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女配狠勾人H

看到秦天从怀中掏出三本功法之后,莫邪眼中露出了奇异之色,他接过秦天手中的那三本功法,然后拿到手中自己翻了翻看。

越看莫邪脸色就变化得越多,他激动道:“秦天,你这三本功法对我实在是太有用了,真是太谢谢你了,来,给你一个来自我莫邪的拥抱!”

说完这句话后莫邪就激动得向着秦天抱来,秦天一脸尴尬,他直接伸出了右手挡住了莫邪,无语道:“去去去,这里还有小孩子了。”

莫邪吹了吹头发,潇洒道:“有小孩子又有什么,小妮,我抱你秦天哥哥你会反对吗?”

林妮嘿嘿笑了笑:“没事,莫邪哥哥你尽情抱吧,小妮看着就是,绝对不会说什么。”

这时莫邪对着秦天得意道:“哈哈,看到没,小妮都已经同意了,你难道还不准我抱吗?”

“去去去,怎么几个月不见,你变得这么猥琐了……”秦天满脑袋黑线。

“这不是太过激动了吗?你知道我为了找这三本功法找了多久了吗?除了知道秦国二公子那里有本天体术,天拳术和天斗术我探查了许久也没有发现它们的去向。”

“结果原来在帝墓中,怪不得一直都没有这两本功法的消息!”莫邪也恢复了正经感慨道。

这时秦天有点不明所以:“就算你得到了这三本功法又有什么?加上你会的天行术不就也是四门功法?想要集体天意五绝,可还是差一门天形术啊!”

“而且以前听你所说,天形术在一名叫做影的手中,那人掌握了天形术,变化万千,怕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在人海之中找到他吧!”

听到秦天这话后一旁的华书生突然噗嗤一笑,秦天疑惑道:“书生,你笑什么笑?”

这时华书生动了动眉毛,对着莫邪的方向使了使眼色,可就是不说话。

“你使眼色干什么?你以为你这么明显莫邪他看不到吗?”秦天也是无语。

华书生笑了笑,然后伸出右手指着莫邪说道:“好了,不打哑谜了,你知道他是谁吗?”

秦天用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盯着华书生:“你这不是废话吗?他不是莫邪吗?还是谁?”

“不不不!”华书生微笑道,“你知道莫邪的真名叫什么吗?”

“真名?”秦天想了想,随后摇头道,“他来自于石村,应该也姓石,不过完整的名字我就不知道了。”

秦天对着莫邪询问道:“你原本叫什么名字?”

莫邪微笑道:“事情都这么明显了,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明显?”秦天眉毛紧皱在一起,突然大吃一惊道,“难道莫邪你就是影?”

莫邪和华书生相视笑了笑,随后道:“怎么?很惊讶吗?我是影不行吗?”

“等等,你先让我缓一缓!”停顿了一会儿后秦天惊奇道,“你竟然是影?你怎么可能是影了?影不是一个杀手吗?你这样子也不像是一个杀手啊!”

莫邪白了秦天一眼,随后道:“所以这才是我的厉害之处,我的本职是杀手,但是就连你都不觉得我是一个杀手,那么别人又怎么可能意识到我是一个杀手?”

“这……说得貌似有点道理……”秦天点了点头。

莫邪叹了一口气,然后继续说道:“那从石村得到的那个木箱子里面其实装了两本功法,一本天行术,一本天形术,然后从小我就在他的指导下修习这两门功法。”

“得到了他的全部真传之后,我就亲手解决了他,不久后我就加入了魂灭组织,成为了一个杀手。”

“而我学习的这两门功法似乎天生就是为刺杀而出的,天形术能够让我随意改变容貌,十分容易接近所要刺杀之人。”

“天行术则让我拥有了迅疾的身法以及轻功,一旦得手就能够迅速逃脱,因此接下了那些任务之后,我没有一次失过手的。”

“但是随着不断的杀戮,我发现我身上逐渐带上了杀气,哪怕利用天形术改变自己的容貌,也无法将杀气给隐藏。”

“因此,之后的刺杀行动变得越来越困难,我开始逐渐意识到杀气对于我任务以及修行的影响,然后我决定以我的真实面目在尘世中游荡,从而化解我体内的杀气。”

说到这里,莫邪脸上带上了轻松:“不过这个做法也是十分可行的,成为一个在洪荒大陆上四处游览的普通人,我体内的杀气也逐渐消散,而我也逐渐喜欢上了这样优哉游哉的生活!”

“于是从两年前开始,我就很少接刺杀的任务了,而且因为我之前的那些功绩,我成为了魂灭组织中的一个堂主,手下管理着许多刺客、杀手,于是一般情况下就更不需要我出手了。”

听到莫邪讲述的这些事后,秦天眼中也很是奇异,他还是接受不了莫邪是一个杀手这样的事实。

不过随即秦天也想通了,他苦笑道:“没想到你竟然还当上了一个堂主,真是没想到啊……”

然后这时秦天也意识到了什么,他也眼中带上了激动:“也就是说现在你的手上已经有五本功法了,天意五绝也许能够成为重新现世了?”

莫邪微笑道:“对,不过我现在才掌握两门功法,剩下的这三门功法还需要好好学习学习,而且就算成功学会了这五门功法,我也不知道能不能重新汇集成天意五绝。”

秦天打气道:“凭借你的资质,我相信你肯定能够成功的,也许不久后第十种天阶功法就会再次现世!”

一想到那个场景,秦天双眼都放出了光芒。

“哈哈,借你吉言,不过我该怎么感谢你了?秦天!”莫邪一脸微笑地注视着秦天。

秦天摆了摆手道:“感谢我这话就算了,你我还需要说这些吗?”

“那好,不过酒菜的感谢还是需要的,哈哈,今天晚上我们可要不醉不归啊!”莫邪偷偷道,“这酒居阁里面好酒可有的是!”

一旁的华书生无语道:“喂喂,现在酒居阁的管理人可还在这里啊,你们两个就想打我们酒居阁美酒的主意了?”

莫邪坏笑道:“对啊,正是因为有你这位管事人在场,我们才敢打酒居阁的主意啊!如果没有你,借我几十个胆子我也不敢打酒神的这些珍藏多年的美酒吧!”

华书生无奈道:“为了迎接秦天,我早就做好准备了,美酒也有,不过我师父珍藏了许多年的好酒可不能够喝多了。”

莫邪嘿嘿笑了笑:“放心,我们就喝个三五坛就行了!”

“三五坛?”华书生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不行不行,最多只能够给你们喝两坛,不然我师父回来恐怕会打死我。”

莫邪搭着华书生的肩膀,坏笑道:“放心,就算你将他的那些美酒都败光了,他也顶多说你几句,毕竟你可是他的传人,掌握了醉拳真意的传人!”

“在他的心里,一个传人可比这些酒重要得多了!”莫邪肯定说道。

“真的?”华书生似乎有点怀疑。

“当然,难道我还会骗你吗?我可是认识了酒神许多年了,以前也在这里不知偷喝了他多少坛美酒,虽然每次他都是一副心疼的模样,但是还不至于惩罚人。”

莫邪大方道:“毕竟酒嘛再怎么珍贵,也总是拿来喝的嘛!如果光把那些酒存起来,岂不是也太浪费了?”

华书生点了点头:“嗯,是这个理!”

“所以,晚上吃饭的时候,你可要给我们准备个十坛美酒啊!”莫邪笑道。

“可以,没问题……”不过立马华书生就反应了过来,“我去,你刚才不是还说三五坛酒吗?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十坛酒了?”

“十坛酒又怎么?还不是你自己同意的,刚才你也可以拒绝啊,我可没有逼你同意,不过君子一言快马一鞭,你可不要说话不算数啊!”莫邪看着华书生笑道。

“唉!”华书生无奈地叹了叹气,“每次都会栽在你的手上,我真是……”

“哈哈,习惯就好,习惯就好!”莫邪拍了拍华书生的肩膀安慰道。

林妮听着莫邪与华书生之间的对话,时不时就会笑开了花,没想到秦天的朋友这么有意思。

随后莫邪他们就又与秦天闲聊了一下,又说了一些生活琐事之后,秦天表情变得郑重了,他询问道:“莫邪,这几个月你可有找到我师父的消息?”

这时还在与华书生说笑的莫邪听到了秦天的话后也瞬间变得郑重了,他叹了一口气道:“因为不知道你师父的具体面貌,所以我也不是很确定。”

“但是我们的确发现了一些类似于你师父的人,经过多方删选排除,我们发现有一个人也许就是你师父。”

听到这里后秦天赶紧询问道:“那现在我师父在哪里?”

莫邪似乎有点纠结,他犹豫了一会儿才说出口:“伏魔谷,最后一次发现你师父就是在去往伏魔谷的方向上。”

“伏魔谷?那是什么地方?”秦天疑惑道。(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