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工漫画里库番本翼乌

“姑娘请借一步说话。”那老头做出一个请的动作,手指向了城门口的另一边,那里有一棵大树,站那后面应该挺隐蔽的。

“不了,就在这儿说吧!”

“看来姑娘还是警惕在下,在这儿说倒也无妨。”他本来也只是因为站这城门口,有挡路的感觉。

“往生门是专门替人处理后事的,能入往生门的都是三世修得福德的人,换言之,前世若是孤弱病邪,都是不会有福德的,也就不宜做替人收尸的事情。”

“您老这意思,是觉得我前世有福德,打算让我专门给人收尸去?”攸桐觉得自己像在听一个笑话,不就是因为她没有替那个人收尸么?就这样被盯上了?什么意思嘛,她这么倒霉。

“姑娘可是十年难得一遇的福音之人。”

“是么?”攸桐越来越觉得这像一个笑话,她有福音?她就不会被枫素家族抛弃了,也就不会无父无母了,更不会屡遭凶险了。

“虽然姑娘眼下还灾难重重,但是的确,我观察人这么多年,可以确信,姑娘以后必有后福。”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好吧好吧,本姑娘就姑且信了你这江湖术士的话。

“借您吉言,不过我还有事,得走了!”她可不想继续在这儿听老头子啰嗦,手里捏着一点证据,她很想立刻找到溪冷和空碧商量。

“我还有最后一句话,如果你想通了还是可以回来找我,我就是一直在这城门口替人算命卜卦的。”说完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小摊,那上面确切写着一个卜字。

还不死心啊?攸桐一直当他是个江湖骗子,亦或者脑子糊涂了的人,便说:“既然你说是千草阁门下,那如果千草百木生能亲自来请我,我就加入!”

说完攸桐便走了,心想,她是认识逸辰安的,他若真让那什么阁主来了,她自然能辨真伪。

回到了客栈,发现溪冷和空碧已经回来了。

一看到攸桐便问:“你去哪儿了?没事吧?”

“噢,进屋说。”攸桐环顾四周,看那几个人是否在,发现四周没有可疑的人,才放心。

进了屋以后,攸桐问起:“那几个人回来没有?”

“你说的可是百花杀的人?”空碧说罢又开窗户往斜对面看了几眼,才点头:“没有回来才对。”

“他们何时出去的?”溪冷记得他和空碧出去的时候,那些人应该还在。

“你们走了之后不久,他们也就出去了,我想看个究竟也就跟了上去。”

一听攸桐说只身跟去,溪冷不由得一阵担心,好在她看起来没什么事儿,却还是嘱咐:“以后可别一个人行动,百花杀可不是好惹的。”

“放心我有分寸的!而且我还发现他们在城外杀了一个人,我从死者身上拿了这东西!”一边说,一边从袖笼里掏出了一张丝绢的手帕。

“这是……”溪冷拿起来看,只是一张普通的手绢,等等,他看到一角绣着一个字,随即递给空碧,说:“去查查这个人。”

“好!”空碧得令,马上就消失在了房间里面。

过了一会儿,攸桐想起方才在城门口遇到的一个人,便问及:“那个,溪冷,你知道千草阁的往生门吗?”

“知道啊,专门替人处理后事的,算得上行善积德了。”

“今天我回来的时候,在城门遇见一个自称是千草阁往生门的人,说邀请我加入,你说好笑不好笑,他竟然说我是十年难得一遇的有福音的人。”

溪冷闻言一笑,看了一眼攸桐那置疑的神情,道:“也许他说得不错。”

“这不明摆着是个笑话么,我什么身世你又不是不知道。”

“正所谓否极泰来,也许就是你。”

“……”攸桐没说话了,想了一会儿,但愿是真的吧。“不过我拒绝了,因为这些日子以来,我可算见识了一些人心险恶,于是啊,我跟他说,如果千草百木生能来请我的话,我就加入。”

“你想见逸辰安了?”

“怎么这么说?”

“哈哈,没什么……”他只是有一点多虑了。

然后过了不到一个时辰,逸辰安果然出现在了攸桐的面前。

他有些清瘦了,攸桐心里这么想着,却听逸辰安先开口了:“多日不见,攸桐姑娘清瘦了。”

“你也是。”

“看来我们都过得不太好。”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到,然后相视一笑。

“哈哈……真有默契。”逸辰安神采依旧,他此时站在攸桐房门外,问:“不请我进去坐坐?”搭上他一如往常的坏笑,攸桐才生出的亲切感又多了一丝无语。

看攸桐没有动作,逸辰安便自顾自地走了进去,说:“老仲跟我说,她看中了一个姑娘,想收作门人,但是那姑娘好生难请,说是非要我这阁主亲自去请才行。”

“那个老头叫老仲?”

“姓仲,我们都叫他老仲。”逸辰安在来此之前,听老仲说那姑娘的特征,就马上想到了攸桐,一到这儿,发现真的是攸桐,心下也是一喜。

攸桐顺手带上门,走到逸辰安旁边,看他倒了一杯又一杯的水便问:“很渴?”

“对啊,我这不是急着赶来看你么。”

“少来!有话直说吧,那什么老仲,干嘛找上我啊?”

“我也不知道,但是他是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大家伙都比较尊敬他,他说的话呢多半没错。”

“就因为这个?你就来了?”怎么一点首领的样子都没有。

“千草阁本身就是行医救人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不救也可以有收尸之德啊。”言下之意,他是行善惯了,拉一个人入伙也是分内之事。

“有银子拿吗?”

“就知道你要问这个,你这丫头整个人都掉钱眼里去了。”然后逸辰安掏出了一沓银票,攸桐很愉快地收下了,说:“加入也没什么,只是我要先找到苌楚,他还生死未卜。”

“这段时间发生什么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