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嫂子

谢震盯着丧尸,丧尸看着谢震,满满的敌意……

雪花继续的飞舞着,寒风呼啸了起来,忽然,一阵遮盖一切暴雪从两人之间吹了过去。

“锵!”

谢震拔剑砍了过去,他死死的顶着,一股能与他匹敌的力量在抵抗着,那阵雪吹了过去,之间那个丧尸的巨爪中伸出来了一个巨大的角。

两个人还在僵持着,谢震开启了王冠加成他继续加力,他打算把那个丧尸推回去,那个丧尸感觉到了谢震的力量在上升。

忽然,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束缚着谢震的双臂,谢震激动的咬了咬牙,他憎恶的看着那个丧尸,显然,那个面无表情的破败面孔现在也挂上了一丝吃力。

“锵!”剑与那个角磨出了火花。

两个人同时怒甩了一下。

那力道直接把两个人互相击退了要有五米。

那力道震的谢震双手发麻,他死死的把着自己手中的深渊,不然自己的剑肯定会弹出去。

他立着剑,半蹲着看着对面。

“人没了!”

一股浓重的杀意从他的身后袭来,谢震本能的向前翻滚了一圈。

“轰!”

只见那个丧尸的巨角直接就扎在了谢震刚才停留的地方,那角直接扎穿了战空间改良版柏油路,现在深深的陷在柏油路中。

要不是谢震翻滚的快,那重击可想而知……

谢震再次咬了咬牙,“这丧尸的力量和我不分上下,但是这丧尸的速度实在太难缠了。”

他尝试性的发起突击,竖着剑杀了过去。

有一阵暴风雪吹了过来……

“噗呲……”

雪吹了过去……只见谢震的深渊直接就插在了那丧尸的左胸中,准确无误!这就是心脏的位置!

那个丧尸的面容狰狞了起来,他那些没有肌肉覆盖的脸部肌肉绷得紧紧的。

“死吧!”谢震双手把着剑,拧了一圈,然后用力一推。

剑的一半都冲过了那个丧尸的心脏,滴滴红色的血液从剑刃上滑了下来……

“吼!”

那个丧尸发狂了起来。

他直接就把陷在柏油路中的巨角抽了出来,这可吓坏了原本以为结束战斗的谢震。

这下子晚了,那丧尸这么一挣,谢震的双手直接脱离了自己的剑。

那丧尸伸脚一踹,因为太突然,谢震没有反应过来,他直接就被踹飞了好远。

谢震重重的摔在雪地上,还好是雪地……

谢震捂着自己的胸口,那股剧烈的冲击感还在他的胸口回荡,好似灼伤、好似被揭开的结痂伤口。

他抬头正视着面前的那个被重创的丧尸,那丧尸一步一步的向谢震走来,谢震能清晰的看到他那无法言喻的狰狞脸嘴,他的鼻子、嘴、双耳,无一不在流血,这个怪物的生命真是顽强的很,就算心脏被捣烂了他还能行走,还知道复仇……

谢震手中没有了武器,照这个怪物的行走速度和他那恐怖的生命力肯定是谢震先被杀掉。

忽然,那个怪物停下了,他转过头去,正立在谢震的左后方。

虽然谢震很不解,但是他知道他暂时是脱离危险了,谢震连忙松了一口气。

忽然那个怪物伸出了自己的触手,直接把一个物体拉了过来。

“救命呀~!”是孙丽雪柔弱的尖叫。

“我日!”

谢震瞬间热血沸腾了起来,他直接就站了起来,快步冲了过去。

只见那个怪物高高的提着孙丽雪。

瞬间,谢震的脑袋里面百感交集,他没有因为孙丽雪捣乱而生气,而是想怎么把她救下来。

忽然,那个丧尸回过头来冲着谢震笑了笑。

谢震因为暴怒,他失去了任何警惕。

“噗呲……”只见孙丽雪的左腰直接就被那丧尸的触手击穿了。

“魂淡!”谢震直接一把手就抓住了挂在那丧尸身上的剑,那丧尸虽然心脏受到了重创,奄奄一息的,但是他的反应还是相当的快,他直接就把孙丽雪抛开了。

“死吧!”谢震用力抽剑,他用出浑身的力量,向上斜提,他什么都没有管,他毅然决然的干掉了那个丧尸,即便是斩杀的那一瞬间,王冠的偷袭预警……

顷刻间,血液铺天的喷了出来,两段身子直接倒在了地上,那喷流的血液溅满了谢震的身体,谢震目无表情的看着那倒地的两段尸体,一丝血迹从他的嘴角流了出来……

他的心脏也被击穿了……

谢震捂着自己的心脏,直接跪倒在了地面上,他一手扶着立在地面上的剑,血液从他的手中喷涌出来……

这无济于事的按压当然没有用。

雪渐渐的变小了,大街上现在无声无息的,空留下两具尸体,孙丽雪匍匐着向谢震的尸体蠕动。

虽然她的伤在短时间内不算太致命,但是她也顶不过十五分钟。

她慢慢的爬了过去,她悔死了,她原本想救下谢震,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害了谢震自己还距离死亡不远了。

她爬到谢震的身边,谢震躺在雪地上,血液早就不流了,她的眼泪涌了出来,她不知所措,她头一次这么绝望。

她把头凑在谢震苍白的脸颊上。

“对不起……求求你醒来吧……你不要睡啊……”孙丽雪抽泣着,她沮丧着面容看着谢震的伤口,她贴近谢震渐渐冷却的尸体。

忽然,她的眼中闪出了一丝生命的光辉,她虚弱的伸出自己的右手,他抓住谢震戴在脖子上的那枚王冠,整个战空间都被改变了,正服里面的一些传奇防具也就失去了它们昔日的传奇光环。

孙丽雪快速的把谢震的王冠拿摘了下来,那王冠洁白无暇,王冠上没有沾到一丝血液一直是那么洁白。

孙丽雪同时抽下自己脖子上的王后冠。

她伸出双手捧着两枚精致的王冠,双眼射出了敬畏的光芒,她盯着那两个王冠。

“大小姐,这两个王冠是老爷从官网要的生命之冠,他代表战空间的王,王的意志,这是个可以救命的东西!”孙丽雪回忆起了技术员的话语。

这是生命之冠,她现在尴尬着,人就是人,她抽泣了起来,她知道这个生命之冠怎么用,但是她不知道她到底是自私苟且偷生还是救起那个倒下的男人。

眼泪从她脸颊向下滑,那眼泪一条一条的,流的不像样子,她抽泣着,尽管她说了对不起。

这种煎熬她是受不住的,她没有多少时间了,她必须做出自己的决策。

她把两个王冠合在了一起,表面上看这两个王冠是分开的,但是他们有一个能合在一起的小合体槽,孙丽雪是熟知的,她把两个王冠拧在了一起,忽然,洁白的光芒从两个王冠中闪了出来。

基因自私的指令让孙丽雪吞噬这生命的力量,但她没有,她紧紧的握着那个合体的王冠。

那作祟的“生存”在她的脑海里回荡不止,而那渐渐冷却的尸体却又在无时无刻的刺激着孙丽雪愧疚的心灵。

她终于做出了违背自己生命的决策。

她把慢慢的把身体坐了起来,一束束生命的光辉透过雪夜照亮了寂静的天空,她凑到谢震的心脏旁边,谢震的心脏早就不在跳动了,尽管是这样。

她看着那个空洞的伤口,她不再犹豫,双手捧着那束光,直到那束光消失在无边无际的雪夜中……

孙丽雪弄得好累,也不知道这个办法有没有用,她铺在谢震的身上,把脸贴在谢震的脸颊上。

雪花一片一片的落在了两个人的身上,好似要淹没两个人,孙丽雪轻轻的用手扫开谢震头上的小雪花,那雪花遇到谢震的肌肤已经不融化了……

“嗯……嗯……”

就连雪花也被她轻柔的歌声给感动了。

暴雪渐渐的转为了小雪,淅淅沥沥的……好个凄美。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