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风流教师

楚心里郁闷到极致,完全把碗里的清粥当成纳兰奕,吃得张牙舞爪,恶狠狠的。

纳兰奕嘴角带笑,溺爱的看着她。半响后,竹四娘实在忍不住了,再次轻笑出声。

“都没有了,你在吃什么?”

她走上前两步,将楚的碗端起来,盛了一勺粥。

楚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碗,只觉得一个头痛得两个大。

用完早膳后,纳兰奕进宫探望青峰。

楚留在房内,再次将羊皮卷拿出来细细研究。

一个时辰后,楚闷闷的吐了口气。

这些日子,使用了不少民间的偏方,在这羊皮卷就是一如往初,没有半点玄机可参破。

楚疲惫的揉了揉脑仁,一丝异样的念头爬上心尖。

倏地,内心微微一动。

她一直没有往现代化学反应上面考虑,既然这个时代的偏方不管用,为何不尝试尝试现代的方法呢?

在这个时代待得太久,她越发投入,居然渐渐已经忘了自己是二十一世纪的人。

楚猛然起身,神色严肃,“四娘,你立刻去点一盏油灯,快。”

竹四娘不明所以,但见楚一本正经,刻不容缓的去点了一盏油灯。

楚深吸口气,她将羊皮卷小心翼翼的靠近灯火苗,来回移动。

在现代化学里,如果用柠檬汁或者食用醋在纸上写字,干了之后,字迹便会消失。但如果在火上烘烤,那么纸上消失的字迹会渐渐显现出来,成为褐色。

楚屏气凝神,小心翼翼的做着手中的动作。然而,半响后,羊皮卷上依旧没有半点反应。

从楚将羊皮卷放在火上烤时,竹四娘便心惊肉跳,若羊皮卷燃了起来,那唯一的线索都断了。

可她知道,楚不是没有分寸之人,这般做必然有她的道理。

楚眉头微微一蹙,这个方法行不通。

微微抬头,再次说道:“弄点盐过来。”

竹四娘依旧没有多问,片刻便准备好盐水。

楚将羊皮卷平铺在桌上,用柔软的布条沾了少许盐水。

在现代,如用淀粉液,也就是淘米水在纸上写字,干了之后同样没有颜色。但如果沾上碘水,那么所写下的东西便会呈现为蓝色。这是一个化学反应,而盐水里含着碘。

楚希冀的看着沾了盐水的羊皮卷,从没有觉得时间过得如此漫长。

然而,一分一秒缓缓流逝,羊皮卷没有流露出半点异样。

一丝急躁涌上心头,随着青峰的状态越来越差,她的心便越发焦虑。

努力调节着自己的情绪,楚静坐良久,再次冷静的拿起羊皮卷。

羊皮有些破旧,泛着古朴的历史色彩。微凉的指尖轻轻划过,手感极为平整。

她缓缓起身,朝着门外走去。今日天气极好,晴空万里,暖阳高照,金芒万丈。

有些刺眼,她抬手,用着羊皮卷遮住些许阳光。

透过指尖的缝隙,几缕阳光撒漏在羊皮卷上。

楚双眼微微眯着,平整的羊皮卷在阳光的照射下,竟然显现出一些陌生的纹理。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