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闺蜜一起双飞好爽

一秒记住【文学楼】,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依旧是一身红衣,只不过领口和袖口都用金丝线镶着边,衣服的前襟也绣着一条金色的龙,头发倒不像以前那样披着了,今日用帝王象征的通云冠束了起来,便是青子羽现如今的模样。此时他正坐在凉国皇宫的龙德殿内上朝,整个身子靠在龙座上,右手支着头斜斜的看向正在禀报政事的大臣。

“禀皇上,青国派来的使者昨日已到毫都,如今正在殿外等候皇上召见。”底下一大臣说道。

“青国的使者?“青子羽顿时来了兴趣,嘴角一笑:”怎么能怠慢青国的使者呢?来人啊,宣其上殿。“

紧接着内侍便在外喊道“宣青国使者觐见。”

不多时一个青年男子便走进大殿,他刚进大殿便看到前方龙座上的青子羽,顿时大喜,刚想像儿时那般开口叫“五哥”时才想起,他的五哥如今已是凉国的世宗威皇帝!他忍住内心翻腾的思绪,敛下心神后朝前拜首:“青国使者青子玉拜见凉国君主,万岁万岁万万岁。”

青子羽早就料到一旦自己称帝青国定会派人前来示好,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青国竟然会派这个在儿时总是跟在自己身后叫自己五哥,又是青国皇帝最宠爱的九皇子前来。

青子羽不禁想起儿时,他的母妃是一介舞女,因长相貌美被皇帝强占,生下青子羽后没过一年就过世了。生前没有任何名分,因生下青子羽才被皇帝知晓,但也只是赐了副棺材被草草埋葬,而后又派了个奶妈前来伺候青子羽。宫里的人大都是欺弱怕强,见风使舵之人,那些宫人怎会好生对待一个母妃早逝,父皇不闻不问的皇子?每天有粗茶淡饭吃已是万幸,很多时候他连一口饱饭都没有,身上的衣服也是破了补,补了又破。等到他四岁的时候有个老宫女怜惜青子羽便冒死去找了德妃,也就是青子玉的母妃,求她收留青子羽。德妃是青国丞相的长女,弟弟又是青国大将军,德妃本人也是一心向善之人,故在宫中的分量足以和皇后相提并论。于是德妃便把青子羽带到自己宫里来亲自抚养,他可以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每天都吃得饱饱的,每一天的衣服都是不重样的,再没有人敢耻笑他欺凌他,每次皇帝来德妃宫中的时候也会多看他几眼,那段日子该是他这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了。

等到第二年的时候青子玉出世,德妃生产那天青子羽特地跑到殿外那棵百年老树下祈祷德妃一切顺利,隔着茂密的枝叶他忽然看到皇帝正站在宫殿门外来回踱步,神色焦急。不多时从内殿跑出来一个宫女神色欣喜的告诉皇帝德妃生下一个皇子,皇帝大喜赶忙跑了进去,接着他就听见皇帝大笑的声音,内侍们齐声恭贺的声音。

玉有五德,皇帝便为德妃的儿子起名为青子玉,希望他能像玉一样仁,义,智,勇,洁五德兼备。他忽然想起自己的母妃至今都没任何名分,自己的名字是母妃取的,恐怕父皇连自己的名字是什么都不知道吧。多么讽刺啊,一个是无人问津,轻贱至极的羽,一个是人中龙凤,君子如玉的玉。同样是皇帝的种,同样是皇子为什么他青子玉从出生起就可以圣宠满身,而自己却要遭受这么多的不公?!为什么?!青子羽的手死死的抠着树干,有一丝丝的鲜血从他指缝间流出他却浑然不知,他只是看着德妃的宫殿,脸上的表情一时悲伤一时失望一时又愤怒,到最后都变成了阴狠决绝,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五岁孩子该有的表情。

悲伤和失望引起愤怒,愤怒引起嫉妒,嫉妒引起狠毒,所有的一切从此刻起都变了。

“呵呵,想不到青国居然派九殿下前来,真是我大凉的荣幸啊。”青子羽右手撑在右膝上,身子向前一倾,接着说道:“不知九皇子此次前来是何要意啊?”

青子玉抬头看向青子羽,见青子羽用看陌生人一样的眼光看着他,眼神中还夹杂着些许怒意,好像只要他一说错什么青子羽就会杀掉他,这根本就不是青子玉记忆中的五哥。青子玉不禁打了个寒颤,但一想到自己是带着青国百姓的希冀和父皇的嘱托来的,便鼓起勇气开口道:“回陛下,青国已连续两年大旱,百姓民不聊生,往年向贵国朝贡的贡品本就在我国承受范围之外,如今陛下还要增加比往年多两倍的朝贡,我国实在是有心无力啊,还望陛下开恩。”

“混账!”青子羽大怒,他慢慢走下台阶,紧紧盯着青子玉,边走边说道:”附属之国,何以跟朕谈条件!先帝在世时你们送质子,纳朝贡,毫无怨言。等朕登基尔等又来谈条件。”青子羽站在青子玉的对面后慢慢靠近他,用很轻但足以使大殿上的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怎么?莫不是觉得朕好欺负?既如此,便再增加两倍的朝贡可好?”

青子玉大急,双手抓住青子羽的手臂失声喊道:“五哥!”

青子羽在听到这个称呼后看青子玉的眼神更加暴戾,狠狠的甩下衣袖喊道:”来人啊,送九皇子去使者馆好好休息,没朕的允许不准外出!“

接着便上来两侍卫不由分说地拖着已经愣住的青子玉出了大殿。青子羽看着那个身影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后他才转过身来缓缓环视殿中的大臣,只见他们一个个都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声。青子羽忽然笑了,神情很似欢愉道:”我累了,退朝吧。“说完就去了内殿。

众大臣看青子羽及内侍都走了,才松了一口气,更有甚者欣喜的跟旁边人道:”今日平安无事,平安无事啊。“只有齐因望着内殿若有所思。

青子羽出了内殿后便去了寝宫,屏退了所有侍者后开口:”红莲。“

红衣女子出现:”主人。“

“带我去见见老东西。”

“是。”

皇帝寝宫内有一处密室,那是凉国始祖在建国之初便修建的,以防重大变故发生时皇帝保命用的。密室入口就在龙床的下方,红莲与青子羽一前一后走了下去,还没走几步便闻到一股恶臭,青子羽脸上毫无半分不悦。二人又走了十几步之后在前方放着一张床,床上似乎躺着一个人,青子羽满脸期待的走了过去,只见床上那“人”从头到脚已烂成一团,脸上只剩一只眼睛,脓水从他身体的各个部位流出。这根本就不是人,只是一滩烂肉!更令人惊颤的是,纵使身体已溃烂成这个样子,他的思想还在。

青子羽在床前站定,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的人。床上之人看清来人是青子羽后,仅剩的一只眼由于惊恐睁得十分的大,便有黄色的脓水从眼睛里溢出,发出恶臭,他的嘴呜呜呀呀的不知在说些什么。

青子羽低头靠近他轻轻说道:“什么?陛下您说的清楚些,子羽听不清啊。”

“奴。。。奴。。。”床上那人用尽气力也只是断断续续吐出这样几个字。

青子羽却听的明明白白的很,他哈哈大笑起来,道:“奴?陛下是想说我这个奴才怎敢如此对您么?奴就奴吧,现在,可是我这个奴才在坐着你的龙椅,占着你的江山,就算是奴又如何?倒是陛下您啊,现在这个样子,就算扔出去怕是连狗都要绕着走吧?哈哈哈。子羽念着您的恩情,今日特地来送您一程。”说着青子羽把皇帝身上的被子往上一扯盖在了他的脸上,手放在被子上越捂越紧,一字一字道:“陛下好走。”

过了许久青子羽才松手,起身走了出去,边走便说道:“找个好日子,扔到乱葬岗吧。”

红莲俯首回道:“是。”

青子羽走出密室后便召来舞女起舞,又让内侍送来美酒,他坐在大殿正中的龙椅上神情淡漠的看着下方的那群舞女,一杯又一杯的喝着酒。他很奇怪,明明那个玩弄了自己十几年的男人死了,明明那个曾经抛弃了自己的母国如今已匍匐在了自己脚下,明明现在自己已强大到无人再敢欺凌,可是,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是感觉空荡荡的呢?为什么高兴不起来呢?青子羽越想越烦闷,再看那些跳的欢快的舞女更使他感到不快,于是便把自己手中的酒杯一下摔了出去,腾的站起身来大怒道:“滚!都给朕滚!”那些舞女与内侍全都大惊失色,惶恐不安的退了下去。

青子羽走下台阶,环视四周。他走到那架碧玉屏风前用手一推,屏风便倒在了地上摔掉了两个角,他又走了几步看到两个龙纹梅瓶便拿起来狠狠摔在了地上。他摔碎的这每一样都足以养活十几万寻常的百姓。看着满地的碎片,青子羽特别开心,蹲在地上放声大笑起来,似乎有什么东西从他眼睛里溢了出来,是泪么?他不禁自嘲:我怎么会有泪呢。

被仇恨蒙蔽双眼的人是不会明白,就算他杀光所有曾经伤害过他的人,那些痛苦的回忆,不堪的过去也无法被抹灭。青子羽的笑声在大殿中久久回荡,这满殿的繁华依旧掩盖不住他内心的孤寂。

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