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两个老外包了一夜

都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这句话果然说的不错,想她堂堂21世纪顶尖杀手‘夜’(容羽希),居然也赶上穿越潮流了,呵呵,想想她都觉得可笑,都觉得不可思议。

她现在所呆的地方是东玥国,是历史上并不存在的国家,而她的身份是东玥国不败战神玄王上官玄月的王妃。她穿越到这里也已经有些时日了,那个不败战神玄王,也就是自己名义上的夫君,她至始自终都没有见过,他府里那些侍妾倒是时不时的来找她的麻烦,都以为她好欺负是不是,哼,可笑至极!那个玄王也不是什么好人。

这个世界,也许只有天上的太阳和正穿堂而过的风是真的。

一切,都是虚情假意,尤其是人和人心。

“王妃…

听到有人唤自己,容羽希回过神,想了下,开口道:“小蝶,你可知王爷他什么时候回来?”

小蝶摇摇头,“奴婢不知道。”

“咕噜噜——”容羽希的肚子叫了起来。

小蝶掩唇一笑,“王妃都饿了一天了,奴婢去给王妃弄点吃的,王妃稍等。”说完便准备出门。

春兰见状,也忙开口;“小蝶,我来帮你!”说着对容羽希欠了欠身。容羽希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而春夏,则忙把容羽希扶着坐下,开始为其换衣,梳妆打扮,嘴里也一直喋喋不休着,一会儿说玄王府的那些姬妾没有王妃好看,一会儿又说玄王府的仆人狗眼看人低,一会儿又安慰容羽希,说是玄王不懂得珍惜王妃,王妃没必要为他做傻事。

容羽希听着,笑意不达眼底,这个玄王,他一定会为那个可怜的原主讨回公道的。

容羽希正想着,小蝶跌跌撞撞的进了房,额头布满了汗珠,春夏忙放下手中的梳子,扶住了小蝶。

容羽希忙起身,“怎么了?”

小蝶喘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强迫自己平静了下来,才道:“王妃不好了,柳侧妃,月姬,她们……她们朝这边过来了。”

容羽希目光一凌,冷笑道:“没事,你们都起来陪我迎接吧!”这些人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她没想过招惹她们,而她们竟然胆敢来招惹她,很好,真的很好,就拿他们来练练手吧!

“恩。”两个丫鬟对视一眼,纷纷点头,只是觉得王妃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以前的小姐总是唯唯诺诺的,不管受了任何的欺负小姐总是不吭声,从未像现在这样,淡然,自信。

胭脂味越来越重,甚至有些呛鼻,容羽希冷哼一声,原来玄王喜欢的是这种货色的女人啊,眼光还真不咋地。

“哟!那不是我们的王妃姐姐吗?姐妹们快看啊!”正想着,一声尖细柔魅的声音传了过来,一阵风吹过,伴随着一阵浓浓的刺鼻脂粉味吹进屋子。

“王妃……”看到门外庭院内浩浩荡荡的队伍,两个丫鬟心中不禁打笃。

而那边浩浩荡荡的队伍里,叽叽喳喳,更是热闹。

“是啊,侧妃姐姐,我看到了,咱们的王妃前几日上吊,居然没死,你们看他的脖子!真是可怜啊!”月姬道。

柳侧妃接道:“就是,什么王妃啊,相府的嫡小姐又如何,还不是巴着咱们王爷嘛!还不是咱们家王爷英明,花轿不接,公鸡拜堂!”

众人听她说完,又想起前几日的事儿,顿时手帕掩唇笑作一团。

容羽希脸上笑意不减,眼眸微眯,明显愤怒不已。感觉嗲容羽希身上的寒气,站在身后的小蝶和春夏对视一眼,蓦然的打了个寒颤。而这时春兰也正巧端了饭菜从另一边走廊回来。一见院子里的阵势,心下顿时警觉,忙跑进屋将饭菜放下,站在容羽希的身后。

李姬开口道:“哟,姐妹们,你们看,人那么齐,不知王妃是想干什么呢!”

“如果是我花轿不接,公鸡拜堂,我一定不敢走出门,干脆死了算了。”柳侧妃道。

“侧妃姐姐,人家前几日是上吊了,可惜呀,你们看,没给吊死,脖子上还留下了伤疤,恐怕王爷看了都要倒胃口,说不定虎休了她呢!”月姬道。

柳侧妃瞥了一眼月姬,不屑的开口,“让王爷倒胃口?那也得见得到王爷才行啊!”柳侧妃说完,众人顿时又笑作一团。

听三人说着,三个丫鬟心里又气又恼又怒,一边怒玄王绝情,一边又为小姐不值。

容羽希脸上笑意依旧不减,冷冷的看着三人,“笑够了?说够了吗?”她的声音不大,但很有威慑性,三人顿时心中开始有些打笃。

容羽希冷哼一声,冷冷开口:“那好,现在就轮到本宫说了 。”她说着,瞥了一眼身后的春夏,唤道:“春夏。”

春夏连忙回道:“奴婢在。”

“把刚才那些以下犯上的,乱嚼舌根嘲笑本宫的贱婢统统张嘴!”

春夏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是。”她迅速上前,从柳侧妃开始,一人两巴掌‘啪啪啪’地扇了过去。

“哎呦!”三人完全没有料到,再加上春夏练武速度极快,等三人反应过来时,春夏已经打完,而自己连上也开始火辣辣的疼痛。

春夏下手极重,三人捧着脸痛成一团。

“你,容羽希你个贱人。你竟敢打我。”柳侧妃捧着脸,一把推开一旁想要帮她揉脸的丫鬟,怒气冲冲地指着容羽希骂道。

“春夏,给本宫张嘴!”容羽希白了一眼柳侧妃,冷冷的继续道。

“是。”春夏应下,上前对着柳侧妃的脸又是两巴掌,柳侧妃顿时被打了两眼冒金星,而三个丫鬟更是心中解气不已。

“你们都给本宫听好了,本宫再不济,也是王爷八抬大轿明媒正娶的玄王妃,王爷都没有来刁难本宫,你们有什么资格来找本宫的麻烦,怎么?还是说你们比王爷还要大,呵呵,本宫今日倒要看看是谁比王爷还要大,是你?是你?”容羽希伸出手指着柳侧妃,“柳侧妃,不会是你吧?哎呦!本宫到现在才知道原来柳侧妃比王爷还要大。”

“你……你……”

“我什么我,你竟敢用手指着本宫,春夏给本宫张嘴,本宫今天要让她们知道什么是尊卑有别。”

“是。”春夏应下,走到柳侧妃身边,“啪啪啪”几个大嘴巴子。

春夏不愧是练家,几个巴掌下去,柳侧妃的脸就跟个猪头三一样了。

“柳侧妃本宫告诉你,今天本宫只是给你个个小小的教训,以后本宫这里你们少来,不然别怪本宫心狠手辣。”

“啧啧啧,柳侧妃你现在的脸的确比刚才好看多了,我相信王爷他一定会更喜欢你的。”

“容羽希,你个贱人,我要杀了你!”柳侧妃发疯的说道。

容羽希哈哈大笑道:“杀我?很好,柳侧妃既然你要杀我,那么现在本宫要是杀了你,是不是也可以啊?”说着,容羽希嘴角微微上扬,眼底露出一抹邪恶笑意。她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向柳侧妃。

“你,你要,你要干什么?”柳侧妃结结巴巴的说道。

“我要干什么,难道你不懂吗?呵呵,我当然是要做你想对我做的事情啊,去死吧!”说着,容羽希抬脚狠狠地踢在了柳侧妃的身上,柳侧妃便晕了过去。

“你们都给本宫听好了,以前的容羽希已经死了,现在的我是从地狱爬出来的厉鬼,你们要是不怕。就统统放马过来,我会让你们尝遍这世间的苦楚,让你们死都死不瞑目。”容羽希毁天灭地的杀气从她的周身涌出,硬生生的 将院子里女人们给震住了。她们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头皮一阵一阵的发麻,看着容羽希的眼神都带上了几分的惊恐。

“容羽希,别在这里装神弄鬼的吓唬人,就你那点手段,还登不了大雅之堂。”月姬看着容羽希,嘴角勾着冷嘲的笑,对着身后的几名丫鬟婆子,挥了挥手。

“将这个贱人给我抓住绑到大树下,我今日就好好的教训教训她。”

月姬的一声令下,她身后站着的几名丫鬟婆子相互对看一眼,忍住心中的恐惧,心不甘情不愿的朝着容羽希冲了过去。

“哎!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容羽希无奈的摇摇头。

容羽希见月姬是铁了心要对她动手,一做二不休的抬起身边的椅子,眼睛眨都不眨的对着那群丫鬟婆子砸去。

“啊……啊……啊……”

容羽希见人就砸,没有一丝的顾忌,被砸中的丫鬟婆子发出凄惨的惨叫,不少人都倒在血泊之中。一小会,容羽希便将这些不要命的丫鬟婆子给砸的没一个能站得稳得。小小的院子里横七竖八的躺着不断哀嚎的丫鬟婆子。

“月姬夫人,你要不要也上来试试,本宫保证一定会将你砸的美美哒!”容羽希很嚣张地挥了挥手中的血迹斑斑的凳子,挑了挑眉,挑衅的看着脸色铁青的老女人,看着她脸上涂着的白粉一层一层的往下掉,心中大爽。

.<a href="http://www..">(www..)</a>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精品原创言情小说尽在.。

手机版上线了!阅读更方便!手机阅读请登陆:m..

<script>read2();</script>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