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图动态图有叫声

清虚道长悔不当初,若不是他狮子大开口,与那些修炼资源失之交臂,哪怕只是微小的一少部分,也会注定山门在这末法时代的崛起。

本是想在验收试炼塔之时,挑出一些弊端来,没曾想,这新的试练塔比之那破碎的塔楼,优越了不知几何!

单是能源耗损,较之前就降低了六成,就算是人老成精,面皮颇厚,也不能昧心的睁眼瞎叫嚷一通,更何况,都是通脉境的大修士,谁也糊弄不了谁。

在交付了试炼塔之后,丹凤心情大好,了了一方牵挂,与赵长风、史玉卿相聚品茗,闲话离别后,再次回归地府。

......

“这么快就取回来了?”岳文婷兀自不敢相信。

“嗯,接下来该是如何?”

“还能如何!走吧,去见你心心念念牵挂之人”,岳文婷打趣着。

丹凤亦是难得的脸红心跳,并未多言,与岳文婷相随,很快便见到了六道轮回。

此时,她反而略显沉寂清冷,盯着那朴质的轮回通道,兀自沉吟:“三生三世,过眼烟云,此生我乃丹凤,早非黑凰,既是寻回那前生记忆,我亦不会否决了这百余年的人生,梧桐,你可只识得黑凰,而否了眼前之人?”

“干嘛呢?发生么呆?”岳文婷见其久久愣神,好笑的催促着。

丹凤微微一笑,略显得有几分苦涩,同时取出木心、木魂,交给岳文婷,安静的怵立在一旁静候。

见其神情,岳文婷疑惑不已,自当是这家伙一时激动的表错了情,挽指掐诀,一道道法印生成,随同木心、木魂,一起打入到六道轮回之中。

虚时,轮回宝光乍现,声声佛音梵唱,似超度亡灵,似修度己身!美轮美奂的七彩神辉,渲染在整个阴沉的地府,都徒增几分生机。

这份美妙持续良久,连续三日三夜,若不是岳文婷的威慑,怕此地早已是鬼影深深,鬼山鬼海了!即使如此,此事也是在地府界,掀起了热论狂潮。

丹凤自是不会去关心那些琐事,安静的在一旁相守,这日的傍晚时分,地府光亮却甚是黎明,一袭白衣的梧桐,终是缓缓现身,踏着轻快的步履,如一缕清风照拂,淡雅出尘。

那微微一笑,犹如滴落在心田的甘露,清凉而使人沉醉,那般的明目皓齿,让游鱼沉水,令百花失色!

直到轻抚过丹凤那如墨的黑发,宠溺的轻唤:“凰,此生,能执你之手,再度遨游,无憾了!”

丹凤早已泪眼滂沱,却也是蓦然清醒,含笑摇首:“此生丹凤,非你之凰”。

“傻丫头”,梧桐已不能自抑制,轻颤着双手,将其揽入怀中,千般的激动,万般的柔情,滑过脸庞的晶莹,润湿了丹凤的额头,相拥而泣,胜过了诸多苍白的辩驳。

就在两人相拥,温馨之时,一缕缕本源透过梧桐的双臂,回归于丹凤体内,与此同时,丹凤明悟前尘因果。

再不去计较前世今生,也就在本源归体的那一刻,气势节节攀升,不是突破,却尤为胜之,只不过本就是她的修为,回归而已。

不觉中,竟已化神,未经三灾九劫,而平安度过,不因此而喜,再多的喜悦,也不及隔世再聚的姻缘。

梧桐虽是恢复了自由,但脱离轮回之器,尚需时日,冥府也不能因此而失去六道轮回。

也因此,丹凤不离回轮之旁,在冥地久居十年,时不时回空间授徒,与鸿梅,小青、小七、小龙,品茗,对弈!

..........

地球时年2216年,丹凤与梧桐相携,带徒儿许麟拜见了他的父母,又转辗太极门,远远的看望了欣儿与阳阳,见二人成长非凡,在宗门也颇受器重,便悄然离开。

同年,麒麟、紫龙王楚潇与丹凤一行,沿函谷关古道,安静的离开,至此,地球上留下不少关于医仙子的杂文趣谈。

一行浩荡,在整个星系间辗转,闲暇时,烹煮佳肴,对酒当歌!有奇遇亦有诸多的风险,一行皆不平凡,有惊有险,终也是平安度过。

在诸多的修真星球,留下一段段的佳话传奇。

时光匆匆,万万年弹指之间。

相传:数万前,丹宗自北辰灵界崛起,自仙界,与世无敌,由一对眷侣创建,这对眷侣甚是了得,亦有神兽跟随,多年前曾搅扰的整个仙界不得安宁,无数的仙界家族,一夜间尽数覆灭。

多年后,这对眷侣不再现世,但也无人敢动丹宗分毫,丹宗就好似一庞然大物,屹立于仙界与三大灵界。

后有人说:“好似在北辰灵界见过一对道侣,好似丹宗的那对老祖”。

又有人说:“在西天灵界与那对道侣相逢......”

各种传说,众说纷纭!而丹凤梧桐,逍遥自在,不受天道规则,亦不受法则束缚,得乐且乐!

全书完(未完待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