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闺蜜说我得太大了

八条金色的纹路,是八脉齐开的证明!

陈唐从入学开始,短短两周的时间,便追上了蔷薇大一的领头部队,进步实在神速异常。

学校的一些导师也都纷纷侧目,不自觉的打量起陈唐来。

不过,导师们却并没有学生这么震动。

更加妖孽的天赋他们也见过不少,不至于被骇的说不出话。

校长佝偻着身子,目光灰蒙蒙的,丝毫看不出感情的变化,如同一个万古的枯石伫立在那里。

灵药科的指导老师,也是陈唐的导师苏永安稍稍出言解释了一下。

“这小子,去过库,想来有着不错的收获。”

虽然那是谎言,可苏永安也不介意帮陈唐打个掩护。

不少导师纷纷恍然,库三楼卧虎藏龙,尽是些奇特的召唤。

库本身就是一个强大的富有灵性的灵器,亦无法驱使,能获得什么全凭缘分。

当然了,该有的惩罚那是断断不会少的。

库不鼓励学生进入,虽然库不会主动攻击学生,可是里面的书籍毕竟不全是善良之物的化身,修炼也时常伴随着危险。

学生在家里谁不是个宝贝疙瘩,战死在沙场上尚且接受不能,要是折在了库,那会对学校的信誉和声望造成难以估量的打击。

是故,学校一般不让学生进入,当然了,不怕死的学生除外。

蔷薇是战斗之都,也是战斗之校。

学生要敢于违背规则来获取利益,但同时也要承担逾越规矩带来的后果和代价。

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放养”。

野蛮生长起来的个体战斗力绝对优于体制化培养出来的。

而协作作战却稍有不如,学校不过是把两种成长方式杂糅在了一起。

陈唐在万千目光当中悄悄退场,虽然有些令人瞩目,不过他也收获到了想要的东西。

陆鸿轩目光放出了耀眼的光芒,整个双眼都变成了腐臭金钱的味道。

“呵呵不错啊学弟,打赢了这一波,你学长我一下子赚大发了”

陆鸿轩迫不及待的浏览着到账的钱。

陈唐看着卡里涌入的八万五千块,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之后的比赛陈唐也不关心了,离开训练场。

学校的选拔赛起码前几轮对他没有什么挑战,真要算困难的还是即将到来的地下斗灵场,一星灵者之间的决战。

甚至陈唐都在考虑要不要暴露自己的三星元素。

若是收益足够,他不介意掀开这张底牌。

今天的比赛让他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舆论造势影响竞猜的走势。

这样他可以额外的获利。

手上的金钱重新恢复到了十万的水平,也是该出动收获一些材料了。

“陆学长,蔷薇城里有没有交易材料的地方?”

陈唐问的当然是私下交易,毕竟学分也不是那么充裕。

陆鸿轩秒懂了陈唐的意思,环顾四周,确定没有人才缓缓开口:“蔷薇城城北,有一个酒馆,名叫黄昏酒馆,酒馆只有在黄昏时刻才会开张,就是太阳落下,阿波罗升起之前的短暂时刻。”

“记得乔装一番莫要让人认出身份,那是一个隐秘的御灵者交易地盘,进去之后,直接找一个潮男,他绰号老头。”

“他问你谁介绍来的,你就说是松露介绍的。”

“呵,若不是你给我炼制灵药,我才不会告诉你呢。”

陆鸿轩将自己知道的东西告诉了陈唐,毕竟陈唐若是能够收获一些材料,也能够让他少费些力气。

他是要经常进出影域的人,自然不可能天天守着御灵者圈子的聚会。

因此会错过不少的材料交易。

陆鸿轩两周的奔波,基本上凑齐了龙鳞皮肤所需的大部分材料,当然了,除了龙属性材料难以获取之外。

目前只收获了龙诞,还需要多多探索影域才是。

陈唐稍稍寒暄之后,便回到了寝室。

下午四点,陈唐乔装打扮,帽子面罩,里面租了个变声器,衣服里塞了写棉花,稍有些臃肿,至少无法从身材上看出自己的特点。

黄昏酒馆坐落于城北,城北地区治安还算不错,至少不会出现城市西南地区的危险人物,事先了解过的陈唐也能够放心的前往。

穿过大半个城市,晃荡的交通线,肉夹馍般的推拉拥挤之后,他终于从车站里挤了出来。

“呼虽说人口在下降,可这蔷薇城大城市人口还真的是多啊。”

拍打了下双肩,整理衣冠,来到了陆鸿轩提到的黄昏酒馆。

现在是下午六点,黄昏临近,到了酒馆开张的时间了。

黄昏酒馆的门口招牌是“小刘理发”,丝毫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陈唐走了进去,看见一个时尚发型的潮男两脚搭在座椅上,悠闲地看着电视。

想来这就是陆鸿轩提到的“老头”了。

见陈唐进门,稍稍提起慵懒的身体,微笑道:“先生是要做头发么?”

陈唐耸了耸肩:“来找老头喝杯酒。”

潮男的笑容凝固了起来,收起了之前的散漫,沉着的问道:“先生,可有介绍人?”

陈唐点点头,打量四周确定无人之后答道:“松露。”

潮男眼神微眨,确定之后,转身向后,抚摸着墙壁的一处凹凸处,轻轻一按。

理发店的大门缓缓关上,而地板传来了机械齿轮的扭动声,掀起、折叠,形成了一个地下入口。

“来酒馆的人,可以选择一个代号,起个名字吧。”潮男开口道。

陈唐不禁陷入了沉思。

身为起名困难症的他,还真的起不出什么好名字。

“双鹰?不,太强太嚣张了永夜?有点故作高深了秃头我还有头发!天煞?有点中二”

思绪蔓延了许久,最后还是简单的说道:“夜空”。

潮男的面色微微一凝,随即淡笑道:“夜空真是让人怀念啊。”

注册登记,缴纳会费。

要不是陆鸿轩信誉保证,陈唐都以为这是某种组织,专门骗取会费了。

5000的会费上交,一个铁制的张开比翼双翅的雄鹰标记躺在他的手心。

下次来,展示标记即可进入酒馆。

潮男还给他了一个黑色面具,用来遮掩身份。

这类聚会,身份是绝对保密的,大家都互相提防着,以防止买卖不成起了其他心思。

潮男也带上了面具,成为了黄昏酒馆的老头,进入了黄昏酒馆。

酒馆的灯光有些昏暗,墙壁上也爬满了各样植被以维持空气的相对新鲜。

地下的空间不小,足有数千平方米,,作为一个聚会的场所绝对充足。

今天酒馆的人数看来不多。

也是,这种隐秘的聚会,向来不会有太多人的。

当然了,每个月月初的大集会则会有不少人,这是“老头”向陈唐解释的事情之一。

月初的集会能参加的尽量参加,连续三个月不参加,酒馆将会认为他已经遭遇了不测,从而剔除掉他的记录和身份。

进入酒馆内部,陈唐来到了属于他的角落静静的等待交易时刻的到来。

一些人先前就在酒馆里,看着来的新成员,打招呼道:“嘿额夜空你好,我是桃子,请多指教。”

对方的善意意图不明,只做最低限度的回应。

“嗯你好。”陈唐淡淡的回答道。

对方似乎没有放弃攀谈的打算,笑道:“会玩扑克么?”

“略懂一点。”

陈唐对于扑克只是小白的程度,可以靠运气赢那么一两次,至于什么技术的那都是浮云。

桃子摊开一摞牌,抽出红黑r。

微微抬头,示意让陈唐来抽。

陈唐序列之眼张开,发现牌身充满了灵性,当然灵性的强弱不同。

最强的两张牌露出了较为夺目的光圈。

陈唐一抽,拿起一看。

对。

红心和黑桃。

桃子面色有些不太好看,也随即抽了两张。

而后拿出五张牌,慢慢掀开。

五张牌里两张,其他则是3、、。

豹子看来这“桃子”怪不老实的。

陈唐耸耸肩无奈笑道:“运气好,没办法。”

桃子隔着黑色的面具都能透露出疑惑的强烈感情。

他的牌施加了各种充满灵能的材料,按理说只有自己知道的,为何这家伙一抽就是两张呢?

原本诓骗萌新的套路被无情击碎,这让他稍稍退缩。

小插曲之后,黄昏酒馆迎来了今晚的主题。

一个身着燕尾服正装的男士带着黑色的面具走了出来。

微微行礼后,微笑着说道:“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来到黄昏酒馆。”

“今天我们来了一位新的成员,夜空。”

男士正是“老头”。

众人随着老头的朝向看向了陈唐。

陈唐起身微微施礼。

众人也都点头示意。

多一个人,意味着多一条渠道,只要不是什么特殊人士,总是有好处的。

“老头”介绍完之后,拿着一柄小铁锤,轻轻敲击桌面后,开口道:“好啦,开始酒馆的拍卖阶段。”

“今天拍卖的是酒馆猎灵队在影域的收获。”

“石像鬼羽毛,风魔貂的皮毛、玉华枫树的枝叶还有枫果,一名四星影域御灵者的真元,有意者可以开始起拍了。”

没有陈唐想要的东西,陈唐坐在那里静静的看拍卖流程。

一件东西开拍之后,会有人陆续报价,连续三声敲击没人报价之后物品便会成交。

约莫过了两刻钟,拍卖环节结束。

“老头”开口道:“进入自由交易环节。”

陆续开始有人开口询问需要的材料。

陈唐需要的十二种材料有些学校里可以兑换到,所以不急。

龙属性材料恐怕有些难,今天的小聚会不想有人拿得出手的样子。

因此目标瞄准到炎雀鸟的尾羽或者冰霜海狮的牙齿。

陈唐微微起身询问道:“炎雀鸟的尾羽一根,冰霜海狮的牙齿一枚,有人有么?”

两种稍微有点稀有的材料,想来是有人拥有的。

沉默了几息之后,被陈唐用“牌技”赢了的桃子举手道:“我有,尾羽3万,牙齿5万。”

陈唐感到一身肉疼,适才的拍卖环节,类似的珍稀材料并没有这么昂贵。

不过整个聚会只有他拥有的情况下,定价多少他自然占据主动权。

陈唐也不想被当成待宰的羔羊,否则会给酒馆人留下一副随时可以被薅羊毛的不良印象。

“两个加起来,6万块,我就买了。”

两件材料的市价大概在5万,稍稍溢价一些是因为目前聚会当中只有他拥有。

桃子觉得有些亏,毕竟这两件东西他当时受了点伤。

“7万,我付出过不小的代价。”桃子不容置疑的说出了论断。

陈唐重新考量了起来,让他降价估计是不可能了,毕竟听他的语气应该是底线了。

不过可以用一个较为迂回的办法。

“7万可以,不过要附带琉璃砂、赤松果、白桦清露或者地亚龙的龙诞这四种材料任意两种的信息,我预先支付6万块,消息收到了我才会支付尾款,期限是一个月,时间到了没有信息,那就6万块钱了。”

一种材料的消息5千,这个也稍微溢价了一些,不过确是一个折中的建议。

而陈唐说话的时候明显顿了顿,也让桃子明白,这是陈唐的底线。

“桃子”微微颔首,算是勉强同意了。

“由老头,来做见证。”

桃子将两种材料交到了“老头”的手上。

这种非正式的隐秘聚会实际上需要不小的公信力才可以举办,因此陈唐也不用担心会上当受骗的危险。

毕竟现在信息发达了,如果真被骗了,大不了鱼死网破,一波举报全都得遭殃。

“老头”仔细观摩之后,确认的说道:“是两种材料,保存完好。”

说罢,拿着玉瓶将炎雀鸟的尾羽和冰霜海狮的牙齿装了起来放到了他的面前。

之后的交易陈唐到没有在再询价。

他刚刚掏了六万,而且很有可能还要再套一万。

赚到的钱如流水般的溜走了。

这让他不得不再度思考起赚钱的办法。

随着交易环节的落幕。

“老头”再次敲击桌面。

“接下来进入自由讨论环节。”

一个身材较为健壮的男子扬起身,笑着说道:“你们听说了么?七星域的城主女儿即将大婚了。”

七星域是影域。

看来这里还会讨论影域相关的信息。

这让陈唐立刻提起了兴趣。

男子的外号叫“海鸥”,看起来是能够进入影域的人。

“海鸥”继续说道:“那位女儿年方十七了,明年年初,估计就成年择选驸马,届时七星域恐怕会有些不安分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