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漫画无翼乌全彩漫画看点网

“她到底还是叫的二叔、二婶!”尔雅有些耿耿于怀,心里觉得异常的愤怒。

对此,董小漫不过是淡淡一笑。女儿准备出嫁,心里已经十分的难过了。又忙里忙外一团乱麻,哪有心思估计这个。

小虎对此也十分的不满:“你不愿意叫爹娘,也没有人逼你。我也没见着谁不高兴,你自己叫的又要来找我抱怨!”

珠儿见小虎不悦,又不敢多说什么。她这次回来,总觉得格格不入。欢欢不给自己没脸,这也就罢了。珏儿也是整天见不着面,那也可以理解。可是凭什么尔雅要给自己脸色看,就因为自己叫的是二叔、二婶?

身边的丫鬟劝珠儿:“夫人,不如随着爷叫姑姑吧。左右你是出嫁女,到底随着男人叫的。这样一来,怎么都挑不出你的错儿!”

珠儿一想,这也是个不错的主意。再有谁因为称谓给自己没脸,自己就反驳过去。

可后来发现,全家人根本就没有关注自己的。别说给自己没脸,就是关注都懒得关注一下。

悻悻的呆到了出嫁这一天,这样的场面大的让自己咂舌。

“这也太过了一些,钱花的这样多,将来两个儿子怎么办?”珠儿不愿意承认自己嫉妒,总觉得欢欢比自己幸运太多。

闺阁里,欢欢正做着一切新娘所有要求的事情。

董小漫坐在旁边,看着女儿被几个婆子围在中间。

有人做头发、有人给化妆、有人在旁边说的吉利话。

心底的那股不舍之情,又开始蔓延开来。此时一双凉凉的手握住了自己,抬眼却是扎娜一双漂亮的眼睛。

没有任何的言语,也没有安抚的动作。董小漫强装欢喜的一笑,感动于这个孩子的敏感。

扎娜是欢欢派人请过来的,算是她闺中密友之一吧。

凤冠霞帔,精致的让所有人惊呼。

自己看见的时候,也是这样的表情。美轮美奂。纵然自己以为见过太多漂亮的衣服。

东陵轩辕很有心,不知道哪里找来的能工巧匠做的好手艺。

嫁衣本就是女儿家自己准备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巴巴的赶过来送一件。

“娘,你看我好看么?”穿戴完毕的欢欢站起身来。盈盈漫步的往自己身边走过来。

董小漫终是抵不住酸楚的泪水,点头哽咽:“好看,我的孩子穿什么都好看!”

欢欢也是红了眼眶,往董小漫身前一靠:“娘,你这样我心里很难受!”

旁边的妇人们也在一一劝着母女二人,董小漫装作没事儿似的摸摸女儿的脸。

笑着说道:“每个母亲都有这样的感觉,没事儿的一会儿就好了。”

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哪能好受呢。

呆呆的坐在那里死死的看着女儿,就连二郎进来也不曾发觉。

悲伤的看着女儿在自己跟二郎眼前跪下、磕头、站起来往外走。

期间周围人说了什么,女儿说了什么、二郎说了什么她都听不见。

脑袋里好像有什么似的轰隆隆的响。木然的看着女儿由喜婆扶着走出了房间。

过了好半天,董小漫发现房间里只剩下自己。

她突然起身冲了出去,站在半山腰的台上看着下面的。

东陵轩辕亲自扶着欢欢上了花轿,回身对二郎鞠了一躬。

也不知道二郎说了什么,东陵轩辕笑的那样畅快。

直到他抬头看见了自己。表情微微一震。抿着嘴巴、站直身体朝着自己深深一拜。

周围人的人都朝自己看过来,身边有无数的声音在说笑。

随后东陵轩辕翻身上马,带着花轿就这么离开了自己的视线。

花轿出了谷变成了迎亲队,迎亲队变成了一条细细的带子,最后变成一个移动点,最终消失在眼前。

董小漫不知道为什么如此悲伤,悲伤到完全不能招呼客人。

只能由着人扶着自己回到房间里。就算如此满脑子过电影一般都是十几年来欢欢的成长画面。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喧嚣声渐渐小了下来。

躺在软榻上的董小漫终于缓了过来,觉得刚才自己实在是太过了。

女儿出嫁而已,而且还是在一个地方,又不是生离死别。搞得好像阴阳两隔了一样,实在是贻笑大方。

自己劝了自己一会儿。董小漫站起身来这才发现,屋子里竟然还站着一个人。

“珠儿?”董小漫有些惊讶。

“我出嫁的时候,我娘会这么伤心么?”珠儿突然一问,董小漫还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当时出嫁,你是什么心情?一定比今天开心很多吧。毕竟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珠儿有些泄气又有些难过。

“我不开心,我觉得你可怜又可恨可悲又可叹!”董小漫实话实说,那一次婚姻也叫婚姻?

“如果,当年我鼓起勇气跑了。是不是就会更幸福,是不是你就不会讨厌我了?”珠儿这话,让董小漫觉得十分的好笑。

“没有如果,你也不用想当然。你的路都是你自己走的,你现在过得日子也是你想要的。”董小漫发现,见到珠儿的时候,她已经没了任何感觉。

她以为她会愤怒或者是难过或者是生气或者是悲哀。

现在知道,不关心了也就不在意了。

珠儿别过头,过了半天又开口道:“我听说珏儿也要成亲了,娶得还是那个纤纤。我想不明白,为什么是她?你不怕么?”

看来珠儿什么都知道,董小漫心里更加不喜了。

“我有什么怕的,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儿子高兴我就愿意,一家子过得自在比什么都强。”口气冷淡,言语疏离。

珠儿就是再迟钝,也发现了董小漫的态度。

抹着眼泪离开董小漫的房间,珠儿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怎么大家都变了呢?”

酒醉不省人事的二郎被人抬了回来,叽叽咕咕的趴在床上说了一晚上的醉话。

他做了噩梦,一直念叨:“欢欢快跑,欢欢快跑!”

可怜天下父母心,女儿出嫁这一天,何其难过!

回门日

欢欢一脸兴奋地回了家,董小漫夫妇更是早早的等在门口。

到了家,母女二人有着说不尽的悄悄话。岳父女婿又是一番谈话,小舅子们酒桌上不依不饶的警告。

这一切都让珠儿倍觉亲切,当年初嫁之时,自己也是这样的。

如今物是人为,纵然情郎在身边,也没了温暖的感觉。

夕阳下,奔驰的马车拉出长长的影子。

珠儿不用挑开车窗看,也知道已经没有人会在身后久久注视自己。

虽然这一切改变因为自己,虽然自己并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珏儿成亲,你还来么?”小虎在身边问道。

摇了摇头。不来了,这里已经不是自己的家了。

而另一边,董小漫此时正靠着大门微笑。

两个儿子围在女婿身边,执意要送姐姐回婆家。

三个男人闹来闹去,吵了半天也没走一步。

本来指望二郎站出来说句话,谁想到他骑着马走了出来。

“闺女,爹送你过去!”

董小漫无语:“真是没正行!”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虽然知道这么做不妥。

可依然觉得,这就是幸福。

有儿女围在身边,有丈夫可以依靠。没有了家事烦恼,没有金钱的困扰。

前世的记忆已经越来越模糊,甚至感觉那就是自己做过的一场梦。

幸福就是这种味道,不用任何的调料。所有的煮妇都能做到,它的材料非常简单,一个字家!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