做出什么危险动作,便说了一个欠揍的理由“你待会就知道了。”夏玲莹想了想,虽然自己干过对不起他们的事,不过这两人那么单纯,不可能干出什么事来吧,应该吧……呵呵。

“茉茜雅,你来林艾可家干嘛啊?”看着戴子洛的车自然的进了林家大宅,夏玲莹想了想,问“茉茜雅,你……该不会想让林艾可代替你吧。”“没错(๑.̀ㅂ.́)و✧”茉茜雅欠揍的回答让夏玲莹瞬间炸毛“依雨·茉茜雅,我是让你回圈里,没叫你让人代替你,你这性格能不能改一改,我不是你监护人我还要给你铺后路你当我是慈善家啊,戴子洛你脑子被驴踢啦居然和茉茜雅一起发神经你现在给我立刻马上把车开到茉茜雅她那公司去要不然我就把你曾经差点把你家弄垮告诉你爸听!”戴子洛和茉茜雅看夏玲莹当场炸毛就知道事情的后果了茉茜雅已经从精神焕发的人变成胆怯的小猫“玲莹,我知道了,不过我得和艾可说一下啊……”“你只要回归正业我什么都不会理。”“想不到我只是路过顺手帮忙的也要受罪……”“人品问题。”“随便你怎么说。”戴子洛把车停好后,拿起一份文件径直走到里头,夏玲莹和茉茜雅在后,巧遇也来谈事的许晨安,于是,就有了以下场景:戴子洛和许晨安在隔音超强的书房和林郧浩谈生意,茉茜雅和林艾可聊天,夏玲莹在接电话。

“晨安哥,待会载我去张倩家,戴子洛,你送茉茜雅回去。”看到许晨安和戴子洛出来,夏玲莹迅速走上去说,许晨安关心的问“怎么了。”“出事了。”“什么?”“张浩文和洛儿好像有什么误解,夏玲潇死赖不走,我要去看看。”“玲莹玲莹我也要去,去玩我就回去工作!”对于茉茜雅这个爱凑热闹的人来说,有热闹看不了就是人生遗憾,夏玲莹并没有理会茉茜雅,茉茜雅觉得夏玲莹默认了,于是……

“就是这样。”夏玲莹讲述完事后看着张浩文。“然后呢?你们想一起来看热闹?”张倩弱弱的说了一句。

“无所谓”

“无所谓”

“无所谓”

“我要照顾她”

“没错的说”

“客房在二楼左边,你们自己挑,就几间,你们自己分配谁和谁挤挤。”张倩说完,走了。

经过抽签决定:何慕北和戴子洛一间,许晨安和许沐帆一间,于浩杰自己一间,茉茜雅和林艾可一间,夏玲潇和夏玲莹一间,按照顺序,自己挑选房间,衣服叫家里人送来。到房间休息了许久,就下楼和张家家人一齐吃晚饭。张妈“倩,你们要开派对啊这么多人?”“妈,这事太长而且说不清楚,您老和你老公讨论蜜月度假去吧,这是我们年轻人的事。”“好好好,我知道了,真是的。”把母亲赶走,张倩躺下来休息会,心想:明天就要出结果了,真的有点想洛儿是妹妹也有点不想啊……怎么事情这么混乱呢?

许晨安和许沐帆的房间里“沐帆,你怎么和玲莹一样啊,都在查张诗韵和洛儿的事。”许晨安刚从夏玲莹和夏玲潇的房间回来,看到许沐帆居然和夏玲莹一样查资料,说道。“无聊,好奇。”许晨安坐在床上,笑了笑,感叹道“话说离我们一起睡觉已经不知道是几年了,那时候还是男女大通铺呢。”“嗯,现在的确有些别扭。”“不说了,还要整理文件。”

夏玲潇和夏玲莹房间:一个看书一个查资料……

茉茜雅和林艾可的房间:“艾可,你该不会喜欢戴子洛吧。”茉茜雅看了林艾可许久,终于冒出一句话来。林艾可听了,脸便红得像苹果,茉茜雅看了,叹了口气,摸摸林艾可的头“艾可,你这个温室里被保护得严严实实的花朵必须知道一点:爱是爱,喜欢是喜欢,是不一样的,别被喜欢冲昏头脑,以为是爱,你把你的喜欢当爱付出,一定会后悔的,喜欢是单纯的喜欢他某方面,爱是爱他的全部,并且会为他的种种行为高兴,伤心。你再那么单纯的被夏玲莹误导喜欢是爱,那你会后悔一辈子的。”“我会被夏玲莹误导?”“那是打扰,夏玲莹最会利用并洗脑,我是过来人。”“你就是说你被夏玲莹害过咯。”“没有(′-i_-`)”“那你就不是骗人?你该不会想误导我吧?”“额……哈哈哈,怎么可能。”茉茜雅心虚的说着,并被林艾可毫不犹豫的鄙视了,茉茜雅现在特想死,本来想误导林艾可帮她工作的,现在不但没成功,还被鄙视了qwq

戴子洛和何慕北的房间:“慕北啊,咱两个大男人真的要一起睡?”戴子洛坐在椅子上看着半躺在床上看书的何慕北,问。“你可以打地铺。”“为什么是我打地铺?”“我怕我会半夜把你踢下去。”……

于浩杰的房间:于浩杰孤单的看风景……

第二天

众人早早起床,洗漱完毕,吃完早餐后前往医院。来到医院后,许沐帆,夏玲莹突然消失,不过由于当前的事比较重要,众人并不理会。做完亲子鉴定,由于还要时间出结果,几个人便出去逛逛,不过看了看他们脸上的表情,怎么可能有心情惯惯呢?逛完后正巧许沐帆和夏玲莹回来,问起他们去哪了,夏玲莹和许沐帆只是沉默不语,看起来这两人特别有默契,也没人感兴趣他们两个去哪了,张倩在安慰洛儿,其他人都是沉默不语,夏玲潇倒是很闲地吃着面包,也不知该怎么说……

第一次觉得时间走得这么慢,好不容易才等到医院有关人员出来,可他居然拿着两张单子,夏玲莹一把抢过去,看了看,说要去打电话就走了,张浩文看着两张上面的名字,一个写作他和洛儿的名字,检验结果是:毫无血缘关系,可另一种,写着张浩文和张诗韵的名字,检验结果却是亲子关系,夏玲潇看了,笑着说“哈哈,果然玛丽苏的剧情不会发生在洛儿身上。”张浩文听了,一把抓住夏玲潇的手,手上血管都冒出了,脸上写满愤怒“夏玲潇,这到底怎么回事。”

“你妹妹张诗韵在和你们走散后被一位好心的外国夫妇收养,不过,很不幸,她长大后坚持回国却在回国前不久被几个混混看见,被凌辱了,这是她给你写的信,这次鉴定的头发是在她信里的,她已经被火化了,节哀顺变。”夏玲莹走过来,解释一番后拿出一封信,张浩文立刻抢过来,打开一看,里面只有一条断的项链和一张带有血腥味的纸。“这条断项链是你母亲给她的,她在挣扎中被混混弄断,洛儿是那对夫妇的孩子,与诗韵长得极像,不过洛儿没这么好运,她辗转几个孤儿所,许晨家的仆人看她可怜收养了她。”夏玲莹看着张浩文,继续说。

“这件事叔叔阿姨早已知道,只是怕你们伤心一直编着谎言,别憎恨他们。”许沐帆拍拍张浩文的肩膀,说道。

夏玲潇看着张浩文,走过去,抢过那项链和纸,扔到窗外的湖里,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张浩文更是愤怒“既然这个东西能让你颓废,扔了不就行了,日子还是要过,如果你就因为这点事就颓废,那我姐以前经历那么多,是不是就要去死啊,你一个男的该不会比女的还软弱吧,张浩文,人已经没了,你他妈清醒一点行不,你以为就你伤心啊,你父母比你更伤心,他们比你好不了哪去,你要是还没清醒我就把你打到清醒。”

张浩文听了,哈哈大笑起来,夏玲潇看了,立刻后悔起来,以为自己语言过激,担心的问道“张浩文,你没……唔……”

夏玲潇,被张浩文强吻了!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