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薇深夜暖心发文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雷兽整天跟他们两人在一起,彼此之间早有了极强的默契,秦汉随意一说,它的身躯浑身一颤,微微躬了下一些,双目射出万分警惕的目光,直视着前方。

“嗖!”

在无人注意的情况下,雷兽还真的冲了出去,让众人全都愕然。

虽然它是雷系妖兽,但这种雷霆天威之下,算它能化身雷霆,也得死啊!

秦汉直接看傻了,他不过是随意说说而已,想不到这畜生竟然真的想去找死了,他急的连连跺脚,吼道:“畜生,快回来!”

但雷兽哪里会听,已经深入到了雷狱的外围,不断迸射出来的雷光从它身电击而过,全身毛发都竖立的笔直,嘶吼的声音不断增大。

叶玄也注意到了雷兽的异状,露出诧异之色,他一边继续用锤子敲着鬼谷木偶,一边观察起这只妖兽来。

他惊讶的发现,雷兽身散发出来的妖气波动,竟然和自己锤子砸下频率开始渐渐趋于一致了。

也不知这是一种天然的反应,还是这畜生在自己进行调节,如果是后者的话未免太惊人了。

在武道之,有些武技是通过不断调节自身的频率,使之与四周环境,甚至是天地规则趋于一致,从而调用天地环境之力,是一种极难把握的战法。在修炼时容易达到,但是实战的时候,对手是不会给你时间去调节自身的。

叶玄发现这一点后,手锤子的频率也开始有规律的砸着,他的神识则在细微的感应两只妖兽的心脏跳动,若是一旦出现问题便立即停止手举动。

秦汉远远的看着雷兽好像暂时没事,也稍稍放心下来了,三人在一起呆了这么久也有感情了。

“轰!”

叶玄正常的一锤下去后,突然间雷狱起了反应,那些聚雷反灌回去的阵法似乎出了问题,所有雷霆猛地朝着雷兽呼啸而去,好像它身有着巨大的吸力一般,一道道的劫雷不断击穿它的身体,兽吼之声惊天动地!

叶玄脸色一变,急忙停下锤击来,这种变化是他始料未及的,此刻的雷霆太强,他已经感受不到雷兽的心脏跳动情况,不敢再锤炼下去了。

鬼谷木偶身侧聚类反灌的阵法尽数被雷霆之力破掉,所有雷电全部聚在雷兽,在雷电呼啸而过后,一具焦黑的身体浮现在空,还冒着烤熟的香气。

“这……”

所有人都是呆滞住了,竟然烤熟了……

狄云惊道:“全熟吗还是八分熟”

“啊竟然死了蠢货啊!”

秦汉怒吼一声,化作一道光芒冲了去,眼尽是悲愤之色。

徐东也阴沉着脸,飞驰而。

叶玄收起了锤子,看了一眼鬼谷木偶,叹息道:“出了意外,卡在武尊巅峰门口,只有等下次再祭炼了。”

他伸手一拦,顿时将秦汉和徐东两人拦在了千米开外,道:“别激动,它没死。”

话音落下,雷兽那烤焦了的外表开始层层脱落,一道道的青光从它体内绽放出来,一股无形之力开始浮现,源源不断的在空推开。

“这是……领域!”

秦汉大惊之下,随即大喜起来,这雷兽渡劫之后,进阶到武尊了!

这股领域之力异常的强大,压的两人有些喘不过起来。两人相识一笑,也同样将身的气息散开,竟然也双双是武尊修为,共同抵抗着那雷兽的领域。

“原来没死,我还以为今晚的伙食可以改善一下了呢。”狄云摇着头,似乎颇为失望。秦汉和徐东两人都心惊不已,这妖兽刚刚踏入武尊,这领域之力竟然他们加起来还要强大。

跃九渊盯着那雷兽看了一阵,苦笑道:“一头武宗的妖兽,跟着你混了这么久,竟然进阶到了八阶武尊,这……”他连连摇头不已,似乎有点无话可说。

叶玄轻笑道:“您老不也快九阶了么,照我看来,再炼制个七八柄剑,能突破到九阶了。到时你和本尊合二为一,普天这下,算是鲁聪子或者你师傅,都要被你甩在身后了,以后还要多多罩着我才是。”

跃九渊脸色微变,似乎有些怒气,哼道:“我今日的成绩,虽然得益于帮你炼器,但也给你炼了九柄九阶玄器了,也不欠你什么。日后相见,别跟我谈交情!”

“哈哈!”

叶玄大笑起来,道:“别这么绝情嘛,看来我得跟你联络好感情后才能放你出去了。”

“你……!”

跃九渊一时气结,闭嘴不语了,这人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但事实天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说不定哪天来个新点子,把自己炼化掉了也说不定,他摸了下额头的冷汗,这才说道:“那鬼谷木偶如何了”

众人看了一眼远处,那鬼谷木偶一脸颓废的站立在空,耷拉着脑袋,四肢下垂,显然是受到了重创后在慢慢的自我恢复。

叶玄叹了口气道:“本以为可以一路攀升到九天境,但事出意外,现在卡在武尊巅峰,只有等下次机会了。自从我炼化了他的身体后,这自我恢复的能力大为减弱,不是老袁你可有什么办法改善不”

跃九渊瞪了他一眼,道:“现在鬼谷木偶全身都是九阶材料,自我修复当然会慢。若是全身九阶材料,还有以往的那种恢复速度,那当真可怕了!”

他突然顿了一下,似乎和叶玄有种心灵的默契,两人同时抬起头来对望了一眼,又同时叫道:“记忆元金!”

叶玄露出一丝笑容来,道:“嘿嘿,我怎么才想起这东西,很期待啊!”

跃九渊则是怔怔的睁大眼珠子,有些震骇道:“若是成功的话,岂不是变成了可以无限自我恢复,完全打不死的玄器兽”

叶玄笑道:“哪有这么恐怖,遇武道巅峰的强者,一招将他全部粉碎了,心脏也不留存,哪能完全打不死。”

众人都是一阵无语,怎么也不能和武道巅峰的强者啊,若是鬼谷木偶能够进阶到武帝,并且恢复以往那种瞬间的自我修复能力,那么足以跨越数星,挑战高层次的武帝强者,绝对是一大杀器!

跃九渊道:“你那雷兽从武宗一路被你拉到了武尊,这也算是一项极大的成果了,我会作为一项重大经验写进册子里的。若是这鬼谷木偶能如你所愿,那么甚至可以考虑批量生产,那么……”

大家心都是巨震,那些预想的状态别说是成批,只要能有二十个,足以歼灭七大势力之下的任何存在了!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想想都一震心惊不已,包括跃九渊,他也不过是随意说下罢了,却无意发现了其的恐怖。

叶玄也一下子静了下来,突然间他大笑道:“哈哈,能够造出二十个鬼谷木偶的资源,本来足以构建一大势力了!首先要抓二十只石首之王,这东西找一两个还行,剩下的全看运气了。其次至少要四十套九阶玄器的材料,一头石兽的体积要用两套,没有凤凰真火和我这武帝古碑得天独厚的优势,靠普通魂炼师去炼的话,一名九阶魂炼师一年顶多进行二次炼制,而成失败率绝对在百分之五十以!那么必须备份一百套九阶玄器的材料,以十年为限的话,他们需要五名九阶魂炼师。”

叶玄看着呆滞的众人,轻笑道:“一个势力能够拥有五名九阶魂炼师,并且可以拿出一百套九阶玄器的材料,这样的存在,无论怎么玩,都可以轻易灭杀七大势力之下的任何存在了。”

大家一听,的确是这么回事,想想也放宽心来,否则的话这个效果太可怕了。

跃九渊则是脸色依然凝重,盯着叶玄道:“你说的成功率和魂炼师的问题,若是在你武帝古碑内炼制的话,不存在了!仅仅凭我一人,一年时间为限,将你剩下的那些北天寒剑星铁与天照阙金用的话,能够再炼制九只出来!拥有十足这样的存在,你也足以傲视天下了!”

叶玄神色一动,笑道:“那些天外陨铁你帮我炼制出三十柄玄剑,我化作三十六天罡剑图,足以灭杀十只这样的存在。除非是大规模的帮战,否则太多数量的鬼谷木偶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跃九渊正色道:“但是对于圣域来说,意义重大!以圣域的资源,若是组建出这样一直队伍,那足以震慑天下,对傲天大陆的安稳来说绝对是一大善举。叶玄,我希望你能把这鬼谷木偶的炼制之法悉数交给我,我愿意拿任何你需要的东西来换!”

叶玄大笑道:“哈哈,现在你暂时没有我想要的东西,等你有了,再来跟我谈吧!”

叶玄说完,渐渐地从武帝古碑退了出去,只留下一脸愕然的众人,以及脸色阴沉不定的跃九渊。

那惊叫之人正是王力,所有人立即站了起来,满脸的警觉和骇然。

王学霸惊喝道:“其仁!”

那王殿承好像完全听不见,依然在往湖水而去,很快要淹没其头颅了。

王学霸一脸骇然,一道诀印打入空玉尺内,青光骤然射下,往王殿承身震落。

“砰!”

王殿承没有丝毫的防御,直接被那青光打,震的湖水都炸开,他的身体如同鲤鱼打挺般蹦出水面,又掉落了下去,只不过这次是整个身体落在水面,“咕噜噜”的往下沉。

所有人都是脸色大骇,那王殿承此刻好像死了一般。

一名丑家之人愕然道:“学霸大人,你杀了他?”

王学霸狂晕,震怒道:“休要胡言乱语,我是看他似乎了邪法,想要一击惊醒他,谁知……”

那名丑家之人哼道:“谁知失手杀了他,说到底还是你杀了他。”

“你给我闭嘴!”

王学霸怒喝一声,王殿承现在的状态已经让他心烦意乱了,双目喷出火来盯着那名丑家之人。

那丑家之人轻哼了一下,转过脸去不再说话。

王学霸恼怒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双目盯着王力,正是王力第一个惊叫出来的。

王力也是一身冷汗涔涔,抹了下额头,惊慌道:“我,我也是突然有些心乱,睁开了眼来,结果看到了其仁走向水的那一幕,于是直接喊了出来,知道的并不你们多。”

王学霸眼怒火闪动,望着那王殿承的尸体不断下沉,直到彻底的看不见了。

所有人都是心涌出一股寒意来。

先前虽然觉得此地怪异,但也仅仅是怪异而已,他们可是十多名武帝强者,放在大陆都是可以横着走的,并没有意识到生死危险。

而此刻,一名武帝同伴,这样悄无声息的死去了,而且死的这般怪异可怖,却连一点线索也没留下。

若是遇强敌,奋战之后不敌而死,大家都能心理平衡,减少恐惧,但这种死法太诡异,太窝囊了。

这下所有人才开始惊慌了起来,王殿承可以莫名其妙的死掉,那下一个极有可能轮到他们。

丑为扬抬头看着天空的两件玄器,还在散发出防御之光,脸色铁青道:“在东极千刃尺和元阳伞的庇护下,竟会这般毫无征兆的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没有人能够回答他。

叶玄也是神色凝重起来,特别此刻武帝古碑内还有两道分身极大的抽取着他的魂力,一下子难以动用瞳术。

那湖水波光潋滟,在吞噬了王殿承后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依然是静静的在那。

王学霸发了一阵呆,道:“一天时间差不多过去了,看来那时间规则要么是错的,要么我们预计的要长,现在是否要继续往前?”

王力脸色有些发白,道:“所有人其仁对于此片区域的了解最多,现在……”

王学霸冷冷道:“难道此放弃,打道回府?”

丑为扬摇头道:“回府?回去的路在那?”

众人这才发现,身后也已经是一片荒芜,他们走入这片区域不过百来米而已,现在看去却是一望无际的荒芜,一个个脸色大变起来。

王力咬牙道:“不知杜、秦两家之人现在如何了?”

他望了王学霸一眼,似乎蕴含着某种意味,王学霸也是脸色有些难看。

突然一名武者惊呼起来,道:“水里有人!”

众人都是一下惊厥,急忙往那水望去,原本一条鱼都没有湖泊里,渐渐地浮现出一些东西来,隐约之间果然是人影。

其一人微微抬起头颅,面容呈现在大家眼前。

“嗞!其仁!”

一名王家之人大骇的惊叫一声,吓得连连后退。

那浮的人影,那张面孔的确是刚刚沉了下去的王殿承,而且从身形衣着也看得出来。

“哗啦!哗啦!”

在所有人骇然震惊的无以复加时,那一个个的人影破水而出,一股彻骨的冰寒之意在空散开,温度骤降。

所有人都觉得冰寒入骨,他们本是武帝之躯,这世哪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他们感到寒冷的?

但那十多人却散发出这种让人几乎窒息的寒气,而且透着极重的古怪,压得人完全透不过气来。

丑为扬突然猛抽了口冷气,骇然震惊道:“秦,秦家之人!”

那十余人都是脸色发青发紫,一个个透着古怪之意,临立在空,身没有一滴水,只是透着阵阵寒意。

而且除了王殿承外,全是秦家之人,连秦家家主秦雅张也在其内。

众人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秦家十余名武帝强者竟然全军覆没!

突然间,秦雅张那呆滞的脸孔突然一笑,笑的极为古怪,而且这种笑似乎会传染,那十余人纷纷跟着笑了起来,一下子场面变得十分恐怖。

“嗖!嗖!”

两道人影飞驰而下,带着极为强大古怪的气息轰击而来,朝着最近的两名武帝强者攻了过去。

“嗖!嗖!嗖!”

那十余名秦家之人突然间全部出手,王殿承在其内也是飞了下来,寻一名武者攻击。

丑为扬大喝道:“都一万个小心!千万不能分了神!”

他手立即浮现出流星铁锤,一下将那名朝他飞来的秦家之人轰击出去,直接震回了湖泊内。

丑为扬看了一眼铁锤,血迹斑斑。

“哗啦!”

那湖水再次炸开,那名被震回去之人浑身鲜血的冲了起来,脸依然带着笑容,迅速飞来,手里取出一柄宝剑,临空攻击而下。

丑为扬脸色铁青,喝道:“这些人好像还有生命,只是被什么东西迷惑了!”

整个湖畔立即战成了一团,二十余名武帝强者对战起来,打的惊天动地,混乱不堪。

叶玄第一时间将那小红伞收下,随后一跃而起,再将伞拿在手撑开,整个人一下子消失在了空。

这是元阳伞的另外一大功能,便是可以直接隐身,若没有绝强的神识,是很难发现出来的。

果然,一名冲着他而来的秦家之人,脸露出一丝愕然,随后便另外找人冲了过去。

叶玄手拿着伞,静静的站在空观察起来。

秦家这些人一个个神情古怪,的确是了邪术的样子,而且战斗起来异常的凶猛,并且都是施展的生平绝技。

“啊!不要,不要啊,救救我!”

突然一名王家之人发出惊恐之声,只见他半边肩膀都被斩掉了,血如泉涌,正被王殿承拖着往那湖泊走去。

“其仁,放下他!他是堂叔啊!”

王学霸惊怒的大吼一声,玉尺横身一扫,金光****出去,直接将两名围攻他的秦家之人震退,飞身要去救。

但为时已晚,王殿承的速度极快,一下抓住那名自己的堂叔,直接沉入到了湖水里,不见了踪影。

王学霸骇然的往那湖水望去,什么也看不到了。

此刻,一名丑家之人也被打的节节败退,步步入陷,脸都是惊恐之色。

正是那名一路来多次出言讥讽叶玄之人,他和对手都是三星武帝的层次,但对方却是三星巅峰,而且招招狠厉,并且透着邪力,让他越战越弱。

“砰!”

他胸口了对方的一拳,身体正要倒飞走,却被对方以极快的速度跟,一把将其抓住其手臂,一道指印点在他身,几道大穴震出血来,随后拉着往湖水走去。

那丑家之人脸露出惊恐和绝望之色,拼命的想要呼叫,但发现喉咙的穴道也碎了,根本喊不出声来。

突然一道剑气临空而下,往那秦家之人身射去。

那秦家之人猛然惊厥,回手是剑芒迎了来,却猛然看见一道镜光闪耀,刺的他双目一闭。

那挥手而出的剑芒也直接射在暮云镜,被反震回去。

那秦家之人已经睁开了眼来,看见自己的剑芒反震落下,闪过一丝骇然,随后临空向后翻去,直接躲开。

“轰!”

剑芒落在地,炸出一个大坑。

叶玄渐渐的从空浮现出来,手撑着红伞,冷冷望着。

那名丑家之人也因此获救,急忙取出大量的丹药吞入肚,运功调息起来。

那名秦家之人看了叶玄一眼,脸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竟然没有攻击来。

本来帅、尉两家之人的人数和实力都远在对方之,但是秦家之人招招狠厉,完全是拼生死的打法,所以一时间反而略占风。

但随着两家之人的发力,这局势很快也扭转过来,十余名秦家之人被杀的重伤累累,而且这时大家也都发现了他们并非不怕死,在支撑不下去的时候也会逃跑,在一个个秦家之人被杀倒下的同时,剩下之人开始逃跑,一个个逃走跃入湖泊内。整个战斗不过盏茶功夫,那原本平坦的大地已经被打的到处坑坑洼洼,还有五具秦家之人的尸体躺在地。而己方则是损失了一人,是被王殿承带走的那位堂叔。

所有人脸色都不好看了,一个个沉重无。

王学霸有些抓狂了,寒声道:“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力脸色发白道:“这些人似乎并没有死,只是了邪术。”

王学霸怒喝道:“我当然知道是了邪术,谁能告诉我现在该怎么办?冲进这湖里去杀人还是掉头回去?回去的话又该怎么走?“

他的话没人可以回答,全都死一般的寂静。

叶玄突然说道:“这湖泊应该是关键之处,肯定有可以影响他们之物。”

王学霸脸色稍稍好转,道:“然后呢?”

叶玄看了他一眼,淡然道:“然后是,这湖泊也应该是我们进去或者出去的关键,即便是融入了时间规则的阵法,在不断的景致之也会有重要的阵眼所在,将所有的环节联系在一起。”

王学霸皱起了眉头,道:“能不能说的简单明了一些?”

其余之人也露出不解之色来,只有少数之人对阵法之道有所研究,似乎明白了其关键。

叶玄耐心的说道:“如普通的阵法,只是一张白纸,一个平面,所以不会有空间的变化。而一步一景的阵法,如同一本册子,由许多白纸组成,但一定有一根轴线是连接这些本子的。而这加入了时间规则的阵法,则如同一本册子在不断的自我翻页,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一根轴线是连接了每一页纸的。”

如是一说,众人顿时明白了过来。

叶玄的目光往那湖泊望去,道:“而我们所处的这个空间是一页纸,这湖泊极有可能是轴线的一环。”

丑为扬脸色骤变,道:“玄大人的意思是,想要解开这个阵法,必须进入这湖泊里了?”

叶玄点了点头,道:“正是。”

所有人都是脸色大变,刚才的情景每个人都看在眼里,现在谁敢进到湖水里去。

叶玄道:“这样吧,我先下去,你们跟着我。”

王力忙道:“那多谢玄大人了,若是大家能够安然出去的话,定有厚报!”

现在的情况,人人自危,以保命第一了。

“快看,水里又有东西!”

一人突然惊呼起来。

大家惊慌的望去,只见水波光粼粼,其内泛起黑黑的影子,在水底晃动,似乎要现象出来。

“如此巨大,莫非是妖兽?”

有人紧张的询问道,一个个闭住了呼吸,神色凝重。

那巨大影子慢慢清晰起来,并非是什么妖兽,而是一座华丽的宫殿,建造精美,通体透彻,在水底下折射的恍惚不定,但却极为真实。

“墓殿!是於逸仙的墓殿!”

王家之人惊呼了起来,语气充满震惊和大喜之色。

叶玄心一动,道:“你们如何得知这是於逸仙的墓殿?”

王力吞咽了一下,道:“这墓殿前有一块玉碑,面记载了这墓殿的情况。”

众人凝目望去,那墓殿前果然有一块通体琉璃的玉碑竖立在那,面流光闪动,似乎有字隐现其。

丑为扬怒喝道:“你们还有多少情报瞒着我们?”

丑家之人都是异常动怒,王力能够一眼看出这墓殿和玉碑,显然是之前知道的,这湖泊他们也极有可能来过。

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丑家之人立即聚集在一起,与王家隔开距离,一股对抗的氛围在空蔓延。

王学霸忙道:“诸位误会了,这湖泊我们绝没来过,否则也不会让其仁被邪术所伤,至于这墓殿我们倒是的确见过,但并非在这湖底,而是第一次探查时出现在这片荒芜。”

丑为扬寒声道:“那为何没听学霸兄说过?”

“呵呵。”

王学霸尴尬的笑了下,道:“也隐瞒了这墓殿而已,其它再无隐瞒。”

丑为扬冷冷哼了一声,显然是不信。

叶玄突然说道:“你们次见到这墓殿不是在水?”

“不是,在这片荒芜,但……”

王力犹豫了下,继续说道:“但我们看到的只是一片投影,十分巨大,所以玉碑的字也能看清一二,这才知道是於逸仙的墓。根据其仁的判断,那墓殿投影是从荒芜深处,也是内部传来,而我们所立之地只是外围。”

一名武者皱眉道:“那这水之墓殿,会不会也只是投影?”

那波光之下,殿影清晰可见,连殿柱的雕琢花纹也能够辨识。

叶玄道:“这里不是投影,而是真的墓殿在下面。”

丑为扬惊道:“玄大人为何如此肯定?”

叶玄道:“我先前说过,我修炼有灵目神通,对于真假判定自有一定信心。”

王学霸愕然道:“这么说来,我们想要找的东西在这下面了?”他显然还是不信。

丑为扬冷冷道:“算在这下方,你敢去下去吗?”

所有人都是沉默了下来,目光全部望着叶玄。

叶玄点头道:“我下去看看吧,你们随意。”

他当先往那湖水走去,所有人都是一颗心提到了嗓门眼,不敢喘一下。

很快,看到那湖水淹没了他的颈脖子。

众人心涌起一种古怪的感觉来,只觉得这一幕和之前王殿承的状态很像。

帅军尉猛然大喝一声,道:“玄大人!”

叶玄的身体骤然停了下来。

众人这才重重的呼了口气,看来还没邪。

叶玄转过身来,道:“什么都没,一切正常,诸位是要等着我彻底下去了才走吗?”

“嗞!”

所有人都猛然吸了口冷气,叶玄此刻的样子和话语,跟之前那骗他们进入荒芜时候的一模一样,连神态都是那般惟妙惟肖。

“你到底是谁?”

丑为扬大喝一声,临空是一拳轰了过去。

拳芒闪落之下,叶玄的身影渐渐消失不见,湖水被炸出滔天巨浪,一条水龙溅起落下,湖面激荡起来,形成一道漩涡。

那水幕殿之影在漩涡不仅不散,反而更加殷实起来。

帅、尉两家之人都是脸色极为难看,现在叶玄已经不见,他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快看,叶玄!”

突然一名武者指着那水,只见叶玄的影子在不断的往下游去,正是幕殿的方向。

王学霸道:“这次是真是假?”

丑为扬深吸了口气,道:“管他真假,当真的了!否则留下这也不是办法,我不信了这个邪,凭我们十余人的力量,足以横行天下,难道会困在这区区荒芜之地?”

他一下子发了狠劲,带头往那水而去。

丑家之人脸色骤变,表情不一,但最后还是都是咬了咬牙,逐一跟。

王家之人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王学霸脸闪过一丝坚决,道:“我们也走!”

“哗啦啦!”

两家之人,十余名武帝强者,直接破开湖面,往那水底游去。

其六七人都是身浮现出战衣,将湖水排开,以防万一。

一行人浩浩荡荡而下,很快落到了湖底,只见叶玄一人静立在那玉碑前驻足观望。

丑为扬警惕道:“你是谁?”

叶玄盯着那玉碑不语,口轻轻念道:“浮云朝露,电光火石,於逸仙。”

王力惊呼起来,道:“是这,是这块玉碑!”

叶玄转过身来,道:“难道你们又遇了状况?”

丑为扬心松了一下,不知为何,他直觉告诉自己,眼前这人是真的叶玄,他苦涩道:“以后我们还是和玄大人一起行动吧,否则真不知真假了。”

王力走前去,取出一块绢布,面密密麻麻的描绘着一些线条和标记,正是王家之人千辛万苦收集来的路线资料,却完全没有派用场,在绢布的最方写着几个大字,和玉碑的一模一样,也是王殿承当初描绘下来的。

丑为扬道:“玄大人,这宫殿内真的是於逸仙之幕吗?那些了邪术的人又哪里去了?”

叶玄道:“是否是於逸仙之幕我不知道,但这宫殿一定和於逸仙有关系。”

王学霸诧异道:“哦?玄大人何敢下次断论?凭这两句话?“

叶玄指着那玉碑道:“这两句话不仅是於逸仙的生平写照,而且是他亲手刻去的。”

众人顿感讶异,纷纷观望过去。

只见那几个字隐隐透着一股力量,细看之下,仿佛要被吸入进去一般,全部吓的急忙收敛心神,不敢再看过去。

王学霸惊道:“难道那些人邪是因为这块玉碑的几个字?”

叶玄摇头道:“不是,这几个字只是透露出於逸仙生平的最强绝学,并且有他的武道领悟寓意其内,所以你们才会觉得难以自持。”

丑为扬惊道:“那玄大人你怎么没事?”

所有人都是露出古怪之色,总不能是叶玄的武道领悟他们还强吧。但事实的确如此,叶玄的武道领悟并不在於逸仙之下,自然不受影响,将这几个字看的清清楚楚,特别是其所蕴含的两种绝技。

“”

他如玉的手指触碰到那“电”字之,一道弧光弹射出来,直接沿着叶玄的手臂蔓延而,叶玄条件反射的缩回了手。

“怎么回事?”

众人都是大惊,纷纷警觉起来。

叶玄脸露出大喜之色,忍不住笑道:“果然没白来,这雷电之力是於逸仙两大绝技之一的九阴绝雷”

王学霸脸色大变,惊道:“九阴绝雷和八阴冥火?”

叶玄脸笑容不减,指着那个“火”字,道:“这里面应该蕴含有‘八阴冥火,之力,学霸大人可以一试。”

王学霸脸色发白道:“传闻八阴冥火,乃是无物不伤,根本不应该存于世间的邪恶之火,触之者必死无疑。”

叶玄似乎心情大好,笑道:“哪有这般邪乎,任何元素之力都是五行本源之力演化而来,威力大小跟本身的等级有关,以学霸大人的实力没什么可怕的。”

王学霸还是拒绝一试,道:“即便这几字是於逸仙两大绝技所凝,这里也不过是残留之力罢了,玄大人又如何能将这两物取得?”

叶玄道:“五行元素永存天地,并不会因为主人的死而消亡,如果於逸仙真的在这墓殿内的话,那么这两大元素之力一定也存留其间。这九阴绝雷乃是我必得之物,也是我此行的最大目的,希望诸位不要与我争夺。”

王学霸眉头一皱,他们来此的目的之一也是为了寻宝,此刻还不容易有了点宝藏的眉目,当先被人预定了,顿时觉得内心极度不爽。

还有一个目的便是利用此地诡异的局势一举消弱甚至消灭地龙城另外两家势力,此刻却想不到发生变故,连他们自己也陷入了无法掌控的局面。

理智还是战胜了他内心的不爽,淡淡笑道:“若是玄大人有能力取得此雷,我们自然不会多加阻止。”

丑为扬自然也是连连保证,让叶玄先选。

叶玄点头道:“只要我能取得这九阴绝雷,其余之物,一切都好谈。”

众人之前那惶恐的心态,很快被取宝所替代,开始有些兴奋起来。

那墓殿通体透明,却被一股琉璃霞光挡住,看不到赵薇深夜暖心发文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其内,整个墓殿都没有一扇门。

王力道:“那些秦家之人呢?为何一个都看不见了?”

整个湖底虽大,但众人目光所及之处也极远,没有半个人影。

叶玄道:“这种诡异之境,不要太执着于细枝末梢,要明白一力破万法,只要守护本心,便万邪不侵。”

他直接朝那墓殿而去,一脚跨入琉璃光内。

突然一道雷光瞬间飞驰而退,正是叶玄所化,紧随着他的一声大喝,道:“不好”

那琉璃光内,传来一声怒吼,随后两道恐怖的气息散发出来。

所有人瞬间提高了警惕,随后那琉璃之光迅速汇聚起来,不断变幻,似乎要化形而出。

恐怖的力量在那琉璃光芒跳跃,化作青白二色,直接凝成妖兽。

竟是一龙一凤,一青一白,在墓殿之前相互追逐飞旋。

叶玄脸又惊又喜,道:“雷龙火凤,果然是於逸仙留下的宝物,这雷龙我要了”

他直接身化雷霆,身体迅速膨胀起来,化作数丈之高的巨人,直接大手朝那雷龙抓去。

“吼”

雷龙狂吼一声,直接吐出一道闪电,将叶玄的手掌击穿,雷电化形直接被破开。

叶玄的身影在空显现出来,露出吃惊之色,他现在修炼的雷诀是融合了两种雷电之力,普通的变异雷霆要强的太多,却不想被对方一下破掉,证明这九阴绝雷的威力还在他此刻的雷诀之。

“哈哈”

叶玄反而大喜起来,九阴绝雷越强,若是被他炼化后,自身的雷电之力相应的也越强。

“剑图,困”

他轻喝一声,九柄北天寒星剑直接飞出,化作剑阵分部在雷龙四周,如同牢笼一般彼此联系,将其困入间。

龙游九天,岂能被困?

雷龙怒吼连连,一道道的雷电击散开来,震的那九柄长剑晃动不停。

叶玄面色微变,他身还有两柄北天寒星剑,但此刻还有两道分身在镇守山河鼎,以目前的魂力很难控制十一柄剑。

魔猿突然开口道:“我来吧。”

叶玄眉心一闪,一道青光浮现出来,同样一条青龙临空显现,正是魔猿的本体形态,张牙舞爪的朝着那雷龙撕咬而去。

此刻魔猿已经恢复到了九阶灵魂程度,实力暴增,即便是化形而出也毫无影响。

两条龙形在空狠斗,那九柄北天寒星剑立即稳定了下来,剑气之海散开,如同惊涛往那雷龙身拍去。

叶玄单手掐诀,显化出三头六臂,一只手举起暮云镜,镜光穿透剑阵而入,直接照在雷龙身。

本体两只手飞快的施展着诀印,九剑剑阵一道道的印诀飞出,冲入阵内,如同蝴蝶花飞。

那雷龙在剑阵内和魔猿缠斗,加大悲暮云镜和剑阵的辅助,竟然还不弱下风,不断有雷霆****出来,朝四面八方散开。

那剑阵飞出的印诀不断被雷霆击碎,连暮云镜的镜光也被雷光挡住,无法照在雷龙身。

叶玄面色微凝,这雷龙的强悍程度出于他的预料,看来短时间内是无法收复了,只能这般慢慢耗下去,希望魔猿能多坚持一阵。

而另外一边,那白色火凤也已经被众人困斗起来,空不断的燃出白色火花,但在十余名武帝强者的联手下,直接被压制住了,无法脱困。

火凤不断啾鸣,温度逐渐提高,暴戾的气息越来越赵薇深夜暖心发文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重。

丑为扬冷哼道:“什么八阴冥火,不过如此,传闻太不可靠了”

王学霸眼皮一跳,随即笑道:“为扬大人说的极是,这火焰也不过如此。我最近正好需要这么一朵变异火种,这只火凤让我收去好了。”

丑为扬喝道:“做梦这火焰至少也是九阶之物,万难一见的品种,要想拿走也行,用等价之物来换。”

王学霸脸色拉了下来,哼道:“此地已确定是於逸仙之墓,其内宝物定然难以计数,为扬大人太过小气了”

丑为扬冷笑道:“那这火焰归我,其内的宝贝让学霸兄先挑一件如何?”

王学霸一下有些犹豫起来,里面有没有宝物还是两说,算真的有遗留,除非是於逸仙的武技功法或者随身兵器,否则能够媲美这雷龙火凤的还真不多

王学霸道:“这样吧,只要为扬大人放手,我愿用一物交换。”

丑为扬冷笑道:“哦?至少价值要在火凤的一半以。”

王学霸脸闪过肉疼之色,道:“自然不会让为扬大人吃亏。”他随手一翻,一只骨头磨成的盒子出现在手,直接扔了过去。

那盒子刻画着一个骷髅的图案,却没有半分狰狞,显得十分柔和。

丑为扬瞳孔一缩,吃惊道:“这,难道是那东西?”

他急忙打开一看,一道白光溢了出来,顿时大喜的将盒子盖,顿时密封了起来,喜道:“哈哈,好这火凤给你学霸兄了”

他立即从那战圈之飞了出来,道:“丑家之人都出来,让给王家的兄弟

另外五名也急忙抽手,一个个飞到丑为扬身边,他们都是脸露出异色,不知道家主得了什么东西,竟然如此高兴。

突然间,叶玄的那边的剑阵传来铮然之声,九柄北天寒星剑似乎支持不住了。

叶玄脸色大变,一下子突然变得惨白,山河鼎内的祭炼出了状况。

鼎内的两股火焰之力原本达到了一定的平衡,相互之间处的融洽,而鬼谷木偶的心脏逐渐恢复跳动,那无数红色砂砾尽数被炼化开来,修补和重构着它的身躯。

在躯体即将完成之时,那冰焰不知为何突然暴动起来,一下将凤凰神火震开,两股火焰再次汹涌的斗在一起,导致山河鼎晃动不堪,世界之力若有若无,似乎难以镇压。

鼎内和鼎外的分身满头大汗,飞快的将各种诀印打入大鼎,但鼎内那两股火焰之力太强,轰然朝着鼎内四面八方冲去,一下将叶玄在其内的分身直接吞噬掉了。

鼎外的那具分身顿时脸色大变,更加惨白起来。

山河鼎也随着他分身的魂力迅速消耗而逐渐失控,已经无法探知其内情景

“砰砰砰”

在墓殿外的叶玄也大受影响,魂力跟着骤减,九柄北天寒星剑被震的一柄柄飞开,他自己也心神受损,吐出一口淤血。

而魔猿在失去了剑阵和镜光的辅助,一下子落了下风,知道再战也无功,急忙飞身逃入叶玄体内。

雷龙在脱困后,并没有追击叶玄,而是大吼一声,临空朝着王家之人飞袭而去,想要解救火凤。

叶玄急忙吞了几粒丹药,远远的退到一旁,开始调息起来。

叶玄现在也不急着收服雷龙了,既然此物出现,怎么也逃不脱他的掌心,当务之急必须先将山河鼎内的情况摸清楚。

他退到远处后立即盘腿坐下,在武帝古碑内化形出来。

“玄大人,你没事吧?”

丑为扬等人也看到了叶玄受伤,急忙前来为他护法。

叶玄的魂力涌入武帝古碑内,直接化形而出,与剩下的那具分身合二为一,一个个的敦煌古从手浮现,逐一打入山河鼎内。

那恍惚不定的五彩霞光一下子安定了下来,大鼎的方传来阵阵轰鸣。

一股难以抑制的力量破鼎而出,直接冲开方的禁制,化作一道光芒笔直的射天空。

凝目望去,只见一只红彤彤的大手从里面伸出来,一把抓住鼎身,想要爬出来。

叶玄大惊,急忙一掌拍那鼎身,顿时将大手震了回去,随后他眉头紧锁,犹豫了片刻,三道光芒从手飞出,直接射入鼎内。

一道纯银之色,正是天外陨铁。

一道纯金之色,正是天照阙金。

还有一道无形无色,在空不断变化形态光泽,乃是从穆家交易而来的记忆元金。

三道顶级的金属原材飞入之后,山河鼎内沉寂了片刻,随后爆发出疯狂的吼声,正是鬼谷木偶的声音,似乎在极力挣扎。

叶玄心大喜,那鬼谷木偶应该是活了过来,他狞笑道:“乖乖别怕,一点皮肉苦而已,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

他手的诀印施展的更快起来,一道道的打入鼎内,那鬼谷木偶似乎痛晕了过去,很快没有了声音。

但山河鼎传出来的五彩之光变化的厉害,证明里面炼制十分困难。

叶玄有些担忧的抬头望了一眼,正是先前那一道光芒消失之处,那是融合了凤凰神火和那无名冰焰的力量,消散在长空,连他也感知不到。

“缺失了火焰的话,我便以雷霆炼你。”

叶玄顾不得多想,轻喝一声,左右手分别聚集出一个雷球,散发出极强雷霆之力,正是天劫之雷和地老天荒兔子的妖雷,两道雷霆在他手汇聚在一起,形成一片雷霆之海,散发开来,将整个山河鼎罩入其。

“噼里啪啦”

整个山河鼎都在雷霆之下,那五色霞光也被雷电轰的全然消失,一片青色的海洋。

此刻,在湖底墓殿之前,同样是青色雷电蔓延开来,冲入王家的阵营,强行轰开一条通道。

火凤仰天啾鸣一声,张开吐出一道白色的火焰来,往王家之人身喷去

龙凤合鸣,雷火交织,顿时威力倍增。

王家之人脸色大变,不敢硬接那火焰,纷纷退开。

王学霸道:“为扬大人,还请助我们一臂之力。”

丑为扬皱眉道:“这火凤我已经让给你们了,现在再出手,这不太好吧?

王学霸内心怒骂了一句,道:“那请为扬大人帮我们赶走这条雷龙。”

丑为扬依然是犹豫道:“这雷龙说好了是给玄大人的,我们不便插手。

王学霸脸色铁青,道:“若是不能降服这一龙一凤,大家也无法入内,得不到更多的宝物。”

丑为扬淡然道:“我相信学霸兄的实力,一定可以降服这两只元素化形的

王学霸气的不行了,这两只元素化形,分开的话可以轻易降服,现在两者联手,威力不仅是倍增那么简单,似乎增加了数倍之强,若是要硬拼拿下,怕是损伤极大。

他转望了一下叶玄,对方则是闭目打坐,脸淌出豆大的冷汗来,似乎受了极重的伤,根本不可能派用场了。

丑为扬内心一阵冷笑,他的想法便是让王家之人在这一战耗费极大,最好是多死几个人,等进入墓殿之后,没有实力跟他们争夺了。

丑为扬冷笑道:“学霸兄在面对如此强敌的时候都还只是热身状态,可见胸有成竹。”

他才不信王家之人只有眼前这点实力,都是传承了数千年的大世家,没有一些底蕴他是不会信的,这正是窥探对方真实实力的最佳机会。

王学霸重重哼了一声,望着那龙凤化形,眼闪过浓浓的杀机,寒声道:“每个人都出全力,这火凤我一定要得到”

王家之人都是神色一凛,变得凝重起来,每个人身的气息为之一变,似乎下了狠心,四周的湖水在他们气劲的冲击下,发出沸腾的白烟和气泡。

那一龙一凤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身的暴戾之气也在不断攀升提高,相互之间融合起来。

王学霸神色一变喝道:“分开它们”

他随身玉尺临空旋出,一道指印在尺身点落,顿时发出一声铮然,青光闪动下,从玉尺飞出一柄宝剑。

那玉尺竟然只是剑鞘。

王学霸将宝剑握在手,一道剑意扬开,临空斩了过去。

青色剑气将整个湖水和空间都裂成两半,那龙凤合鸣瞬间被劈开,震出一青一白两道光芒,各自化形,咆哮不已。

王家之人身形一动,分成两批冲了去,立即将龙凤分开攻击,逐一镇压

王学霸在一剑之后,冷哼一声,直接欺身而,朝那火凤斩去。

他只要收取这火种,至于雷龙,他可没打算帮叶玄,此刻有三名王家武者缠住那雷龙,等到火凤被收不管了。

叶玄在武帝古碑的炼制也已经到了最为紧要的关头,源源不断的雷电之力轰入那山河鼎,代替火焰炼制,但这两种雷霆之威之凤凰真火还是相差极大,时间被不断拖长。

“吼”

突然天空传来震吼,一道金色变异雷霆临空而来,直接轰入雷霆电海,与那两种雷电一起轰击着山河鼎。

只见空渐渐浮现出一只浑身金光的妖兽,正是雷兽,已经进化到了九阶,而且一身金色雷电在身体外闪耀。

叶玄大喜,狂道:“还站在那于吗?速度帮我炼鼎”

雷兽抖了下身的毛发,酝酿了一阵,张开吐出雷电来,一道道轰下。

叶玄手浮现出锤子,往前方砸了过去。

“轰隆”

一个敦煌古浮现在雷狱之,三种力量的雷电相互融合,形成一道雷云,轰在山河鼎。

鼎内传来巨震,一道道的霞光射出,直接将雷霆轰散,整个鼎的世界之力散开,在空飞速的旋转起来。

叶玄眼惊喜交加,提着锤子站在那静静等待。

雷兽也是刚刚突破九阶,将全部力量贡献了出来,此刻站在叶玄身侧,一动不动,警惕的盯着那山河鼎。

“轰轰”

两下沉闷至极的声音,随后一道红光飞了出来,如同彩虹横在天,虹光渐渐收拢,显化出鬼谷木偶的真身。

叶玄顿感一股刚猛之气扑面而来。

“吼”

雷兽低吼了一声,两只前爪不断地在空刨着,眼十分忌惮。

此刻鬼谷木偶没有了之前那种石材的感觉,而是通体给人一种坚硬的金属感,通体银白色的身躯不时闪耀出异色的光。

叶玄神识扫了过去,立即被一股力量挡了下来。

他知道这是那红色砂砾所带的效,可以抵挡住一定程度的神识,他微微加强一份力量,顿时穿透了那阻挡之力,神识直接附在鬼谷木偶身。

通体以天外陨铁和红色砂砾为主材,加入了天照阙金和记忆元金,整个身躯已经是最强的存在了。

叶玄下令道:“全力出手一拳”

那鬼谷木偶的双眼一下子亮了起来,捏起拳头,朝叶玄一拳轰出。

在那拳芒四周,大量密不可见的黑色裂纹,正是空间被不断击碎的现象,而这一拳也正是金刚拳。

叶玄神色骤变,在那拳风,他感受到了一股让他心悸的力量,似乎这一拳足以伤到他这具灵魂显影。

“怎么回事?”

叶玄大惊,这种心悸的感觉来自于灵魂之,是绝不会错的。

他瞳孔骤缩,猛然间似乎发现了什么,只见那拳芒之,一朵细小的冰花凝聚而出,正是之前差点要了鬼谷木偶性命的那朵冰焰

“骇”

叶玄吓了一跳,念头一动,他和雷兽都直接消失在那一拳之下。

“咔嚓”

空间传来一道轻微的冻结之声,紧接着大量的空间碎片直接破碎开来,纷纷洒落,天空出现一道道的黑色窟窿。

刹那之下,叶玄的身影再次显现出来,脸难以掩饰的惊恐。

那一朵冰花虽然极小,但绝对是那诡异冰焰衍生出来的,那是不下于十阶凤凰真火的存在,沾一点怕是灵魂也要灼伤。

叶玄的脸变得有些凝重了,抬起头望着天空,静静的闭双目。

之前从山河鼎内冲出来的白光,正是神火和冰焰相互融合之后的力量,此刻竟然在武帝古碑内消失,让他感知不到了。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