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肉怀孕系列小说

安东尼奥狠狠地摔了一跤,下巴磕在地板上发出“咔”的一声脆响,疼得他差点没晕过去。但他现在没空去管这点小事,只能咬着牙,手脚并用地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接着朝前跑。

餐厅里的骚乱往外蔓延得很快。

囚犯们在数量上毕竟占优势,他们以绝对压倒性的力量撞开了门,安东尼奥和其它的狱警们非但没能成功地把他们给关在餐厅里,反而还遭到了囚犯们的殴打。

安东尼奥这次的运气比起之前那次要好了许多。

犯人们从餐厅里冲出来的时候,跟他站在一起推门的狱警几乎都在第一时间被犯人们抓住,并且打翻在地。只有他一个人逃掉了,但却并没有因此而变得安全。因为就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罗维诺和另外几名囚犯正对着他紧追不舍。

罗维诺的手里拿着一把从厨房里找出来的尖刀,一边追一边大声地喘着粗气。只要一想到他终于有机会把那个总是折腾他的番茄混蛋给弄死了,他就兴奋得眼睛发直,并且双眼放光!

抓住那个番茄混蛋之后应该把他怎么办呢?

一刀捅死他吗?

不不……一刀捅死他什么的也太便宜他了!

那就捅个半死好了!然后……然后……

罗维诺诡异地笑了起来,猛地向前伸出手,从后面一把拽住了安东尼奥的衣领。与其说是他把安东尼奥往后拉进了自己的怀里,不如说是他整个人像八爪鱼一样主动缠了上去。

“滚……滚开!”安东尼奥想都没想就开始挣扎,所以罗维诺也想都没想就往他的大腿上捅了一刀。

“啊——”突如其来的剧痛让安东尼奥忍不住惨叫了一声,受伤的那条腿瞬间失去了支撑身体的能力,腿弯一软,狠狠地向前扑倒在了地上。

囚犯们一脸怪笑地把趴在地上的安东尼奥围起来拳打脚踢!安东尼奥没法还手,只能用胳膊紧紧地抱着自己头,顺便再把自己的身体卷成一团,尽量减少拳脚对于自己身体的伤害。

安东尼奥这样的举动是完全正确的,但由于那种姿势看上去活像一个虾米,所以看得罗维诺心花怒放。他的心情本来就兴奋,这一高兴就有点绷不住脑子里的那根弦了,举起手里的刀又给安东尼奥完好的另一条腿上来了一下!

***********************安东尼奥遭难的分割线********************

随着时间的推移,由t区和餐厅这两个地方几乎同时发起的骚乱正在朝监狱的其它区域迅速蔓延。为了阻止这一趋势,某个眼明手快的狱警关闭了他能关闭的那扇铁门,并且拉响了警报。

“这是出什么事儿了?”听到警报声的时候路德维希正在一间病房里给一个发着高烧的家伙打吊瓶。

那是一间大病房,除了那个发热的家伙之外,还有其它五个受了点轻伤的家伙也躺在这间病房的病床上。他们和路德维希一样,在听到这突如其来的警报声之后,猛地愣了一下,但很快他们就意识到这到底代表着什么,脸上不约而同地露出了一抹怪异的笑,并且同时把目光投向了路德维希。

路德维希立刻就从这些囚犯看向他的眼神里察觉到了危险。他不等对方从病床上跳起来,就立刻果断地逃出了这间病房,三两步就冲进走廊对面的一间治疗室,关上门,把自己反锁在了里面。而那些囚犯则像是被某种病毒感染了似的,几乎立刻是跟在他的身后,一脸兴奋地怪叫着从病床上跳起来,一窝蜂地朝治疗室扑去。

“医生……医生……身为一个医生,你怎么能把治疗到一半的病人就这么丢在外面,自己一个人躲到治疗室里面去呢?喂喂,这很没有职业道德啊……”

门外的人说话很不客气,动作更不客气!

最开始还会用手指头装模作样的敲门,没一会儿就改用拳头使劲地砸门了。

路德维希紧紧地把背靠在房门上。他瞪大了眼睛,一动不动地注视着门上那个圆形的门把手,看着它不停地被人从外面左右转动着,刚才稍微放下的心便又重新提了起来。

“不能让他们进来……绝对不能让他们进来!”路德维希很清楚,别看那帮家伙在一分钟之前还腆着笑脸尽力地讨好他,可是现在,一旦被他们破门而入,路德维希相信这帮人会毫不犹豫地拿起手术刀,用极不专业的手法把他全身的皮都给扒了!所以路德维希想都没想便伸手拉过墙边的一张办公桌,把它弄过来抵在门后面。然后他又觉得一张办公桌还不够,便又推了一张沙发过来,把它抵在办公桌的后面。

在外面砸门的人越来越多,声音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杂,路德维希甚至听到了某种硬物砸在门上的声音。

“咚……咚……咚……咚……”他想那也许是一张椅子,还是带着金属支架的那种。

路德维希不太确定外面那帮家伙是不是真的能砸烂这道门,所以在恐惧的驱使下,他下意识地微微弯下腰,身体前倾、伸出双手,用力地按在沙发的靠背上,似乎这样就能把那帮残忍嗜血的人渣给永远地挡在外面……好吧,只挡到上面派人来镇压也不错啊。

正在胡思乱想的路德维希突然感到自己的后脖子上传来一阵刺痛!像是有什么极其尖锐的物体扎进了他的血管里。而他的生命则随着那一阵刺痛迅速的流失。

“下次找地方躲起来之前,你应该先看看那里是否还有别的人在!”

路德维希在临死前用尽全身的力气转了转头,冰蓝色的眼珠随着他的动作移到了眼角,这让他在断气之前看清了那个用针筒要了他命的凶手到底长了副什么模样。

费里西亚诺收起了他那平时副楚楚可怜的嘴脸,倒竖着眉毛,嘴唇用力地抿成了一条线,翘起一边的唇角笑得极其开心,这让他那张软萌的娃娃脸看上去有一种孩童般纯粹的残忍。

费里西亚诺在路德维希躲进这间屋子之前就已经在这儿了。

路德维希很“喜欢”他,为了能够随时随地地在他身上宣泄自己的**,路德维希让他在这儿当了个护工,平时主要做一些打扫卫生之类的工作。

在警报响起之前,费里西亚诺正在给墙角那个垃圾桶换上新的垃圾袋。一支用过的塑胶针管从旧的垃圾袋里掉了出来,里面除了残留着一些黄褐色的液体之外,竟然连用过的针头都没有拔下来,实在是太粗心大意了,万一扎到人这可怎么办?

就在费里西亚诺打算把针头拔下来的时候,警报声突然响了起来。然后路德维希就像疯了似的冲进了这间治疗室,他的身后紧紧地跟着几个一脸兴奋、大声怪笑的犯人,看上去像是在追他。

由于费里西亚诺一直站在墙角缘故,心情紧张的路德维希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这才让费里西亚诺找到了下手的机会。

是啊……一个可以毒杀自己全家的人,又怎么会真的和他那副软萌可欺的长相一样,是个只知道逆来顺受的人呢?

路德维希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很快就断了气。费里西亚诺推开路德维希用来堵门的沙发和办公桌,把房门打开走了出去。

“好了,别围在这儿了,这个家伙已经死了。”费里西亚诺指了指路德维希的尸体,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情况下,得意地扬起了头:“如果你们谁想留下来鞭尸就请便吧,可我觉得我们应该趁机到别的地方再找点别的乐子!”

...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