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胸摸腿办公视频大全

“冷静,看着我。【最新章节阅读】”杜墨生捏住了徐潇的下巴,强迫她用清醒的目光注视自己。

徐潇深吸口气,硬生生地将眼泪憋回去。

杜墨生单手抬起她的手环,手指轻动,里面一道蓝色光束射出,瞬间笼罩了徐元。

徐潇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

杜墨生:“简易的时间静止装置。”

随着他的解释,徐潇才明白过来,他离开之前,担心他们这边有任何变故,他来不及救援。就留下了这个简易的装置,一是为了给徐潇提供一些她能简单使用的异星球的生物,二就是为了在他们发生生命危险的那刻,将他们的生命机能冻结,为他争取救援的时间。

“可是他已经没有呼吸了。”徐潇悲伤地望着安静垂首的徐元。

杜墨生半蹲下,检查徐元的伤势,缓缓开口:“只要大脑还有一丝生机,就还有救。”

徐潇屏住了呼吸,安静地等着杜墨生得结果。

冷不丁,杜墨生轻咳一声,唇角溢出丝丝鲜血。

徐潇一惊,赶紧扶住他。

杜墨生摆了摆手:“我没事,那个蠢货下手太重,我的自我调节机能没来得及恢复。”他说着,定眼看向徐潇,给了答复:“我可以救他。”

徐潇面上一喜。

“但是……”杜墨生转折的话,让她的心陡然提到嗓子眼。

杜墨生指着徐元的伤口:“就像你看见的,他以血肉之躯对抗天灾,伤势太重,想要依靠他本身的变异者体质恢复已经完全不可能。”

“要怎么做呢?”徐潇问。

“你看过时间记录片段,应该知道,我曾今说过,如果你没有婚誓,我也有办法让你活下来。前提是,我们生死与共。”

徐潇不明白的望着他。

杜墨生简单地解释:“将你的生命和我的联系为一体,共生融合。如果我死,你亦亡,明白了吗?”

这种神话般的事情,放在以前,徐潇半点都不相信,可是这是杜墨生所言,她不想怀疑。

“请你救他,拜托你。”徐潇眼睛澄亮地望着杜墨生。

杜墨生轻叹口气:“是你的话,没有关系,但是他……我不想救。”

徐潇怔住。

杜墨生坦言道:“共生融合体生死与共,从量子层面来说,几乎就是一个生命。不管相隔多远,两者之间都有无法抗拒的吸引力。你想他醒来后,对我充满无法抑制的占有欲吗?”

徐潇只沉默一瞬,就点了头:“只要他还能活下去。如果你不希望被一个男人那样注视,用我的生命来救他。使用婚誓的时候,你告诉过我,当这个东西与我的生命结合,我也和你一样是泰坦星人的血脉对吗?”

杜墨生眼神沉静地盯着她。

徐潇没有退缩的直视:“我的命,啊呜的命还有这里无数人的命都是他换回来的,不管怎样的代价,只要有希望,我都要他活下去!”

她话没说完,就被杜墨生一把搂进怀里。

他低声道:“我更不高兴你和另外一个男人生死与共。”

徐潇挣扎了一下,却被他更紧的按住。

“告诉我,除了你的同胞们,我在你心里算第几位,你为什么永远都先想着他们?”

“因为那是我背负的,永远都不能摆脱的罪。”徐潇轻声道。

她的手指抚过杜墨生的脸颊,脑袋靠在他的肩膀,目光沉了下来:“我永远不能忘记那些被我杀死的人,我活着的每一刻,都不会忘记他们。因为我做过刽子手,我还活在这个世界上,所以我有责任救更多人。”

杜墨生目光淡然地扫了一眼周围劫后余生的人们:“或许我永远不能理解你这种的想法。”

徐潇苦笑了一下:“是我的执着。”

没料到他突然偏头亲吻过来,将她的苦涩全部吞下。她愣愣地望着他的眼睛,淡然的目光里满是柔情。

“你的执着也好,我不理解也罢,只要是你的期望,我会帮你实现。”杜墨生轻抚着她的脑袋,问,“我只问你,有我,你幸福吗?”

徐潇浅笑着抱住他的腰:“幸福。能在这个世界遇见你,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你给了我,我这一辈子都没想过的婚礼,还有我意料未及的可爱的孩子。我本来是个负罪的人,可是却拥有了这么多,已经幸福得快要不真实,我真怕下一刻这些全部都消失……”

杜墨生捂住了她的嘴:“全部都是真实的,不会消失。”

徐潇:“嗯。”

他松开了她,沉默盯着徐元数秒,说:“将你和我的生命结合在一起,与他共生,这样会消除他对我们那种异常执着的欲|念。把手给我。”

徐潇将手放在杜墨生宽大的掌心里。

她的手指上,婚戒闪烁着淡淡的光芒。

杜墨生把自己的婚戒靠近她的。

两颗戒指触碰的瞬间,徐潇的额心中央开始散发淡淡的光芒,一颗东西在虚光中回旋。

“抱上啊呜,你和我,各执他的一只手。”

徐潇照做。

“这样会割舍我们四分之一的寿命,不后悔?”杜墨生最后问道。

“我不后悔,只是你……”

“傻问题。”杜墨生直接打断了徐潇的问话。

从他娶她作为妻子那刻,两人便是一个整体,生命与共,永不分离。

在漫长的时间里,他们还有漫长的未来共度。

她的心愿,她的想法,他会全部为她一一实现。

冰凉的街道,呼啸的寒风,还未熄灭的陨石之火的城市里,在这个寻常的角落,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里的变化。

感知干扰器的作用,让他们最多感概积雪融化的地面上的殷红血迹。

没人能看见,三个人被一团柔和而耀眼的光芒包裹,仿佛宇宙混沌之初的开启,安静而又凝聚着无穷的爆发力。

徐潇感觉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正在源源不绝的流逝。

但整个过程,她很平静,甚至平和。

过程很奇妙,和她与杜墨生的结合完全不同。她好像融入了杜墨生的身体,每一个细胞,每一份情绪就和他相互呼应,又好像马上成为了徐元的一部分,清楚地感觉到徐元身上开始逐渐苏醒的细胞每一处的呼吸。

时间对于她,已经没有概念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让她都差点遗忘了自己是谁,身处何处的时候,杜墨生的声音唤醒了她。

徐潇睁开眼。

街道还是那条街道。

哗啦啦流逝的消防栓的积水都没有半点减少。

不同的是她面前脸色略微苍白的杜墨生,还有缩成小小一团、被燃烧的火焰包裹的徐元。

徐潇张嘴,却发现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她满心的疑问。

徐元在灾难之初时,刚刚过十六岁。后来接受了杜墨生的改造,变异体的他,身体成长为二十多岁的青年,然而现在,火焰中的徐元看不清面貌,但那细小修长的身形看来,竟然比刚来到她家的时候看起来还要幼小,最多不过十岁的模样。

杜墨生扫了一眼火光中的徐元,淡淡地道:“地球的传说里,凤这种生物,火中涅槃,永生不息。这或许只是传说,不过看起来好像是我们的血脉刺激了他这样的能力。从现在开始,只要我们活着,他就算重伤而亡,也会涅槃重生,带着记忆一点点重新长大。”

徐潇真正的松了口气。

又突然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想要好好的活下去。

她不仅有了深爱她的丈夫,贴心的宝贝,还有了另一个人的生命负担。

这一生,不仅仅再为自己活着。

虽然沉重,但却幸福。

她突然落下泪来,无比复杂的,为了自己。

杜墨生静静地看着她,不再言语。

寂静中,啊呜伸了个懒腰,蹭蹭地爬到母亲的大腿上。

吊在母亲胸前,啊呜小心的伸手,去探徐元周围的火光。不过,她很快被那炙热的高温给烫到,撇着小嘴缩回了手,在母亲身上撒娇她的不满。

徐潇看着女儿的模样,先是一愣,随后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

当徐元身上的火焰渐渐熄灭时,徐潇恢复了说话的力气。

“空间领主他……解决了吗?”

这是她最关心的问题,这次世界各地上空出现的异样,那巨大、恐怖的眼睛,八成和李瑞脱不了关系。

徐潇可不想再面对巨大的眼睛。

要不是对方太过轻敌草率,被她的光线刺中,恐怕她现在身处何地都不得而知。

杜墨生眸色微沉:“看他的选择。”

“嗯?”

“我的母亲耗费了许多年调查的结果,如果他仍旧不能相信,我们只能最后一战。”杜墨生淡淡地说道。

“我们能赢吗?”

“不确定,从战斗技巧来说,我的确不如空间领主。”

徐潇抬头眺望远处城市的衰败,目光微垂:“无论结果如何,我陪你一起。但是,可以想办法让更多的人活下去吗?”

杜墨生:“我只能保证外空间的文明力量不对地球进行抹杀。”

至于李瑞,他不能保证,也无法确定李瑞最后的选择。

徐潇站了起来。

比起带伤给徐元治疗的杜墨生,她反而恢复得更快。

她俯头,嘴唇贴着他的脸颊,亲吻他挺立清晰的英俊轮廓。

“谢谢你救了徐元。”她发自内心地感激。

杜墨生眼底沉淀着一抹温柔,享受宁静中的妻子的示好。

他反手捧住了徐潇的脸颊。

“和我一起去宇宙深处,”他说,“我带你去看不同的世界,去看不同的星星,去经历一切未知的未来。”

徐潇点头:“好,但是,我希望是帮助人类赶走消灭这些怪物之后。”

“他们应该给你也颁个英雄的奖章。”杜墨生难得地打趣,“我的妻子可以作为英雄的典范。”

“我不是英雄,”徐潇笑了笑,“没人记得我也没关系。”

“怎么没人,你就在我心里。”杜墨生捏了捏徐潇的鼻子,轻唤着她,“小猫,我的小猫。”

徐潇用鼻尖蹭了蹭他的掌心:“当初你让我活下来,真好,我能活着,真好。”

两人沉浸在一片温存中,彼此相依。

就在这时,啊呜突然发出了一声尖叫。

出于母性的本能,徐潇顺手就将啊呜给塞进了杜墨生的怀里。

与此同时,她全身鳞片倒数,一脚将杜墨生踢向远处。

她刚刚恢复的所有力气,都用在了这最后的一击上。

电光火石间发生的一切,她都没有看清。

待到她回过神来时,自己全身都被弥漫的红影紧紧缠绕。

杜墨生叫着她的名字的画面,成了陷入黑暗前定格的最后一幕。

“不愧是史前的凶兽,跟得上我的速度的,也只有她了,可惜抓住的不是生命领主。”

从半空中的红影所在的迷雾里,一个个能量的漩涡组成了一个苍白、孤独的男人。

他的模样与李瑞非常相似,但是沉寂而冰冷,没有丝毫生气。

连他这种看似称赞徐潇的话,都说得平静无波。

杜墨生的双眼还紧盯着徐潇消失的方向,前一刻还在的淡笑渐渐凝结在脸上,看也没有看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

他的妻子,刚才还用温暖的手拥抱他,还用她娇小的鼻子蹭他的掌心,

可就这样突然的……

啪叽一声脆响。

杜墨生手指上的戒指猛地碎裂。

“这是我们泰坦星人的誓言……未来的日子里,同生共死,相爱一生。”

宇宙之心,分享泰坦星人伴侣的力量,直至她死,都无法脱下……

徐潇死了。

死了?

他的心陡然和这寒冬的天气一样,冰冻起来,连四肢麻木得没有知觉。

杜墨生脸色苍白,琥珀色的眸子渐渐地染上了血红,嘴唇则是近乎惨烈的苍白。

她的生命在救治徐元时,与他共生融合在一起。

所以他比任何人都更直接感受到她瞬间消亡的生命。

另外的,则是刚刚有些清醒意识,却因此而呕血的徐元,以及突然怔住后,继而有所感应嗷嗷哭喊挣扎的啊呜。

徐潇死了吗?

她才成为他的妻子,才和他有了生命的结晶,他仿佛还记得初次见面时,她推倒他,将他压在地上的那种绝望的眼神。

他还记得她在他的说服下,求死的眼睛里慢慢有了生机的灵动。

还有她的眼中,逐渐充满的他的身影。

杜墨生喜欢她温柔的手抱紧他,喜欢她绵软的依靠,也喜欢她发怒暴躁的凶样,他那么喜欢她的一切,放纵了他自己的心,去接受她的所有。

活着真好。

这是徐潇最后跟他说的一句话。经历种种,从求生到新生,从活着到期望活下去,当他看见她背负着许多,却真正为生命而珍重自己,因为他而感到幸福的时候……

她却那么突然的……死了吗?

他的徐潇,明明终于开始真正的期待活下去的日子。

她明明在跟他说,她想要好好活下去。

当席天幕地的悲伤陡然将杜墨生包裹时,悲伤变成了绝望,绝望变成了一种永恒的寂寞,让他在短短的几个呼吸中,隐没进入了黑暗和冰冷。

“空间领主瑞亚。”杜墨生抬眸,目光中没有了任何情绪,他冰冷而森寒地凝视着那个男人,“除了李瑞,你还活着,非要不死不休?”

对方未答,反而倨傲讥讽一笑,用极低极轻的声音问:“年轻的生命领主,失去挚爱的感觉,是什么?”

杜墨生的心里猛地一震,不愿直面的事实,被面前的人血淋淋的撕开。

不,他没有失去她。

她自己说过要好好活下去,怎么可能就这么突然的死去?

“看来你现在能稍微体会到我的感觉,虽然没有直接杀死你,但是让你经历和我相同的感受后再死去,似乎更为美妙。”明明站在阳光中,李瑞的父亲,曾今在泰坦星的秩序领主追杀下逃亡无数年的男人,身上却没有一丝光线和温暖。

他的声音很轻,却无比刺耳地让杜墨生拧紧了眉头。

“你的妻子,不是我母亲所杀,你的族人,更不是我们生命一族的人所杀。”杜墨生深深地看了一眼瑞亚,淡淡地说。

他的声音平淡而压抑,低缓得几乎是一字一顿。

瑞亚看着杜墨生的表情,突然大笑出声,笑得有些喘息,无比悲戚:“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以为我们两族真的开战,会持续这数万年的时光而没有结果?你的母亲有千百种杀死我的方法,而我又有无数可以连你们一网打尽的方式,为什么我拖延到现在?为什么我连自己的儿子都残忍的牺牲!”

他的眼睛也泛起了血红,如狰狞的魔鬼。

“对啊,你们是无辜的。”他的声音轻不可闻,“可是,失去我的妻子,我的怨,我的怒,我的恨,又该向谁发泄?”

他挣扎过,挣扎了很多年,在生命一族传来是他们空间领主一族暗杀的消息后,他明知道没有,却没有解释。如果能因此让泰坦星人执意杀死他,是否他的那份执念和仇恨就会终止?

可如果他死了,又有谁去找寻真正杀死他妻子的凶手?

瑞亚的思维简直是常人所无法理解。

他一边利用生命一族来发泄自己无法排解的怨怒,一边又明知道对方的无辜,自己坚持去找真正的凶手。

为了不让儿子重复他的悲剧,他甚至从很早起,就剥夺了李瑞的生育能力。

杜墨生静静地听着瑞亚的话,一言未发。

谁都没有再说话,一股冷风刮过,不知不觉中,天色已近昏黄。

日暮的余晖,洒在两人身上,如梦如幻。

杜墨生抱着啊呜,突然一步步往李瑞父子面前走去。

他的目光没有多余的感情,只在暮光里留下残存的红。

啊呜吓得瑟瑟发抖,这样的父亲比起要杀她那时,杀气不知道浓厚了多少倍。

他每一步平静的迈出,都像是暴风骤雨前夕的安静,压抑、沉闷。

“你在这里,是因为找到了凶手的蛛丝马迹,你和李瑞明知道有人开启了空间壁垒,却不告诉任何人,因为那个人和真凶有关。我的出现,引发了你多年积累的怨念,你明知道我们一族无辜,杀我们,只是为了平息你心中的怨怒,让你可以继续冷静的调查真凶报仇。”

杜墨生在沉寂中缓缓开口,他望向瑞亚:“从我出现的第一天,你或许就想动手,可是正如我没有绝对把握杀死你们,你们也没有绝对把握杀死我,所以你们一次次利用她,消耗我的力量,消耗到你对我动手,我都来不及反应。”

他说着,突然动了。

先前长时间的沉默,让他回复了不少的力量。

他的攻击简单至极,不需要任何解释,数以万计的能量从他体内激射而出,狂风骤雨般地向瑞亚发泄。

瑞亚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没想到杜墨生会抱着孩子突然攻击自己。

当他与杜墨生错身而过,身体碎裂的闷响后,他的肚腹要害位置只留下了巨大的空洞。

杜墨生却蹙眉回首,没有意外地,看见虚空中渐渐显露出来的李瑞。

李瑞为父亲挡住了全部的攻击。

他本就因为之前和杜墨生的战斗,受了不少伤,现在的伤势,直接成为了致命伤。

瑞亚缓缓蹲下,凝视着这个跟随了自己无数年的儿子。

李瑞重重地咳嗽,血沫从他的伤口和嘴里不断涌出,他喘|息着将手里的东西扔回给杜墨生:“我什么都不需要知道。”

他靠着父亲的身体滑落,仰面躺着:“他是我的父亲,我是他的后代,仅此而已。”

杜墨生默然一刻。

暮色越发凝重,远处停歇许久的凶兽们,开始低吼着,声声嘶叫,仿佛在哀悼它们无数逝去的同伴。

“那你们都去死吧。”

杜墨生抬起手,开启了所有时间冻结的储存。

密密麻麻的生物,在空中迅速排开蔓延,以无穷无尽的势头,不断扩散。

不管是偏僻星球的恶魔,还是远古星球的可怕病毒,亦或是那些纯净美好得只在世间昙花一现的生命……

“你放出这些东西,会毁了很多星系。”瑞亚神色一震。

杜墨生抬眸,淡淡地瞥了瑞亚一眼:“无所谓。”

“你……”

瑞亚看着不断又有血从杜墨生嘴里溢出,明明杜墨生目前没有受伤,看起来却比躺着的李瑞更加接近死亡。

“我和她一体,她死,我亦不在。”杜墨生的眼神冰冷漠然,气势却如同站在山峦之巅,高而不可仰望,“你们既然毁了她,那就都给她去陪葬。”

泰坦星球的灭亡,或许不是没有原因的。

掌握强大力量的他们,最终走向衰亡,与他们的执念和处事方式密不可分。

不管是杜墨生还是李瑞、瑞亚还是杜墨生的母亲,都是执着而偏执的人,可以为了一个目标,永不放弃,可以为了自我的理由,而迁怒其他,也可以像杜墨生如今这样,心如死灰,不顾万物。

曾今有泰坦星人审视自身后感慨,如果他们真的是神,宇宙的生命或许都会消亡殆尽。

他们的存在,并不有利于宇宙的平衡。

望着从沉默中爆发的杜墨生,瑞亚突然在心里冒出一个词。

归于黑暗。

杜墨生放出的生物数量,很快从地面一直延伸出星球大气层。

还守在外空间的机械领主见状,冰冷的表情里也露出一丝愕然:“他疯了吗?”

机械领主望着地球的方向,凝神轻叹:“都是感情,可悲的感情,如果像我一样,没有这种无聊的额外东西,他们也不至于此。”

他命令了他所有的战舰,进入最强防备状态。

生命领主手上有的,还可能有作用于机械生命的毒素。

刚刚陷入平静的地球,人们还没来得及喘息上一口气,世界突然发生的剧变,让他们再次陷入恐惧。

阴暗的天空中,嘶吼的震波连云层和迷雾都驱散。

大海掀起了滔天的巨浪,连原本的凶兽们都噤了声。

瑞亚从杜墨生的压迫气势中抬头,望着空中的剧变,冷冷一笑。

生命领主比他想象中还要决绝。

杜墨生的做法,直接封锁了这里乃至无数个星系的空间,不给他们任何人逃亡的机会。他已经不在乎是否给这无数的生命带来不可逆转的伤害,而是一心要杀死空间一族的人。

瑞亚目光微闪。

这样也好,比起无穷无尽时间的继续找寻,不如一次解决干净。

杀死他妻子的真凶就在附近看着他们,他知道。

或许那个卑鄙的小人现在终于感觉到了害怕,因为杜墨生打算直接清洗掉所有的生命,不留一个活口。

这样,也可以杀死那个怎么也不现身的家伙吧。

对于死亡,瑞亚并不恐惧,若不是心里那份憎恨的执念,他或许很早就跟随妻子而去。

宇宙是无限而神秘的,他怎么会以为掌握无数生命秘密的生命领主,没有真正的攻击力?如果早知道生命领主有这样强的攻击能力,他当初是否会选择和他们合作,找出凶手?

瑞亚知道,答案是否。

纵然理智上他明白,妻子的死和杜墨生的母亲无关,但是妻子的暴露却因为杜墨生的母亲而起,这一点是没有改变的。

他知道,自己从内心深处责怪了克莉无数年。

因为这份责怪,他的心陷入了某种黑暗,无法再看见任何光明。

而那种黑暗,此时也不断从杜墨生身上散发出来。

啊呜异常不安地叫唤着父亲,惊惧至极的想要避开他身上的黑暗。

直到一双温柔的手,将她抱了过去。

严肃而充满威压的女声陡然响起,叫着杜墨生的名字。

杜墨生眼前的视野慢慢清明,一片迷蒙中,隐约浮现了两个女人的模样。

时间一族的女人和……

母亲?

克莉一手按住儿子的肩头,肃穆而清冷地低喝:“给我冷静!再继续下去,你想变成和他一样,被黑暗吞噬不能自己吗?”

杜墨生缓缓地点头,他的确被一种黑暗深处的东西所吸引,差点把他的灵魂都吸引进去,让他不能自拔,思维也变得极为缓慢。

瑞亚也看见了突然出现的克莉。

相隔了无数年,曾今熟悉的面孔站在对面的时候,彼此都感觉到岁月留下的痕迹。

不再年轻,不再冲动,而是同样的孤寂苍老。

时间一族的人带来了克莉,这也就是说,无数年前克莉根本没有死亡,失踪那刻,便来到了这个时间点?

“瑞亚,你知道从你妻子去世后,你就被不明的黑暗力量给吞噬了心智吗?”克莉盯着他问。

“我没有。”

“你有,你不是傻瓜,不是蠢货,你怎么会不清楚,普通的人再执着,又怎么会执着到那么漫长的时间都要迁怒别人?如果不是你心里的执念要给妻子报仇,你或许现在已经不是你自己。”

瑞亚怒声道:“我没有!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

“看看你的身上。”克莉目光中露出一丝哀怜。

瑞亚第一次正视自己的身体,只见他的身体表面随着他的怒气,正生长蠕动无数黑色的肉条,那不是泰坦星人的形态,而是某种不知名的怪物。

他倒退了两步,胸中猛然再次被无法排解的怒意充斥。

“这是我存在的代价!”他的声音陡然也变得诡异,“我要活下去,我要报仇!”

克莉拨开了儿子阻止自己的手,对着阻拦自己的时间一族摇头,一步步走向瑞亚,然后突然猛地抱住了他。

瑞亚被克莉抱住的瞬间,体表的生物也陡然钻入了克莉的身体里。

急剧的痛楚让克莉痛哼出声。

但她还是阻止了杜墨生两人的靠近。

她搂着瑞亚,目光悲伤哀怜:“我是生命领主,但是我却没有发现,你带回死去妻子的那刻,其实你自己也……不是活着的了。”

瑞亚浑身一震。

“一直都是这种痛苦折磨你吗?泰坦星人的伴侣和自己的生命共享,有的甚至会共生,她死的时候,你便跟随她而去了,她为了你重活,所以你也为了她而苏醒。为什么不放过你们,连死都要利用你们。”克莉说着,一滴滴炙热的眼泪落在瑞亚和她之间。

躺在地上的李瑞目光微沉,杜墨生给他的东西说的是真的?父亲真的……早就死了。那么他呢?他是否是活着的生命?

“你们一族,守护这个宇宙亿万年,至死都没有解开空间壁垒的保护,为了打开防御,你们才被敌人第一时间盯上,你说的没错,都是我的错,要是我早点发现你的异样,要是我早点想明白,你和你的儿子都不用受这么多的苦……”

克莉是个坚强的女人,只有自己深爱的丈夫被杀死的时候,她对瑞亚哭过。

然而现在,她的眼泪,不断流淌,苦涩悲怆。

时间一族的女人,不忍地转了头。

“克莉。”第一次,瑞亚没有充满怨愤地叫她,他的掌心满是克莉的眼泪,滚烫灼热。

“我已经不能像那个时候一样,念及我们相伴的时光,放你一马也放我自己一马……只有等到我们哪一方真正消失了,这份恩怨才会完全结束。”克莉抬起手臂,手指上的指环闪烁着刺眼的光芒。

杜墨生知道那是什么,他出声阻止,可惜却被时间一族的女人拉住。

“这是你母亲的选择,她能平安横跨到这个时间点,没有迷失在时间流中,是命运也是幸运。她指环中的秩序领主的力量,会把他们带入死亡星系,永远归于黑暗。”

杜墨生:“她不必和他一起死。”

“她本来也没有时间了,不是我们时间一族,跨越时间的代价,是生命。只有她,能让空间领主安静的跟她离开。她本来的愿望是跨越时间到空间领主身边,阻止他,可惜却跨越了这么漫长的时间,还好,来得及阻止你。”

还有数秒,瑞亚和克莉会一起被卷入死亡的永恒之地。

原本狂躁不安,愤怒异常的瑞亚却显得极为平静。

他只是一遍遍地问:“我走了,谁来找到那个混蛋,谁给我的妻子报仇?”

克莉紧紧抱着他,泣不成声:“你放心,会找到的,那个混蛋,一定不能得偿所愿。”

“对,”瑞亚喃喃地道,“之前宿的王想要再次进入这个宇宙,却被一只小小的凶兽给阻挡回去,它们想要再进来,没那么容易……”

“已经很久了,你保护的一切,会有它的未来,你是时候放下了。”

“克莉,当初是我杀了你的丈夫……对不起。”

杜墨生抬眸望着母亲平静安详的脸,想要说的话,咽回了肚子。

“好好看看你的戒指,到底是因为死亡,还是被外力损毁。”克莉抱着瑞亚消失在光芒中的前一刻,抬眸注视着杜墨生,“不要被表象迷惑了你的眼睛,不要被有心人利用瑞亚一样利用你。我的祝福依旧有效,我的儿子。”

...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