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情的邻居2019

这个时候我也是正在奇怪呢,这只厉鬼也就这么一瞬间的功夫就把珊珊带走了,我根本还来不及作出反应,就已经不见了这只鬼的鬼影,现在丁丁和汉子过来,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们。

说说这话,刚才那只厉鬼出现的时候我都有些感觉有些诡异,不知道这只厉鬼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让我和珊珊就像是根本不在两个世界一样,山上也听不到我的叫喊声,可是我却能够听得到山上的哭喊声,这实在是让我感觉到非常的奇怪。我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子的情况,不知道算算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这珊珊到底是经历了什么呢?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只厉鬼竟然能够做出这种情况,竟然能够让我和珊珊根本没有办法接触,也根本没办法沟通,如果能够和珊珊沟通的话,那倒是没什么问题,因为只要能够听到姗姗的声音,姗姗也能够听到我的声音的话,那珊珊一定会告诉我。他说遇到的情况,那我也可以对这只厉鬼现在的情况更加的了解了。

可是实在是搞不懂为什么珊珊根本听不到我说话也不知道这只厉鬼到底对他做了什么,要这山上一点都听不到,我说话那不是这只厉鬼,这样子做的话我现在肯定已经认出珊珊在什么地方了,而且我相信珊珊也一定非常的想要告诉我什么东西,但是珊珊肯定是因为被这只绿鬼用什么办法控制住了,所以珊珊就算是想要告诉我什么也说不出来。

不过我感觉珊珊看电视很想要告诉我他现在所在的具体位置或者是他经历了什么的,甚至他可能知道这只厉鬼的一些情况,他肯定知道这只厉鬼有什么秘密的线索,如果不是因为珊珊知道这只厉鬼的情况的话,也不会被这厉鬼抓走了。

但是现在做什么都没有用了,说什么也没有用,因为现在身上已经被这只厉鬼带走了,我现在连这只鬼的鬼影都不知道在哪里,在这里鬼就这么一下子就消失了,让我根本来不及去追她,也根本不知道他往哪个方向走的。

这让我感到十分的诡异,难道刚才这只厉鬼根本不是直接出现在我的面前,而是他有什么分身术还是怎么的吗?不知道为什么这只厉鬼用的是什么办法。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跟汉子和叮叮说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刚才明明是那只厉鬼已经出现了,而且我还听到珊珊在哭泣,但是我却没有办法,就珊珊也没有办法把这只厉鬼抓住。”

说实在话,我现在都感觉到有些自责了,因为刚才明明那只厉鬼已经出现了,可是我却没有把它抓住,甚至我根本没有跟这只厉鬼动手,就让这只厉鬼这么走了,本来要找这只厉鬼就非常的困难,现在这绿鬼就这么在我的眼皮底下走了,这等于是我放走了这只厉鬼,也让我错失了救珊珊的一次最重要的机会。

如果身上真的出了什么事的话,我肯定会非常的内疚,非常的自责的,因为这是一次非常好的机会,可是就这么让我浪费掉了,如果,刚才我能够及时的抓住这只厉鬼的话,那说不定现在汉子和叮叮赶过来,我们联手已经可以把这只厉鬼给解决掉了。

可是我到现在都还没有想明白,这只厉鬼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刚才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又是怎么离开的,山上为什么会一直听不到我的声音,我实在是搞不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汉子和丁丁他们解释了,如果刚才我能够及时抓住那只厉鬼的话,就剩我一个人不是那只厉鬼的对手,但是至少可以拖延时间,把他拖住,等到现在汉子和丁丁赶过来的时候,我们就绝对有把握把那只厉鬼给解决掉的。

汉子轻轻地摇了摇头,无奈的安慰我说道:“没事的,就算是你刚才想要动手,恐怕也根本抓不到那只厉鬼的,因为那只厉鬼刚才根本就不是直接出现在你的面前,他只不过是用了鬼打墙的鬼术,在他的鬼打墙里面,你根本不可能抓得到他,也不可能救得到珊珊。”

鬼打墙?这,这个我怎么没有想到呢?鬼打墙的样子我是知道的,但是我知道的鬼打墙并不是像刚才的那个情况,刚才我所处的那个环境根本就不像是鬼打墙啊。

因为我根本没有在一个地方转着走,我也根本没有被困在一个地方,一直走不出去,这怎么可能是鬼打墙呢?只要跟我知道的的鬼打墙完全不一样啊,也不知道汉子是怎么想的,怎么会觉得我刚才遇到的是鬼打墙呢?

这时丁丁也过来安慰我,拍了拍我的肩膀,淡淡的笑着说道:“是啊,你就别在内疚了,这个其实跟你没什么关系,因为你刚才只是自己一个人在这里,那只鬼才敢出现的,他肯定是知道你一个人在这里,不会是他的对手,所以他才敢出来,要是刚才我们都在这里的话,他肯定就不敢出来了,而且你一个人在这里的话,他有很多办法可以对付你,你肯定是防不胜防的。”

我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好了,因为现在对我来说,珊珊没有救出来确实是跟我有关,毕竟刚才我明明能够听到珊珊的喊叫声,所以对我来说刚才没有把珊珊救出来,我是有非常大的责任的。

虽然现在汉子和丁丁都曾安慰我,觉得这个跟我没什么关系,但是我觉得这绝对和我有关,如果刚才我能够尽量的拖住那只厉鬼,这话现在在这厉鬼也就不可能已经跑掉了的。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毕竟现在那只鬼都已经走了,我又根本没有办法在知道那只鬼去了哪里,我无奈的跟汉子说道:“汉子,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刚才那只鬼确实是出现了的,不管它是鬼打墙还是怎么的,反正我刚才已经跟他说过话了,而且珊珊还在他的手上,我们必须尽快的找到他,要不然的话珊珊肯定会有危险。”

我现在最着急的还是姗姗,因为从珊珊刚才的哭喊声来看,珊珊现在感觉是非常危险的,而且身上现在也是非常无助的,如果不尽快的找到这只厉鬼把珊珊救出来的话,我担心珊珊真的会出什么事情。

汉子点了点头说道:“没事的,放心吧,只要他出不了这个鬼,我们就绝对有办法把他找出来,而且他刚才已经出现了,说明他根本就走不远,他一定还在这周围,只不过是他隐藏住了而已。”

汉子说的这个倒是没错,我也感觉得到这只厉鬼一定就在这周围,因为我能够感觉得到这周围的阴气很重,说明那只厉鬼并没有走远,他一定还在这周围的某一个地方,只不过是隐藏的很深而已。

刚才我没有找到这只厉鬼,那还说得过去,不过现在汉子和丁丁也过来了,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把这只厉鬼给找出来的,毕竟现在我们全部都在这里,要找这只厉鬼,我相信还是可以找得出来的,我就不信这只厉鬼还能够在我们的眼皮底下跑掉。

我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也觉得这只厉鬼就在这周围的某一个地方,只不过他现在找了一个位置,非常适合他隐藏的地方,所以我们暂时还是很难看得见他。”

就在我话刚落音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了珊珊的呼叫声,我耳边清楚的听到了珊珊呼叫我的名字,我立马循声望去,发现就在那珊珊的声音传过来的方向有个黑影闪过。

我二话没说,立马快速的向那道黑影追了上去,还好我反应的够快。这道黑影刚刚想从那个走廊跑出去,就被我用手里的五帝钱剑一剑向他的后背劈了过去。

“啊!”的一声惨叫,这个黑影的后背被我直接用我的五帝钱剑在他的后背心脏的位置直接就扎了进去,随着一声闷响,这只厉鬼直接就向前面扑了下去,倒在地上,在地上连续的翻滚着看着他那样子非常的痛苦,不一会儿地上已经是流了一大滩的黑血了。

我拿着手里的五帝钱剑架这支厉鬼的脖子上,厉声的问道:“快说!你把珊珊带到哪里去了,我说的话我让你灰飞烟灭!”

这只厉鬼转过头来诡异的看着我,一脸的冷笑,那狰狞的样子看起来十分的吓人,但是我现在对这只厉鬼却一点恐惧也没有,因为他现在已经是等着灰飞烟灭得了,因为他已经被我的五帝钱剑给劈中了。

正在我等着这只厉鬼开口的时候,丁丁和汉子赶了过来,还没等汉子开口,这只厉鬼就一下子整个身子瘫软了下去,直接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汉子看了看这地上的这是厉鬼,缓缓的摇了摇头说:“别看了,他已经挂了,还是尽快的去找珊珊吧。”

我看了看这只厉鬼,他躺在地上的地方黑血已经是流了满满的一地,其实这只厉鬼现在已经是奄奄一息了,根本不可能有活过来的可能。

可是珊珊到底哪里去了呢?接着我们就分开一起去寻找珊珊,还没等我们开始去找珊珊,我就听到了珊珊的声音,发现她就在其中的一个房间里面。

找到了珊珊,我们大家都松了口气,关之琳和黄小超也赶过来了,现在我们大家终于又平安的在一起了,汉子看到我们终于安全了,就对我说道:“好了,现在你们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事了,不过你们要记住以后,可千万不要再随便的搞什么鬼屋直播之类的了,招惹了那些鬼东西,可不是那么好摆脱的。”

汉子说完之后,便和叮叮一起消失了,我们几个只好回到学校,继续我们的学校生涯,学校里面没有了这些恶鬼的骚扰,也变得恢复了正常。

,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