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艺术汤加丽

没办法,饿着肚子能过,光着那啥就更不是问题了。再一次教育了一遍滚滚,他才扭扭捏捏地夹着腿上床睡觉了——说来也奇怪,哪怕和鲁滨逊一样一个人流落在此,可是基于文明世界养成的习惯,裸奔什么的还是做不出来的……心里这关过不了啊!

即将沉入黑甜梦乡的周围感叹了一句,“还好我不厚颜无耻之人!”

如他所料,一旦开始化冰,下山的那条小道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自己的本来面目。不出三天,坚挺了一个多月光可鉴人的冰道就成了一条满是泥泞的羊肠小道,看得周围直皱眉头。

虽然下山的愿望很迫切,但是并不意味着他想要滚上一身泥。山路太陡峭了,融化的积雪让它更加泥泞,本来就难走的道路越发成为高难度的挑战。现在周围面临的问题是,要不要拼一把?

好吧,他患得患失的毛病又烦了,站在洞口平整的石台上开始天人交战。下吧,想想自己单薄岌岌可危的衣衫就有些发憷,这要是一个弄不好就会有漏腚的危险啊!谁能保证湿滑的道上不会摔个大马哈?

不下的话,家里的食物是还能支撑几天。探索新世界的目标吧……也不是那么急缺不是吗?不过关键是他最近挺闲的,忙忙碌碌了这么久,猛地一停下来就觉得浑身不自在。他就这么个劳碌命,没辙。

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周围裹着兽皮马甲回到山洞,小家伙正百无聊赖地在地上打滚。最近天不是那么冷了,本着节约的原则,他白天没有生火,早晚烧水并煮上一天的吃食,一人一熊就这么凑合着过。生活艰辛,山洞居,大不易啊!

“干嘛呢?你精神头倒是足,看来我把你喂得不错哈!”现在比以前好的是,周围最起码有个说话的对象了。小家伙虽然不会回答,但是很有灵气,喂养了一段时间是彻底把周围当奶爸了,呼来喝去毫不含糊。偶尔也会“嗯嗯”“吱吱”地奶声奶气地发出声音,周围就权当它是在和自己说话了。

“嗯嗯!”看见他回转,小家伙连滚带爬地过来,一屁股坐在他脚边抱着腿不放了。整个熊都在表明一种诉求,“陪我玩嘛!”

呃……幼崽嘛,总是活泼又粘人不是吗?说起来滚滚一个熊是很寂寞的,周围前一段时间在外头忙活,把他一丢家里就一天。它失去了母亲,又没有玩伴,对这个“奶爸”超出寻常的依赖也很正常。只要周围在家,它就会寸步不离地跟在后面,晚上都恨不得爬上床——如果它爬的动的话。

“好吧!陪你玩!”周围蹲下来温和地说。面对如此可爱的宝宝,很难狠下心来拒绝它。但是玩啥呢?“总不会又丢球吧?你是熊猫不是小狗好吗?”看着滚滚渴望地望着前段时间自己给它做的一个木头疙瘩球,也是无语了。

可咱家滚滚表示球球很好玩。它努力地挪动着圆滚滚的身躯,想要过去捡球。可惜崎岖不平的地面对它来说就是无数道沟沟坎坎,哪怕使出了吃奶的劲也到达不了目的地。周围俯下身来,轻轻松松把球递给它,立马就被四肢齐用地抱住了蜷成一个球,看他那架势恨不得自己也和球一样滚一滚。

“行了,你还真滚啊?看来我给你名字没有取错!”周围看得可爱,一把将滚滚抱了起来。它还是紧紧抱着球不放,湿漉漉地小眼珠疑惑地盯着他,“嗯?”不是要玩滚滚滚吗?

实在太萌了,周围忍不住刮了一下他的鼻子(总忍不住当小狗肿么破……)却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滚滚的鼻子非常干枯,甚至有起皮的现象。

猫干狗湿,每个动物的体征都不一样。但是滚滚的鼻子是干还是湿?周围想了半天,也没回忆起来看过的资料里有这方面的描述。毕竟鼻子这种东西太过专业了,大熊猫的研究又是极少数一群人的事业,大庭广众谁有会关心呢?

哪怕不知道正常的情况如何,周围还是觉得不对劲——哪怕猫咪的鼻头常年都是干燥的,也不会出现裂纹、起皮现象。很明显,这不是脱水了吗?

脱水对于幼崽来说是很致命的,它们的生命力本就脆弱,一旦体温、体液不正常很容易会导致严重的后果。刚带回来的几天,担心它不习惯,还有新的食物变化,周围倒很是细心地观察了几天。结果发现滚滚并不像想象中是那么脆弱。给它啥就吃啥,就是第一、二天又些焉焉的,后来很快就恢复了活力。

这样他就大意了——谁能想到开始没有问题,反而过了一段时间出现了不对劲呢?周围抱着滚滚走到洞口,在明亮的阳光下观察得更仔细:它的毛发没有一开始那么有光泽,鼻子发干,甚至连俩小眼睛都没有那么有神了。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周围皱着眉回忆,最近滚滚的食量没有变化,还是吃得很欢。排泄都是自己一手掌握的,前天还拉了自己一身呢!也没见有什么问题……拉稀算不算?

可是,自从回来滚滚的排泄物都是相对比较稀薄的,想起小时候养的小猫小狗,周围认为这是正常的也就没往心里去。现在看来不对劲?他愁得头都大了——这叫什么事儿?滚滚貌似生病了,他上哪儿找兽医去?

那是不可能的,他自己病了还是硬扛呢!在短暂的慌乱以后,他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想办法解决现在遇到的难题。从决定带滚滚回来的那一刻,他就考虑过这个问题了——他不是专业人士,滚滚又太小,很难养活。

但是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小家伙冻饿而死,带回来的时候自己心中也有数,尽人事,听天命而已。可是滚滚出乎意料地坚强,就在刚才,他没有发现问题的时候,还精神十足地求玩耍呢!

这样的滚滚,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离去呢?周围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一定是哪里自己没有考虑到,是什么呢?

滚滚被抱得太久了,有些不开心地扭动着,试图从周围手里逃出升天。它完全没有意识到奶爸正为了自己的健康而忧心忡忡,一门心思想着去玩儿呢!(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