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妈妈唐雅婷

文学楼手机阅读,

三笠办公楼的窗外一片漆黑,墙上的挂钟显示时间已经是半夜十一点二十分。

电梯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铁盒子,密不透风的铁盒子,而这个盒子里只有我和嘉雯两个人。

led灯显示的数字不断的跳跃着,从1-10,最后到12停了下来。

整栋楼里除了位于一层的保安之外就再无他人,这是我和那个男人约好的。

“出去吧。”我看了看嘉雯说道。

我没想到第一次学着电影里的样子从电梯顶部的维修间出去,竟然是如此的窘迫,只是一个不小心裤子就被挂开了一条口子,果然电影和现实生活是有差距的。

我看着嘉雯灵活的上来之后更加深了我的这个想法。

十三层,在我面前的就是十三层的电梯外门,一个巨大的红色数字在外门上写着,或许是因为常年没有打开过的痕迹,贴门上结满了蜘蛛网,拇指肚大小的蜘蛛到处都是。

我默默的吞了口口水,转头看向嘉雯,嘉雯正巧也在看着我,我们的目光触碰在一起,停滞了两秒,我对她点点头道:“我要开门了。”

这个小姑娘虽然口中说的不害怕,但真到了这个时间,却也是不自觉的向后缩着身子道:“开吧,小心点。”

铁门传来了有些冰冷的触感,我将指头一点点的插入电梯门中的缝隙,厚厚的灰尘在指肚上形成了一层薄膜。

“嘎吱”一声金铁交鸣的声音,电梯的门缓缓的开了,门口是漆黑一片的房间,看不清楚任何东西。

电梯间传来了后头哽咽的声音。

“手电筒”我对嘉雯说。

接过她递过来的手机,这个藏在层层神秘后的楼层终于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章泽天形容中的那个女人,并没有出现,门外正对着的是一条长长的过道,过道两侧排列着许多房间,房门虚掩着,我有一种感觉,在那更深层的黑暗中有着什么东西正在死死的盯着我。

电梯顶部距离十三层的地板有一段距离,我几乎是爬着爬进了十三层,周围空荡荡的,反倒给我一种十分不舒服的感觉。

“里面有什么?”嘉雯怯生生的在我身后问。

“目前为止,什么都没有。”我低声道,但随即我发现了一个什么东西:“哎,那是什么,我指着黑暗处的一个正方形盒子。”

嘉雯跟在我后面爬了进来,盯着我指的那个盒子看了一会,皱着眉头说:“那好像是个箱子。”

“走,过去看看。”我拉着她的手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手机的闪光灯本就不是用来做手电筒的,光线发散特别严重,虽然光照面积略微大一些,但距离却短了许多,直到大约剩下不到五米的距离时我才看清楚了那个箱子究竟长什么样。

黑色的外壳,一把青铜大锁牢牢的锁在上面,青褐色的锈迹暴露了它的历史。

“这箱子,恐怕是地下那个墓穴中拿出来的。”我说。

“没错,但它究竟是干嘛用的?”嘉雯有些好奇,但她却不敢伸手去打开它。

我犹豫了一些,拿出腰间别着的锤头重重的砸了上去,虽然它多少算是个文物,但对于此刻的我来说也就是一把锁而已。

随着沉闷的声音落地,箱子开了一条缝,掀开之后里面是一堆青黑色的碎片,像是什么布料。

“这是官服!”嘉雯小声喊了出来:“你看那上面还绣着图案呢,之前我上网查过,这种图案就是宋代的五官所穿的官服上特有的。”

我点了点头,继续伸手在箱子中翻找起来,在那几层破布下竟然发现了一块硬绷绷的东西,不由得心中一紧,因为那东西摸起来实在是有些像是骨头。

“你摸到什么了?”嘉雯见我神情严肃,不禁也紧张了起来。

“似乎是个骨头”我略有迟疑的说。

“骨头?”嘉雯缩到了我的身后,颤颤的说:“拿出来看看。”

我只好硬着头皮把那硬邦邦的东西从箱子底层取了出来,取出来之后我才松了一口气,那并不是什么骨头,而是一块笏,也就是大臣上朝时用的玉制手办,在那块玉上刻着一首诗:“匈奴屡不平,汉将欲纵横。看云方结阵,却月始连营。潜军渡马邑,扬旆掩龙城。会勒燕然石,方传车骑名。”

我认得,这是唐代窦威赞美卫青抗击外族的诗,看来这位将军一直到死,都在为宋朝的孱弱愤愤不平,想到这我不禁有些唏嘘,封建的社会制度下实在是埋没了太多有能力的人,墓主是如此,七十年后的岳飞,亦是如此。

“呜,呜……”一阵轻微的女子哭声,传入了我的而来,它出现的方向正式我身后不远处的那条过道里。

我的心立刻缩进了,一只手将嘉雯护到身后,努力的想要看的更远一些。

在视线的尽头,一个影影绰绰的白色身影晃了晃,不动了。

吞了口口水,我壮着胆子向前走,一步,两步,猛然间我看清楚了,那是个女人,正是章泽天描述里的那个女人!她站在那一动不动的盯着我们,嘴角挂着一丝诡异的微笑。

两人,一鬼的对视让周围的环境都冰冻了,空气中酝酿着一股凛冽的气息。

“你们,来这做什么?”男人的声音,在那女鬼的身后传了出来,从阴影中走出了一个身影,蒙着面纱的男人。

“是你?!”我惊讶的看着他:“你怎么会在这?”

“这句话应该是问你吧,我不是警告你不要再追查下去了么?”面纱男阴冷的笑了笑:“既然你不听,那就死在这吧。”

话音刚落,那个女鬼就冲着我们扑了上来,带着一股腥臭的气息转瞬间到了我们的面前!

情急之下,我顺手便将刚刚拿到的玉笏丢了出去,却正巧砸在了女鬼的眉心,一声惨嚎,女鬼竟然就这么消失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三个人顿时陷入了沉默,我虽然没想到随手的举动竟然轻易的就化解了危机,但这种感觉还是不错的,而嘉雯则是有些愣愣的看着我,或许她是以为我早有准备才这么做的,至于那个面纱男,此刻剩下的或许只剩下懵逼两个字。

我看着他,挤出了一丝笑容,强装镇定到:“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了。”

“你究竟是什么人?”面纱男的眉心微微扭曲起来,怒声道。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但是我知道你是谁,权文轩,我们已经追了你一段时间了,今天你跑不掉了。”

面纱男闻言,微微愣了愣,随即大声的笑了起来:“既然你叫我权文轩,那我之前做的那些事情你一定也知道了,你难道就没有觉得奇怪么?”

“好奇?没错,我是有些好奇,之前你都在害人,唯独这次,从之前的调查结果来看,你竟然是在帮别人,不过看到才那个女鬼对你服服帖帖的样子,我就明白了,恐怕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吧?”我死死的盯着他,生怕一个转眼他就会消失在我的面前。

“害人?救人?我从不做这种无聊的事情,实话告诉你,这栋楼是我的一个阵,而这个阵现在已经完成了,就算你拆了它也没有任何意义。”权文轩的面色冷峻了下来,平静的如同一潭死水。

“你究竟想做什么?”我怒目而视,瞪着他质问道。

“你知道是什么人在监视你么?”他问。

这个问题无疑戳到了我的软肋,虽然我一直都能感觉到有人在监视我,包括现在我都有这种感觉,但我一直无法揪出这个人,这个人就像是鬼魅一般时刻潜伏在我的身边,我却看不到。

“你告诉他吧,嘉雯,哦不,韩卉。”

韩卉?!我猛然感到脊背一阵发凉,可根本没有给我反应的机会,后脑勺就传来了一阵剧痛,她竟然是韩卉,那个我们一直在追查,却又了无音讯的韩卉?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一定是听错了,她怎么会是韩卉……

在昏迷中,周围漆黑一片,我只看得到一个黑影潜伏在组织中,我努力的想去看清楚他的脸,可我看到的却是一团模糊的影子,模糊的五官,我本以为我会就这样死掉,但当我渐渐的睁开眼睛,看到白色的天花板和长长的电棒,我明白,我还活着。

“怎么样?好点了么?”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我的床边,一身黑色的西装将那张国字脸衬托出一种威严感。

“你是谁?我这是在哪?”虽然脑袋还是一阵阵的发晕,但我还是努力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这里是医院,你的报告组织已经收到了,鉴于你的伤势我代表组织对你表示慰问”男人递过来了一个白色的信封塞进了我的枕头下继续说:“这张卡里有一百万,是组织给你的抚恤金,你可以退休了。”

“等等,可权文轩并没有抓到。”

男人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波澜,带着一抹十分虚假的笑容道:“这段时间你辛苦了,接下来的事情就跟你没关系了。”

……

看着他离开房间,我明白,我此刻应该是离开了那座城市,回到了家里,但他究竟是什么人?真的是组织的人么?我不知道,但从那天开始我便再没有收到组织下发的任务,直到现在,一个月过去了,仍旧如此。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