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往受的菊花塞生姜

天才壹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高阳脸色有些凝重的说道:“你不了解周辉,这个人睚眦必报,既然人是他带来的,却被秦风杀了,这就是赤裸裸的打脸,周辉又怎么会轻易放过他?”

说完,高阳没有在说话,因为他已经看见夏凝烟焦急的神色,现在说什么都起不了作用,重要的是尽快赶去武仲会。

洪城,武仲会。

“这就是你们说的那个秦风,看上去也一般嘛。”洪城武者仲裁会的总监控室内,密密麻麻布满了无数个监控画面,其中一个巨大的光幕上播放的正是秦风所在监狱的画面。

监控室内坐着一组武仲者小队,十名队员正在饶有兴趣的盯着光幕,其中年纪不大的武仲者一脸好奇的说道。

洪城武仲会总共有十二支执法小队,每个小队的分工采取轮流制,比如这个月就轮到李志明的“致命小队”负责外出捉拿不法武者。

名字虽然起得霸气无比,但其实李志明的“致命小队”的实力在十二支小队中只能排在末尾,属于垫底的存在。

这还是李志明突破成为武师,不然其他小队都不拿正眼相看。

这个月负责监控室的则是十二支武仲者小队中数一数二的“霸虎小队”刚刚说话的这名青年名叫古青,是霸虎小队中的一员。

“一般,古青你小子信不信你在秦风手下一招都走不下来?”听到古青的话,队长霸虎不由摇了摇头,看了眼监控里的秦风,回头对着古青道。

霸虎小队的其他成员听到队长的话也都笑了起来,古青今年二十四岁武者七阶实力,新加入霸虎小队不久,虽然实力在霸虎小队里最低,但是因其憨厚的性格却很受大家的喜欢。

“一招都走不下来!”古青惊讶出声。

“怎么,古青你不知道秦风之所以会被带到武仲会,就是因为斩杀了一名九阶武者?”坐在监控屏前面叶辉回过头问道。

“队长的话我当然不会怀疑,我只是惊讶这秦风这么年轻居然就这么厉害!”古青瞪大眼睛看着监控里的秦风,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个李志明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队长霸虎看着监控里一动不能动的秦风,皱起眉头。

作为洪城武仲会的副会长,李霸虎自然清楚周辉与李志明的关系。

“不过这个秦风到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十六岁的六阶武者,可以越级斩杀九阶武者。最关键的是秦风还是一个觉醒者,这个秦风以后的成就绝对不可限量!”

想到这里,霸虎心中一动,如此人才不如现在结个善缘,以后等这秦风发达了,估计再想结善缘不说不可能,但绝对要比现在难上百倍千倍。

“古青,你去将秦风带到我的办公室,我要单独见见这个少年天才。”

“啊,好,好的队长。”古青一愣后急忙答应。

“哐当!”伴随着厚重的撞击声,秦风知道监狱的大门已经关闭。

来不及缓口气,秦风只觉眼前一暗,紧接着就有几个脑袋出现在秦风身子的上空,挤成一团将光亮都给遮蔽住了。

“狐爷,新来了一个小家伙!”

“呦,这么年轻的武者,还被关进了武仲会,真是天赋不凡啊!”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响起。

“看这细皮嫩肉的,这下兄弟们有乐子了。”

围观者你一句我一句的调侃着,不怀好意的目光不时打量着秦风,其中有一个更是目光诡异。

“被抓进来的果然没什么好鸟!”秦风心中一动,可暂时身体还不能动,所以秦风也只能静观其变。

在离秦风不远处坐着一位脸色阴沉的中年,正是之前被人敬称为狐爷的毒狐。

毒狐坐在床上,看着不远处躺着的秦风,表情阴翳,目光有些犹疑不定。

毒狐武师一阶的实力,在这座监狱里,只能算是中上游,可他却是这里的三大狱霸之一。虽然实力不如中阶武师暴熊和烈虎,可是毒狐却凭借一手犀利的用毒功夫,就算暴熊烈虎也不愿轻易得罪的存在。

因为暴熊和烈虎都多少听说过,毒狐当年之所以被抓进来就是因为毒翻了一名大武师。

毒狐没有理会手下的兴奋,而是在静静沉思,虽然有些不忍但是想到对方的承诺,最终毒狐目光变得越来越毒辣,就是地下的心腹也是不敢相视,故意将目光挪开。

“小子,不要怪我心狠手辣,要怪只怪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毒狐心中暗道。

“将他搬过来。”毒狐开口,声音干涩刺耳。

“是,狐爷!”一个机灵的手下手快脚快,抢先一步将秦风提拎了起来,大步走到毒狐的床边,将秦风一把放在了床上。

看了眼秦风,毒狐对身旁的一个瘦子使了个眼色,瘦子心领神会,很快在秦风周围就围城了一圈人。

虽然监狱里的摄像360度无死角,可是在被众人围住后,秦风就已经从监控里消失了。

“嗯,这个毒狐想干什么?叶辉通知狱警去看看,不要出什么乱子,尤其是秦风不能有事。”还在监控室的霸虎第一时间,发现了异常。

“是,队长!”叶辉答应一声就开始呼叫负责秦风监狱的狱警,可是对讲机内却始终没有传来回音。

“队长?”叶辉回过头,正要汇报却只看到霸虎急掠而出的背影。

“千万别出事!”霸虎一边运转元力飞速奔出,一边又在祈祷,想到不久前接到的军区电话,心中更是一阵焦急。脚下不由更快三分,留下一串串的身影。

“赫赫。”秦风挣扎着想要说话,可是高能电击枪的效果还没有过去,所以只能发出一阵低声的呼和声。

看着明显不怀好意的的众人,秦风内心焦躁非常,没想到周辉尽然如此大胆,尽然敢将手伸到武仲会。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看着毒狐眼中偶尔闪过的杀气,秦风只能拼命的用灵识冲击着麻痹的神经。

“呵呵,小子,不要怪狐爷心狠了。”毒狐朝监狱中间不住闪动的摄像机看了一眼,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武仲会会很快反应过来,虽然对方有安排,但是还是很快有人过来。

所以,话一说完,毒狐就伸出手,碧绿色的指甲在秦风的的胸前轻轻一点,旋即收了回来。

秦风只觉的胸前轻微一痛,之后就以胸前这个点,剧痛朝着周身蔓延。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