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息肉欲秀婷

告诉自己不要惦记唐殷了,管他是死是活,而且最好是死掉算了!可是,权雅泽还是找了当天的报纸,翻开着唐殷工地的消息。

“我就是看看死掉没有!”权雅泽一边翻着报纸,一边对自己说。

然而这一看不要紧,却看到了让她震惊的消息,说唐氏给工人吃病死的猪牛羊肉,导致很多工人食物中毒,唐氏总裁唐殷以身试毒,现在在医院里危在旦夕。

“蹭”地一下,权雅泽站了起来,眼眶里不知道为什么一点点在布上湿润的泪水,突然。她将手里的报纸扔在地上,朝外面跑出去。

权雅泽一边驾着车,一边拨打着唐殷的手机,电话被接通了,但接电话的不是唐殷,而是他的特助苏扬。

“唐殷人呢?”权雅泽问道。

“唐总现在很忙,权小姐有什么事情,我可以转达。”

“我要亲自和他说。”

“对不起,唐总真的在忙,权小姐,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情,请稍后在打来吧。”

权雅泽拿着电话,耳朵边传入嘟嘟的盲音。她去了唐宅,没有唐殷的身影,她又去了豪绅别墅,那里更是没有一个人在了。

无奈之下,权雅泽又拨通了唐殷的电话,这回,唐殷的电话干脆关机了。权雅泽意识到了事情可能真的严重了,她将电话打给苏扬。

苏扬低沉而失落的声音通过信号传过来:“权小姐,有什么事可以为你效劳?”

“我要见唐殷!”

“唐总现在不方便见您,您要真的有事,我可以代为转达,而且一定会一字不落的转达到的。”

“我只要见他!”权雅泽冲着电话吼了一句。

“对不起,实在不能。”

“他在哪儿?是不是要死了?你告诉他,最后立刻马上死掉!”这回是权雅泽挂了电话,可是,她自己却哭了。

权雅泽跑到唐殷的公司里,秘书告诉他总裁出差了,权雅泽一无所获,从唐氏的办公大楼里走出来。

漫无目的的走,眼前一个人挡住了她的去路,权雅泽抬眸,看到了一个女人,长得很漂亮,精明能干的样子。

因为不认识,权雅泽侧过身和那女人擦肩而过。

“是权小姐吗?”

已经走到那位女人身后的权雅泽站住脚,她回过头,看见女人正看着她,脸上在微笑。

“不要紧张。”那女人走近权雅泽一步,伸出手,友好的说:“你好,权小姐,我叫崔婷,当然这是我现在的名字,我以前叫……”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我也没兴趣知道你是谁!有事你就直接说!不说我就走!”权雅泽打断崔婷的话,也没有伸出手和她握手。

“呵呵。”崔婷笑了笑,完全不在乎权雅泽给她的难看,她又说:“原本以为我可以和你能成为朋友,既然权小姐这么排斥我,那就算了。

算了就算了!权雅泽转身要走。

“哎!你不想知道唐殷在哪了吗?”崔婷在背后喊了一声。

权雅泽站下来,却没有支声,谁知道这个女人是唐殷的仇人还是唐殷的朋友?她的话能有几分可信?可是,权雅泽却没那么坚决的离开,而是想听听她的话。

“权小姐,我知道你在担心他……”

“谁告诉你我在担心他?”权雅泽又一次打断崔婷的话。

“哼。你还狡辩?你的眼睛早就出卖了你!一听唐殷的消息,你的眼里就来精神了!”

“我原来也很有精神!”权雅泽气愤的说,被这个不知底细的女人揭穿,还真的是不舒心。

“别骗我了!”崔婷走进权雅泽一步,友好的说:“我也不是坏人,我也不会害你,我就是想帮你。”

权雅泽不信的看了崔婷一眼。

“我以前是唐总的秘书,我真的知道他在哪儿?我真的知道他发生了什么。”

“我管你知不知道!和我没有关系!”权雅泽转身要走。

“他就要死了!”

崔婷一句话,让权雅泽站住了。

“他真的就要死了,在医院里!”

权雅泽只觉得自己的双腿有些发软,心里害怕极了。

“还愣着干嘛?去迟了,你小心见不到他。”

耳边,崔婷一句强心针,让权雅泽快速离开。

权雅泽风风火火的赶到医院,站在楼上窗口的苏扬看到了权雅泽进来,他的眼睛迷成一条缝,赶紧闪身回去。

当权雅泽进来的时候,苏扬就截住了她。权雅泽一见苏扬,心里顿时更慌了,她急匆匆的问:“唐殷人呢?!”

“唐总不在这儿!你怎么来了?”

“你别骗我了,他不在这儿,你在这干嘛?”

“我?我来看朋友。”苏扬说着要把权雅泽往外拉,一边还说:“你是不是看报纸了?那些都是胡扯的,唐总真的没事……”

“那你告诉我他现在在哪儿?”

“他,他去美国了。”苏扬赶紧回他。

“你骗我!”权雅泽根本不信,“你快说,他是不是要死了?”

“没有没有,他真的很好。”苏扬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看是瞒不住她了,眼睛咕噜一转,才抓这她的胳膊说:“唐总是中毒了,但是,没有生命危险,你不要担心……”

“带我去见他。”

“好好好。我带你去,你答应我,见了他后,就赶快离开。”

苏扬带着权雅泽来到重症监护室,病床上躺着一个全身擦着管子的男人,两声大大的氧气管根本看不清人的模样,权雅泽要进去,苏扬一把拉住她,“不可以进去!你这样不听话真的会害死他的!”

权雅泽爬在玻璃上就哭了。

“你,真的爱他吗?权小姐,你爱唐总吗?”苏扬小心翼翼的问。

“呜呜。”权雅泽没有回答苏扬的话,爬在玻璃上哭,她对里面躺在病床上的人说:“唐殷!你个说话不算话的王八蛋!你答应我那么多!你究竟做到了哪一样?你说要让我打唐恬!你给我抓回人来了吗?你说要娶我做唐家的女主人!你做到了吗?你个王八蛋!”

苏扬一个劲的用手指挠着眉梢,唐殷要是听到这些,肯定会难过死的。

“唐殷!你不许死!我不许你死!你起来!我要做唐家的女主人!你个王八蛋!你起来!呜呜。”

苏扬大大的吞掉一口口水,朝身后某一处看了一眼,只见躲在暗处的唐殷正在得意洋洋的笑,要知道那种笑容,是做了唐殷二十多年朋友的苏扬,从未见过的!不勾言笑,是唐殷的招牌,纵使几年前结婚,唐殷步入婚礼时,虽然不是怒,但也只是不笑,然而,此时,唐殷像一个吃了蜜饯的孩子一般,那笑容灿烂无比。

唐殷给苏扬递了一个眼色,苏扬看着身边的权雅泽,在权雅泽的身上拍了一下,“权小姐,唐总不会有事的,要不你先回去吧,有什么情况,我再通知你。”

“不,我要陪着他。”权雅泽看着里面睡的那个不会动的人,那副决心写满她流着泪水的脸。

苏扬看了看躲在暗处的唐殷,又回头看了看权雅泽,他轻声问权雅泽,“那个权小姐啊,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唐总一定能好,你放心吧。你自己也考虑好了,这些话,要是被唐总听见了,他很可能会当真的!”

“他能听得见吗?”

“说不定啊。呃……即便他听不到,我也许会告诉他,可是,你会不会反悔呢?”苏扬看着权雅泽不支声了,他继续说:“权小姐,你也许不相信,我们唐总是真心爱你的。只是,他觉得自己不配你,他有过一段婚姻,年纪又比你大,而你倾国倾城,正是青春年少时,所以,唐总一直不敢对你说什么。”

苏扬的话,让一边的唐殷攥起了拳头,他恨不得将苏扬揍一顿,权雅泽现在够伤心了,他说这些干嘛?!

“是吗?唐殷!你想对我说什么?你起来亲口告诉我!”

苏扬见权雅泽哭了,而躲在暗处的唐殷在怪他,用眼刀子在捅他,他也只好闭嘴,不再说话。

此时,某一处,唐恬看着吕置她问他,“你是谁?为什么救我?”

“恬恬,你果然忘了我?”

唐恬眯起眼睛,使劲想着眼前的男人,可是,还是没有一点儿印象。

“恬恬,小时候的事情,你真的全部都忘掉了吗?一点儿都不记得了?”吕置走进唐恬一步,小声叫道:“婷婷。”

“婷婷?”唐恬心里暗暗叫了一声,她再次看向吕置,似乎想起来什么,脱口而出,“吕置哥哥?”

吕置喜极而泣,用力的点了一下头。

“真的是你?吕置哥哥?”

“恩。婷婷,是我。”吕置一个大男人落泪了。紧紧的抱住了唐恬。唐恬没有想到救她的人尽然是同年的玩伴,她也是抱着吕置哭了。

“吕置哥哥,吕霞姐姐呢?”

吕置将自己和妹妹的一切都告诉了唐恬,唐恬顿然悔悟,这些年,因为爱唐殷,失去了太多,包括作为一个的模样,因为爱唐殷,她嫉妒,猜疑,变得心胸狭窄,不择手段,而吕置兄妹却一直在她身边保护她。

“婷婷,现在回头,为时不晚。”

“可是,可是,我还能回得去吗?我哥一定恨死我了,她一定会杀了我的,还有权雅泽,就算我哥能放过我,她也会杀了我的。”

“相信我,你的贵人已经出现了!她会帮你。”

“我的贵人?”唐恬诧异的看着吕置。

“是,你的贵人,只有她能救你。”

“谁?”

“权家小姐。”吕置说。

“权雅泽?!”唐恬的身子不由得颤抖了一下,当那日看到唐殷因为她给权雅泽喝了药之后的表情,唐恬就知道,自己完了,唐殷是真心爱这权雅泽,当唐殷亲自将剩下的药灌入唐恬的口中,又把唐恬狠心的推出门的时候,唐恬就知道,唐殷不止不会原谅她,还会将她赶尽杀绝的。

而权雅泽更应该是恨她入骨的人,她会救她?听起来都是一个笑话。权雅泽现在恨不得把她撕碎,拆骨入腹吧?

这几日,唐恬想了很多,爱是建立在两个人都幸福的基础上的,唐殷根本就不爱她,她再怎么死缠烂打,唐殷都无动于衷,而且她越是逼近,唐殷越是反感,以至于给唐殷造成了压力,这样的感觉根本就和爱毫不沾边。

只是,唐恬知道的太晚了,她后悔也挽救不了什么了!

“婷婷。”吕置将唐恬抱在怀里,捧着她流着眼泪的脸,“唐殷在医院……”

“医院?他怎么了?”

吕置顿了一下,没有把唐殷给唐恬下了套在医院等她出现的事情说出去,他怕唐恬不敢去,但是,事情只要面对,才能解决,于是他说道:“他病了,在医院里,你是不是该去看看他?”

“他想见我吗?”

“他一定很想见你。走吧。”

“我,我不敢去。”

“放心吧,吕霞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你不会有事的!”

医院里,唐殷已经等了唐恬四个小时了,唐恬还没有出现。苏扬陪着权雅泽坐在长椅上,苏扬的电话突然想起,苏扬站起来,对权雅泽说要接一个电话,就离开了。

另一间房里,唐殷对苏扬说:“她已经待了四个小时了,让她回去吧。等我抓到唐恬,再让她出来。”

“殷哥,你也看到了,我劝不走她。不过……”苏扬笑笑说:“殷哥,这回歪打正着,权小姐终于说出了心里话,她说她要嫁给你,你没有听见吗?”

“啪!”唐殷在苏扬的肩头狠狠的拍了一把,“什么歪打正着!我怀疑是吕置在搞鬼,把她引到这里来的。”

“那样不是正好吗?如果权小姐能嫁给你,又能原谅恬恬,岂不是两全其美。”

唐殷目光暗了,对苏扬说:“不管怎么,先让她回去吧,都四个小时了,太累了。”

苏扬耸耸肩,走了出去,来到权雅泽的身边,“权小姐,等唐总醒了,我给你打电话好不好?”

“怎么这么长时间了,他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呢?我去问问大夫。”权雅泽起身要去问大夫。

“哎!权小姐!”苏扬一把拉住权雅泽,问个什么大夫?那里面本来躺着一个植物人,问什么问?“权小姐,大夫说了,唐总苏醒要十二小时呢。”

苏扬说完偷偷看了一眼某一处,心里那个慌啊!这不是咒老板吗?

“十二个小时?为什么会这么长时间?”

“呃……我也不学医,我不知道。”苏扬将手推在权雅泽的肩头,“你赶紧回去休息吧。别在这儿待着了。”苏扬劝不走这位姐,要挨老板骂的好不好?

“我要等他醒来。”权雅泽坚定的说。

“权小姐,你既然对唐总没有感觉,就不要浪费时间了,他醒来看见在这儿守着他这么长时间,真的会以为你爱他,你会让他越陷越深的,他现在就已经陷的无法自拔了,你难道要让他彻底为你沦陷吗?”

“谁说我不爱他?我爱他,只要他醒来,我就会嫁给他!”权雅泽的话,让苏扬大吃一惊。

一边的唐殷心里一颤,仿若触电,他眉梢由刚刚的紧蹙变为喜色,他走出来,朝权雅泽一步不走过去,然而,他又停住脚了,该给权雅泽一个交代,才能对得起权雅泽。

可是,等了这么长时间了,唐恬还没有出现,难道,吕置识破了他的计谋,把唐恬给说服了?或者唐恬根本就没有看到报纸?

就这时,门口吕置搂着唐恬的腰走进来,苏扬灵敏的眼睛一眼望去,目光注入阴暗。权雅泽发现了苏扬的脸在瞬间变了,她朝苏扬看的方向看去。这一眼,就看见了唐恬。

那个让她蒙受侮辱的唐恬,让她恨之入骨的唐恬,她的手不由得攥紧了。

越来越近的唐恬,看到了苏扬和权雅泽,她的步子停下来,吕置在耳边低声说:“不要紧,相信我,婷婷,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唐恬这才重新迈开步子,走的产颤兢兢,她没有看到唐殷,她更加害怕了。这个时候,只有权雅泽和苏扬在,而不见唐殷,这不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吗?

这种奇怪让唐恬的身体开始打颤,吕置爱护的用力搂紧唐恬的腰,吕置刚要在唐恬耳边说什么,唐殷走了出来。

唐恬不由得心中一颤,真的是吕置所讲,唐殷为了引她出来,不惜一切代价,真是想尽了办法。

权雅泽本来攥着拳头要冲上去打唐恬的,发现唐恬异样的眼神,她朝身后看去,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她身后,好端端的唐殷。

触电一样的速度,权雅泽看了一眼躺在病房里病床的那个身体,依旧还是那个样子,权雅泽不顾唐恬,一下子腾起火来,冲着唐殷扑去,使出她的独家功夫九阴白骨爪来,狠狠的朝唐殷打去。

嘴里还骂道:“唐殷!你个王八蛋!你尽然骗我!你为什么不去死啊!”

唐殷尽量躲着权雅泽的攻击,任由权雅泽打她,权雅泽打了一会儿,停下来,看着唐殷的脸,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病了吗?因为报纸上说他以身试毒。

“我没事,很好,那样做,就是想把唐恬引出了,现在她出来了,我给你亲自报仇的机会,你想杀了她都可以,我替你去坐牢。”唐殷看着权雅泽真心的说:“我答应你的一样都没有忘记,我一直在寻找机会给你报仇的机会,这不是,人给你带来了。”

唐殷说着看了看走过来的唐恬。权雅泽转头看到唐恬,又回头问唐殷,“你说的真的?你真的舍得让我杀了她?”

“在我的生命里除了父母,只有你让我舍不得。”唐殷敢这样说,完全是因为刚刚权雅泽和苏扬说的那些话,让他才有了这样的勇气。

见权雅泽不说话,唐殷又认真的说:“雅泽,我知道我可能不配你,但是,我还是想说,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接受我。”

“你都要去坐牢了,难道也要我接受你?你身为一个劳改犯,就更加不配我了。”权雅泽说。

“是啊,大舅哥,权小姐,不如你们放了恬恬,说起来,你们还得感谢我的恬恬呢,不是她的撮合,你们也不可能这么快走到一起。”

唐殷和权雅泽两人一起看去,就看见吕置那张人神共愤的脸无耻的说着,而怀里紧紧搂着唐恬。

而唐恬吓的直在吕置的怀里哆嗦,她颤颤魏巍的刚要说话,权雅泽上前一步,扬手就朝唐恬打去。

吕置看见权雅泽的手朝唐恬扇过来,抬起手去挡,就这时,唐殷阴狠的眸眯着,一把抓住吕置的手。

“啪!”权雅泽一巴掌狠狠的扇向了唐恬,吕置眼看没有阻挡住权雅泽的手,心里正急着,只见权雅泽扬手,又是一巴掌,响亮的扇在了唐恬的脸上。

“权小姐!住手!不然我对你不客气!”吕置企图甩开唐殷的手,可是,唐殷是发狠一般的住抓着他的手不放。

“你不客气一个我看看!”唐殷一把拽这吕置,想把吕置给拉过来,好人权雅泽狠狠的教训一番唐恬,可是,吕置一只手抱着唐恬不撒手,唐殷恨恨的说:“吕置!这是她们两之间的事情!你不要插手!唐恬她自己该为自己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那么即使她们两之间的事情,就该有她们两自己解决,你也不要管!”吕置气愤的说:“你这分明就是在帮助权小姐欺负恬恬。”

唐殷抬起一脚,朝吕置踢去,吕置被迫踢开,唐恬被拽的跌了一个踉跄,等站定脚后,她吓得直吞口水,一个劲的后退,对权雅泽说:“雅泽,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该那样对你……”

唐殷上去一把将唐恬的下巴捏起来,吕置刚要上去救唐恬,苏扬扬手狠狠的打了吕置一拳,将吕置狠狠的击倒在地上。

“唐恬!你简直找死!敢做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我唐家养一条狗,都比你懂得多!”

“哥,我,我错了,求你原谅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你已经没有机会了!”唐殷狠绝的说着,狠狠的放开唐恬,唐恬又差点跌倒,还没站稳,唐殷就对权雅泽说:“雅泽,我说过,你要是杀了她,我去替你坐牢!今天人我给你带来了,由你处置。”

“唐殷!你好绝情!她怎么说也做了你二十年的妹妹,又爱了你那么多年,你为了一个女人,你至于置她于死地吗?”吕置急着要救唐恬,却被苏扬拦下来。

苏扬冷笑一声,对吕置说:“正因为对她太好了,给她的信任太多了!才让人生气!”

唐恬的泪水滚滚而下,她闭上眼睛,哭得一塌糊涂。

而唐殷的话,让权雅泽感动到不行,她攥紧的手慢慢松开,这时吕置急着要跳墙似的说:“唐殷!你再敢让你的女人动恬恬一下!我真对她不客气!”

“啪!”就在吕置的话后,唐殷拿起权雅泽的手狠狠在唐恬的脸上又扇了一巴掌,他回头挑衅的对吕置说:“打了!你来不客气一个试试我看!”

唐殷瞪着血红的眼睛,对权雅泽说:“雅泽!有我在!你想怎么就怎么!”

一边的苏扬看着唐殷呼出一口气去,这看着怎么像两个淘孩子在打架一般。

唐恬捂着脸哭,吕置心疼的要命,他被苏扬控制着,他狠狠的瞪着苏扬,“苏扬!你是个男人吗?你爱过一个女人吗?”

“你!你少他么的废话!老子爱没爱过女人干你什么事情!”苏扬的脑子里却闪过一张清秀的哭泣的可怜巴巴的小脸。

“你若是爱过一个女人,你就不会这样拦着我!如果你的女人受着这样罪!你还会这样吗?”

“多你妈话!”苏扬一拳将吕置击倒在地上,等吕置再翻身起来的时候,苏扬却没有去拦。

吕置一把将哭着颤抖不停的唐恬抱在怀里,不停的安稳,“恬恬,没事,没事。”吕置抬头看着唐殷,怒着说:“唐殷!我真是失望!如果不是恬恬,就你这种性格,敢和权小姐坦白吗?你敢迈出这一步吗?话说回来,是恬恬撮合了你们!你还这样对待恬恬,你简直忘恩负义!不识好歹!”

“吕置!我宁愿看着雅泽永远快乐,即使我得不到他,也不要用这样的方法!你别替唐恬狡辩了!今天就算雅泽放过她,我也要为唐家除了唐恬这种祸害!”

“唐殷!你!你顽固你!”吕置气得压根都在抖了,“好!既然这样,我们来打!我为自己的女人和你打一场!”

“你配吗?你算什么玩意!”唐殷说着朝吕置的肚子上狠狠的踢去一脚!

“啊!”唐恬差点跌倒,尖叫了一声。

权雅泽看见唐殷上去又要打吕置,她抬腿朝外面跑去,吕置一手按着肚子,心里有些放松了,他对唐殷说:“大舅哥!这事就算解决了!”

唐殷不说话,只傻愣愣的看着跑走的权雅泽。

“大舅哥!打也打了,我们歉也道了,你再不追嫂子,就要后悔了!”吕置笑着说。

“吕置!我不会放过你和她的!”唐殷指着吕置和唐恬说完去追权雅泽了。

吕置捧起唐恬红肿的脸,可怜的要命,“好了,恬恬,没事了,我说过,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唐恬在吕置的怀里大哭起来。

——

唐殷正式要去见岳父岳母了,她拉着权雅泽的手,郑重其事的问:“雅泽,你真的考虑好了吗?我不要你后悔。”

“是考虑好了,现在就后悔了。”

“啊!?”唐殷的心咯噔一下。

权雅泽看着唐殷的脸上都变白了,笑了笑,往他身上凑了一下,“你真的爱我吗?”

“真的。”唐殷使劲的点头,回问她:“你呢?真的爱我吗?”

“有一点儿吧。”权雅泽转过身,背对着他,脸上却是笑容灿烂。

唐殷从后面将权雅泽抱紧,“有一点儿就行,我会让你慢慢更爱我的!”唐殷说的自信满满,权雅泽没有再说话,唐殷对她,她已经看得很清楚了,不需要再有任何的怀疑。

“雅泽!”唐殷突然严肃起来,“有个事,要和你谈了,才可以去你家!”

“恩?”权雅泽睁大眼睛莫名其妙的看着唐殷。

唐殷抬手促了一下眉梢,“那个……以后可以忘了他了吧?要和我在一起,心里可不能有别人。”

权雅泽拧着眉看着唐殷,不说话。

权雅泽这一不说话,唐殷急了,赶紧说:“你根本不爱他!你只是自尊心在作祟!对他,你是不甘,不是爱!”唐殷突然紧抓着权雅泽的胳膊,紧张的说。

“你怎么知道不是爱……”

“雅泽!我说不是就不是!”唐殷霸道的宣誓着自己的主权,“你要是答应嫁给我,就不许想任何人!”

“那我还真的反悔了呢!”权雅泽大声喊道。

“权雅泽!你!”唐殷瞪着权雅泽,从来没有这般气愤过,他目中带着血色,似乎一头猛兽要撕碎猎物那样凶狠不由半丝怜悯。

然而,唐殷看着权雅泽的坚定,他又软下来,“雅泽,求你了!你都答应嫁给我了,你还想这别人,你这样怎么可以?”

“怎么不可以?”权雅泽瞪回去,看到唐殷脸上的肌肉都抽成一团了,她才生气的说:“不能因为嫁给你,我就不爱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了吧?”

“雅泽!”唐殷一把将雅泽抱起来,在地上转了几圈,知道权雅泽说昏了,他才停下来,“以后每天要带你去锻炼身体,你太弱了!这么几圈就昏了,我们结婚以后,活动每天都有,你怎么能受得了?”

权雅泽如朝阳一样艳红的脸,笑的妩媚纵生,她一味的摇头又点头,又一味的落泪。

“雅泽。”唐殷突然又一声。

“恩?”权雅泽莫名。

“那个……”

“哪儿个?”

唐殷想起权雅泽两次为了那个男人而失控,他自己就几乎要失控,他还是不放心,又说:“你想想,你每次想起那个男人的时候,都是你无助孤独的时候,而不是你一想起他就会无助和孤独,你把他当肩膀想依靠,想让自己爱他,可是,你还没有爱上他。”

“你又提?!”权雅泽瞪着他。

不提他心里不舒服啊,一定要说的通透了,他才安心。

可权雅泽已经朦胧的泪眼看着眼前的男人,权雅泽出来落泪却再无其他。

唐殷将权雅泽揽进怀里,紧紧的揉在自己的身体上,他抚摸着她丝绸般的秀发,将性感的薄唇落在她光洁的额头上。

随后那磁性的话语温柔的落在权雅泽的耳边,“何必用自己的骨气征服别人的愚昧?那样真正傻的到成了你自己,看清方向,雅泽,让我牵着你的手往前走,我不许你在固执犯傻。”

“你要是敢再提一次,我就犯!”

唐殷抱得她更紧,似乎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去。

夜色很美,全因为黑色的天幕中挂着一轮满月,把大地照的通明,床上,唐殷抱着权雅泽感慨:“上天待我真是不薄,得到这样一只可爱的小白兔。”

“噗!”权雅泽面对唐殷眼里的炙热,她撅起嘴来,“我说了我不是小白兔,我是小狐狸!”

“噢?那么会勾人吗?”

“勾人?我说我是小狐狸!不是狐狸精!”权雅泽推着他附过来的身子,这死男人说的那么温柔,似乎还有暧昧的味道。

“是狐狸就会修炼成狐狸精的,我帮你开始修炼吧!”

“啊!哈哈哈……讨厌!”

满屋浪漫,满屋和谐……

——

虞小筝这几天一直在吐,刚开始以为自己吃坏了肚子,可是,一连几天都是看着油腻就想吐,她算算上次和苏扬在一起,也正好是一个多月的日子,而且自己这个月生理期已经推迟了好几天了。

有些害怕的虞小筝跑到药店买了试纸,果然,真的怀上了,她害怕极了。自己没有结婚不说,从唐氏出来,欠着唐殷五十万不说,现在这家小企业里,工资刚够开销家里和母亲的医药费,现在来个宝宝,她拿什么养他?

只有做掉了。医院里,大夫告诉她,孩子很正常,一般第一胎孩子都很聪明,如果就这么打掉了多可惜。

可是,虞小筝已经决定了,因为她没有能力养活这个孩子,妈妈做了那个大手术,还是康复期,一天的药就要几十块,父亲去世早,她还有个上高中的弟弟,今年高考,弟弟成绩不错,她要让弟弟读最好的大学,就像她一样。

因为妈妈说了,只要靠知识才能让人强大起来,自己要不是发生了崔婷那件事,她在唐氏,一定可以大放光彩的,现在这个小企业,她才来不到半个月,经理已经很重视她了,可是,毕竟小企业,工资怎么也是上不去。

想来想去,她还是觉得不能留下这个小生命,一来,苏扬那种人是她觉得惹不起的,苏扬要是知道她给他生了孩子,还不把她活剥生吞了。

二来,家里现在全靠她,她一生孩子,妈妈心里会难过,身体也利于康复,弟弟要是被别人知道了有一个没结婚就生孩子的姐姐,弟弟也会有心里负担的。

虞小筝打定主意走进了妇产科手术室里。

“虞小姐,你要不要和你的家人再商量一下?孩子的爸爸呢?”好心的护士说:“就这样打掉,真的很可惜。”

“没事,我决定了。”大夫看着她,估计她是未婚先孕,就答应给她做手术了。

就在走上手术台的那一刻,电话响了,她对大夫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先接个电话,拿起手机一看,是弟弟打来的,她接了起来。

电话里,弟弟让她快回家,说是家里去了一个很帅的男人找她。

“很帅?!”虞小筝一边往家赶,一边的脑子里过着她认识的男人,一个个的赛选,也没有想到会是苏扬。

不管是谁!那个人他也不该去家里找她吧?这样妈妈会担心的,还以为她在外面和别人乱来呢!要知道她这几年不是念书就是打工,一毕业就急着找工作,连个男朋友都没有好好谈过。更别说能带回家的男朋友了。

刚到她家楼下,虞小筝就看到了那辆霸道的车,尽管不知道这车多少钱,可是,虞小筝知道这车觉得很贵,贵到她一辈子看都看不到几回。

然而这辆车,她却看到过很多回,她认识,这是苏扬的车,这种贫民区,怎么会有这样的豪车开进来?不会巧到正好别人家也来人了,来的人也正好开着和苏扬一样的车。

可是,她怎么敢去想象是苏扬来了呢?她和苏扬是两条平行线,一条在天上,一条在地上,永远不可能相交才对。

上了楼,真的是苏扬,面对苏扬,虞小筝显得很紧张,她不知道他大驾光临所为何事?

“那个,唐总让我来看看,你怎么还没有回去上班?”苏扬看着虞小筝,这才几天,这个死丫头好像又瘦了,让她回去唐氏上班,她却在那个不知名的小场子里每天加班,而且工资又低。

“我已经和人事部办过手续了。”虞小筝小心翼翼的说。她害怕唐殷让苏扬来要账,也怕唐殷因为她的解聘合同上没有唐殷的签字而来找她要赔偿损失。

“你一点儿法律常识都没有吗?你不知道终止合同,需要唐总的签字才能生效吗?”

虞小筝狠狠的吞咽一口口水,看来真的是来要赔偿的!她怔怔的看着苏扬,颤抖的说:“人事部说他们……”

“人事部说了算?还是唐总说了算?”

“小筝,小筝……”屋里传出妈妈的声音来,弟弟也下楼买西瓜回来了,虞小筝紧张的抓着苏扬的胳膊,“苏先生,到外面说好不好?”

苏扬站着不动,假意生气看着地上可怜兮兮的女人。

“姐,你怎么不请苏先生坐?我去切瓜。”

“不用不用,苏先生有事要走了,我去送他,你回屋看看妈妈,她刚才叫你了。”虞小筝拉着苏扬就往外走,苏扬不走,虞小筝的眼眶红了,她双手合十呈求的状态小声对苏扬说:“到外面说好不好?”

苏扬这才跟着她离开,然而,胳膊上传来女人紧紧的掌力和热乎乎的温度,苏扬的心里舒服极了。这种感觉从来没有。以前唐恬也这样抱过他的胳膊,没次他都心慌紧张,他知道,那也是爱,然而这种感觉,是温暖,是依靠,感觉飘荡的心靠在心房里。

虞小筝一直将苏扬拉下楼去,又一直走到一条小巷里,她四下看看,见没有人,才长舒了一口气,放开苏扬。

上次苏扬说让她回唐氏上班,可是她拒绝后,苏扬已经半个月没有出现了,她知道,她这样的大学生,虽然成绩优异,可在唐氏是不缺的,人家没有必要三番两次请她回去上班的。

“苏先生,唐总的钱,我肯定会还,我可以给唐总写一个借条,对,写一个借条,我上次忘了给他写借条。”

虞小筝说着就从自己的包里翻纸和笔,包里有一个小本,是她一般记东西的,可是,笔却找不到,她记得有一支笔在包里的,她蹲下身,把包里的东西翻出来找笔。

那种慌张着急的样子,看着苏扬心里直疼。

无意把那张医院开好的手术单翻了出来,她赶快迅速又塞进包里,苏扬火眼金睛看到一张医院里出来的东西,他担心这个女人是不是病了,他蹲下来,“怎么会有一张医院的单子?”

“那个……我妈的。”虞小筝说完看也不敢看苏扬,伸手在包里找,终于找到一只笔,她在小本上开始写借条。

如果虞小筝泰然的说那张医院的单子是她妈的,苏扬肯定不会怀疑,然而她说的时候那么慌张,看都不敢看他,苏扬确定有问题,一把扯过虞小筝的包,拿出那张化验单。

虞小筝伸手去夺的时候,苏扬已经站了起来。

“给我!你这人怎么乱拿别人的东西!”虞小筝跳起来去夺苏扬手里的单子。

“流产手术?”苏扬一边念着单子上的字,一边看了一眼虞小筝,虞小筝停下来,整个人傻了都,苏扬继续看着:“怀孕6周……”

虞小筝看见苏扬看完了,手也放到她能够得着的地方,她一把夺过苏扬手里的单子,把借条写好,放在苏扬的手里:“这是借条,请你还给唐总!唐氏人才那么多,也不缺我这样的,求你在唐总面前美言几句,那份合同就无条件的终止吧,求你了。”

虞小筝说完抬腿就跑。

“等等!”苏扬一把拉住她,“孩子是我的?你打掉了?”

虞小筝本来想说不是的,但一转念,点点头说:“是,孩子是你的,因为我始终就你一个男人,我也打掉他了,你看在我因为你而受了这种痛,求你去和唐总求情吧,五十万我会一分不少还给他,至于合同节约,就不要再为难我了。”

“你!你凭什么打掉我的孩子!”苏扬手上一用力,差点将虞小筝掀翻在地上。

虞小筝几乎要跌倒,摇晃了两下站稳后,她怔怔的看着苏扬,打掉一个孩子,他有什么可生气的?像他这样的男人,外面女人一定多不胜数,他还吃那种药去酒店找小姐,打一个孩子他这么激动干嘛?

“什么时候做的?”苏扬冲着虞小筝喊道。

“啊?”虞小筝被他着一嗓子吓了一跳,弄不清楚怎么回事,她颤颤兢兢的说:“刚才。”

“你!”苏扬举起手来,虞小筝吓得抱住头缩起脖子来,半天没等上苏扬打她,她抬起头放下手来,刚要说话,就被苏扬拦腰抱起大步走起。

“喂!你干嘛?”

“别动!再动老子杀了你!”虞小筝吓的把自己缩成一团圈着苏扬的怀里,双手也因为怕掉下去而自然的抱紧了苏扬的脖子。

苏扬将虞小筝放在自己的车上,自己绕过车上车就将车开走。

“喂,你带我去哪儿…….”

“给老子闭嘴!”苏扬回头一句生生打断虞小筝的问话。

看着苏扬眼睛里都是红色,虞小筝是真的害怕,又把自己缩在座位里。

车子停在一栋公寓楼下,虞小筝探头望去,还没看清就被苏扬抱下车,直往楼上走去。

“喂……”

“闭嘴!”

虞小筝只说一个字,就被生生的再次掐断。

苏扬把虞小筝抱回自己的家,放在大床上,虞小筝一下子弹起来,抱着自己的衣领颤抖着,哭着说:“你,你不能这样对我!我已经不做了,我说过我就做了那么一次,求你别这样对我…….”

苏扬紧蹙着眉心,一把将虞小筝拉倒在床上,抬手将被子拉在虞小筝的身上,连虞小筝的头都蒙住了。

虞小筝将被子拉在脖子下,看着床边莫名其妙就发狠的苏扬。

“躺着别动!要不老子真把你做到死!”

虞小筝真是狠狠的颤抖了,记得那晚,他真的将她差点做死。

苏扬转身出去了,虞小筝瞪大眼睛一动不敢动,待屋里彻底安静了后,虞小筝坐起来,拍着自己的胸口,自言自语:“难道?难道他喜欢我?”

这样问着自己,虞小筝把头摇成拨浪鼓,她又对自己说:“怎么可能?绝对不可能!别犯花痴了!别误解了人家的意思!到头来小心又是人家的一个讽刺。对!那人就是一个神经病!你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虞小筝和自己说了几句,环顾了一下这个房间,不是黑色,就是灰色,稍微亮一点的就是蓝色,再亮一点儿的就是天花板上的灯了。

“这还真是没人味!你还在着幻想?!哼哼!”虞小筝嘲笑了自己两声,双手抚上肚子,“宝宝,咱娘俩算是没缘分,你再投胎,瞅准了……”

这时,听到门口有声音,虞小筝赶紧躺好,门果然在下一刻开了,苏扬端着碗走进来,虞小筝一动不敢动看着苏扬一步步走近。

这不至于给一碗毒药吧?他也没有必要让自己死吧?这是法制社会!

“想什么呢?”苏扬没好气的坐在床边,一手端着碗,一手去扶她。

虞小筝闻到了一股鸡汤的味道,不是很香,但她肯定是鸡汤的味道,因为,她天天给妈妈熬汤喝,什么汤,她一闻就知道。

“把这碗鸡汤喝了。”

“恩?”虞小筝不接碗,看着苏扬。

“等喂你吗?”

虞小筝接住碗,低声说:“以为一碗毒药呢。”

“电视剧看多了吧?快喝!”苏扬瞪着虞小筝,看虞小筝把一碗汤喝掉,瞪她却也只是那么一刻,然后有略显温柔的说:“这是我叫的外卖,我不会熬,请了保姆,明天就来。”

“恩?”

“还能生吗?”苏扬不管虞小筝的疑问,他问到。

显然虞小筝没听懂他的话,又“恩?”了一句。

“问你还能不能生了?”苏扬大声喊道。

虞小筝揉了揉耳边,“什么意思?”

“你要能生,我就娶你!”

虞小筝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心跳也在加速,她小声说:“要是不能生呢?”

“不能生,下辈子给老子生十个!”

虞小筝抬起眼睛看着苏扬,眼眶红了,她勇敢的又问:“那这辈子呢?”

“你妈!你白天给老子当女儿!晚上当老婆!”

虞小筝咬着牙齿,泪水哗哗的滚落。

“怎么?还看不上老子吗?看不上也没有你反驳的余地,老子今生就要定你了!”

“真的吗?你不会反悔吗?”透过模糊的泪眼,虞小筝看着苏扬。她从来不知道,前半个小时,她还在医院里准备打掉这个小宝宝,现在就给宝宝找到一个最好的家。

她不相信自己这不是在做梦,可是,苏扬真的爱她吗?会爱她吗?

“别哭了!”苏扬很重,却温柔的给虞小筝擦着眼泪,“你这和坐月子是一样!落下毛病,受罪的是你自己!”苏扬说完把虞小筝揽进怀里,低声说:“我也心疼你。”

狠狠的吞掉一口口水,虞小筝完全听到听懂了苏扬的话,他说她受罪他也会心疼。

“苏先生,我家里有要重病的妈妈,还有要钱上学的弟弟,我们住那个房子,也是租来的……这些你知道吗?”

“那个破房子就是不是租来的,也不能住了!”

虞小筝抬起泪眼看着苏扬。

“这里这么大,住不下你妈和你弟弟?”

“可是,可是……”

“你再多嘴我真吃你了!”苏扬不敢吻她,怕自己的火燃烧起来控制不了,这几天一直在想她,要不是唐殷的事情缠身,他早就去找她了。

“要保养好身体,一个月后,我们结婚”。

“苏先生……”苏扬的横眉立目让虞小筝停下话来。

“这件事情不容反驳!你只能爱我一个人!心里若有别人,赶快清扫干净!还有!再让我听到你叫我一声苏先生,我杀了你!”

其实,苏扬这么霸道的要娶虞小筝,是因为他那双独具的慧眼早已经看出虞小筝心里有他了,而且,、他也打听清楚了,虞小筝这些年连个男朋友都没有正正经经谈过,所以,他肯定她的心里没有别人。

面对苏扬的霸道,虞小筝听话的点头了。像一个小奴一样听话。

这天,苏扬和虞小筝是饭桌上吃饭,佣人又端上一样菜来,虞小筝捂着嘴干呕就往洗手间跑。

苏扬看着她的跑的动作灵敏,而且……苏扬把手里的筷子狠狠的扔在桌子上,朝洗手间走去,“虞小筝!你敢骗我!”

“我我,我没有骗你!是你自己说的……啊!不行啊!小心宝宝!”洗手间里传出了杀猪一般的声音来。

一年后,苏扬抱着自己的儿子搂着自己的老婆去唐殷家做客,唐殷家比苏扬儿子小两个月的女儿正在权雅泽的怀里哭。

唐殷站在地上,对权雅泽说:“老婆,你这样抱不对。”

“那你来,你来抱。”权雅泽将宝贝女儿放在床上。

唐殷挠了挠眉梢,“我去叫阿姨。”他赶快逃走,因为他自己也不会抱那么小的孩子。

楼下,唐殷看见苏扬把一个软软的小毛孩抱的游刃有余,而且,好像苏扬家在哄孩子这件工作上,好像苏扬是主力。唐殷特想向苏扬讨教几招,然而,有苏扬老婆在场,他又不好意思。

“苏扬,你来书房一趟!”

“噢。”苏扬把自己宝贝儿子给了虞小筝跟上唐殷朝楼上走去。

唐殷回头看见苏扬两手空空,恨声恨气一声:“抱上你儿子!”

“干嘛?”苏扬问道。

“让你抱你就抱上。”不抱孩子,怎么实践?可是唐殷哪好意思开口说因为什么。

“殷哥,你叫我们一家三口来,就是要给你练手吗?”苏扬站在楼梯上,扬起头看着唐殷。

“那,那不是因为我家娇儿太小,女孩软,我不敢抱吗?”唐殷小声说:“你听话一点儿,到时候把女儿给你儿子做媳妇去。”

苏扬可不傻,他唐殷是想着把苏扬的儿子弄回来做上门女婿吧?

“快点!别给脸不要!”唐殷发威了。

苏扬折回去抱自己宝贝儿子,“这是最后一次!”

“行!”唐殷答应,以后学会了,谁还抱他的儿子?天天哄自己的宝贝女儿还嫌时间不够呢。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