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交乱系列小说合集

<i lass="bsharebunbx">

<a href="" nusee="ursr('手机阅读')" nuseu="hieursr()">

<fn lr="#ff0000">手机阅读</fn></a></b>

<i i="rail" syle="isibiliy:hien; brer:#e1e1e1 1px sli; paing:3px;">

四年后,印尼巴厘岛。

一碧如洗的天空,清晨的第一束阳光射进窗明几净的房间,微微敞开的一点阳台玻璃窗,清风徐来,吹起雪白的蕾丝窗帘,宽敞的大床上,乱糟糟的还躺着一个头发散乱的女子,整张脸被埋在米白色的被子当中,只留下一只雪白娇嫩的大长腿,霸道的压在床单被子之上。

悠悠的翻了一个身,手臂一挥砸在一旁的枕头上面,有点点意识的摸上两下,空空的?

紧闭着双眼,渐渐的睁开眼睛,迷糊当中还带着点紧张,就在看到大床之上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金晓安蹭的就从床上弹跳了起来,将胡在自己脸上的长头发撩到了脑后,“泽冰……泽冰!”

“醒了?”才刚穿上拖鞋,一身可爱的蝙蝠袖睡衣,金晓安就站在卧室的门口,看到客厅外,千泽冰正在忙碌的身影,原本慌张的心情都消失了。

“你怎么……起那么早?”

“九点了,还早吗?”转了一个身,千泽冰淡淡一抬眼,看着挂在墙壁上的时钟,然后又对着金晓安说着。

摸不着东南西北,金晓安也怀疑的看了一下钟头,不过下一秒,她就将头发又再次遮住了自己还未打理过的脸,太郁闷了,“那个……我先去换衣服。”

洗漱完出来,千泽冰已经将刀叉全部放整齐,就等人入座。

分不清是早餐还是午餐,坐在青色的长方形桌面上,金晓安披着长发,换上了一身有着荷叶边的黑色连衣裙,面前是香喷喷的烤乳猪饭,为之一个礼拜的巴厘岛蜜月已经过去了三天,她很郁闷,为什么这几天一点进展都没有,回去她还怎么跟千时诺交代,一定会被赤。裸。裸的嘲笑死。

“对了泽冰昨天我发现你竟然会冲浪,什么时候学的?”

昨日金晓安倒是实实在在看了一回真人版冲浪,然而带给她这些刺激的视觉感官的,也就是现在坐在她对面的美男子,已经在一起那么多年,知道千泽冰会的东西很多,但是怎么也想不到需要超高技术的冲浪竟也可以玩的那么顺手。

“刚学的,只要能够掌握平衡就可以。”低头吃着饭,千泽冰回答的很敷衍。

“呵呵……是吗?泽冰你真的太厉害了。”就这么三句话草草结束了话题,金晓安有点郁闷,然后默默的低头吃着饭。

心里却另有不满,并且保证下次再也不带着千泽冰玩什么冲浪了,因为昨晚的经历实在让她觉得非常失望……

“泽冰晚上我们一起看电影好不好?”

“不了。”

“那晚上一起去外面吃烛光晚餐呗?”

“我已经定了外卖。”

“……那晚上我们该干些什么呢?”

“睡觉,我有点累了。”

“那……好吧。”

一定是冲浪冲累了吧?金晓安想到了,只不过可怜的她差不多闲了一天,然而根本还没有把全部的精力释放完毕,还在美美的想着想着晚上会到来的‘战斗’时,某人却不争气的提早落败了,完全击溃了金晓安全部的——激情。

导致她昨晚一个人在客厅吃着薯片看着动漫,直到一点以后实在困得不行才乖乖回房睡觉,今早的睡过头也是昨天的成果。

“那我们今天该去哪里玩?”

“随你。”

吃了两口饭,金晓安的眼珠子咕噜噜的一转,高兴的说着,“随便我吗?好啊,那今天天气比昨天还要好,我们可不可以单独来一个两人世界的约会?”

“叮咚叮咚……”酒店的房门铃声响起,金晓安的神经一紧,朝空中升起了手,“泽冰等一下……”才刚说出那句话,千泽冰便已经早早的起身走到了房门边,话才刚落,门把轻轻松松被打开。

当然毫无悬念,进来的又是她们……

“hell,泽冰,你们还在啊,晓安呢?”

“在里面。”

为什么一直阴魂不散!

那是金晓安心底迫切的呐喊,在听到那两个鬼魂一般熟悉的她想要吐的声音以后,就连千泽冰亲自买来的烤乳猪饭也变得毫无味道可言,将头埋在手臂当中,想要彻底逃避。

“呀,晓安你们这吃的是午饭吗?”其中一个女子在看到金晓安桌上的烤乳猪饭时,激动的叫了起来。

“对……对啊,悠悠丝丝你们怎么过来了?”努力的摆出一个笑脸,金晓安的心里是悲愤的。

“找你们俩一起吃饭啊。”

“原来是这样啊,那还真是不好意思,我跟泽冰已经再吃了,可能不能陪你们了。”心中暗自窃喜,金晓安巴不得把这两个女人全部推出去,还她跟千泽冰一个清净可好。

谁知悠悠从手中正提着的口袋当中掏出两个塑料袋,“没事啊,我们已经把饭买来了,谁知道你们已经再吃了,给你们带的两份倒是浪费了。”

“是啊是啊,还有凉菜跟牛肉汤,也不知道你们爱不爱吃。”丝丝立马上前一起说着。

“那就坐下来一起吃吧。”千泽冰走到餐桌前,然后客气的邀请她们坐下,悠悠跟丝丝一听,得意的朝着金晓安一阵鬼脸,然后全部不约而同的坐在离千泽冰最近的地方坐了下来。

晕倒!

金晓安知道自己没辙了,而且她承认这两个在巴厘岛相遇的两个混血女生长得是挺美的,大眼睛高鼻梁,穿着打扮更是比她时尚两倍,更重要是,她们两个从前天开始就一直跟在他们的身边,打扰她跟千泽冰的二人世界,本以为今天可以躲过,谁知还是想的太美了。

“悠悠丝丝你们吃快点,我跟泽冰还要去别的地方玩,所以今天不陪你们去海边了。”

“哦?泽冰你们今天去哪玩啊?”丝丝吃了一口饭,然后看着千泽冰问着。

天杀的,明明是她在说话,为什么这个女人好死不死问千泽冰,还有那眼神,要不要这么勾人,真是恨不得给抠出来,当然金晓安的这个想法特别变态。

“我一切都听晓安的安排。”

算你小子识相,知道该怎么说话。

一听千泽冰这样回答,金晓安的心情倒是好了很多,她还以为千泽冰也会在她不爽的时候伤口上撒盐,幸好她没放弃,“额对啊,泽冰都是随便我的,我想过了,今天我要跟泽冰一起去海底世界看海豚,是吧泽冰?”

“海豚表演吗?”

嗯!金晓安点点头,心想着这下两人应该不会那么不识相的还追来吧,海底世界是什么地方,那可是一对对的情人该去的地方,啧啧……想想就浪漫。

“真巧啊,我昨天就跟丝丝约好了,今天要一起去海底世界呢,对了我们连票都买好了,本来也叫了几个小伙伴,都有事不来,多出了两张,既然你跟泽冰也打算去,那就一起好了。”

世界上真有那么巧的事情吗?还是说老天就是在实实在在的耍她玩啊?内心无比的崩溃,金晓安的脸上没有了任何的表情,只是傻傻的乐呵着,实在不敢接受就在面前的事情,她不该这么不想后果的把自己所想的都说出来的,这下跟挖坑自己跳有什么区别。

“晓安你怎么了?怎么不吃饭了?所以泽冰你同意吗?不会介意我跟丝丝两个人的加入吧?”悠悠看金晓安没了花头,立马转头看着千泽冰就红着脸问道。

已经停下来吃东西的千泽冰看了一眼已经翻白眼的金晓安,觉得特别有趣,然后没有思考的回答者,“我没任何意见。”

“晓安你呢?”

“我……当然只好去了……呵呵……”

没错,这答应是假象,是金晓安没了任何办法后才被迫答应的,完全被挤到悬崖边了,还有什么理由不投降的。

三人坐着悠悠开来的白色车子上面,经过路程的行驶,四人很快到达了所谓的目的地。

门口就站着许多的人,抬头就可以看到大写的四个字‘海底世界’。

跳下车,金晓安挽着千泽冰的手,当然这个动作可以说是习惯,也可以说是故意的,有着强烈不好预感的她深怕自己的一个不注意千泽冰就会离她而去,那么没有安全感,所以才会在今早起床的时候没能看到那个想要依靠的身影才会张皇失措。

“我们走吧,海豚表演快要开始了。”丝丝拍了拍千泽冰的手臂,然后说着。

金晓安有意的将千泽冰往自己的地方拉了拉,然后射出那种让人捉摸不透的眼神,好在悠悠跟丝丝都没有看到,不然一定又要尴尬了。

“好。”

第一次来海豚馆的金晓安,在看到那样的场地以后大开眼界,即使范围不广。但是中间有一个很大的水池,深度完全不能用肉眼所可以看到的,周围都是一层高过一层的座位,放眼望去,大概有1000多个人可以入座,这样的场面倒是壮观。

找了一个地势比较好的位置,金晓安一刻都不舍得放开旁边的千泽冰,并且时刻注意丝丝悠悠的动作,在看到她们坐在自己位子的前面一排时,才稍微放心了一点。

说实话金晓安觉得自己真的很奇怪,明明是开开心心的来度假的,怎么就每天提心吊胆的,一点都不像那个本来很爱玩的自己,更加不能忍受的是,她竟然有点讨厌现在的旅程了,心里还特别不解为什么千泽冰根本看不出来自己心里在想什么,在介意些什么,这十足又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你们想吃什么?”

“泽冰我想吃爆米花。”

“我跟丝丝要点橙汁。”

“稍等。”

“哎泽冰我跟你一起去吧?”坐在位子上,金晓安看到千泽冰起身,又不安了,她恨不得每时每刻千泽冰的身旁只有自己,没有别的任何的人特别是那些漂亮的女人。

“不用了,你自己坐在这里就好,我马上回来。”拨掉金晓安拽着他的手,千泽冰大步走下了阶梯。

悠悠转过头来,鄙视的看着金晓安说着,“晓安,你还真是把你家泽冰看得那么牢啊,深怕他丢了不成?”

“就是,泽冰被你这么看管,一定有点烦了。”丝丝也耐不住寂寞应和着。

烦?泽冰会烦吗?

“丝丝悠悠你们说的这些我不是没想过,可是谁让我家泽冰长得那么帅,那么好,我这担心受怕也不是没有理由啊?”委屈的抿着嘴唇,金晓安傻傻的说着。

“问你一个问题,你们两个在一起多久了?”

“一起多久了?”金晓安陷入沉思,然后不停的掰着手指头,当然这一个动作又成功得到了他们两个的鄙视,“有七年了。”

“我的天呐!”

“怎么了?”

只见悠悠那么激动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丝丝的眼睛也一下睁得老大,金晓安的心七上八下,被弄得更加不安,“七年之痒啊,晓安你们在一起竟然那么久了,这样来说我感觉泽冰也许真的会烦你啊,你想啊,你们两个已经在一起七年,那么互相都已经特别了解了,没有了往常的新鲜感,你现在又那么黏他,你还真不怕他被你烦死?”

“你们说的我还是不懂?”金晓安脑袋短路,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直接把位子换到了金晓安的身旁,两个女人将她紧紧夹在中间,丝丝咽了一下口水,然后语重心长的道来,“别说你们还是情侣状态啊,那些结婚了的,只要到了第七年,或者更长的时候,之前第一次见面或者恋爱时候的那种感觉都会慢慢消失,最严重的就是什么都没有了,所以到了那个时候男人出轨的可能性就大大的增加了,然而你们两个就已经是到了这样一个阶段了。”

“所以呢?”

“所以你们俩的感情有点危险了。”

“什么!”金晓安过于反常的表现倒是也把周围的一些观众将其目光吸引了过来,不过好在丝丝灵活,立马用手将金晓安的嘴巴一下捂住了。

慢慢将站起身来的金晓安重新按在座位之上,悠悠继续卖着关子,“你先别急,虽然七年之痒这个情况呢,很会使人感到害怕,但是!我们既然知道这个情况,当然也是有办法的啊。”

“什么办法?”

丝丝跟悠悠两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笑的特别鬼,看的金晓安的脑袋不停一点点往后退,不明不白,“你们倒是……说啊。”

“办法很简单。”

嗯……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