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的胸罩脱了和奶罩

小太监坐在凳子上,一眼不眨的看着苏培盛。【无弹窗小说网】

苏培盛已经病了一个冬天,如今起床都困难。他睁开眼,皱眉道:“怎么不点灯?这黑乎乎的像什么话?”

小太监叹口气去点灯,这会子只是半下午,是有些暗,可是不到夜里啊。

“师傅,您起来吃点东西?”小太监是前年才跟着苏培盛的。人倒是机灵,但是少了几分历练,也成不了四爷跟前的大太监了。

苏培盛暗恨,左右皇上和娘娘时时刻刻在一处,倒是叫张德利那小子占便宜了,两个一起伺候了。

至于乔贤那小子么,哈哈,许是他命不好,一辈子也最不了最贴身的太监了!

“皇上用过晚膳了?”苏培盛问。

小太监叹息,师傅病糊涂了,又忘了皇上已经是太上皇了。他也不想一遍遍解释:“还没到时候呢,膳房方才还没送去,想必也快了。”

苏培盛点点头,接过小太监递来的帕子,擦了脸。人也稍微清醒些。

“哎,不知道皇上可还记得奴才啊,多多少日子没见着了。”苏培盛叹息道。

小太监哪敢接这个话,只是将炕桌摆好,将食盒打开,摆出几样吃食来,伺候苏培盛吃了些。

同一个夜,四爷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绪不宁。

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见见苏培盛。虽说只是奴才一个。但是打从他五岁起,就伺候他的奴才,也是十分亲近的。

“爷,你怎么了?”李絮看见四爷这样,问道。

“爷……相见见苏培盛。”四爷说罢,就看着李絮,颇有些不好意思。

“应该的,他病的厉害,叫人把他抬过来吧。他也辛苦了一辈子了。”李絮却很是理解四爷。一辈子都陪伴着他的人,忽然不在身边了,可想而知,四爷一定会难受的。

四爷笑了笑点点头。

苏培盛听闻四爷要见他,激动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忙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梳了头才随着来人去了九州清晏。

他着实走不动了,只能被抬着去。

见了四爷,他挣扎着爬起来跪下:“皇上!主子!万岁爷!奴才可见着您了啊……”

说着就呜呜的哭出了声。

这本该是失礼了,甚至没规矩了。可是,殿中无人怪他。四爷虽说不会哭,可心里也是难过的。他比苏培盛更知道,这个老太监已经行将就木了。只是挨着日子罢了。

他扶起他:“起来吧,你身子没好,不用这般行礼。”

他甚至不记得自己已经不是万岁爷了。

“娘娘,奴才给您请安了。”苏培盛挣扎着起来,弯腰对着李絮道。

李絮红着眼笑道:“苏公公快点好起来吧,没你伺候,我都觉着闷得慌。”

苏培盛笑了笑:“那是啊,哪有奴才这么好的奴才?”

“可不是么?我得再赏你一回。这一回啊,一定叫你高兴,比哪一回都高兴。”李絮的泪止不住落下。

“我叫皇上赏你百年之后,随着我们葬了。你也算是脱不开身了,到了那边,也得伺候。”李絮泪中带笑。

苏培盛真是高兴了,他喜欢啊!他愿意一辈子,哦不,做了鬼也伺候他们啊。

他噗通一声又跪下了:“多谢娘娘!多谢皇上啊!奴才……奴才愿意!”他带着哭腔,也是老泪纵横。

“好了,起来吧。都一把年纪了,你也不怕把膝盖跪碎了。”李絮抹了一把泪道。

“伺候皇上和娘娘,奴才就是粉身碎骨都是愿意的!”苏培盛慢慢起来道。

“奴才知道,这只怕是奴才最后一回见着主子们了。奴才……是一万个舍不得,奴才老了,没用了,可是奴才是真想一直伺候主子们啊。是奴才有罪,怎么就这么没用呢……”苏培盛悲哀道。

“都是人,谁逃得过生老病死?你是忠仆。”四爷的声音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悲哀。

送走了苏培盛,四爷始终不说话。

李絮从后面紧紧抱着他。

她发现,四爷老了啊。他一向挺拔的背,也消瘦了,也不那么挺拔了。

他眼角多了皱纹,他开始畏惧生死。

可是,他还是她的四爷,是她的爱人,夫君。

“爷,以前我想着要是咱们老了,我一定要先走,这样我就不用留下来痛苦难受了。可是如今,我改变了主意。我决定有那一日的时候,我留下,叫爷先走。这样,爷就不会落寞悲伤。因为我知道,爷即使有那么多妃子,也一定会难过,痛苦的,我舍不得爷痛苦。”李絮就那么抱着四爷,眼泪浸湿他的后背。

“娇娇……”四爷的声音,带着一丝哽咽。

他不想听这样的话,可是死这个词,他们不能回避。且越来越近了。

“爷,咱们好好的,虽说我身子一向不好,可是也没大病。爷身子虽说受过伤,可也恢复的很好。所以我们可以陪伴对方很久很久。那些如果的事,就不要想了。有生之年,快乐的活着最好。”

李絮松了手,将四爷的身子转过来。

“娇娇,此生得你,爷之幸。”四爷笑了笑,轻轻抱着她。

天道轮回,谁也无法阻止。可是此时此刻他们有彼此的陪伴。是呀,他们终究躲不过那一日,可是那一日是哪一日呢?既然不知,想他做什么?

七日后,苏培盛去了。

听到消息,正在和李絮下棋的四爷手一顿。

“爷?我们去看看?”李絮道。

“罢了!人都去了,一身皮囊还看什么?去了那边不就见着了?娇娇说的对,我们还得好好活着。”四爷说罢,将那颗白色的棋子放在它该去的地方。

张德利偷偷的擦了泪。

哎,苏培盛赫赫扬扬一辈子,死了也不冤。可是能跟着太上皇葬了的。这是何等荣誉啊?

他偷偷打量着午后阳光下下棋的太上皇和太后。

他看不清他们的表情。只是看着两人的动作。

他们要好好的陪伴着彼此,谁去了都好,他们一定得好好的啊。日子啊,还长着呢。

人间有多少金玉良缘,锦绣繁华。可是,他和她是一步步走来情比金坚。他们之间有过多少个不甘心的女子。

四爷负了多少人?

可是,那又如何呢?最后的最后。他们相知相伴,相爱相守。白头偕老了呀。

少年夫妻老来伴,难得红颜到白头。

---全文完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