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保证不C进去TXT御宅屋

337.番外大结局(中)

陆鹿头一次见识喝醉了酒的袁小酷,但也真算是大开眼界。

出了身大汗,好不容易将不停折腾的袁小酷搬回家的陆鹿,看着她坐在地板上死活不起来,只得无奈的苦笑。

“地上凉,咱们先起来好不好?”陆鹿好似安慰三岁小孩儿一般,耐着性子劝说道。

半眯着眼睛,似梦非梦的袁小酷则坚决地摇头:“不要,我要吃冰激凌,吃了冰激凌我就起来。”

“天气冷,你又喝了很多酒,咱们今天先不吃行不行?等明天,你要多少我给你买多少。”陆鹿继续温柔地说。

轻哼一声,袁小酷扭头不看他:“不行,没有冰淇淋我绝对不起来。”

就这般,陆鹿与袁小酷僵持了好半晌,可最后仍是以失败告终。

之后,他只得调整战术,好说歹说才让袁小酷肯在屁股下垫个软枕。

夜深了,喝醉酒的袁小酷却是没一点儿倦意,反倒越来越精神,坐在地上不停地闹着要吃冰激凌。

大冬天的袁小酷又喝了好些烈酒,陆鹿也是绝对不会给她冰激凌。

又磨了好半晌,陆鹿也就索性陪她坐在地板上。

“得,你要撒酒疯是吧?我陪着你!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可陆鹿一副跟袁小酷死磕到底的模样并没能震慑住她,她反而变本加厉起来。

跟着,她把软枕往旁边一扔,接着往地板上一趟,作势今晚就要在这儿睡下了一般。

看着这个场景,陆鹿真是哭笑不得,没办法他也只得上前去拉她。

“袁小酷,地上凉,你给我赶紧起来。不然我要你好看……”拧着眉,陆鹿关切地大喊。

可袁小酷却是不停地挣扎:“不起来,就不起来……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给我好看。”

陆鹿伸手去拉,袁小酷往边上躲,好不容易他抓住了她的肩,她手被制住不能动,也就用嘴去咬……

纠缠间,不知不觉两人就扭打在一块儿。

之后,等陆鹿发现不对劲时,袁小酷已经骑坐在他的腰上。

“陆鹿你这小王八蛋,我可告诉你,论打架你可斗不过我。”袁小酷得意非常地俯下身,鄙视的冷哼道。

而陆鹿则是一直没有说话,但是他看着袁小酷的眼神却是越来越炙热。

但喝醉,只是凭着本能行事的袁小酷却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

忽而,袁小鹿的眼睛在陆鹿带着光泽的粉嫩唇上定了下来,接着呢喃道:“怪不得我想看着你就想吃冰激凌,原来是你的嘴唇勾引我想吃的啊!这么好看的唇色,会有什么味道呢?草莓味的吗?”

嘴里念叨着,袁小酷慢慢跃跃欲试地低下了头:“……我记得,之前好像吃过。味道,是甜的呢!怎么办?看着好漂亮,真想再尝一尝。”

她一边说着,手指已经来到了陆鹿的唇边。

指尖摸索着他的唇,袁小酷眼神越来越迷离。

而被袁小酷压着的陆鹿却是身体僵直,一动不动,不过在袁小酷略带冷意的指尖撩拨下,他心口处仿佛有一团火开始涌起,继而这团火逐渐游走到四肢百骸。

“……好想,好想尝一尝。”袁小酷不停地呢喃着,就好似被蛊惑一般,她果真慢慢的将自己的唇移向陆鹿的唇。

看着袁小酷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陆鹿心脏剧烈的跳动,莫名的他喉头干涩,不自觉的他不停地咽了咽口水。

可是,就在袁小酷的唇将要贴上他的时,却倏然停下。

“不行……这么做不对。”迷迷糊糊中,袁小酷像是有一瞬间的清醒,接着她作势就要从陆鹿身上下来。

但陆鹿突然的一把抓住她的手:“难道你不想试试我的唇是不是有草莓味冰淇淋的味道?”

袁小酷疑惑地看着他,眼神里有些许迷蒙:“想啊,可是我总是觉得不该这么做。我应该是喝醉了……我告诉你哦,我喝醉了总是会做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千万不能让我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嗯,绝对不能!”

“我不介意,你也想试试看,为什么不可以呢?”忽而,陆鹿嘴角勾起一抹无比邪魅的笑意,然后声音低沉,用无比磁性的嗓音道:“勇敢一点,试试看。”

看着他的笑容,袁小酷顿时觉得头晕目眩,脑子一热的她根本没有再多想,附身就朝他的唇上吻了下去。

但这个吻只是如蜻蜓点水一般,唇在触到的顷刻,袁小酷就赶紧挪开了。

虽然只是这轻轻的触碰,袁小酷却咂咂嘴,意犹未尽,然后她兴奋地拍拍陆鹿的心口处:“果然是甜的。”

看着她懵懂的模样,陆鹿发出低沉的笑声:“这一点怎么够?你应该继续。”

“继续?”

“不会?那我教你。”

就在袁小酷迟钝地思索他要如何教时,陆鹿笑得更是邪气,猛地他反将袁小酷制服住,困在身下。

一阵目眩后,袁小酷仰视着他,愣怔半晌后问:“你这是要做什么?”

“教你如何吃我啊!”说着,陆鹿双手撑在地板上,唇跟着已经覆了下去。

其实真要计较,两人在这方面都是新手,除去之前夜店那一吻,两人根本没有‘实战经验’,故而在激动中陆鹿不免还是将袁小酷弄疼了。

也不知是多少次袁小酷的唇被他咬到,袁小酷终于还是忍不住,突然一伸手就把已然动情的陆鹿推翻。

脸颊嫣红,带了些羞涩的陆鹿倒在地上仍是有些错愕,他死死盯着袁小酷,眼睛里涌动着渴望。

不过,满是恼怒的袁小酷还是让他有了几分清醒,随后他克制地清清嗓子,道:“……小酷,怎么了?”

“你弄疼我了,你看看把我嘴唇都咬肿了。你到底会不会啊?还说要教我……”

“抱歉,我一时没控制住。这一次我……”

“不要了,不学了。”袁小酷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摆摆手。

“小酷,我……唉,算了,今天太晚,早些睡吧!”陆鹿无奈地叹息,作势就要起来。

了没料到,就在刹那间,袁小酷却是猛扑了过来,将他按在了地上。

因没有防备,陆鹿的头砰的磕在地板上,顿时吃痛的抽气。

伸手捂着后脑勺,陆鹿痛得微眯起眼睛:“小酷你……”

“我不想跟你学,我想自学成才。”袁小酷迷蒙的双眸转瞬带着晶亮,接下来她的手已经攀到他的心口处,磨蹭间已经开始接着纽扣。

亦是深深凝视着袁小酷,感受着她的动作,他也随即耸肩不再动作。

“既然你想主动些,那我也满足你。”说完,陆鹿双臂往地板上一放,乐见其成地看着她。

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是陆鹿始料未及却无比期待的。

虽然,跟他预期的进展有差别,但细节上有出处也无需计较。

袁小酷也是第一次,并不知具体该如何做,有时下手也很重,可陆鹿只是咬着牙忍着,适时出声提点。

“小酷,不要着急,动作轻一些,我不希望你不舒服。”

“嗯,你做得很好……慢一点。”

“……下面这一步,还是由我来吧!”……

同样是第一次,可陆鹿却为这一天准备了很久,在他的人生信条里是没有失败的。

故而,‘临门一脚’时,袁小酷竟呆愣住说不好玩,也不知道该如何玩时,他有片刻的崩溃,但好在之后由他做主导。

嗯……两人都有些难受,可总算完成了一件大事。

天边已经微微有一抹亮色,陆鹿抱着洗了澡睡得真香的袁小酷轻轻地放到床上。

窗外,路灯微黄的光醉人温暖。

坐在床边,握着袁小酷的手,陆鹿瞥了眼窗外愣了愣。

原来……下雪了。

从天幕飘散而下的雪花在路灯的映照下分外美丽,陆鹿看着不由的勾起了唇。

继而,他低头看看袁小酷安然睡着的模样,忍不住心神一动俯身在她的唇角落下浅浅一吻。

“小酷,下雪了,找时间我带你去小虞山拍雪景。”陆鹿的语调里洋溢着幸福、满足。

全身酸疼,特别是身下更是有一种难以言说被撕裂的痛楚。

睡了也不知道有多久,醒来后的袁小酷瞬间就只有这种感受。

酒醉后头脑昏沉,她无力地伸手揉揉眉心。

看来还是不比以前,以后酒这玩意儿得少碰啊!

“醒了?有没有觉得不舒服?”

皱眉闭着眼的袁小酷听得陆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时间有些恍惚。

“陆鹿的声音?难道我真是上了年纪?醉酒后还有幻听?”仍是闭着眼,袁小酷无奈的摇摇头,自言自语道。

接着,袁小酷就又听到陆鹿闷哼的笑意。

这下,她才恍然觉得不对。

立刻,她睁开眼往转头往身侧一看。

当场,袁小酷目瞪口呆。

穿着白色t恤,像也是才醒的陆鹿带着慵懒的气息正躺在她身侧,用手撑着头脸上挂着笑意地看着她。

“陆鹿?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应该是……”袁小酷惊骇地坐了起来,然后四周看了看,最后确认到:“……这是我的卧室啊!你怎会?”

陆鹿面对她的慌乱,却还是慢悠悠地伸了个懒腰,继而也跟着坐起道:“昨晚的事,你真的忘了?”

他笑得暧昧、神秘,袁小酷即刻觉得心脏仿佛就要跳出来似的。

“昨晚的事?昨晚我喝醉了,然后……该死,我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啊!”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答案,但袁小酷仍是不敢相信。

她努力地回想昨晚的事,但如一团浆糊的脑袋现在更是一片空白,她只得焦躁地抱头,痛苦的哀嚎。

“想不起来了?那要不要我帮着你回忆一下?”陆鹿看着她,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眼眸里更是充满着温柔。

心慌意乱的袁小酷并没有注意到,她只是抱着头将自己埋在被子里,努力的回想。

突然,一个画面从她脑海里闪过,她顿时身子僵硬。

接着,她猛地看向陆鹿,大喊道:“昨晚上,是我霸王硬上弓了?”

她直白的话让陆鹿愣了愣,接着不由的他的脸也跟着红了起来。

头一次,他还是有些害羞的。

看着陆鹿这副‘娇羞’模样,袁小酷立刻就会意。

就见,她蹭的掀开被子下了床,然后如惊弓之鸟一般作势就要往屋外跑。

陆鹿看着她一惊一乍的模样,很是不解:“小酷,你……”

说着,他也跟着起来想去追。

但哪里能快得过受了惊吓的袁小酷,就一会儿功夫,他就只听得楼下大门砰的狠狠关上的声音。

陆鹿是跟着迅速地下楼,但仍没有追上。

无奈,他只得大喊:“袁小酷,外边儿下着雪,你多穿些衣服再出去。”

可是,却无人回答他。

*

袁小酷稀里糊涂地跑到了工作室呆着,不论助理在外面如何心急地敲门,她皆是不理。

她和陆鹿木已成舟了?

她到现在还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而且,陆鹿现在可是和魏可儿在一起,如若这件事传出去那她就真成了破坏别人感情的小三,她是绝对不允许发生这样的事情。

后来,把自己关在工作室整整一天,袁小酷终于下定决心……先离开晋城一段时间。

她和陆鹿生米成了熟饭,无论如何她现在也不敢再跟陆鹿见面,无奈她只能躲,躲得远远的。

最后,等她和他都渐渐都把昨晚的噩梦淡忘,那她也许还能再回来。

打定主意,袁小酷就索性先躲在了外边儿,一边开始计划接下来的行程。

其实一直以来她都想着能找个机会放下工作,好好到处走走看看,可惜一直不能实现,如今却是没想到会因为这个窘迫的情况让她实现了这个心愿。

现下正值冬日,晋城也开始下雪,袁小酷就想着先到温暖的地方暂且走走拍拍照片,于是她计划订去往南方的机票,打算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

在外躲了五日,袁小酷发现陆鹿和她父母并没有因她的失踪有任何动作,她这才稍稍放心地买了机票,当天就准备飞去南方。

下午三点二十的飞机,袁小酷很是谨慎地来到机场,戴着口罩的她缩在候机厅的一角,等待登机。

其实,一直以来她心情都非常忐忑,生怕陆鹿会找来。可她又觉得自己这种担心很可笑,也许陆鹿根本不会在意那晚发生的事。并且这几日里她也没听到任何消息说陆鹿在找她,更是印证了她这个猜想。

可不知怎么的,陆鹿并不在意反而让她隐约有些失落。

终于,缩在椅子上等着的袁小酷听得登机的提示音,赶紧站起来。

但令她错愕不已的是,待她转头准备去登机时,坐在另一排椅子上的陆鹿正阴戾地翘着二郎腿看着她。

双眼顿时瞪大,可想着自己戴了口罩,陆鹿未必认不出来,所以袁小酷又故作镇定地壮着胆子继续走。

心脏噗通乱跳,袁小酷紧握的手都有些发抖,但脚下的步子仍然走得沉稳。

最后,她安全的越过坐在椅子上的陆鹿,然后长吁了口气,正准备继续抬步时,就只听身后陆鹿阴沉地说道:“袁小酷,你真当我是瞎子,你是苍蝇吗?这个大个人从我眼前走过我认不出来?”

语气里尽是嘲讽,陆鹿说着也站了起来。

袁小酷则是紧张得不敢回头看他,只能呆愣地站在原地。

踩着沉稳的步伐,陆鹿在袁小酷身旁站定,双眸凝视着她道:“怎么出远门也不打声招呼呢?一个人孤零零的离开多寂寞啊。”

袁小酷呵呵地干笑:“不寂寞,不寂寞……陆鹿你怎么在这儿啊?我刚才都没有发现你……对了,我登机时间到了,得赶紧过去,要不……等我回来再聚?好了,我也不多说,走了。”

袁小酷说着摆摆手,匆忙的就想要走。

可陆鹿哪里会放过她?

一伸手,陆鹿就将袁小酷跟拎小鸡似的抓住,继而冷傲地说:“走什么走?有些话咱们得仔仔细细,清清楚楚的沟通。走,跟我回去!”

并没有给袁小酷拒绝、反抗的机会,就这样陆鹿强硬地把袁小酷带出了机场,然后轻松地往车里一塞。

袁小酷如何也没想到,待她和陆鹿走进陆宅后,家里长辈们全都坐在了客厅。

心一紧,袁小酷转头探询地看着陆鹿。

陆鹿回望她,用极为平淡的态度说:“这么大的事情,肯定得找家里长辈们做主。”

接着,陆鹿一说完就猛然地往地上啪的跪了下来,惊得往旁边一躲的袁小酷好半晌都没清醒过来。

他,这是要做什么?

难道因为那晚他把她……所以准备负荆请罪?

这般想着,袁小酷也不由的轻松了些。

可就在她脸上僵硬的表情稍稍柔和了一点儿时,就只听得陆鹿用委屈且不平的声音大声说道:“劳烦各位长辈们今天专程过来,陆鹿实在觉得心内难安。但是,陆鹿实在有事情请你们为我做主。”

陆白、袁岳、陈张六人顿时一脸疑惑,他们具是来回地把目光放到陆鹿和袁小酷身上。

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了?

一大早,陆鹿就挨个跟他们联系,让他们下午必须赶到陆宅,说是有天大的事情需要告诉他们。

可如今,这又是闹得哪一出?

同样懵了的还有袁小酷,她惊诧地长大了嘴,死死地盯着陆鹿。

“……这件事实在难以启齿,可是……袁小酷把我吃干抹净,今天准备畏罪潜逃,你们可得为我做主。”

陆鹿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一片抽气声。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袁小酷把陆鹿给……

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袁小酷,她气急败坏地冲陆鹿大喝一声:“陆鹿,你丫的吃错药了?我怎么就把你吃干抹净,畏罪潜逃了?”

“难道不是?那晚你做出的事情你能用喝醉酒记不清来搪塞,可我却是清醒的,你说的每句话,每个细节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不过,你敢说那天晚上你没仗着力气大骑在我身上?你敢说没把我扑到,趁着我头撞到地板之际把我给上了?”陆鹿亦是镇定地反驳。

“你你你……我是不记得啊!陆鹿,你可别张嘴说瞎话,到目前为止我只记得我骑在你身上,其他的……”

“是吧,连你都承认骑在我身上。岳姨,你是袁小酷的妈妈,你可得给我做主。”陆鹿一脸悲愤地冲岳遥说道。

而坐在沙发上,耳边嗡嗡作响的岳遥还没从惊吓中清醒,但看着陆鹿仍是失望地看着袁小酷:“你个不争气的丫头,你居然……居然对陆鹿做了那种事情。你好歹也比他大一岁,你怎么能这么不懂事?”

看着陆鹿一脸委屈求着他们做主的模样,白苏很快恍然大悟,自己生的儿子她又怎么会不了解?所以,之后她一直坐在一旁,观察着。

听着岳遥这般说道,她便开始帮腔:“大遥你也不能怪小酷,出了这种事情她一个女孩子肯定也不想的,如今我是是考虑怎么帮着解决他们两个孩子的事,而不是以为责怪。”

“我怎么能不气?这死丫头从小就不让人省心,陆鹿这么好的一个孩子,她居然……”

“我倒觉得小酷非常好,和陆鹿青梅竹马,也相配。要我说,既然事情已成定局,那不如就成全了这两个孩子,让他们在一起得了。”白苏暗地里冲陆鹿使了个眼色,又道:“不知道你们两个孩子愿不愿?”

接收到白苏递来的信号,陆鹿抢在袁小酷之前,大声说道:“我愿意。”

袁小酷却气得不轻,陆鹿那声我愿意让她怒火蹭蹭的直冒,继而她上前就冲着陆鹿狠狠地踹了一脚:“什么就叫你愿意,你问了老娘了吗?陆鹿你一个男人矫情什么吗?那晚上我不就喝多了酒把你给睡了吗?我一个女的都不介意你在这儿矫情什么?再说,你跟魏可儿那些破事闹得人尽皆知,现在又要把我跟你凑在一起,那传出去我还有脸在晋城待着吗?你丫的,王八蛋。”

气呼呼的袁小酷说话一点儿也没顾上在场有长辈们在场,她一股脑的将这几天压抑的情绪尽数发泄了出来。

然后,看着仍是跪在地上一脸坚定的陆鹿,她又更加来气,所以恨得牙痒的她又上前给了陆鹿一脚,然后便扬长而去。

这一幕发生得太快,又太突然,在袁小酷没了踪影许久后坐在沙发上的六人才清醒过来。

这时,陆鹿依旧是挺直了背脊跪在地上。

岳遥看着心疼,急忙起身去扶他,可陆鹿却是如何也不起来:“岳姨,我明白这些年我对小酷不好,您肯定是对我和小酷的事情有所顾忌。但请您相信,若我有幸能和小酷走到一起,我一定这一生对小酷好。”

说着,陆鹿无比郑重地给岳遥磕了个头。

岳遥着实吓了一跳,可转瞬她笑了笑,伸手扶起他:“孩子,我看着你长大,你是怎样的孩子我心里清楚。其实,应该很早以前你就对小酷不一样了吧?不然依照你的性格也不会跟我们来这出。岳姨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也相信你,既然你都说了这话,我自然是同意你和小酷的。不过……小酷性子倔强,看她气鼓鼓地离开,你接下来怕是得任重道远了。”

“不论如何,我都会努力挽回小酷的。”进屋起眉眼皆是紧皱的陆鹿听到岳遥的话,终于眉眼舒展,像是放下心中大石一般,长吁了口气。

接着,得了认可的陆鹿急匆匆地出门去追袁小酷,留下六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接着皆是开怀大笑起来。

“如今的孩子真是会玩儿,闹着一出都够拍个狗血电视剧了。”袁向南笑着摇头。

陈啸认同地点头:“可不是。”……

因方才这一场折腾,六人又开始热闹的谈笑着,不过话题尽是围绕着陆鹿和袁小酷。

如今两个孩子都走到这一步,接下来人生大事肯定是得考虑了,该先订婚还是直接结婚,办何种婚礼,两人去哪儿旅游……两人生下的孩子男女分别叫什么名字,他们都一一提及。

期间,白苏和岳遥相视一笑,都露出心知肚明的神色。

“白小苏,可没有你这么帮儿子的。刚才你跟鹿哥儿一唱一和地引我上钩真以为我不知道?我啊也真的是喜欢鹿哥儿,看到小酷跟和他在一起,我这个做妈妈的乐见其成罢了。”岳遥这才点破。

白苏坦然地承认:“我也是喜欢小酷,就希望小酷当我的儿媳妇才乐意和鹿哥儿演这出戏。不过,我家那儿子过了二十来年才开窍,这么多年苦了小酷,以后我保证一定对我这儿媳妇好。”

“小酷进了你们陆家,我自然放心。唉,世事难料,我以为小酷和鹿哥儿此生无缘了呢。前段时间那个晏泽……啧啧,看着小酷那委屈的样子我是真心疼。不过现在好了,有你们家鹿哥儿以后护着小酷,我这个做母亲的如何都放心。白小苏,多年前我们打趣儿说做亲家,没想到如今真实现了。”岳遥不禁眼眶泛起了湿润,感叹地说道。

白苏跟着点点头,也是忍不住快要落泪。

坐在白苏身边的陆淮阳见着自己心爱妻子这般,急忙掏出手帕替她拭泪:“两个孩子们能走到一起,是好事。”

“我知道……我这也是高兴才哭的。”白苏娇嗔地睨了陆淮阳一眼。

陆淮阳心疼地摩挲着白苏的脸颊:“时间过得太快,转眼我们的孩子都要成家了。”

“是啊!一晃我们相识都三十年了。阿阳,这辈子真的谢谢你爱我,给我如此幸福美满的人生。”

“你我何须言谢?而且,于我而言,亦是你给了我安乐的大半生,又为我生下两个优秀的孩子……此生能有你相伴,我死而无憾。”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