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胆人人体艺天天人体

早春的太阳缓缓的从地平线上升起,经历了昨日整晚的暴雨,雨过天晴的晨曦给人们带来了一种欣欣向荣的感觉,就连夹杂着海水腥味的空气,仿佛也比平日清爽了许多。【无弹窗小说网】

圣迭戈,西班牙的殖民地,一座刚刚建立的小城市,除了港口有几处炮台作为防御之外,其他地方看上去更像是个村镇,无论是驻军还是城市的防御力,都无法与那些真正的大城市相比。

一如往常的,那些个奴隶和平民在天亮时就出来开始了一天的工作,而贵族在这种新兴的殖民城市里还属于极少数。

就是这样一个平凡的早上,一声炮响彻底改变了这一切。

一艘艘巨大的战舰排列成有序的阵型缓缓的逼近了港口,在港口守军仍有些惊慌失措的在组织反击的时候,一排排的火炮犹如怒吼的巨龙,轰鸣着将炮弹倾泻在了这座港口上。

只是半日的功夫,这场实力悬殊的港口战就落下了帷幕,市长也被击毙在了府邸之内。

随着侵略者彻底占领了这座城市,这里的土著和平民都默默的接受了这个结果,因为再强大的武力面前,所有的反抗都是颓然的。

只不过,这些居民除了对侵略者的畏惧、对未来的忐忑之外,更多了一丝从未有过的好奇。

因为他们明显就不是欧洲以及大西洋诸国的军队,他们有着黄皮肤黑眼睛,除了船坚炮利之外,他们每个人的武力也都很高,一个人对战三四个成年男子都不落下风。

当一切尘埃落定之后,这只舰队的指挥官,一个神采英拔、品貌非凡的男子,才缓步走下了战舰,踏上了对他来说是异国他乡的土地,而他便是消失了整整五年的八皇子永璇。

永璇摘下了手上的用天蚕丝制成的手套,深邃犀利的眼眸打量了下因为炮击而变的有些破败的港口,随后对着身边的副官冷声问道:“无二,皇阿玛大概多久才会到”

“回禀少主,主人会同英国人的舰队一道南下,估计还需要些日子。”无二很是恭敬的回了话。

他是皇帝最信任的部下,曾经的粘杆处总管,不过现如今,他却是少主的贴身护卫以及舰队的副官。

永璇显然对这样的结论有些不满,俊眉微皱,清爽的短发随着海风微微摆动,片刻过后,他便有些负气的大步走进了这座城镇。

五年前,永璇和龙隐天一起假死远离了京城,不过那也只是他们对天下人的一个交代而已,一些应该知道的人还是知晓他们的去向的,而他们的“死”也有利于永璂继承皇位。

他们并未选择留在大清,而是率领着龙隐天命人秘密训练的一支海军,漂洋过海的去了欧洲。

龙隐天并不是思想守旧的人,一直以来他都对所谓的西方文化很感兴趣,以前是没有机会,如今彻底卸下了肩上的重担,也使得他终于得偿所愿,可以亲自前去观察学习。

永璇虽然对西方的东西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不过因为皇阿玛想去,他自然也会跟随。

但恰恰就是这一次的欧洲之行,却让他们有了新的际遇。

刚进入直布罗陀海峡,他们的舰队就莫名其妙的同西班牙的舰队在海上打了一仗,然后他们在机缘巧合之下又见到了奥地利女王玛丽娅特蕾莎,自此大清这个神秘的国度也走进了这些欧洲国家的视线。

由于刚刚结束了七年战争不久,各国损失都不小,武力强大的大清舰队一出现,立刻就引起了各国的注意,而真正让各国感兴趣的,还是他们带来的瓷器、丝绸、茶叶等特产。

经过了三年的周旋和谈判,最终,龙隐天选择同英国、奥地利两国签订了友好条约,除了贸易通商之外,便是帮助大清建立海外殖民地,继续打压西班牙和普鲁士。

龙隐天虽然代表了大清国,不过除了殖民地的事物之外,其他的事却并没有要出面的打算,全部都是写密信给永璂,让他去处理。

毕竟永璂才是大清国现任的皇帝,他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个外交官罢了。

当然,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强大的海军实力上的,所以这几年,龙隐天一刻都没有放松对军队的训练和扩充,以及战舰的改良和建造,同时也借鉴了不少欧洲国家的理念和经验。

这几年永璇也成长了很对,尤其是在海战方面,而他对于战争和殖民地也有了些兴趣,所以这次的美洲之行,他便自告奋勇的担任了先遣舰队的总指挥官。

随着时间的推移,长时间见不到皇阿玛,还是让永璇的心情越来越阴郁,而唯一排解心情的事情就是战争。

所以一个月之后,在龙隐天到达圣迭戈的时候,永璇已经率军打下了好几座城镇了。

龙隐天同样也很想念自己的爱人,不过他并没有马上动身前去找人,而是与英国一道同西班牙的总督进行了一次谈判,最终西班牙迫于压力,还是把美洲的部分殖民地划给了大清国。

对于龙隐天来说,殖民地只是第一步,他最终的目的还是建立一个新的国家,他想在新的国家里试验一些他一直都没有机会实现的理念。

而这一次,他也不会再像以前一样,把自己禁锢在皇宫里,他要做一个“自由”的掌权者。

结束了最后一天的谈判,龙隐天有些疲惫的走回了房间,他打算休息一晚,明早就去找永璇。

不过他一打开门,就立刻注意到了沙发上坐着的那个令他思念不已的身影,无论何时何地,他都会在第一时间发现他,就好似两个磁石一般,会彼此吸引。

没有任何语言来修饰,只是一个眼神,一个拥抱,一个深吻,就足以表达他们心中所想的一切了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