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插图动态图无遮挡

墨梓瞳到预产期的时候,并没有任何要生产的征兆,容酥似乎一点也没有要出来的意思,在妈***肚子里呆的很惬意又安稳的样子。

四十周的肚子,看上去并不是很大,如果衣服穿的宽松一点的话,还是不太能看得出来,只是有一种微微长胖的错觉。

容肆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放下了手头上所有的事情,安心的在家陪她待产。

与上次容屹不一样的是,这次墨梓瞳的脚肿的很厉害。到后期的时候,都肿的跟个馒头似的,按下去,都能按出好深个印来。

还有晚上睡觉的时候,小腿抽筋的次数也比较频繁。

容肆每天都给她按摩着,一晚上几乎是两个小时一次的按着。

一整个晚上,他几乎都没怎么睡着的。

墨梓瞳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在过了预产期十天左右,墨梓瞳的肚子才开始痛。

所有的生产需要的东西早早的都已经准备齐全了,甚至为防遗漏,都已经提前放进预约好的病房里了。

墨梓瞳这次生产,是霍随亲自接生的。怎么说她也是妇产科的专家,虽说从之前的医院离职了,那是为了照顾容铮。

但是,像她这样的专家,怎么可能会没人惦记呢?

江寅就是一个,在知道霍随从原单位离职后,他几乎是厚着脸皮,又打着与容肆的关系,不止一次的登门请霍随去他们医院坐诊了。不用每天都去,就是专家号,一周一天便行。其他时间,她还是可以在家照顾容铮,而且这样的话,她也还是在职专家,到时候还能当墨梓瞳的主治医生。要不然,她不是在职专家医生的话,可就不能再当墨梓瞳的主治医生的。

这一点说服了霍随,于是便答应了。

墨梓瞳还在产房,容肆等人全都等在外面,容肆的脸上有明显的紧张,额头上都有汗珠,就连手心都是湿的。

杨立禾怀孕快三个月,肚子还看不出来,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等着。

中午的时候,墨梓瞳生了,是个女儿,重六斤二两。

女儿?!

一听女儿两字,杨立禾的眼睛亮了。

所以,这一次,江寅并没有说反?

所以,她家墨二的老婆是有着落了?

杨立禾笑的连眼角都飞了起来。

墨梓瞳醒来的时候,印入她眼睑是的容肆那张熟悉的脸,扬着暖暖的宠溺微笑。

见她醒来,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宝贝,你辛苦了。我们的容姝像你,很漂亮。”

墨梓瞳浅浅的嗔他一眼,“女儿还叫容酥,你不怕以后她跟你急啊!”

“女字旁一个朱,姝,容姝。”他笑盈盈的说道,眼眸里满满的全都是化不开的柔情,还有挥不去的疼宠与满足。

也弯唇一笑,如春日里的桃花一般,迷人又绚丽,缓声说道,“那我们可得防着点立禾了,她一听是女儿,肯定眼睛都发亮了。”

“哼!”容肆凉凉的哼了一声,“我的宝贝女儿,岂容她惦记?她要是再敢有这种想法,我让她连我女儿的面都见不着!”

她笑的一脸温婉又怡人,眼眸里洋溢着浓浓的甜蜜与幸福。

这辈子,有这么一个男人将她疼着,宠着,护着,爱着,她已然满足了。还有一对儿女,她便没有再多余奢求了。

“老公,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三个字?”她笑的一脸满足又幸福的看着他,缓声说道。

他低头在她的唇上亲了亲,“宝贝,这三个字,应该我跟你说。我爱你,我的小乖。”

她嫣然一笑,柔声说道,“老公,我也爱你。这辈子,有你,有儿子,女儿,足矣。”

他笑的一脸满足又宠溺的看着她,掌心轻轻的揉了揉她的额头,“我也足矣。再睡会,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嗯!”她微笑着点了点头,闭上眼睛再次沉睡过去,唇角噙着一抹满足的微笑。

门口,杨立禾与滕静好站着,两人笑盈盈的看着病房内的甜蜜的两人,对视一眼,相视一笑,转身离开,不去打扰房间里的两人。

“一辈子能拥有一个这么爱自己的男人,也是值得了。”滕静好看着杨立禾笑盈盈的说道,视线落在她的肚子上,“你和瞳瞳都是上天的宠儿。”

“你也是啊!”杨立禾看着她一脸真诚的说道,“高翼对你也很好的。有些事情呢,要顺其自然,不要给自己压力。我一直都相信,好人总会有好报的,只是时间长短而已。”

滕静好微笑着点了点头,“对,时间长短而已。墨总来接你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也该回公司了。”

“别太拼了,总要给自己放松的时间的。工作是永远做不完的。”杨立禾微笑着说道。

“嗯哼。”滕静好朝着她比了个ok的手势,转身离开。

坐进车子,刚启动车子,一股恶心的感觉袭来。滕静好拧了下眉头,深吸一口气,将那恶心感压下,驶车离开医院。

……

杨立禾一直都很肯定自己这一胎绝对是个女儿,但是其他人看着她的肚子,却是一致认为,这一胎绝对是个儿子。

只是为了不影响她的心情,也不给她浇冷水,让她的孕期有个开心的心情,也就都顺着她的意思,说是女儿了。

对此,杨立禾笑的更加开心了,那简直就是“女儿在手,天下我有”的霸气十足样了。

次年五月初

杨立禾再一次提前十来天便是肚子疼,然后进医院。

因为第一胎是剖的,所以这第二胎,自然还是得剖。

这次,还是霍随主刀。

当孩子抱出来给墨君博的时候,护士说,“墨总,恭喜你,是个七斤重的大胖儿子。”

大胖儿子?!

墨君博的眉头拧紧了,手里抱着儿子,那心情却是沉重了。

杨立禾醒来时是第二天早上,看到墨君博,问的第一句话便是,“墨君博,女儿呢?”

墨君博一脸沉默的看着她,深吸一口气,认真的说道,“是个儿子,不是女儿。”

杨立禾有五秒钟的怔神,随即病房里响起咬牙切齿的声音,“墨君博,你还我一个女儿——!”(www.wenxue6.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