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腰将他的灼热推入 体内

李明没有亲自上去,那是因为身份在这摆着呢,但是,他不去,不代表没有别人去。

“啧啧啧,臭小子,不要怪哥哥们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这手,伸到了不该伸的地方。”

“走,上去揍他丫的,给李少出出气。”

“就是,还有这么不长眼的人,谁不知道这个凌菲是咱们李少看上的人。”

众人纷纷挽起袖子,起步向前。

“喂,臭小子,你是不是活腻了,竟然敢当众欺负女学员。”

“就是,就是,世风日下,朗朗乾坤,真没想到咱们雄关学院还有这等老鼠屎。”

“走,咱们要守住学院的清白,千万不能让此人给玷污了。”

看来,仗势欺人这种事,这群人已经是轻驾就熟,而且,玩出了艺术感。

这不,上来没有直接动手,反而是给自己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就算是事后学院追查,那也是保护女同学不受欺负,而愤然出手。

“哪来的苍蝇,在这嗡嗡叫,惹人烦。”

他们一上来,马天就已经发现了,不过,好像开场前,肉戏,总得做足了。

本来就是找你们‘玩’的,既然你们想换个方式‘玩’,那更好。

“嘿,兄弟们,听到了么,他竟然骂我们是苍蝇,能忍么?”

“不能!”

“教训他,一定要把他揍得他亲爹都不认识他。”

“咦,你还别说,我现在都快要不认识了,太嚣张了。”

“噗,哈哈,你够了,男人的便宜你都占。”

“马公子,不然,今天先到这吧,你看,这些个人,明显是过来找麻烦的。”

看到这几个人过来,凌菲心里也是一阵恶寒。

就是他们,仗势欺人,不论是哪个男生,只要稍微和她走得近一些,不是被恶意警告,就是受到要挟,最后,一个个跟见到瘟神一样,四处躲着她,这让凌菲好一阵的上火。

本来,这么李明没出现之前,凌菲还能在几个男人身边游刃有余,并保证不被欺负,还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可自从这个李明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之后,就开始喋喋不休,非要把凌菲搞到手。

在男人之间混迹的久了,凌菲又如何不明白,像李明这种人,大家族子弟,实在不会把她放在同等级去看待,最多,也是一个玩物罢了,得到宠幸还好,一旦厌倦了,就会被毫不犹豫的抛弃。

凌菲虽然明白这个道理,可又实在掰不动李明的手腕,对方家大势大,实在不是她这种弱女子可以对付的。

这不,马天的出现让凌菲感到了希望。

能够让学院出面,当众改掉年终围猎名单,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虽然,这个马天还和那个杜权战了一场。

可结果呢,无比的轻松,和走个过场一样。

这就使得,凌菲也对这个男人甚是好奇,再加上马天刻意的偶遇,一来二来的,也就熟识了。

当然,凌菲也从没想过马天是带着何种目的,要是放在以前,或许还会去权衡利弊一下。

而现在,就算这个马天和李明一样,都是想玩玩而已,那就让他们俩,先碰撞一番,说不定还能趁机脱身。

再不济,就算摆脱不了李明,又加上一个马天,那也是虱子多了不怕痒,谁怕谁。

“不碍事,跳梁小丑而已。”

毫不在意的马天,微微一笑,意思就是,还真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雾草,你骂谁呢,你说谁是跳梁小丑,有种你再说一遍。”

正架势满满的上前,众人听到马天的回答,也是不禁微微一愣,太尼玛嚣张了。

“滚。”

微微测过脸来的马天,瞥了这几人一眼,沉声喝道。

殊不知,故意做给李明看的马天,刚好,这一幕就被李明看到了。

鱼儿,终于要咬勾了。

“什么?”

“怎么可能,明明一年前就将此人废掉了修为,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

被废掉修为的武者,甚至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李明没想到,这才过了不到一年,这个马天竟然回来了。

“嘶!”

倒吸一口凉气的李明,突然想到,原来,两天前的那件事,真的是这个马天干的。

亏的他还信誓旦旦的给家族汇报,说这个人是个同名同姓的,巧合而已。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打脸了。

惊恐,畏惧,一时间,各种负面情绪其上心头。

他怎能不怕?

一年前,明明自己比他高了一个等级,要不是因为家族高层做足了准备,被废掉气海的,还不定是谁呢,额不,一定是他自己。

马天,回来了!

看到此人的面容,李明心里不由得闪过一道霹雳,久久不能忘怀。

“不行,必须得把这个事隐藏好,不然,被家族某些人抓住了把柄,那可就完蛋了。”

李明虽然是李家嫡系,可李家嫡系不止他李明一个,竞争,能者上位,这是大家族的现状,也是一个大家族能流传千年的根基所在。

一旦发现你这个人不行,不值得培养,那么,一切就都完了。

“不不不,怕什么。”

突然一道灵光闪过,李明赶紧稳住了心神。

对,怕什么。

一年前,能将这个废物废掉,现在,依旧可以。

据闻,这个马天也不过是个四重天武者,和他这个修为晋级五重天的人来说,还是会有不少的差距。

而且,经过家族一年的着重培养,李明的实力可以说是不同往矣,不然,也不会有这么簇拥,在雄关学院站稳脚步。

“不行,得想个办法,再废他一次。”

“可,他要是学聪明了,不上战台怎么办?”

要是马天选择畏缩不前,不敢应战,李明也不敢违背学院规定,出手伤人。

“哦,再说一遍?那好。”

“你们几个,赶紧给老子滚,滚得越远越好,别在这烦我,滚滚滚滚滚”

不就是再说一遍么,说得好像我马天会怕你们一样,一群跳梁小丑而已。

“玛德,不能忍。”

“给我揍他。”

“一起上。”

嘛卖批,让你重复你还真敢重复,是不是傻,你这一重复,老子的脸往哪搁,以后还要不要混。

众人心中也是万丈火焰,恨不得将眼前这个不识趣的家伙,剁吧剁吧喂狗。

“都住手。”李明大吼一声。

“快,动手,别让李少等急了。”

“嘎,住手?”

“停停停,都住手,李少说了,都住手,快快快。”

李明的话,有人听见了,有人没听见。

这不,有人赶忙提醒着,生怕触了李明的霉头,要是无缘无故被削一顿,找谁哭去。

小的们,都住手,让我来!!!

(本章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