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棒堵著一肚子的JĪNG液

而尹欧仿佛将老头接下来的动向了如指掌,在接到叶简容双臂后,脚步旋转,微风拂过女人柔顺的发丝,与她互换位置的过程中,他甚至能闻到她发丝的香气,以及能感受她对他的紧张和惊骇。

枪声“嘭”地彻响云霄。

幸得他手脚快,与叶简容互换位置后,立马将女人推下了海!

那里,有个男人一直在等待她。

那里,会有男人保护她。

他忍着枪伤,私自出了医院,追上唐御笙。

和唐御笙商量好了,为了救出叶简容,他打头阵,而唐御笙善后,保护叶简容的安慰。

他现在这种状况,实在没法保护想保护的女人,不过他知道老头的想法和动作,能免去谈判的时候,老头耍阴招,伤害到叶简容。

听到枪声,唐御笙从水中探出个头,接住被推下来的叶简容后,看到甲板上的几个男人,朝海里看来,并掏出枪支!

他胸口一惊,猛地把叶简容头颅按进了海水底,并一同与叶简容沉入深不见底的海底!

在等待她的五年里,他学了太多东西,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强,以后在她回来后,更好的保护他。

现在看来,他的想法是对的,在她离开后,他一个学的就是游泳,这个想法是对的!

她毫无准备,被灌了好几口海水,却还要被夹住的男人往海底带!

她视线逐渐模糊,看清了身旁男人的脸,又想起尹欧刚刚的行为……原来这都是尹欧计划好的,为了救出她,而牺牲他自己!

这个男人是想带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是尹欧怎么办?

她刚刚被推下水的时候,明明听到了枪声,难道那个老头子本来是想对她开枪?

尹欧为她再次中了一枪!所以她怎么可能抛下那个男人!

她挣扎着想逃脱唐御笙的束缚!却被唐御笙揽入怀中,背脊重重地接受了想偷袭叶简容那一刀!

深蓝的海水里,一抹嫣红晕染开来。

叶简容目光一窒,胸口疼痛难耐!

她试图摩挲着男人伤口的方向,却在即将碰触到那个位置的时候,手微微一顿,最终收了回来。

她游到了男人身后,像一条活跃的美人鱼,与那些潜下水的人纠~缠,最终靠着自己的灵活,和对方丝毫不在意唐御笙的目的,成功将这些人脚踝被海藻缠住!

她重新游回了唐御笙身旁,手臂夹住了唐御笙,拼了命地朝岸上游去!

夜幕降临,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成功将男人带到了彼岸!

她将衣服撕拉下来,包在男人背脊伤口处,对着趴在地上大口喘气的男人道:“我现在就帮你把刀扒出来,你觉得疼可以叫出来。”

额角的汗渍侵湿了发丝,那一戳戳的润发,却看着格外撩人。

唐御笙勾唇笑了笑,唇色却是泛白的,“没事,你尽管来。”

她知道,想要对方少受点罪,就得出手快,不能心软!

她左手按在布上,右手捏住了刀柄,深吸了口气,猛地一拔!

一汪血泉喷洒在她脸颊上!

她抹掉脸上的血,才垂下眼帘来,瞧见男人似乎还有气息,才松了口气,“喂,你没事吧?我现在去找点淡水,帮你处理下伤口,再包扎下……对了,你叫什么?”

良久,男人才抬声道:“唐御笙。”

替男人处理好伤口,见男人完全昏迷了过去,叶简容也不好抛下这个人不管,只好到四周去拾柴火。

她边拾柴火边想尹欧那边的状况,接连中了俩枪,那个男人没事吧?

可回来,瞧见本来该趴在地面的唐御笙,此时此刻却已经坐立了起来,并脸色苍白地望着她的方向,似乎在看到她的刹那,松了口气。

叶简容微微一楞,这个男人是在担心自己?

她缓步朝男人走去,边道:“你放心,你是为我受伤的,我不可能抛下你不管。”

“你、不管那个人了?”

她凝着眉头,像下雨天散不开的乌云,“要我怎么管?去了也是送死,倒不如治好了你,咱们再一起去杀敌。”

“我没答应,要陪你一起去就那个男人。”唐御笙冷声回拒道。

“哦,你不陪我去,那我就自己去,反正横竖都是死,早死不如晚死。”

“什么死不死,你怎么可能死!”唐御笙厉声道。

叶简容被这声中气十足的男音吼得吓了一跳,翻了个白眼才道:“我一醒来就只认识尹欧,他出事了,我怎么办?”

“我养你。”唐御笙脱口而出。

叶简容微微一愣,手撑着地面,脸猛地朝那张英隽的脸靠近!

她上下打量了番男人的轮廓,才认真道:“我以前是不是认识你?”

唐御笙苦笑,果真和他们说的一样,她失忆了。

“是。”

“那我们以前什么关系?”

“你想我们什么关系?”唐御笙反问道。

不知为何,他胸口有些紧张,他很想知道,失忆后的她,会对他是什么印象,对他是什么感觉。

叶简容拧着眉,握成拳头的手,靠近左心房,用力地捶打了俩下,“感觉你受伤,我这里不舒服。”

唐御笙欣喜若狂,还要细细地追问:“不舒服?怎么样的不舒服?”

“就是不舒服,梗塞地厉害。”这也是导致她还想继续留在这里的原因。

唐御笙箍住她的肩膀,深邃如黑曜石般的眸,闪耀着生生光辉,猛地将她拥入怀中!

“有没有想过为什么?”

叶简容挣扎了俩下,听到男人这么问,愣了俩秒才问道:“为什么?”

“因为,就算你失忆,就算你不认识我,你对我还存在感情……叶简容,你还敢不说爱我吗?”

“我……爱你?”叶简容眸底闪烁着星星点缀般的光芒,又忙声问道:“如果我爱你,那尹欧……”

“男小三。”

“……”

尹欧说她喜欢他,唐御笙说她喜欢他,她当然不会相信他们的片面之词。

至于她到底喜欢谁,跟着感觉走呗。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唐御笙能不成为累赘,她才能离开,去救尹欧。

唐御笙伤口恢复能力很快,再加上只是刀上,在水里,对方也没刺中要害,而他自己也有所防备,所以才导致恢复的这么快。

还不等叶简容告别,老头的几个下属,已经找到了俩人。

面对五六个身手不错的男人,唐御笙伤口未痊愈,再加上要保护叶简容,显得有些吃力。

叶简容焦急地瞧见唐御笙血渗透背脊的衣服,失声尖叫道:“你们都住手!我跟你们走!”

“……”

唐御笙一个恍惚的功夫,对方的人已经挟持了叶简容,现在,唐御笙是骑虎难下了。

叶简容苍白着脸,也不知看到唐御笙血的缘故,还是被这些人抓了。

“这是我和尹欧之间的事,你回家去自己好好养伤。”

唐御笙抿着薄唇,没应答,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带着叶简容离开,一拳头袭向身旁的树干上!

叶简容双眼被蒙上了黑布条,也不知坐上什么车,更不知经过了哪些地方,她都快睡着了,刹车声才响起。

随着车门拉开声响起,她被拽下了车门,被身后力道一直推促着。

“啪~啪~啪”的掌声落地,她眼上的黑色布条被揭开。

久违了的强烈阳光,刺得她眼睛生疼,阖上眼眸良久,待适应了这股阳光,才缓缓睁开了双眸。

这里是……陌生的城堡。

而她正伫立在城堡外部花园里,对面坐着的老头,就是上次对着开枪的。

老头也是有趣地打量了番叶简容,“真看不出来,你还会照顾人,还有将我的人甩开的本领。”

“尹欧呢?”叶简容懒得和这种人扯犊子,开门见山道。

“急什么……既然他这么在乎你,你也恰好在乎他,我也不是那种强拆鸳鸯的人。”

“你想怎样?”叶简容戒备地看着眼前的老头反问道。

老头又忍不住赞赏地击掌,“不错,不愧是我宝贝爱徒看上的女人,是我看走了眼,这幅平凡的皮囊下,居然有这等洞悉能力。”

“废话少说,要我怎么做,你才能放过尹欧?”叶简容实在难得听对方谬赞自己,这完全是种讽刺的语气,是种折磨。

“上次你和我下属纠~缠,就看得出你很熟水性。他们在我下面办事前,有个还是游泳健将,都比不上你的灵敏,刚好我这里有个关于水性的任务,不知道叶小姐有没有空代个班?”

“这样,你就能让我见尹欧了?”她没有提到放过尹欧了,因为她在这个老头眼底看到贪婪,只有永无止境地利用身边的人和事,才是这个老头的一生。

老头的欲~望,止都止不住。

“不错,口都改了,挺会察言观色的。”

叶简容打断对方道:“我只想知道,尹欧还好不好。”

老头满是不在乎道:“放心,死不了,只要你完成这任务,我保证让你见上他一面。”

“你说的,如果反悔……”

“这么点小小要求,我怎么可能反悔呢?只是希望叶小姐能顺利完成任务呢。”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