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着水的水管塞进了我下面

楚盈似乎也觉得有些难以置信。

因为她也听说了林汝南和平阳县的事情。

已经死了的两个人,竟然又活生生的出现在她面前,也太匪夷所思。

“到底是怎么回事?小白人呢?他们呢?”青萝急切的追问。

“我在这里。”白虞穿着一件绿色的袍子,笑嘻嘻的走过来。

“白向南,你给我说清楚!”青萝抓住他。

“说可以,你也先告诉我……”白虞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你先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青萝一怔。

说起来,认识这么久,她还一直没告诉过白向南真相。

事到如今,她也无须隐瞒,便在他耳边轻轻的说了两个字。

白虞愣住。

他扭头看着眼前这张巧笑倩兮的美丽脸蛋,瞪着眼睛,看了许久,才蹦出一句:“我以为我的一生已经够不可思议了,谁知你……人生真是太难以预料。”

他轻轻吐出一口气,脸上显出释然的笑容:“好,很好。这样的人生,才是你应得的。”

“你也不错。”

青萝和他相视而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你们在打什么哑谜?”楚盈纳闷的问道。

林瑾玉也笑吟吟看着她。

“先不说这个,小白,”青萝问道,“长公主说的到底是什么回事?”

“你呀,真是个粗心大意的家伙。”白虞背着手数落她,“那杜氏在牢里只是背过气去了,并没有死啊。以你的能耐,怎么会发现不了?天花疫情过后,我不是四处游历学医吗,正好在路上遇见杜氏的车,听说是你的养母,就好奇查看了一下。这才及时把她救下来。若是再晚一会儿,可就真的没办法了。”

青萝激动的脸都红了:“你是说,我娘没有死?”

“没有,当时就活奔乱跳了。”白虞笑嘻嘻的说,“听说我是你的朋友,非要跟我一起来见你。”

“我娘在哪里?”青萝亟不可待的问。

“她……咳。”白虞看向楚盈,楚盈也有些尴尬。

“到底怎么回事啊?你们都吞吞吐吐的,急死我了!”青萝急得要跳脚。

“你先听我说完,”白虞笑道,“我们走了没一会儿,就遇上了另一个人,她带着林汝南呢。”

“谁?”

白虞摇摇头:“我不认识,带着白纱遮住脸了,不过个头挺高。”

“七姐?”青萝立即想到了梅七。

“你认识?”白虞笑道,“她听见我是梅谷来的大夫,就说她也是要去梅谷的,请我帮忙看看病人。我一看,那病人是受伤了,虽然伤到了要害,但却留下一口气,并没有死。”

青萝张了张嘴。

她明白了。

难怪梅七和梅九忽然出现,说要帮着她杀了林汝南。

原来,她们根本就没想杀他。她们是来救林汝南的。

好个瞒天过海啊。

“瑾哥哥,你说七姐这么做,是为了你,还是为了我?”青萝问林瑾玉。

林瑾玉淡笑道:“我不知道。”

“装傻。”

青萝继续问白虞,“你快说,然后呢?”

“然后,我就把他们一起带来了啊。”白虞一摊手,“路上又要帮他们治疗,耽搁了好多天。好不容易才到了这里……”

“我娘住在哪里,我要去见她!”

“你好歹先谢谢我啊……”白虞的脸鼓起来,像是一只不满意的青蛙,“那林汝南也不跟我道谢,一来就追着杜氏跑了。杜氏就只会找小柳儿你,你也不道谢,只会找你娘……合着就我白忙活……”

“你说什么?”青萝截断他的话,“林汝南还在追着我娘?我撕了他!”

她气冲冲的向外走,“这次谁也救不了他!”

“妞妞,救救我——”杜氏急急忙忙冲进来,一把抱住青萝,脸上有些惊恐。

青萝看见她,狂喜着忙扶住她:“娘别怕,有我在,以后谁也不敢再动您一下!”

随后林汝南追过来。

一洗白裙的梅七也慢悠悠的跟过来。

因着是在宫里,梅七没有戴面纱,就这么露出一张蓝眸的美丽脸蛋,和一头长长的银发。精致的像是个瓷娃娃。

白虞一眼看见她,顿时如遭雷击,看呆了。

“香兰,你等等我啊……”林汝南急急忙忙的追到杜氏面前,眼神炽热。

“春兰?”青萝抽出去的手硬生生止住,狐疑的看向杜氏,“娘,什么情况?”

杜氏满脸涨红,急躁道:“我也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回事,这几天一直这样跟着我,满嘴胡言乱语的……你快救救我,妞妞。”

林瑾玉走过来,冷冷道:“父亲,你又在闹什么?”

“容若,这事跟你没关系。”林汝南眼里根本没有林瑾玉和青萝等人,他只盯着杜氏,深情的说,“春兰,你嫁给我吧?我一定一辈子对你好。真的,我发誓。”

林瑾玉:“……”

青萝:“……”

杜氏又羞又急,气道:“在孩子面前,你胡说什么?我有相公,有儿子,有女儿!我为什么要嫁给你,你简直有病啊!疯子!”

“我不介意,你可以和离后再嫁给我,我……”

啪!

气急的杜氏挥手就给了林汝南一巴掌,怒道:“不许你污蔑我!”

林汝南受了一巴掌,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十分惊喜:“春兰,你终于愿意跟我接触了……春兰,你再跟我多说几句话……”

“妞妞,你看……”杜氏急的向青萝求助。

青萝默默的让开位置:“娘,不要客气,使劲收拾他。收拾的爽了,我送您回去见爹。”

这林汝南也不知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莫名其妙的爱慕上杜氏了。

杜氏年轻时候虽然也算个清秀佳人,但如今年老而色衰,只能算是寻常妇人罢了。

要知道,林汝南可是拥有过上一代女皇和安然公主的风流人物啊!

莫非是名菜吃腻了,想换换口味?

实在好笑。

林瑾玉也不知该说什么,拉住青萝的手:“娘子,我们走。”

两个人十分默契的手牵手走开了。

白虞追上去,指着一脸冰霜的梅七,问道:“小柳儿,这位外国美人是谁?”

“你自己问去啊。”青萝推开他,和林瑾玉快步走出去。

林瑾玉走了几步,忽然想起什么,回头冲楚盈道:“盈儿你来,我有事跟你商量。”

楚盈忙快步跟上:“皇兄,您有何事?”

林瑾玉握住青萝的柔软小手,对她笑笑,道:“盈儿,我若是传位给你,你可愿意?”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