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洁美妇沦陷

洛少天眼放精光,“当然是美男计咯!咱们站在这里的,哪个不是貌比潘安?还怕搞不定那般庸俗之辈?”

“……”

“来了来了……”

“哇!!今儿的新郎好帅啊!!!”

“我看看,我看看……”

“我瞧一眼!!”

“……”

所有的女孩,都在门口推着挤着,对屋外那堆美男们是各个赞不绝口。紫o阁 ioge

坐在床头上。韩雨芯笑得合不拢嘴。

倏尔,就听得外头凌宇耀那磁性的嗓音响起了起来,“雨芯!!我来接你了!!!”

“雨芯,先不要急着出声。”

韩雨芯才想答话,就听得徐菊喊了一声。

好吧!!韩雨芯笑而不语。

“雨芯,听到的话你就答我一声!”

“凌先生!!!”

雪莉清咳了一下嗓,才一本正经的喊他,“您的妻现在正在里面耐心的等候着检阅您的诚意呢?您就这么敷衍的喊几声,想要有回音,怕是很难啊!”

雪莉一句话,一下外头就热闹了。

“什么意思啊?”秦寒闷头闷脑的问。

“笨蛋!!意思就是怨咱们宇耀没诚意!得喊点肉麻的东西!!”洛少天笑道。

“喊什么?”凌宇耀狐疑的看向洛少天。

“当然是‘我爱你’这一类的了!女人嘛。都喜欢这种肤浅的东西!!!”

“……”凌宇耀囧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不然呢??”洛少天无语了,“喊吧喊吧!不然老婆都娶不到了!”

“凌先生。你们到底商量好了没?我们新娘可等得很是不耐烦了!!”雪莉催促着。

“好了好了……”洛少天大声应道。

天知道,他多想见见身边这个男人喊‘我爱你’时那副吃瘪的模样。

要知道,这种肉麻的东西,对于身边这个男人来说,简直比要了他的命才残忍!

“快快快……”

洛少天催促道。

李威廉则是用一种怜悯的眼神望着自己的兄弟凌宇耀。

凌宇耀清咳了一下,酝酿了一会感情,忽而大声道,“雨芯!!我爱你……”

没有一丝窘迫,亦没有那种为了完成任务才大喊的感觉,有的,只是那最真挚的情感。

“雨芯,你在里面一定能听到我说的话。对不对?”

凌宇耀说话间,就倏尔,单膝下地,跪了下来,手里还捧着那束娇艳欲滴的玫瑰。

这一动作,让所有的人都惊住了!

这……真的是从前那个别扭得闷骚男凌宇耀童鞋吗?

而里面,女孩儿们更是骚动了……

“哇!!!雨芯姐。姐夫跪下来了!!”

“是啊是啊!!好浪漫哦,单膝跪地呢!!”

韩雨芯一听,忙掀起裙摆,往门口奔去。

“雨芯,你慢点……”雪莉忙扶住她。

所有的人,都主动替韩雨芯让出一个位置来。

韩雨芯透过可视电话,清晰的看见门外,自己的丈夫,那么虔诚的跪在地上。手举玫瑰。

“雨芯……”

“我在!!”

韩雨芯点头,应着他。

满心的感动!!

“宝贝,很幸运这辈能遇见你!!如果不是你,或许那个叫凌宇耀的男人到如今还依旧不懂得什么是爱,如果不是你,或许他还依旧只是个不懂事的孩……因为你出现,才让那个叫凌宇耀的孩懂得了什么叫爱,什么叫付出,什么叫责任,还有承担!!雨芯,谢谢你!!谢谢你给予我的爱,以及对我的付出!!日后,请换我来,爱你,疼你,宠你……一辈!!!韩雨芯,我爱你!!!凌宇耀爱你,一辈!!!谢谢你,嫁给我!!!”

“……”

一段话……

红了韩雨芯的眼眶,却也在场所有的人,震惊,感动,以及羡慕……

“啪啪啪——”

掌声如雷鸣一般响起。

里里外外,热闹非凡。

韩雨芯含泪,幸福的笑着,隔着门板,轻喊道,“老公,我也爱你……”

“哎呦!!我骨头都要酥了……”

门内,雪莉取笑道。

门外……

“天啊!!!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洛少天和李威廉两个人不停的哆嗦着。

这男人,哪里还是他们那个闷骚,不喜言语,不爱表达的凌宇耀啊?!这简直就是个泡妞专家了!!

门外,凌宇耀带领着大家一路过关斩将,半个小时下来,也总算是把里面那群小伴娘们用红包给收买了下来。

门,打开,众人皆默契的替两个新人让开一条主道。

凌宇耀手捧玫瑰,站在正门口,眼眸深邃,定定的凝视着红色床头上,那一抹素白如仙的身影……

他的妻,韩雨芯!!

他一步一步,缓缓朝她走了过去,站定在她正对面的地方,绅士的单膝跪下。

“雨芯,嫁给我!!”

他将鲜花,捧向她,“还有,我爱你!!!”

外面的爱语,他毫不避讳的再重新重复一遍。

韩雨芯捂着脸,点头如捣蒜,“我愿意……我愿意……”

教堂,被神圣的结婚进行曲缭绕着……

一双新人,手挽着手,一同踩过圣洁的红地毯,一步一步,朝庄严的牧师走去。

身旁,响起所有人自的掌声。

亲戚朋友,皆肃穆而立……幸福……笼罩着整个教堂,敲击着,他们每一颗,圣洁而真挚的心灵。

“凌宇耀先生,请问您是否愿意娶韩雨芯小姐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她同住,在神的面前与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者是健康、富有或者是贫穷,始终忠于她,直到生命的尽头?”

神父庄严的问话声响彻整个教堂。

“我愿意!!”

静默的教堂内,响起凌宇耀那真挚的回答,坚定,刚毅。

拉着她的手,紧了又紧。

十指紧握,就是……一辈!!!

“韩雨芯小姐,请问您是否愿意嫁给凌宇耀先生为妻,按照……”

“我愿意!!”

牧师的话,还未来得及回答,韩雨芯那铿锵有力的答案,已然脱口而出。

她笑着,那么温婉,“是的!我愿意!!这一辈,不论疾病或是健康,富有还是贫穷,我韩雨芯都始终忠于我的丈夫,凌宇耀先生!直到……生命的尽头……”

她静静地凝望着他,眼神纯粹,真挚动情。

手,握着他的手……

与偕老,白齐眉!!

“雨芯,谢谢你……”

谢谢她的不离不弃……

也谢谢她给予自己的那份最慷慨的爱!!

还谢谢她,适时的闯进他的生命里来!!

更要谢谢她,给自己的爱里,增添了两个小生命!!!

凌宇耀绅士的掀开韩雨芯的白色头纱,一低头,深深地吻住了他的新婚妻……

这一辈,因为有她,而变得,丰富多彩!!!

“我代表圣经的名义,宣布凌宇耀先生与韩雨芯小姐正式结为夫妻!”

牧师庄重的一声宣布,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韩雨芯站在下面,不停的抹眼泪。

今日充当花童的伊伊拿着花篮,兴奋的不停洒着花瓣,“爹地妈咪,新婚快乐!!”

南黎川站在众人的最后排,静静地看着那一抹漂亮的白色身影……

唇间的笑意,越来越深……

漆黑的眸,越渐深邃。

终于,他转身,出了教堂……

雨芯,你一定要,幸福!!

“南黎川,南黎川……流血了……”

那时候的韩雨芯,刚满十三,刚认识他,一个年头。

“什么流血了?哪里流血了?我看看,我看看……”南黎川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可却偏偏没见到她身上有任何受伤的痕迹。

“那里流血了!!”小韩雨芯可急的都快要哭了。

南黎川一愣一愣的看着她,隔了好久,才猛然间了然了过来,“雨芯,你……是不是来大姨妈了?”

他红着脸,问她。

可那会的小韩雨芯童鞋熟得很晚,对于来大姨妈这种东西,她压根不懂,只傻傻的急得掉眼泪,“南黎川,我会不会死啊?”

“瞎说!!雨芯,你先去女厕所门口等我,我马上回来!不要害怕哦!!”

男人嘛,有些东西总是比女人懂得要早些。

那一年,南黎川十四岁,一听得这个女孩来大姨妈了,就傻傻的一头砸进了学校的小卖部里。

他即使再懂,但毕竟也是个新手,面对货架上那琳琅满目的卫生棉,他的头都大了,最后不管三七二十一,每一种都买了一包后,不顾小卖部里其他同学那异样的眼光就往女洗手间冲去。

“给……”

他把每个口袋里的卫生棉递给她,“不会用就看包装袋上的说明书。”

“好……”

稚嫩的她,挂着眼泪的模样,已然在他的心中根深蒂固,难以磨灭,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他却依旧记得很清楚……

那一年,她十三岁,他十四岁。

从她初潮的第一天开始……

他们之间就相识了!!

所以,他是看着她一点点长大的!!

而如今,她已然成为了别的男人的妻……

南黎川淡淡一笑,时间果然匆匆,不过一晃眼,大家都找到了各自的幸福……

而他呢?

他的幸福,是不是,已经在路上了?!

“新娘丢捧花了!!”

韩雨芯站在教堂门口,身后的广场上,挤满了各色单身男女。

众人都推推挤挤的,都只想要拔得头筹。

“雨芯,这边……”

“雨芯姐,往我这边扔,明年我一定要把自己嫁出去!!”

“雨芯姐,给我给我!!明年我要娶个漂亮的小媳妇!!”

耳边传来他们兴奋的高喊声,韩雨芯忍不住笑出声来。

回头,看一眼拥挤的人群……

却在一眼间别到了侧旁倚在树下的那道安静的白色身影。

南黎川一如王一般,绅士的斜倚在树干上,魅惑的眯着温润的眸,笑看着这边的她。

金色的碎光,星星点点的洒落在他深邃的眼眸里,如若缀着繁星般,耀眼夺目。

韩雨芯迎上他的笑容,唇角的笑意愈璀璨。

转身过去,预备抛捧花。

“南黎川,你一定要……幸福……”

韩雨芯手捧鲜花,闭着眼,虔诚的低喃一声……

手,扬起……

鲜花抛出,闪现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却偏离了所有人以为的轨道,直往南黎川所在的位置飞了过去……

“砰——”

一道轻响,鲜花稳稳的,直接坠入南黎川的怀里,不偏不倚,不弹不跳。

“哇!”

所有的人一声惊叫,继而就听得有人抗议,“雨芯姐偏心!!”

韩雨芯才不搭理他们,站在人群最重要,手做喇叭状,朝斜对面还有些怔忡中的南黎川大喊一声,“南黎川,你一定要幸福!!听到没有?你一定要幸福啊!”

这样美好的男人,老天又怎会舍得不给他想要的幸福呢?!

南黎川温润的笑开,露出一排洁白的皓齿,“我会幸福的!雨芯,谢谢你!!”

她的祝福,每一分,他都收到了!!!

夜里,十一点时分——

海滩边。

星空闪烁,月色撩人,微风拂面,道不出的舒爽与怡人。

椅背放下,车顶掀开,美妙的音乐缓缓的至cd盒中流泻而出……

两个人静静地躺在座椅上,瞠目,看着美不胜收的夜空。

“好美啊……”

韩雨芯忍不住出一声惊叹。

“是啊!好美……”

凌宇耀侧头,看着妻那姣好的面颊,以及那隆起的小腹,他忍不住感叹出声。

韩雨芯偏头看他,娇嗔道,“我说的是星星啦!!”

“可我说的是你……”

凌宇耀含情脉脉的看着她,手覆上她隆起的小腹,轻轻摩挲着。

“那个……”

他俊逸的面庞,凑近她的脸颊,唇瓣不停的在她的红唇之上暧昧的厮磨着,“医生说,三个月胎儿稳定了,咱们就可以那个那个了……”

“恩……”韩雨芯红着脸,点头。

她知道,最近一定把自己的老公给憋坏了。

可是……

“老公,这也不能怪我呀!伊伊每天得我抱着她才能睡着!”

凌宇耀怨念的抚了抚她隆起的小覆,“以后等咱们小太出生后就让她抱着小太睡。”

恩!这倒是个不错的提议!!

“哎,老婆,趁得电灯泡现在不在,我们是不是该做点比较有意义的事儿呀?”

囧!说自己女儿是电灯泡的,怕是只有凌宇耀这个怪咔了吧?

看着老公那炽热的眼眸,韩雨芯自是明白他话里的深刻含义。

“可这是外面……”韩雨芯羞得脸颊涨红。

“没关系!密封条件做得好!”凌宇耀说话间,就已经遥控着将车顶合了起来,窗帘神马的统统拉上。

“可是我……”韩雨芯多少还有些害羞,然而,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凌宇耀一手给抱了起来。

“啊……”

韩雨芯惊慌的尖叫一声。

“嘘……”凌宇耀笑着,手指抵住她的唇瓣,安抚道,“别害怕,把自己交给我!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爱护我的宝贝的……”

他说着,低头,轻轻的,满是疼惜的就在韩雨芯隆起的小腹上,啄了一个吻。

而大手,却早已不安分的朝她袭去……

两个人,似因为很久没有欢爱的缘故,才一触碰,整个人就如同被对方点燃了一般,难以自控!!

韩雨芯羞涩的不敢去多看他一眼,“宇耀,这样……不好……”

好害羞,好刺激哦!!

凌宇耀倾身,一次又一次的要着她……

动作,很轻,却丝毫亦不逊色。

“叮铃叮铃叮铃铃……”

就在两个人进行中的时候,倏尔,凌宇耀搁在车台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但,好像没有人要理会的意思。

直到大战结束之后,倏尔,手机铃音蓦地停了下来。

暧昧的喘息声顺着手机传了出去……

但,车内的两个人,却还完全不自知,直到,那头响起某人抗议的咆哮声。

“凌宇耀,你这只禽——兽!!!”

竟然是洛少天。

两个人蓦地一僵,韩雨芯面色涨红。

天!!!手机竟然不知什么时候被他们接通了!肯定是刚刚太专注了,被哪里碰到了还不自知。

“你不知道你老婆现在怀有身孕不能圈圈叉叉吗?”

“……”

凌宇耀森森的觉得这货一定是因为自己那里不太行,再加上各种对于他强悍能力的羡慕嫉妒恨,所以才恶意阻碍他们这种幸福欢爱的事!

“老婆,我们不要理这疯……”

凌宇耀说着,就要挂断电话去。

“凌宇耀!!你别以为三个月胎儿稳定了,你就可以肆意妄为了!你老婆现在可是高龄产妇,随时要小心胎儿的动向……”

“你才是高龄产妇呢!!你全家都是高龄产妇!!”

还不等那头洛少天把话说完,这边,凌宇耀狂吼了过去,“啪”一声,直接将电话摔到某个不知名的角落里去了。

这会,韩雨芯就忧伤了。

“老公,他刚刚说我是高龄产妇?”

“没事!老婆,那是他没文化加脑残!高龄产妇是指三十五岁之后的受孕女人哈!”

这个混蛋洛少天,坏他好事不说,竟然还敢打击他老婆,改日见着,非得好好教训他小一顿不可。

一场小插曲将韩雨芯和凌宇耀的兴致全部打破,两个人瘫软在座椅上,怨念十足。

而凌宇耀,在心里至少不下百遍的将洛少天骂了个遍。

*

“呱——”

产房内,一道稚嫩的哭声响起,预示着一位强壮的小太呱呱落地。

“生了,生了!!!”

苏夕染握紧了雪莉的双手,激动地差点热泪盈眶。

而一旁,何菲芳也不着痕迹的长舒了口气,他们家的宝贝孙总算是平安落地了。

坐在一边的凌老太,一贯难得有过多表情的她,此刻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拐杖,在手边,柱了柱,似在表达着她此刻激动地心情。

而里面……

婴儿稚嫩的声音响绝于耳,明明是该很噪杂的,然而,听进韩雨芯耳中,却是那般的悦耳动听。

“老公……”

因为刚刚生孩太过费力,以至于现在的韩雨芯连说起话来都有些嘘。

生这胎其实还真是要了她的命,足足疼了二十个小时,才终于是把这小太给折腾出来了。

“老婆,我在。”

凌宇耀赶忙握住自己老婆的手,“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身很疼?”

“不是,都不是!”韩雨芯摇头,“让我看看我们的孩……”

“好……”

护士小姐抱着还没来得及裹东西的小家伙放在韩雨芯面前来。

那一刻,看着小生命那稚嫩的样,生嫩的肌肤,可爱的轮廓线条,粉粉的模样,韩雨芯一下就红了眼眶去。

大概,这就是母爱的伟大吧。

“老婆,怎么看着看着就哭了。”

凌宇耀忙去替她擦眼泪,“傻瓜!”

“我就是有些激动。”韩雨芯忙窘窘的替自己拭泪,“怀个孩,多不容易啊……”

“是!是是!辛苦你了……”

凌宇耀在她的手背上吻了又吻。

“小太好像长得更像你呢!”韩雨芯又瞄了一眼医生怀中的小家伙,才道。

“恩!儿一般都像爹!以后就是个缩小版!”

凌宇耀笑得灿烂似阳光。

望着自己儿的那双眸,柔得仿佛能溢出水来。

*

甲板上,韩雨芯一袭性感的比基尼躺在躺椅上,而凌宇耀只穿着一条沙滩裤坐在一旁替她按摩。

“怎么样?舒服些了没?”

“恩……好像没那么疼了!”韩雨芯闷声点头。

海风拂过,吹在他们的脸上,说不出的舒适。

凌宇耀笑着,在她的身旁躺了下来,伸手,将她白皙的娇身紧紧拥入怀中。

甲板的另一头……

桌前,坐着两个小可爱!

一个帅气妖孽的小太,一个粉瓷如洋娃娃般的小公主。

韩雨芯和凌宇耀看着自己心爱的小公主和小太,互视一眼,眼里写满了温情脉脉。

天底下,还有比他们家更幸福的一家人吗?

韩雨芯歪在凌宇耀怀里,娇嗔道,“老公,这一辈,咱可真没枉活。”

“一辈还不够,咱们还有下辈,下下辈,下下下……”

“老公,我爱你!”韩雨芯说完,再一次的,紧紧地封住了他的唇……

手也没有闲着,在他身上各处游走……

“韩雨芯,你这个妖精……”

凌宇耀忍着欲火,假意的斥她,然下一瞬,却强势的一翻身将她压于身下。

薄唇一勾,魅笑,“但,我就是爱惨了这样的你!!”

“呵呵呵……”

银铃般的笑声,至甲板上传出来,继而,暧昧的娇吟声此起彼伏……

伊伊忙捂住了自己弟弟的耳朵。

这奏乐,咳咳咳咳!少儿不宜!!

“姐姐,爹地妈咪在做什么?”小太眨着一双天真无邪的眼睛,仰头问着自己的姐姐。宏长圣血。

“呃……”

小伊伊一本正经的思索了一下,继而才认真作答,“爹地妈咪在帮我们造小娃娃!”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