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男人爽的45个动作

这三天简直比三年都难过!

阿尔文甚至连糊弄欧阳夏一家都没怎么走心,只说是宫中的人太粗心,搞错了人,让卡特她们匆匆见了一面又清醒过来的的莉莉,就以宫中不方便待客为理由让她们离开了。乐—文

当然,莉莉已经不在那间没有窗户的童话屋中。

回程的马车上,忧心忡忡的卡特握着欧阳夏的手,却一言不发。

欧阳夏知道,卡特是不希望让大女儿在徒添烦恼。

可是能不烦恼吗!

先不说莉莉还在一个疑似变态的神经病手中,就是科尔这几天有事没事的找茬欧阳夏都受不了。

说话能不能不总是阴阳怪气的,脚底下能不能不要给她下绊子!

别说,这样的表现,倒是愈发的象以前的那个科尔了。

可是他为啥不去找爱玛的麻烦呢,明明欧阳夏跟他还是同盟呢。

没错,在她们从皇宫回来进入家门的第一眼,就看到了仍是穿回那一身灰裙的爱玛。

先是科恩激动的迎了上去,他是丝毫都不相信欧阳夏在广场说的什么爱玛和约修亚有一腿的事情,只不过是因为莉莉的伤,没有跟欧阳夏起争执而已。

科恩依旧把爱玛当作心中的女神一样对待。

所有的一切好像都重归了平静,不,应该说就好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只有欧阳夏每天抓心挠肝的想着莉莉,这好比三年的三天终于过完了。

第四天的清早,欧阳夏嗷的一声就窜了出去。

马蹄声声,终于又回到了王宫的门口。

因为有些话不方便让卡特听到,所以这次欧阳夏选择了自己一个人来接莉莉。

连带仆人都被她催的脚下生风,恨不得小跑起来,可见欧阳夏有多着急了。

她能不着急吗,米分米分嫩嫩的妹妹,可别被带得又长歪了。

莉莉已经被搬出了童话屋,如今就住在上次举办葬礼的宫殿中的一间。

欧阳夏刚走到门口。就听到了她欢快的叫声。

“姐姐姐姐!”

嗯,还没有不认她,还好。

欧阳夏心下稍安,谁知进了门心就凉了一半。阿尔文正端着一个绚蓝色的小碗,往莉莉的口中一勺一勺的喂着东西。

而莉莉的脸颊,两团小小的红霞填满了苹果肌,对着欧阳夏傻笑了一下,又跟着低头一口吞掉了勺子中的稀粥。

有一种养好的大白菜被猪拱了的愤怒……

欧阳夏压下心头的腹诽。阿尔文这个两面三刀的,估计所有的耐心都给了莉莉,没抓到把柄之前暂且不适合当着面跟他闹翻,毕竟自己先前也算是在他手下吃过暗亏。

“莉莉,姐姐来接你回家。”

一屁股挤到了床边,自然的拿走了阿尔文手中的碗,欧阳夏看着莉莉好了许多的气色,这才把担着的心放了下来。

莉莉啊呜的又是一口,只是那小眼神却瞟向了躲开的阿尔文,还飞了一个歉意的笑容。

哎呀我去。这下完了!

欧阳夏坐直身体,挡住了莉莉的视线,询问道:“伤口好了吗,给姐姐看看?”

“不要。”

莉莉紧紧的抓住了被子,直接拒绝道。

“怎么了,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欧阳夏的心又提了起来,约修亚那一刀插得不浅,如果真是有什么问题,还是要早发现早治疗!

“没有……”

莉莉的头摇的象拨浪鼓一样,看着欧阳夏真是急的脸都白了。这才抓着被角扭捏的小声吐出一个字。

“丑。”

看着那副小女儿娇羞的样子,欧阳夏只想仰天长叹。

“你在休息一会,我们就该走了。”

欧阳夏扶着莉莉躺下,又给她掖掖被角。向阿尔文递了一个眼神,两人前后的走出了殿门。

“你打算怎么对我妹妹?”

“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

阿尔文看着禁闭的殿门,神色满足。

“如果有一天,出现了和我妹妹一样的人呢,她也是这么天真,无条件的信任别人。我怎么相信你不会再次迷恋上别人。”

“以后的事,谁知道呢。”

阿尔文的金发在阳光之下发着光,唇边是淡淡的笑容,“我从不说什么保证的话,我只看眼下。”

“如果我在这里赌咒发誓,说破天去,你就能相信我对莉莉的心吗,还不是要看以后。”

欧阳夏发现……

她竟无言以对……

这里有个不按常理出牌的怪胎,谁来把他抓走啊!!!

“马车已经准备好了,莉莉的伤禁不起晃动,一会你们都做我准备的马车回家吧。”

阿尔文有交代了一声,推开门就要往回走。

“你真舍得让她走?”

欧阳夏追问一句。

“总归,是要回来的。”

因为他转过了身子,欧阳夏没看到他此时脸上,志在必得的笑容。

欧阳夏现在也不知道阿尔文到底算是好人还是坏人,他能为了莉莉想杀人,却又能放人。

而且那天也听莉莉说过为了救回她,用了多少宫中珍藏的奇珍异宝。

到底,该怎么办?

回程的马车上,欧阳夏一直再想这个问题,她看着莉莉已经有些凹陷下去的小脸,这孩子,也有些动心的模样呢。

夜色起伏。

姐妹俩躺在床上,莉莉白天睡多了,现在反倒精神了起来,她瞪着亮晶晶的眼睛,说个不停。

三句话就能拐到阿尔文的身上。

天花板上的风铃清脆的响起,花瓶中一朵含苞的玫瑰悄然绽放,床边的纱帘轻轻的飘荡,就连窗外银盘上洒下的月光,都皎洁着有种醉人的味道。

到处,都是少女心动的味道。

欧阳夏捋着莉莉长长的头发,听她兴奋的声音一转,又开始将起阿尔文帮她洗头的事情。

叽叽喳喳的描述中,三言两语就把阿尔文形容成了一个天上有,地上无的独一份。

随着迷蒙的睡意袭来,莉莉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

“睡吧亲爱的。”

欧阳夏轻柔的吻落在她的额头,因为怕碰了莉莉的伤口,她打算去另一边的长沙发上睡。

谁知道,刚起身,莉莉就抓住了她的手。

“姐姐。”

她带着困倦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梦幻。

“你还记得你曾问过我的心愿吗?”

“我……想嫁给他。”(未完待续。)

p:&nbp;&nbp;谢谢三三的平安符,还有莉斯唐冲妹子的每日投喂~!211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