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让学渣边做题边H苏苏

到了堂屋之后,就看见张家人居然都聚在了里面,正在吵吵闹闹的说着什么。

而奇怪的是,当沈月华和张建斌走入其中的时候,众人的声音顿时停了下来,目光都落在了沈月华身上。

沈月华嘴角抽了抽,想起前段时间那些村民来家里打感情牌,一方面是打探消息,另外一方面是加深联系。

而现在,屋里人的表情就跟当时一模一样,估计也是想要从她这里得知某方面的信息吧!

不管怎么说,工厂的工作,对于现在的农村人来说,都算是一个极大的诱惑,大部分的村民都抱着忐忑的心情,参加了今天的面试。

而面试又不仅仅只是一轮而已,总共划分成了3轮,第一轮面试是对精神面貌的面试,这一方面可以看出些许东西,比如做糕点方面的工作,至少要身体干净整洁,如果本身注重个人卫生的话,那么他在做糕点方面,自然也会考虑到这些方面,这对于食品方面的工作来说,是最重要的一点。

而接下来的第二轮面试,就是考察大家对于糕点的了解了,第三轮面试,这是一对一的面试,提出些许问题,来初步了解大家的性格,能够快速的分配开任务。

如果有领导才能的,可以率先提拔出来,组织和指挥第一次做糕点的初步工作,如果表现良好的话,那么他们就可以在职位上连任下去,经过3个月的试用期之后,就可以正式转正,成为工厂的正式员工。

因为工厂本身是国家经营的,所以在工厂上班,也可以算作是工分的一种,也正是因为如此,工厂的这份工作,不仅仅对于村民来说是一个诱惑,对于城里人来说,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好机会。

张家的众人也同样在意这件事,才会在经过了今天的面试之后,依旧聚集在堂屋里面,讨论关于面试的事情,毕竟他们心中其实也是不安和期待着的。

沈月华能够了解他们的心情,所以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她虽然说不上多少话,但是依据她的了解,至少张家的二哥和二嫂,是绝对可以拿到这一份工作的。

至于大嫂马桂花,绝对是被p的那一类,首先她面部就不整洁,其次就是对于她身份性格的考察,而马桂花的懒惰以及闹事,是整个村子里的人都有目共睹的,所以工厂的人,是绝对不会要她这样的工人进去工作的。

沈月华的心中有一本子账,但是面上还是笑着问道:“回来了,不知道大家今天去工厂面试的时候,感觉怎么样啊?”

张家人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有想到,她会直接问出这样的问题来。

毕竟,沈月华之前对于工厂的事情讳莫如深,基本上没有说到关于工厂的事情,即便是询问之后,她也很少正面回答,所以张家人,都已经了解她对于此事的态度,那就是绝对不会插手。

所以,他们也没有打算当着她的面儿询问她,没想到这一次,却是她自己主动提出来了,张家人心中顿时升起了希望来。

韩倩芳眼前一亮,她一直都是年轻一辈儿当中,脑子转得最快的一个,她听到这话之后,就知道有门儿,于是便拍了手笑了起来,说道:“哎呀,说起工厂面试的事儿,我到现在还觉得晕呢,你可不知道今天到底去了多少人,光是面试就用了一天的时间,而且不光是咱们村子的人,就连隔壁的几个村子,以及县城里的人,都去参加面试了,那人山人海的,简直比县城里还热闹。”

她先是感慨了一番,将气氛渲染的温馨起来之后,才说起了自己真正想要说的事情,她说道:“说起来啊,这还是我今年第一次参加面试呢,这面试倒是挺简单的,也就检查了一下身上,问了一下个人的卫生习惯而已,不过,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简单的面试。只是据说不止这一门面试,之后还有两门面试,而真正的结果,要等到面试完了才公布,那么多人啊,最后只选出来两三百人,那刷下去的比例就大的多了。”

韩倩芳话语之中有着惆怅,她自己也很想得到这份工作,先不说别的,光是这份体面就足够她心动了,要知道她的娘家姐妹们,也有参加工厂面试的,往常她们总说自己嫁错了人,对自己百般看不起,若是这一次她拿到了这份工作,那可将面子全部都赚回来了,还是她自己的真本事。

她这么想着,看着沈月华的目光之中,也带上了浅淡的祈求和期盼。

沈月华隐晦的点点头,让几个人进工厂,这点本事她还是有的,韩倩芳的本事不错,光是这份领导才能和口才,那给她一个管事的职位都不亏。

沈月华早就在心里拟好了自己的那份名单,但是这种事情没必要说出来,不然最后还不是里外不是人,毕竟她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而亲戚的数量却是太多了,僧多粥少,最后她将机会给谁,都会有没拿到机会的人埋怨她。

沈月华之前的中立态度,也正是因为这个,她不想惹是生非。

刚才韩倩芳说的话简单明了,已经点明了很多方面的问题,沈月华点了点头,没有对此进行明确的表态,但是那轻轻地一点头,已经让眼尖的韩倩芳看到了希望,如果不是强自压抑着喜悦的话,她此刻估计都要跳起来了。

沈月华顿了顿,语气不确定的说道:“这事儿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按我想的思路,是我以前在表哥家里做糕点的时候,都需要洗干净手,并且保持身上干净,毕竟做的糕点,最后都是要吃到嘴里的,要是弄的不干净,顾客吃了是要闹肚子的,这对于食品买卖来说可是致命的,毕竟如果食品的口碑坏了之后,要想再聚集起来,绝对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所以这一次的面试内容,倒是很好理解。”

她这话说了相当于没说,马桂花就不道:“那四弟妹,按照你的意思,咱们家里的人有机会进入工厂吗?就好比我,我能进去么?”

沈月华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道:“大嫂,你这话说的,我又不是面试官,怎么会知道你们的面试结果呢,我说的只是我认为的事情,说起来都不一定正确,也就是让大家安个心而已,至于具体的情况,还是等待工厂的最终结果吧。”

马桂花闻言,顿时撅起了嘴,一脸不悦的抱怨道:“还说是一家人呢,啧啧,胳膊肘都不知道往哪儿拐呢,四弟妹啊,我可是你大嫂啊,你大哥平时对你也不错啊,你可不能太自私啊。”

沈月华面色冷凝了下来,她没有说话,只是表情冷淡了下来,张建国当即尴尬的拽着说错话的马桂花走了出去,一边还说道:“四弟妹,你别放在心上,时间也不早了,家里的娃娃还没吃晚饭,我们回去做饭了。”

他说完之后,人已经消息在了门外了。

张建斌安抚的拍了拍沈月华的肩膀,冷静的对着张家人说道:“去工厂工作,的确是一份不可多得的好机会,但是咱们都是有手有脚的勤快人,就算是没有这份工作,也不代表日子就过不下去了,以前那么难都过来了,没道理为了一份工厂的工作寻死觅活,面试完了之后,有好消息能录取当然好,如果录取不了也没啥,反正咱们还有别的赚钱机会。”

他这话说的没错,也是大实话,沈月华自己也是这么想的,但是这话不能由她来说,毕竟她进入工厂工作,已经是板上钉钉的确定事件了,站在她的立场说出这样的话来,未免会给人一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感觉。

张建斌说完之后,也得到了张家人的一致认同,张铁头就吧嗒着烟卷,看了一眼堂屋里的众人,说道:“建斌说的没错,咱们也不是非要吃工厂那口饭,我活了这么大的岁数,就是种地也将咱们家这么多的人拉扯大了,你们自己回去琢磨一下,是不是这个理,今天就先回去吧,毕竟明天还有面试,你们也早点休息,而且饿了一天了,时间也不早了,回去做了饭吃了,调整一下心态。”

张铁头都这么说了,张家人也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其实张家的氛围算是不错的了,至少家里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糟心事儿,虽然有那么几个极品亲戚,但是人跟人相处的时候,总不能什么事情都尽如人意,不管是在什么样的人家,总会有那么几个糟心的亲戚,这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在场的人很少有傻瓜,按照沈月华的看法,那就是除了马桂花这个极品之外,其他的人都算是不错的,所以她一点也不担心其他人的心态。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了,她也算是表了态,没有真正的置身事外,这一次过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所以她笑眯眯的说道:“哎,好的,那爹娘,我和建斌就先回去了。”

张铁头和李桂芬点了点头,其他的人也相继告辞,毕竟是分了院子生活的,虽然最开始不习惯,但是经过搬家的这大半个月的磨合,大家都习惯了各过各的日子了。

沈月华跟着张建斌回了院子,相视一笑之后,便躺在了床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依旧是重复着昨天的日子,张建斌在跟着沈月华学习课本上的知识,而张家人准备工厂的二三轮面试,面试结果当天就能公布。

眼看着距离中秋越来越近,工厂的时间其实捏得很紧,中秋是一次糕点售卖高峰期,这一次的机会不容错过。

所以,一旦面试结果出来之后,就要马不停蹄的开始制作糕点了。

沈月华很能静下心来,原本她以为张建斌会担心这件事,心情烦躁无法跟上学习,但是实际上张建斌一旦用了心,就很能坐得住。

后来,沈月华才想起来,张建斌是部队里面的尖兵,习惯了辛苦的日子,所以在开始学习的时候,绝对能坐得住,因为在战场上,静止不动的趴上几天,对于他来说都完全没问题,学习这样的轻松事情,一旦习惯和喜欢上之后,对于他来说,就绝对不难了。

沈月华想起上辈子美国的西点军校,那是美国一所极为知名的军事学校,里面出来的人,都成为了社会精英,这其中就与学校里面,刻意训练出来的自律和自制有关。

而张建斌,就是一个极为自律的男人,在家里的这段时间,已经可以看出来了,而这还是他受伤之后放松的姿态,腹部的伤口没有痊愈,他没有进行每日的锻炼活动,但是却能严格的控制他自己。

这样的男人,本身性子坚毅,再加上脑子灵活不笨,若是坚持下去之后,必然能够有一番作为。

沈月华含笑看着认真学习的张建斌,在心里这么想着。

当天晚上,沈月华和张建斌吃过晚饭之后,已经得知面试结果出来了,但是具体得情况如何,沈月华和张建斌没有参与其中,自然不太清楚,所以他们两个人想了想之后,就来到了堂屋里面。

几多欢喜几多愁,有人笑容满面,有人厌恶憎恨,沈月华一早就想到了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所以面上更是一点都不急。

张建斌先开口了,问道:“怎么样?咱们家的人选上了几个?”

张建斌对自己的家人也是很有信心的,而且他很清楚沈月华的个性,之前在跟韩念军相处的时候,也知道韩念军自己的考虑。

所以,在得知张家人被录取上了五个人之后,他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而这被录取的五个人,分别是大哥张建国,二哥张建伟,二嫂崔荷花,三嫂韩倩芳,这几个人倒是很好理解。

让张建斌都觉得意外的,是这最后一个被录取上的人,居然是张家幺妹张翠莲?!

未完待续。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