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爱爱好爽细节过程

清舞再度怀上宝宝的四个多月后。

清舞扁着嘴巴,泪眼朦胧地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补养品,再看看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默默地叹了口气。

这口气还没叹完,她只觉眼前一花,面前已经凭空冒出了几个面色焦急的身影。

“舞儿,你怎么叹气了?是不是又难受了?”倾煌皱着眉头凑上前来,桃花眼中满是担忧之色。

“小舞子,你是不是觉得无聊了?我给你变个戏法好不好?”凤轩眨巴着金眸紧张兮兮地道。

“……”

清舞哀怨地望着眼前使她丧失自由的“罪魁祸”们,可怜巴巴地看着众美男:“我想出门!”

“不行!”众美男异口同声地反对道,紧接着,清舞便被迫迎来了她这几个月来的第n次集体声讨。

“你忘了上次你在街市上打残了一个欺辱妇女的流氓?虽然不是什么大事,可是有可能给宝宝造成暴力倾向的引导啊!”

“还有上上次,你偷溜出去捕猎凶兽,多危险啊,万一遇上凶兽群怎么办?”

“还有上上上次……”

被淹没在众人口水之中的清舞不禁仰天长叹:她为什么偏偏要同时喜欢上这么多男子啊!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万幸的是,没过多久,清舞便得到了解救;南宫天华风风火火地从外面走了进来,眯眼笑道:“小舞啊,再过几天小团子就满一周岁了吧?咱们给她办个周岁宴吧,让小团子抓周,看看她以后的前程。”

抓周?清舞美眸一亮,瞬间来了精神:虽然她并不相信凭着抓周就能判定小团子的未来前途,但好歹也是对她的一份祝福,当然要试上一试了。

于是乎,清舞总算是有了正大光明的理由可以出去逛街了,就算是每次出门身边都要跟着一大票的美男“保镖”,她的热情依旧高涨万分。

虽说她并不想过多地干预小团子的个性成长,不过内心深处,清舞还是希望小团子能出落得淑女一些,起码不要像她一样整天喊打喊杀的,性格上更像凌夕一些会比较好呢。

为了满足心中这个小小的愿望,清舞可谓是不遗余力,每天都四处搜刮各类笔墨纸砚、精致饰品、绣线锦缎,凡是和培养淑女品性有关的物件,她都要收入囊中。

几日后,小团子的一周岁生日终于到来。

这一天,清舞的亲朋好友们齐聚辉夜府中,大家欢声笑语,热闹非凡。

不少朋友们都为小团子准备了生日礼物,不过礼物究竟“合格”与否,还要经过小寿星娘亲的严格审查才行;但凡是刀剑匕之类的武器,统统被清舞列入了“黑名单”;今天可是抓周的大日子,就算是要送给小团子当防身武器,也得过了今天再说。

瞪着一双火眼金睛检查了许久,确定眼前的长桌上没有什么“危险物品”之后,清舞总算是满意地点了点头,让自家娘亲把今天的绝对主角抱了出来。

已经一岁的小团子精气神十足,刚一被卓心灵抱出来就兴奋地四处张望着,许是感受到了今日特殊的喜庆氛围,不由得咯咯地欢笑起来;一双白玉般的小手臂胡乱地朝着凌夕挥舞,奶声奶气地开口:“爹爹,抱抱……”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平日里凌夕照顾小团子的时间比较多,小家伙格外喜欢自家爹爹的怀抱,搞得清舞都有些嫉妒了。

凌夕微微勾唇,轻柔地将小团子接到自己的怀里,逗弄了一番,这才将她轻轻地放在长桌之上,任由小团子在长桌上爬了起来。

现在的小团子对于爬行可谓是相当熟练,手脚并用,啪嗒啪嗒几下便爬到了长桌中央,睁着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周围各式各样新奇好玩的小物件。

众人围在长桌的周围,目不转睛地盯着小团子的举动,清舞更是紧张得屏住了呼吸。

在众人紧张兮兮的目光注视下,小团子一把抓住了身边一个做工精致的胭脂盒,小手在胭脂盒里胡乱地抹了一把,可爱的小鼻子忽然不适地动了动,“阿嚏”一声打了个喷嚏出来,随即不耐地皱了皱小鼻子,将胭脂盒扔到了一边。

紧接着,小团子又随手拿起了一把精致的羽扇,胡乱摆弄了一会兴致缺缺地丢在了一边;看着小团子不断地拿起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儿又随手丢在一边,众人一时间面面相觑。

似乎是没有看到什么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小团子委屈地扁了扁嘴巴朝人群望去,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四周,不知是看到了什么,猛地眼眸一亮,兴奋地朝着某个方向飞快地爬去。

众人的视线齐刷刷地随着小团子的移动而移动,就见她忽然停在了云岚的身前,粉嫩嫩的小手猛地探出,一下子便将垂挂在云岚腰间的某样物件准确无误地抓了下来。

“咯咯……”小团子饶有兴趣地抓着那样物件把玩起来,高兴得眉开眼笑。

“天啊……”看到小团子抓在手里玩得不亦乐乎的那样东西,清舞仿佛看到她想象中的文静小淑女正在朝着她挥手远去……

小团子手里握着的不是刀剑,却比刀剑更加“可怕”;此时此刻被她爱不释手地把玩着的,竟是一条细长软鞭!

这条软鞭还是清舞炼制出来送给云岚的,云岚因为特别喜欢,就将软鞭贴身垂挂在了腰间,没想到竟然被小团子给挑中了!

小团子给挑中了!

眼前这情形简直比她抓到了刀剑利器还要恐怖,小团子挑中了软鞭,莫不是要走彪悍女王路线?

这边清舞晕晕乎乎地想着,另一边众人赶紧小心翼翼地哄着小团子想让她放下软鞭;可是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小团子一看有人试图抢走她的新宝贝,立刻不满地撅起了小嘴,一双晶莹剔透的大眼睛也瞬间蓄满了委屈的泪花,简直就是在控诉他们的“恶行”,让人根本不忍心下手。

一大圈人围着小团子劝了半天都没能成功,最后只能无奈地放弃;清舞郁闷地看着毫不知情的小团子,无奈地叹了口气。

凌夕急忙上前,在清舞的耳边柔声安慰道:“抓周也代表不了什么,更何况,不管小团子以后想要走怎样的道路,也都有我们这么多人疼爱着她,你又在担心什么呢?”

清舞仔细想想,也对自己这没来由的执拗有些无语:是啊,抓周本来也没什么依据可言,自己心里不是明白的么?竟然还这么紧张,实在是太钻牛角尖了。小团子未来的道路,要由她自己去一步一步地前行,他们会一直在她的身边守护,让她平安健康。

“娘亲……”小团子笑嘻嘻地鼓着小脸,挥舞着手里的软鞭向自家娘亲炫耀,那满脸兴奋的样子终于让清舞禁不住“噗嗤”一笑,心底仅剩的一丝疙瘩也消失无踪。

也罢,彪悍的女王范也不错啊,最起码以后肯定没人敢欺负她的宝贝!

众人正无可奈何地笑着,忽见小团子又将目光投向了长桌上的某个方位,可爱的小嘴一张,咿咿呀呀地说了些谁都不懂的语言,再度飞也似地爬了过去。

清舞见状,心中顿时再度燃起了希望:莫非她的小宝贝又回心转意了?

小团子在众人激动的目光中一把抓起了一只做工精致的香囊,小脸上霎时绽放出无比灿烂的笑容;她一边挥舞着手里的香囊给清舞看,一边飞快地朝着自家娘亲爬过来。

“哈哈,香囊好啊,香囊好!”清舞拍手大笑起来:看来自己的淑女养成计划还是有戏的嘛!

没想到的是,清舞这兴奋劲还没持续到一刻,便被小团子脱口而出的话语震得呆了;但见她开心不已地将手里的香囊递向清舞小腹的方向,然后脆生脆气地道:“给弟弟……”

什、什么?敢情她这不是给自己拿的?是给自己还没出生的弟弟准备的?

众人看着小团子天真无邪的眼神,简直哭笑不得:果然是心性纯真的奶娃娃,她要是知道自己给弟弟挑的这样东西代表什么意思,会是什么反应呢?

“咳咳,那什么,小团子啊,弟弟还在娘亲的肚子里睡觉呢,等他出来了你再亲自送给他,好不好?”清舞赶紧哄着小团子把香囊放下,想来等着宝宝出生,这小家伙也早就忘了今天这一码事了。

谁知,小团子却不满地皱了皱小鼻子,坚决地摇头:“给弟弟……”

清舞倍感无力,这小家伙自己抓条软鞭也就罢了,竟然还要送给自己弟弟一只香囊,这也太古灵精怪了一点吧!

没法子,清舞只得假装替自己肚子里的宝宝收下了香囊,看到小团子重新展露了笑颜,这才安下心来,不由得暗自腹诽:小团子这性格到底是遗传了谁呢?为什么她觉得自家宝贝天生自带腹黑属性?

一大家人围着小团子欢声笑语,只不过他们现在还不知道,这还只是某个腹黑小公主捉弄可怜弟弟的第一部曲……

------题外话------

先来一篇小团子的,亲们有想看的番外一定要留言告诉秋秋哦!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