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春情

梦晗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张熟悉的脸。

小落和梓晴在床前紧紧地握住她的手,看到她苏醒,眼泪瞬间流出,“梦晗,你,你醒了。”

眨了眨眼睛,适应了光线,梦晗微微一笑,“我没事了。”

“那就好,那就好。”要不是梦晗现在还很虚弱,两人几乎快要冲过来抱住梦晗。

“储寒呢?”虚弱的声音从梦晗干涩的唇内传出,在坠入悬崖的那一刻,她唯一不舍的就是储寒,没想到,从那么高的悬崖坠落,她竟然能活下来。想要见到那个人的心此时是那么地迫切。

“储寒,储寒她。”

两个人欲言又止,一副心虚的样子。

“怎么了,他在哪里?”

小落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梦晗的手,“梦晗,你还是乖乖休息吧,再睡会,等你恢复了,储寒就回来了。”

“他去哪里了?”

“他,他去国外出差了。”

“你骗我。”看着小落和梓晴遮遮掩掩的样子,梦晗不安了起来,一种恐惧袭聚她的心头,她挣扎着要起来,“他到底怎么了。到底在哪里?”

“梦晗,你不能起来,你还没有恢复。”梓晴制止着梦晗的动作。

“告诉我,梓晴,告诉我,储寒到底怎么了?”

梦晗紧紧地反握住梓晴的手,眼神里竟是哀求,小落看不下去了,“告诉你,都告诉你,储寒现在就在你的隔壁,他还没有醒来。你被推入悬崖的时候,他跟着你跳下去了,幸好有储寒从小接受训练,在坠入崖底时,抱着你跳上了一棵树,你们被找到的时候,储寒死死地抱着你,用自己的身子护着你,他。”

梦晗早已经听不下去,扯掉身上的插管,挣扎着要下床,任由小落和梓晴怎样制止都不行,刚才还很虚弱的人现在的力气竟然变得无极大。

小落和梓晴无可奈何,扶着梦晗来到储寒的病房。

一凡,尚风,绪枫见到梦晗进来,都识趣地离开,见梦晗没什么问题后,小落和梓晴也离开了房间,偌大的房间就只剩下了梦晗和储寒。

梦晗的眼里早已噙满了泪水,她的手颤抖地抚上了储寒的脸,那完美的俊颜上增添了几处伤口,看得梦晗心惊。

她默默地拉住了储寒的一只手,闭上眼睛,默默祈祷,以后,再也没有人可以将他们分开。

3个月后,梦晗和储寒恢复了,梦晗问及蓝璃,才知道她已经被送进了监狱,虽然她那样伤害过自己,但是一想到那也是为了爱,心里还是有些不忍。

“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

储寒安慰着拍拍梦晗的手,“马上就到。”

果然,没过多久,梦晗的眼前就出现了一片墓地,“这。”

“过去看看。”储寒牵着梦晗的手,来到了墓前。

那墓碑上的字深深地刺痛了她的眼,梦晗立刻跪了下去,“奶奶,奶奶。”

储寒将手中的花放在墓碑前,也跪了下去,“奶奶,梦晗来了,她现在很好,你可以放心了。”与梦晗对视一眼,“以后,我会用我的生命去守护她。”

梦晗泪如潮水,她有一肚子的话要和奶奶说。储寒也识趣地离开了,梦晗哭泣着就这样和奶奶呆了一个下去。

夕阳西下,她才不舍地和储寒离开。

“想去看海吗?”

见梦晗闷闷不乐,储寒打破沉局。

“嗯。”

其实梦晗正不知如何和储说话,她没想到储寒会将默默地为奶奶修建了那么大的墓地,还派人保理得那么好,原来她一直错怪了他。

夕阳下,梦晗默默地握住了储寒的手,深情地送上了一吻,“冷储寒,我爱你。”

储寒轻笑,紧紧地抱住了梦晗,将唇贴在她的耳边,小声地喃呢,“我也爱你。”

“不公平。”梦晗挣脱出了储寒的怀抱,“我说得那么大声,你却如此小声。”

快速地转过脸去,梦晗目不斜视地看着远处的大海,佯装生气。

“辛梦晗,我爱你。”

梦晗转身一看,储寒站在海边,对着大海,撕心裂肺地喊着,好像要用尽肺部里所有的气息。

那一刻,所有的言语都化作了一滴泪珠从梦晗的粉颊滑落,这一刻,她相信,储寒是爱自己的,所有的一切都已经不重要,她要的幸福,原来这么近。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