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乱睡

于是,周青禾拿起棉球,认真地擦拭刚才用过的器具。

简单地做好消毒工作之后,周青禾又在她的小型医药箱里翻找了一番,拿出一盒消毒药片。

这次出来只带了头孢这种最便宜他的消炎药,在现代这种药片的价格非常廉价。

但是现在是在古代,她从现代带过来的这些西药,就显得异常珍贵了。周青禾不想浪费,但是见飞翼伤的这么严重。如果发起烧来,就会麻烦了。

想了想,她终是从一板药片里,抠了四粒出来,递到飞翼的手里。

“这是什么?”飞翼看着掌心中的白色颗粒,对着周青禾问道。

“这是一种对你伤口有益的药片!”周青禾不想再解释‘消炎药’这种他们听不懂的药片名称了,直接统称,“不过,服用这种药品有个禁忌,服药期间绝对不要饮酒!”

头孢和酒精同时服用的话,是会有连锁反应的,严重地甚至会导致过敏性休克,危及生命。

飞翼看了一眼周青禾,神情惊疑,似乎并没有全然地信任周青禾。

周青禾瞬间明白了飞翼的意思,想了想,并没有强求,只是嘱咐道:“你现在也可以不服用,但如果出现发烧、伤口流脓红肿的话,那必须立即服药。这个一天三次,一次一粒!”

嘱咐完飞翼,周青禾又把小型医药箱迅速地整理好了。

全部弄完之后,她这个时候才突然间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她连忙抬头,往密林上方看了一眼。瞧见原本漆黑的夜空,已经有渐渐明显变亮的趋势了。

“糟了,糟了,糟了!”

天快亮了,而那个企图强&暴她,却被她打晕的猥琐男还在她的房间里。马上天一亮,谢氏等人在她房间里看到那个猥琐男的话,一定会大做文章的。

如今,她羽翼未丰,还不是离开将军府的时候!

“我要回相国寺内,我要回去!”周青禾很急迫,她必须赶在谢氏那些人没起床之前,回到相国寺内把那个晕在她房间里的猥琐男赶紧扔出去。

不然的话,将军府她是回不去了,而小眼儿也会很凄惨!

飞翼看了一眼急迫万分的周青禾,刚才的相处,再加上她的治疗,让他对这个说着他完全听不懂的话的小姑娘,充满了好感和兴趣。

但此刻,他却不敢轻易开口。

毕竟,他的主人,一言九鼎的傲世阁阁主夜九幽还在这里。

他若是不想放过这个小丫头的话,那他也只能乖乖听话了。

“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情!”显然,着急不已的周青禾,脑子还没乱,还记得这里谁是老大。

她转头看向穿着红袍的夜九幽,轻声说道:“夜先生,能把我送回相国寺吗?看在之前你和宇文厉对决的时候,我也有帮过你一把的份上!”

夜先生?

这是什么怪称呼?

面具后的夜九幽皱了皱眉头,不过很显然,对于一个说着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的周青禾,夜九幽也很快释然了。

这个小丫头的思维,非常人所能理解!

“你叫什么名字?”夜九幽没有立刻答应,而是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周青禾微鄂,犹豫几秒钟后,轻声回道:“沈云醉!”

这夜色还是很浓郁,密林的光线还是很阴暗。于是,周青禾错过了,夜九幽在听到她的名字后,眼眸中一闪而过的错愕。

停顿了几秒钟后,夜九幽斩钉截铁地应道:“好!”

在夜九幽答应的之后,周青禾简直欣喜若狂。

“谢谢,谢谢……”周青禾连声感谢。

而这时,飞翼却有些犹豫地唤道:“阁主,现在……”

宇文厉的厉王军可能还在外面搜索,若是这个时候出去的话,实在是太危险了。

飞翼很不放心地看着夜九幽,很想阻止他。

然而,夜九幽又怎是他的手下能劝得住的。

他站起身时,飞翼和飞鸣也立马站起身。

这次夜九幽离开傲世阁,就只带了他们两个。如今他要去涉险,他们自然也要跟着去了。

“你也要去吗,可你的伤口才刚刚包扎好,最好的办法是静养半个月!”周青禾的职业毛病上来了,看见飞翼不顾刀伤,就要跟着夜九幽一起护送她离开之后,不由轻声叮嘱道。

“没关系!”飞翼的声音很坚决。

“不行,你的身体要紧!”然而,作为医生,周青禾的声音比他更加地坚决。

“你们先留在这里,想办法离开龙眠山。很快,我便与你们在老地方汇合!”这时,夜九幽突然间命令道。

“不……”飞翼连忙想要拒绝。

只是,他的拒绝还未说出口,夜九幽已经抱着周青禾,跃入密林之中。

“阁主!”飞翼仰头,声音异常焦急。

可眨眼间,夜九幽已经抱着周青禾,快速地消失在了密林深处……

*

“吱嘎——”

只听到木门被推开时发出的刺耳声音,紧闭的木门在深夜之中,再一次被人从外面撞开。

院子里,听到动静的下人们连忙冲出来,查看情况。

而主屋里,听到外院的人回报的景福,连忙冲进书房,对着景行低声说道:“侯爷,王爷回来了,看样子好像是受伤了!”

听到这话,原本正在书房等着宇文厉回来的景行,立马放下手里的书,站起身快步走出书房。

客房里,满脸通红的宇文厉已经被下人送到了床上。

景行进去之后,站在床前,宇文厉的心腹赵谦立马站起身,给景行腾出位置。

“王爷,怎么回事,你怎么变成这样?”看到宇文厉这惨样,景行大惊,连声追问。

宇文厉很难受,眼睛刺痛地让他痛不欲生,喉咙也难受的要命。

“阿景,帮我抓住那个女人,帮我抓住那个女人……咳咳……该死……咳咳……我要弄死那个女人!”此刻,宇文厉满脑子都是那个蒙着面纱,突然间出现在他和夜九幽对决中的神秘女人。

他恨透了她,恨死了她,就是掘地三尺,他也要把她找出来,挫骨扬灰,一洗雪耻。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