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男虐女地下室调教

一秒记住【文学楼】,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事情从我这里开始,就从我这里结束吧!”

听完这一切,我没了心思在于他们勾心斗角,不管纪唯予是否处于真心的要对付我,但我的印象里她是我的好姐妹,这一点永远不会忘。

纪傲对我的好,我也想明白了。我甚至在想直接死掉算了,这样他们就不用因为我而斗争下去,这样纪唯予就不会受到伤害!无论这件事是否怪我,但不可否认的是苏丹因我而死。

突然间觉得,我再连累别人就是罪过了!所以我看着洪哥,冷静地开口:告诉我老公,让他别再插手此事!

说完我起身离开,心里是,从未有过的平静!

“你终于肯叫他老公了!”

洪哥声音颤抖地说道,却突然反应过来话里的意思,急匆匆的赶上来抓住的我胳膊,说白洁你是不是要去做傻事?

我看了看她,微微一笑摇摇了头。

“白洁,这不是你的责任,即便没有你我们与罗汉肯定也会有个结果!现在马上就要到最后关头,你千万别放弃!白洁,你听我说··”

不等洪哥说完,我摆托他的手继续往前走,洪哥语无伦次地喊着,言语之间充满惊慌;最后他甚至跑上前死死拉住我说白洁你不要做傻事,是我将一切告诉你的,你出事的话纪傲不会放过我的!

其实他说完这句话我的心猛地抽动了,难道我现在连死的权力都没了么?

但很快反应过来,这是洪哥在吓唬我,纪傲如果是那种杀人如麻的恶鬼,他根本就不敢告诉我这一切;既然他说了,肯定是纪傲授意的!

联想到每次我无助时,纪傲都会出现,之前也没注意,现在想来几乎每次他出现和洪哥的短信时间上都相差无几,所以我肯定得拍了拍洪哥的手,说你不用这么说的,谢谢你洪哥,我知道你和纪傲都是好人,也知道你们想帮我,但这场争斗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洪哥没再说什么,双手默默地撒开我,而我直接赶往火车站赶往湘西。

陈夕不是要杀我么,我送上门去!了却这段恩怨!

刚坐上车的时候,我就给罗汉的号码发去了短信:

罗哥,这是我最后叫你罗哥!

你在我心里一直是我的依靠,虽然我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你的一言一行都深深地嵌入我的内心,可惜我没想到你竟然会骗我、害我!

其实你要杀我,何须如此?

我现在在赶往湘西的路上,你也赶快来湘西吧!我已经知道了一切,想帮陈夕报仇的话快来!

不用怀疑,我没告诉纪傲这一切,你过来杀死我,然后不要跟纪傲他们斗下去了!

其实,你真的没必要杀死殡仪馆的老人!当我看到你开枪杀他时的眼神,我才敢确定你原来真的那么可怕!

白洁!

发完短信,我想了下又给纪唯予发了条短信:

唯予,一声姐妹大过天,不论之前我们经历何种瓜葛,今天都该结束了!

我累了,我希望你今晚不要出现!

今夜之后,无论如何你都要好好的活下去,加油!

在我心里,你始终是我的好姐妹,无关其他!

发完两条短信,我直接将手机卡取出掰断,然后连着手机一起,丢出窗外。

车子缓缓行驶,我微笑着看着车厢内,婴儿的啼哭,年轻妈妈的慈爱,围在一起打牌的大叔还有售卖零食的列车员,突然觉得这些生活中无时无刻不发生的小事竟然那么的美好!

但这些,与我无关!

看窗外,不知何时下起了雨,开始是小雨,零星点点洒在车窗上,让我看起外面的世界有中难得的朦胧美!渐渐地雨连成了线,遮挡住我的视线。

窗外很快从建筑变为群山、稻田··

我就像是经历轮回般,看着自然与人世的数次更迭。

只可惜天是黑色,不然我可以看到更多美好的事情!

可惜,可惜。

车系缓缓的停下,我再次踏上湘西大地,刚走出车站,一辆出租车停在我身边,就像是等候多时一般,司机下来冲我笑笑:我们又见面了。

我也笑了,正是之前那个鬼司机,姚卓说他不是,现在我也不去深究,一切都该结束了!

但我没想到的是,我这么一草率的离开,恰恰加剧了纪傲与罗汉这两个团伙的矛盾爆发。

我没想到的是,自从当我踏上列车那一刻,好多人跟着动了起来!

车子继续的开着,半路司机又放了那首熟悉的丧曲,我终于肯定这司机是鬼,可是第一次没感到害怕。我说大哥,你是哪一边儿的?

毫无疑问,他也是两个阵营之中的人,否则不会专门等我。

“到了你就知道了!”

司机又是脖子旋转180度跟我说话,我只好闭嘴。

终于到了龙山县,司机并没停下,直接带我来到一个宾馆,领着我走到二楼的一处包房前,他停下指了指里面说要见你的人在里面,进去吧。说完直接消失了,看样子也不怕我逃跑。

也是,我要是想跑的话根本就不会来!

推门进去,看到的是一白衣少年,他背对着我,正弹着钢琴。

我不知哪里来的兴趣,也没打扰竟兴致勃勃的听起来。

他的琴声很干净,温柔中夹杂着一丝温暖。配的是仓央嘉措的情诗《那一世》

伴随优雅的琴弦,我听出这是纪傲的声音,楞了一下鬼使神差的走上前,轻轻从后面抱住了他。

“洁,别怕,别放弃!”

一曲作罢,纪傲轻轻开口,虽然没扭头,但我感觉到在我抱他的那一刻,他的身子颤抖了一下。或许久到的感情对他来说,太过惊喜。

“我不想再连累别人了,真的不想!”

我的眼睛湿润了,像个孩子般在他怀里失声痛哭。

他却很成熟的拭去我的泪水,然后在我鼻子上刮了一下,轻轻的凑到我的耳边:你听我说···

两小时后,我只身站在渺无人烟的山中,静静地等着。

或许是天意吧,今夜的月亮特别的圆。

无风,周围安静宛若古刹。

倏地身后闪过几道人影,我自嘲的笑笑,该来的,终于来了。

“出来吧,躲下去也没意思。”

随着我话音一落,刷的一声,陈夕就出现在我面前,但她还保持着美丽的模样,也未对我动手,只是眼中依旧充满仇恨;似乎在等待什么。

“罗汉,你难道都不敢见我了么?”

我说完不屑的一笑,但很快又是几声碎响,罗汉、纪唯予、姚卓全部出现。

他们与陈夕站到一起冷冷的看着我,罗汉眼睛不停地往四处看,似乎还不放心。我笑了笑往前走了一步说动手吧,你们不是要杀我么?

“既然你自己送上门来,我就成全你!”

陈夕叫着冲上来,其他人没人动。

我迅速往后一推,然后在她卡住我脖子前,掏出怀里的天师斩鬼灵符拍在她的额头。

随后领伏在他脑袋上噼里啪啦地响了几声,紧接着嘭的一声巨响,陈夕的眼睛里还泛着不解,就已经化作无数碎片,随后消散在空气中。

“陈夕,女儿!啊···我要杀了你,还我女儿来!”

突发的变故让罗汉三人蒙了,等他们反应过来后罗汉竟然老泪纵横,歇斯底里的纪傲了几声就朝我冲过来。但很快他就停下了,不可意思的问道:你怎么会有天师符,难道是纪傲,一定是纪傲!

说到这里罗汉就像神经病一样四下看了起来,显然女儿的灰飞烟灭对他来说,打击太大了!

“没错,是我!”

滕腾腾几声,满身白衣的纪傲从身后飞过来,站到我身前冷冷的开口:罗汉,你恶贯满盈,今天该结束了!

说完便主动上去跟罗汉打起来,罗汉慌忙应对,两人竟打着打着离我们远了。

现场只剩下我与纪唯予、姚卓。我突然很害怕的往后退,却被石头绊倒在地,看冷笑着走来的二人,我吓的语无伦次:求你们别杀我,放过我吧!说着我跪在地上抓住纪唯予的裤腿,流着泪开口:唯予看在我们好姐妹的么份上,饶了我吧!

“白洁,就是因为你才让我们兄妹成为仇人,你死不足惜!”

说着纪唯予猛地出手了,甚至我还没反应过来,唰的一道白光闪过,姚卓不可思议的倒在地上,献血直接就从嘴里喷涌而出。

“姚卓,别以为我真的会爱上你,我不过是我哥哥安插在你们这里的棋子罢了!”

说着纪唯予朝他走去,姚卓似乎很害怕的样子,不停地往后退,纪唯予不屑的一笑,抬手似乎准备再次出手,却突然停下。无奈的开口:我还是下不去手杀你,希望你以后好自为之吧!

“唯予!”

“嫂子!”

这一刻,我终于和纪唯予彻底重归于好!

两小时前宾馆里,纪傲凑到我耳边轻轻的开口:事情没有你想得那么悲观,唯予不会有事的,他是我故意安插过去的。等今晚你拿着灵符灭了陈夕;我把罗汉引开,到时候唯予会趁着姚卓不注意对他下手,随后你们下山等我!

和纪唯予走下山,等起纪傲,其实心里真的很担心,罗汉毕竟是道士,我怕纪傲打不过他。

正等着呢,忽然一辆车开了过来,紧接着王佐就从车窗探出个脑袋,郁闷的说道:怎么在哪里都能遇到你呢?

“哈哈”

我大笑着开口:我现在是该叫你王佐呢,还是洪哥?

我说完他就笑了,没错王佐便是黑袍洪哥,也就是给我发短信的神秘人,之前我从未想到,是他之前劝我不要做傻事的时候上来抓我的手,这个动作跟他在照顾我那几天时候的动作,一模一样,所以我就确定,王佐就是他,他就是王佐!

我们三个正笑着,远方的天空突然发出一阵巨响,就像烟花一般,很美,单一瞬间消失了。

原本,有说有笑的洪哥突然就哭了,他哽咽地开口:傲哥,来生再做好兄弟!

说完他转过身看着莫名其妙的我与唯予,颤抖着开口:傲哥是鬼,他打不过罗汉,为了保你们的安全,他选择了与罗汉同归于尽!

我蒙了,泪水不停的往下流!

两小时前我离开前,纪傲最后的话:

白洁,你是我的女人,永远都是。

无论我是人是鬼,都不会让你受半分委屈!

等我回来,我们作对生死鸳鸯。

我说,好!

【文学楼】

致敬月儿、致敬洪哥、致敬所有读者!

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