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叫声床声音动态图

,最快更新猎婚最新章节!

傍晚时分。

石堇岩一脸坏笑地站起身,要求叶诺和萧临峰两个人跟着他一起乘车离开,到凉城市最大的酒店里面去举办婚礼。

彼时的时间已经是晚上七点了,这个时间,举办婚礼?

叶诺深呼了一口气,这男人怕是个疯子吧?

正在石堇岩手下的连恩催促着叶诺和萧临峰上车离开的时候,萧临峰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电话是秦陌酒打来的。

因为之前萧临峰已经告诉了秦陌酒,看起来好像是石堇岩的人绑架了叶诺,所以秦陌酒便找了凉城市唯一一个有本事和石堇岩对抗的人——慕城南。

彼时,秦陌酒正坐在一辆防弹的军用悍马里面,车里面前面开车的是慕城南,副驾驶是秦陌酒,车子的后座上面坐着慕城南司令和他们家未来的儿媳妇,唐一涵。

后面的车子里面,坐着秦墨轩和韩叙,再后面,是慕城南调出来的一个队的特种兵营救队。

所有人都以为叶诺遇到了危险。

萧临峰在进去石堇岩的别墅之后,一直在忙着和石堇岩周旋,完全忘记了自己通知了秦陌酒这回事。

此刻秦陌酒的电话打了进来之后,萧临峰深呼了一口气,斜着眸子瞥了一眼一旁刚刚换上一身庄重的西装的石堇岩,“没事了。你……让大家回去吧……”

因为怕被石堇岩听到,所以萧临峰的声音很小。

电话那头万分火急的秦陌酒完全没有听清楚萧临峰说了什么,“你现在不方便说话么?我们很快就到了!慕伯伯带了一个队的精锐来,不怕他石堇岩不放人!”

秦陌酒的声音很大,但是通过听筒传来的声音也不算是很大。

不远处的石堇岩淡淡地笑了笑,一边让连恩给自己系领带,一边淡淡地笑了起来,“告诉他不用紧张,既然大家都来了,那刚好,我在皇奈大酒店定了位子,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萧临峰微微地怔了怔,这才默默地叹息了一声,“虚惊一场,过来吧。”

于是,秦陌酒带着沸沸扬扬的营救大军来到石家别墅门口的时候,叶诺和萧临峰还有石堇岩三个人早就等在那里了。

“慕老先生,好久不见。”

石堇岩淡淡地冲着从车上下来的慕城南笑了笑,“这大喜的日子,能够有您亲自到场,我想,我妹妹妹夫都会很高兴。”

说着,男人缓步地走到了慕城南的身边,在慕城南的耳边轻声地说了句什么。

霍照那张苍老的脸上的表情就渐渐地由红变白,最终由白变红。

他深呼了一口气,如洪钟般的声音在寂静的海边响起,“都把抢放下,今天大喜的日子,所有的恩怨通通都放下!”

一句话,让跟着慕城南而来的所有人都猛地瞪大了眼睛。

什么情况?

原本是高度戒备来到这里打算营救人质的,结果到了这里,成了婚礼?

秦陌酒狠狠地皱了皱眉,大步地走上前去,将叶诺拉到身边,“什么情况?”

叶诺默默地抿了抿唇,有些不好意思地深呼了一口气,转眸看着自己身后的萧临峰,“我们……决定复婚了。”

虽然是被逼无奈的,但是……也算是一件喜事吧?

事到如今,只能这么想。

复婚?

秦陌酒狠狠地皱了皱眉,还想说什么,唐一涵一把将叶诺拉到她身后,“不管怎么样,复婚是好事,既然已经决定了,我们只要祝福就好了。”

秦陌酒皱眉,还想说什么,就被一旁的秦墨轩拖走了。

于是,一行人在石堇岩的带领下,浩浩荡荡地从海边的石家别墅,直接开到了凉城市最大的五星级酒店,皇奈。

一场虚惊之后,是一场盛大的婚礼。

虽然参加婚礼的每个人,包括新郎新娘,心里都是五味陈杂的,但是并不影响,这场婚礼在一夜之间轰动全城。

叶诺和萧临峰之间的婚礼轰动全城的一个原因是因为,石堇岩和慕城南,这两个黑白两道的大佬居然心平气和地坐在了一起,还像是双方家长一般地坐在一起谈天说地。

另一个原因是因为,这场婚礼不仅仅是叶诺和萧临峰之间的还礼,还有另外一对新人。

当婚礼进行曲第二次响起的时候,穿着婚纱的女人从舞台后面走出来,让叶诺的眼睛猛地瞪得老大。

她和她认识快三年了,从来都只看过她穿囚服的样子,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迟姐穿上除了囚服之外的衣服。

迟希的出现,让整个会场里面再次地沸腾了起来。

石堇岩的那些手下,没有一个是不知道迟姐是谁的。

而其他的人,叶诺以为除了自己之外,不会再有人认识迟姐了,毕竟迟姐已经在监狱里面好多年了。

但是没想到的是,迟姐穿着婚纱从远处走来的时候,却淡淡地转眸看了慕城南一眼,淡淡地挑唇笑了起来,“你居然也在这里。”

年过半百的男人冷哼了一声,转过头去不看她。

迟姐淡淡地笑了笑,便直接大步地走到了叶诺的身边。

两个新娘站在一起的样子,成为了全场关注的焦点。

“我就说你浑身上下都写着想要和萧临峰复婚,你还不相信。”

站在叶诺的身边,迟姐轻笑着吐了吐舌头,看着她,“现在心里面是不是高兴死了?”

叶诺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迟姐,半晌,才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她现在终于知道了为什么石堇岩会一直逼着她和萧临峰签下那份复婚协议,一定要在今天晚上给他们举行婚礼了。

其实主要的原因,应该还是在自己身边的这个女人身上。

如果不是迟姐对石堇岩说了些为什么,叶诺相信石堇岩这样一个黑社会的大佬,不会为了自己和萧临峰之间这么点的小事而做这么大的牺牲。

甚至都可以和慕城南坐在一起谈天说地了。

叶诺真的害怕这两个人,一个军政界大佬,一个黑道老大,两个人在那里会一言不合就掏枪开打,那么这场婚礼就真的变成了闹剧了。

想到这里,她深呼了一口气,转眸看了迟姐一眼,“这些是你安排的?”

迟姐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难道你不喜欢?惊喜吧?”

叶诺皱眉,惊是有了。

喜……

她皱了皱眉,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在和石堇岩一起从自己身边走来的那个男人,说喜,应该也算是吧。

她一直觉得,自己和萧临峰之间,还隔着千山万水。

隔着萧忠实,隔着很多很多的东西。

但是,仿佛在一夜之间,这写所谓的千山万水,都被石堇岩和迟姐直接给打破了。

叶诺自己都说不好,自己现在的心情,到底是喜还是悲。

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也大概这个结局是不会变了,那么就勇敢接受吧!

想到这里,她深呼了一口气,看着面前正在向着自己走来的那个男人,那双清灵的眸子里面的目光渐渐地变得坚定了起来。

如果有缘,总是会在一起的,不是么?

她抿唇,那双眸子刚好对上男人那双黑曜石般的眸子。

四目相对,有太多的东西在两个人的心间缓缓地流淌了起来。

叶诺连忙红着脸别开了目光。

她喜欢他十三年了。

明明都这么久了,很多东西都应该习以为常了。

但是在看到那个男人看着自己的时候那种深情的目光的时候,她还是会忍不住地脸红,忍不住地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人一样,脸上红热火烫了起来。

叶诺这样的反应,让那个正在向着她走来的男人的眼中淡淡地漫过了一丝的笑意。

迟姐在一旁也轻轻地笑了起来,“是不是高兴地像是吸了毒?”

吸了……毒?

这神奇的比喻……

叶诺微微地一怔,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自己身边这个穿着纯白色婚纱的女人,“迟姐,你出来了以后就不进去了吧?”

迟姐点了点头,“都嫁人了,被人知道石堇岩的妻子在监狱里面吃着牢饭呢,多不好听。”

叶诺默默地点了点头,对于迟姐一下子就答应了石堇岩嫁给他的这件事情多少还是有些难以接受的,但是迟姐能够出来,也是一件好事。

她深呼了一口气,缓缓地凑近了迟姐的耳边,“迟姐,出来了之后呢,要好好地注意言辞……”

“吸毒这种话,你这个身份说出来,会让人误会的。”

叶诺的话,让迟希微微地皱了皱眉,半晌,才有些无奈地撇了嘴,“我就说外面的世界很麻烦!”

她这一副气恼的样子,让叶诺有些忍俊不禁地笑了起来,“说说,为什么这么突然就决定结婚了?”

迟希耸了耸肩膀,那双亮若星辰的眸子在会场里面环视了一圈,“肯定是有原因的啊,你和萧临峰的婚礼我不会不参加,毕竟在我耳边念了两年多了,我总要看一眼。”

“我当年答应了石堇岩,等到我从监狱里面出来了就嫁给他,当然要遵守诺言了。”

“而且。”

迟希轻笑了一声,那双亮若星辰的眸子淡淡地瞥了一眼不远处坐在正位上面的慕城南,“我之前和你说过的那个表哥也在这里,唯一的一个亲人了,我总要让他看到我嫁人吧。”

叶诺微微地一怔,这才想起来,以前迟姐是和自己说过,她在外面还有一个亲人,也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据说是迟姐舅舅家的哥哥,因为立场和观念不同,已经很多年没有联系了。

叶诺皱眉,那双清灵的眸子开始在会场里面巡视了起来。

迟姐现在已经三十六岁了,比叶诺整整大了一轮。

在这里的这些人,比迟姐大的,除了迟姐未来的丈夫石堇岩,那就只剩下……

她猛地抬起眸子看着那个坐在正位上面的男人,声音因为惊讶都有些微微地颤抖了起来,“你是说,慕总司令……”

“嗯,我表哥。”

迟姐起轻笑了一声,用肩膀撞了撞叶诺,“现在知道我为什么对你和萧临峰之间的事情这么上心了吧?”

“自从你上次和我说,萧临峰是姓慕的,我就盘算着让你们两个复婚了。来,喊我一声表姑听听。”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