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爱人体人体

绝地内,风铭和嫣然已在金色的心脏旁,静静的站了八天了。

前六天里,两人连动都没有动一下,仅为得出那心脏喷发气流的精准时间。

眼前的心脏,虽然仅是一颗心脏,但两人不敢有丝毫亵渎之心,唯恐引发不测。如果他们在气流喷发前,就冲上去,会因时间过久,而导致落到金色心脏上。触碰这颗金色的心脏,以他们现在的实力,风险太大。

六天的观察,让他们摸准那气流喷发的准确时间,那金色的心脏喷发气流很有规律,没相隔两天就喷发一次,而且每一次都是固定的时间点。

第八天,风铭伸出手揽住嫣然的腰。嫣然的要显得有些僵硬,手心有些潮湿。她刚刚找到自己的幸福,很渴望长久拥有,而面临未知,难免忐忑难宁。

“放松!生与死,我们都相互依傍。”

风铭稍稍用力,将嫣然的身子搂得更紧,又用手捋捋嫣然那稍显凌乱的发丝。

风铭那细微的关爱,驱散了嫣然心中的不安。她伸出一只手紧紧地搂着风铭的要,另一只手紧紧握住风铭的手。

“走!”

两人腾飞而起,向着金色心脏的顶部飞掠而去。那金色的心脏山岳般巨大,如同金灿灿的金山,风铭在空中双腿连续互踏,带着嫣然袅袅地冲向金色心脏的顶部。风铭精妙的身法让他和嫣然成功地飞掠到了金山心脏的顶部。换做其他武者,想不触碰金色的心脏,而飞掠到金色心脏的顶部,很难!

噗嗤一声,金色心脏喷出气流,气流直冲而上,连带将风铭和嫣然冲了上去。

旋劲!风铭轻喝一声。那气流的冲击很强,以他们现在的身体强度竟难以承受。

“不好!”风铭惊骇出声。上空竟出现一个壁垒,气流对着壁垒直冲而去,两股强大的力量,相互撞击,挤压,会把他们碾为齑粉。风铭和嫣然,刹那间,面如死灰,他们终归没有逃脱消亡的命运。这就是绝地,没有任何生机。

就在两人万念俱灰之际,让人惊喜的一幕出现。

撕拉的声响传出,仿佛布帛撕裂的声音,那气流如同犀利的神兵,将那壁垒,刺破,再度往上冲。

强烈的挤压没有出现,他们并没有被碾成齑粉。但犀利的气流在切割坚硬的壁垒的同时,也将风铭输出的旋劲防御圈,切地支离破碎。

裸露在犀利的气流的躯体,瞬间被割得遍体鳞伤,濒临崩散。好在这个过程仅是很短的时间,两人还保持着身体的完整。而两人的身体被气流再度向上冲去。当气流冲劲消失后,扩散开来,洒落而下。

风铭和嫣然的身子也随之坠落。

“用精元冲刷身体,快速疗治身上的伤。”

嫣然迷糊的意识里传来风铭的提醒,急忙催动体内精元冲刷身体。

略带金色的光芒,瞬间包裹着风铭和嫣然,蓬勃的生机在两人的身体上荡漾。两人身体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体内吸收大量的神辉后,身体的强度和自愈能力,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哗啦”的声响传人耳朵里,二人坠落在浓稠的液体上。

天空血液入注,四周血濛濛一片,到处都是哗啦哗啦的声响,嗷叫声不绝于耳。

这是什么地方,景象竟是如此恐怖!两人进入了一个血雨空间。

浓稠液体汹涌澎拜,形成巨浪,两人如同小舟,在巨浪中沉沉浮浮。浓浓的血腥味传入鼻端,刺激着人的味蕾,让人欲要作呕。

风铭伸出手掬了一点液体,放在眼前一看,那颗心猛烈的跳动。

血!猩红!怵目惊心,让人惊悚!

这竟是一条血河,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是地狱吗?

相对于这里的景象,那金色心脏所在的空间,绝对是天堂。

地狱与天堂仅是一个壁垒之隔,而这一切都隐藏在血杀原里。血杀原里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即便如今风铭亲眼见到了两处,也弄不清形成的原因。风云大陆充满了许许多多难以破解的秘密。这一切让风铭的大脑越来越迷糊。

啊!

嫣然惊呼出声,一根手指指向一个方向。

风铭顺着嫣然所指的方向看去,同样露出惊诧的神色。

不远处,巨浪冲刷撞击,随即一团庞大的液体,在渐渐凝形。一会儿,那团液体,竟出现头颅、四肢、躯干,随即躯干上闪动着鳞甲,散发出血光,头颅上出现眼睛,鼻子,嘴巴,独角,……

“血原兽!七阶初期血原兽!”

风铭惊叫出声,两人亲眼见证了血原兽形成的过程。血原兽竟是在这条血河中孕育成型的,而且一成型就是七阶初期。一切都诡异到了极点。

嗷呜一声,那七阶初期血原兽从血河中腾出,冲出血河。而四周嗷叫声不绝于耳。

风铭和嫣然对视一眼,相顾骇然,怪不得血杀原里的妖兽杀之不绝。这条血河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孕育出一批血原兽。而这种诡异的产生方式,让人无法想象!

风铭带着嫣然冲出这条血河,放眼一看,顿时头皮发麻,寒毛直竖!

血原兽!放眼望去全都是血原兽,多得难以计数。

他们竟扎进了妖兽堆里了,以七阶妖兽为主,还有众多的八阶妖兽。

血红的眼睛密密麻麻的,如同天上的繁星;哧哧的呼吸声,见得这片激荡不已;血丝飞舞,近乎粘稠。这一切让人心底发寒。

杀出去,根本就不现实,嫣然的身子在轻轻抖动。

异种生物的出现,让这片区域的血原兽嗷叫一片,化作声浪,呼啸激荡。

但怪异的是,那些妖兽并没有向风铭和嫣然,发起攻击。

风铭仔细一看,哈哈大笑!

“嫣然,别怕,我们两个人安全得很!”

嫣然微微愣了一下,也仔细一看,随即那颗砰砰乱跳的心,恢复了平静。

“我的妈呀!吓死我了!原来这里是妖兽的修炼区。这里和西院学员的修炼区一样,不能动手!”嫣然拍着胸脯,心有余悸地说道。

“嫣然,我们走一走,瞧一瞧,看看妖兽的修炼区和学员的修炼区有什么不同。”风铭说道。

两人手牵着手,穿梭在妖兽中。所过之处,那些妖兽嗷叫不停,鼻孔里发出粗重的哧哧声,对着两人呲牙咧嘴的。但就是不敢咬两人。

“乖!别乱叫,我们可是你们客人,要懂得礼貌!”风铭用手拍着有妖兽那硕大的头颅说道。

嫣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风铭那话就好像哄小孩一般,但面对的却是硕大,凶狠的妖兽。强烈的反差,让嫣然忍俊不住。

“这些妖兽一点都不听话,还在乱喊乱叫。”嫣然捂住耳朵说道。众多妖兽的声音,汇成声浪,震得人耳膜生生作痛。

“别吼了!你们伤着我媳妇了,我媳妇是有身孕的人了,你们就不能安静点。”风铭鼓着真元大吼道。

“身孕,没有!”嫣然幽怨地说道,“身处这样的地方,哪敢轻易要小孩。我都作了处理,不会怀孕!”

风铭神情黯然,在西院这样的地方,乃至在风云大陆这样的地方,有后辈也是悲剧。整个大陆,血腥,杀伐,崩散,重重乌云,重重地压在人的心里,让人喘不过气来。

“对不起!我给不了你所需要的稳定的生活。”风铭搂着嫣然的肩膀,抱歉地说道。

“不怪你,只能怪这个世道,和这方世界,让人无法安宁!”嫣然将头靠着风铭的肩膀上说道,声音透着无奈。

随即,伸出一直玉手轻抚着风铭的脸:“我的丈夫已经很优秀了,非常非常优秀,作为妻子,我为你感到骄傲。”

“谢谢!”

风铭内心很感动!嫣然是一个秀外慧中的女子,她能给风铭那颗冰寒的心带来温暖。此时此刻,风铭渴望拥有更强的实力,能让嫣然,和身边的人过上美好的生活。

在这样一个武力为尊的世界,唯有实力才能做到这一点。

“走吧!我们回避难区!”

这里的情况和学员修炼区差不多,同样神奇。学员和妖兽通过血杀原,相互吞噬,再到修炼区里,快速提升实力。

两处都是蛊场,圈养着大量的蛊,一般的蛊都会成为那些蛊王的养料。西院,杀伐是永恒的主题,一切都血淋淋的。

“恐怕我们难以回去,一出妖兽修炼区,就会遭到妖兽的围杀。这里八阶妖兽太多了。它们正在向外面移动,要堵杀我们。你额头上散发出来的光芒,让它们馋涎欲滴。”嫣然担忧地说道。

“这一点不用担心,跟着我走就是了。”风铭轻拍一下嫣然的肩膀说道。随即带着嫣然大摇大摆地往外走。

“分解!”到了修炼区边缘,风铭轻喝一声。风铭体内顿时涌出大量的血煞之气,那散发出来的血煞之气缭绕这他和嫣然的身边。

“血属性?怎么可能?”嫣然惊呼出声。她和风铭相处几年了,但从未见过风铭动用过血属性,但风铭现在动用的却是血属性。

“我是全属性,知道我是全属性秘密的,只有爷爷,父亲,母亲,我,你是第五个。而现在这世上知道这个秘密只有你和我。”风铭的声音带着伤感。

“第五个,你和我。”嫣然喃语,伸出双手紧紧地包着风铭,在那一刻她仿佛都要熔化了,被风铭的那份信任所熔化。

身边血气涌动,向四周扩散。

风铭口中再度轻喝:“凝形化物!”

血气翻滚,一头妖兽渐渐成型,棱角分明,四肢健全。

嫣然惊讶地看着这一幕。凝形化物,是天道赐予,每一个高级武者都会,但凝形化物要做到神似,一万给高级武者中,也未必能有一个。着不单涉及到属性问题,还涉及对体内真元的精准控制。一般的高级武者,只能做到一个大概,迷迷糊糊的。要做到神似,涉及心随意转境。

嫣然自己也触及到了心随意转境,但远远比不上风铭,风铭已能做到精准,以他现在的境界能做到这一步,用任何言语也难以形容他的惊艳。

嫣然的脸上充满了骄傲,这就是他的夫君,无论在任何处境。都会给人以惊喜。

“走!”

风铭和嫣然藏在那模拟出来的妖兽里,大摇大摆地走出妖兽修炼区。

妖兽修炼区外,八阶妖兽成堆,一头头都虎视眈眈地盯着修炼区,那两人人形要是从修炼区里出来,它们第一时间就会扑上去,把他们撕得粉碎。但左等右等,就是没发现那两人形,从修炼区里出来,只见一头头同类从那里出来。

“传送!”

“传送!”

两声轻叱,空中波纹荡荡,两道白炽的光芒闪动,倏忽间没入两个空间漩涡里。

咆哮声大作,汇聚成声浪,震荡这方天地,瓜影重重,拍向空中,这方空间乱流纵横,呼啸声震耳欲聋。

守候在外面的妖兽一片狂乱……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