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说想放在里面睡觉

“其它人呢?”叶子随手将总管血腥的头颅扔进一旁锈迹斑斑的铁锅,这硕大的头骨在铁锅中欢快的翻滚,似乎是这胖子的冤魂在高歌自己终是完成了与铁锅一生不离不弃的梦想……

“我让顾离带着小铁还有那女孩在村子另一边等我们,聂风在保护他们。77dus.com”周南悠悠开口,完成的死亡的礼赞后,这个有几分阴沉的青年声音里交杂了别的莫名的力量与意境。

点点忧伤在叶子心底泛起,她感受到了眼前这个男人心中释放出了脱缰野兽。 杀戮是值得敬畏的东西,它代表了世间最大的权利。权利使人着迷,故杀戮亦能使一个人堕落。每一个终结了他人生命的人,总是罪恶的……

挺过内心的拷问,初尝这权利的周南并没有感受到眼前垂下眼睑的女孩心中的悲伤。“那群人都被你杀了?你怎么做到的……动用那东西了?”周南目中的惊艳照亮叶慕芸清冷的脸,知道分寸的他走上前去低声发问。

冰凉的水滴顺着女孩卷缩的鬓发流下,寒意环绕的身躯仍旧绷得笔直。熄灭的火塘之中,残存的灰烬散发出最后的光芒。周南心中怜惜,他……不知死活的走上前,一瞬犹豫后还是抬起手轻轻拭去女孩侧脸与额头上的晶莹。

叶子面色陡红,本能的想退后躲过这在她看来比利刃还要恐怖的手。惊退的身躯被周南扶住,二人的身体都有些僵硬……

一时无语,叶子白皙的皮肤通红,任由周南同样冰凉的手拂过她的脸庞。眼波流转,周南笨拙的手似是有着奇异的能力,掠过的痕迹之后便是粉嫩的红。二人皆极力压抑着躁动的心,害怕这狂暴的声音会惊退身前的人……

“好了,我已经不冷了……”喏喏的声音响起,叶子暗恼这无力的语气竟是自己发出的吗?

呼……带着几分遗憾,周南缓缓收回手臂。身后还有三只明亮的灯泡存在,不然他倒是可以再尝试多点别的什么。虽然推倒只是梦中呓语,但是再进一步应该问题还是不大的。

叶子读懂了周南迟缓的动作,内心居然有几分异样的甜蜜。就是这样,无论世界多么绝望,美好的感情始终支撑人我们前行。

“大多数人在水里寻东西的时候被淹死,竹筏上的十几人被我杀了。也有几人是被我吓死的。那总管倒是却有几分悍勇敢挥着铁勺找我厮杀,被我宰了……”

“你没受伤吧?”

“呵,几个普通人而已,我还不至于。”叶子失笑,心中却是甜蜜。这样的关切以往是常有的,但是那只是战士之间互相的关心,意味并不相同。

撒了半天狗粮,晨星等人总是鼓起勇气上前,憨狗在树上呆了半晌,手臂无力迫不得已从树上滑了下来,期期艾艾的上前。

晨星习惯的微笑,只是这笑容掩饰不住内心的畏惧。“慕芸姑娘,我们接下来要如何?张远明早要是见不到总管肯定会大起疑心的……”

“你是巴不得他们死快些吧……”周南语气不善,目光不舍得离开叶子。此时他亦展现出了远超常人的实力,愠怒之下的气势让晨星讪笑不已。

“你对他们说话不要总是这么冲!”叶子不满的道。她自然的拉过周南手臂,肌肤之亲让气势汹汹的周南又萎靡下来。“晨星说的没错,我本就是打算趁着夜晚将他手下那些助纣为虐之人杀将干净!”

憨狗与老叶二人刚刚被以杀神姿态出现的叶子吓到,此时老实的如鹌鹑一般只知点头赞同。晨星心中喜悦,先众人而行带路。

周南内心越发警惕,不安的念头在心尖流转不定。但此时箭已在弦上不得不发!想来这伙人见识到二人不俗实力之后,有什么念头也都偃旗息鼓。

………………

顾离拥着小铁在背风的山岗之后苦苦坚持,害怕火光会引得村内众贼惊醒故二人并没有燃火取暖。感受到怀中弱小身躯瑟瑟抖着,顾离按捺下心中所有不好的臆想,紧紧抱住睡意弥漫的小铁。也亏得她与小铁都服食过雷心果液,不然在这周遭温度几近零下的野外,身着单薄夏衣的她与小铁决计支撑不住。每当寒风路过将要吹熄二人生命之火时,血液中一股细微又确实存在的温热便突兀显现,助二人抵御严寒。

“顾离姐姐,这个小姐姐到底怎么了?”疑惑了许久的小铁仰起头睁大眼睛不解问着顾离。

那被磊子与天琪折磨的已失去灵魂的女孩似是不惧严寒,愣愣躺在地上仍是一副不能感知外界事物的模样。她身穿着众人为她寻来的单薄汗衫,窈窕身躯之上红肿的伤痕已被奇异果液修复,淡淡的清香飘散四周。

顾离哀叹,难以想象这单纯美丽的女孩遭受了怎样非人的对待。若无力量守护,美丽只会为自己带来不幸!若是这样的苦难降临自身,自己有去死的勇气吗?

“她……只是生病了”顾离挤出微笑,勉强寻了理由回应。

小铁瘪嘴有些不开心。孩子并不似大人们以为的那般迟钝,纯洁的心灵带来的是敏锐的思绪。小铁感受到了顾离的遮掩,转而看向女孩,轻灵的眼神中懵懂渐去……

“没事吧……”

陷入沉默的顾离与小铁没有察觉如幽灵般出现的聂风。

似是习以为常,顾离没好气的回道“本来没事的,被你吓得半死!上个厕所能上半小时我还以为你掉坑里了!”

聂风如她意料的没有回应半句,小铁看着木头一般的聂风嗤嗤笑了起来。

不远处层叠排布的木屋与石屋火光闪烁,随风而来的是女子痛苦夹杂着引人血脉偾张的呻 吟。顾离最是敏感,她不安扭动身躯。这靡靡之音似是魔音一般摧残她的心灵,安静躺在身前的女孩面目在顾离眼中渐渐扭曲了成一个七窍流血,睁大眼睛不甘死去的厉鬼!身后草丛之上微微异动,她惊叫后退躲避!

“嘘!”晨星冲步而上,一把搂过顾离捂住她的唇。“别怕,是我们!”晨星连连安慰有些魔愣的顾离。

泪眼朦胧,感受到那熟悉的气息顾离心绪渐定。晨星拥过顾离纤瘦的身躯与一旁的聂风交换了一个眼神后低声安慰。

黑暗中,周南晚于几人几分出现,身后背着装的慢慢的雷心果的袋子。他跨过土埂来到女孩身边,搂起女孩又喂了一些果液予她。

“我们要怎么处理她?”沉默半晌,周南问着身边同样沉默而立的叶子。二人皆是耳聪目明之辈,耳畔隐隐传来的交 合声撩起心中的火焰。

盛怒之下,叶子眸中晶光闪现,青雷跳跃。

“先带着她,等把张远一伙剿灭之后,再做打算!”叶子没有正面回答周南问题。所有人心里都清楚,除非把这女孩一直带在身边,否则没有办法能够拯救她。冒然将女孩交给他人,只能是将刚从魔窟中逃脱的她再次送入魔掌。

叶子目光硕硕看向远方火影,“你们先在这候着,我先过去把那里的渣滓清理了再说。”

………………

五人轻巧的越过枯竹与绿藤搭配而出的围栏,藏身于精心培育的花坛之后。

木板搭建出的粗糙木屋与青石堆砌而成的石屋相对而立一字排开。因条件较为简陋,这些矮小的房屋大多没有窗户。只是每扇木门板的两旁皆插着两把燃烧的火炬,房屋中间 的道路乃是青色石板及褐色鹅卵石铺设而成,一眼望去竟有些古朴的庄严。

只是那房屋之中此起彼伏之声破坏了这份肃穆,也掠起花坛后四个男人的心绪。虽说几人皆是为诛恶而来,但真身限于肉 欲之林时,本能还是主宰了身躯。

叶子没好气看着羞赧的调整下半身姿势的男人出言讽刺“早说让你们别来了,省的我一时心烦连你们都杀了!”

周南义正言辞“我怎能三番五次让你孤身犯险?”晨星,老叶和憨狗连连点头称是,借着说话之际咽下口中含蓄已久的口水……

“啊!哦…………啊!”高昂的男音混着女音刺破耳膜。

于青石板路上来回巡逻的卫士们大声笑叫,面面相视皆是露出不可言喻的神色。一人疾步走向那传出声响的石屋,用力拍打着毛刺都未剔除干净木板门。

“老齐,你可悠着点啊。把人玩死了可是要跟着总管下水捞死猪的哈!还有你一大把年纪的可别把自己家伙弄坏了!”

“滚你的鸟 蛋!劳资的家伙好使的很!”屋内的人气急败坏的吼叫着。

“哈哈哈,这老小子急了!”

快活的笑声于巷内流转,引得不少别的屋内的激烈战斗提前草草收场。

空气中弥漫的汗靡气息,呻吟声、呼痛声、惨叫声……皮鞭亲吻皮肉的声音、烛液点燃汗毛的声音、麻绳勒住咽喉的气喘声音清晰传入周南耳中。

不知为何,鬼音入耳之后。原本还有几分躁动不安的心灵却陡然间静了下来。“我们怎么办?”他问着进入任务状态之中的叶子。

叶子回首,审视的眼光扫向身后的周南还有晨星三人,似是在确认每一个人的状态。

“能听到这里一共多少男人吗?”叶子回问周南,对于他越发灵敏的六感她隐隐察觉。

“街上巡逻的二十六人一目了然,屋内共有四五十的男人,最里面的三间石屋是空的!另外”周南指向道路尽头一个食堂大小最为简陋的木板房,“那里气息驳杂,至少关押着几百个身体状态并不好年轻女孩,还有近百的男人在那里干事!”

叶子心中盘算一会看向晨星“上次你说他们张远一伙属众有近四百人?”

“差不多,本来厂里有近千工人存活,我被赶出时很大一部分不愿与他沆瀣一气的都跑了,剩下的估摸着还有三四百人!”晨星思索着答道。

“明白了!”叶子点头。

“晨星,老叶,憨狗!”叶子神色肃穆开始点将。三人应声上前。

“你们三个从这些房屋背后小心穿梭过去,去那最大的木板间。无需进去只要在外面守着,见到有人出来便迅速控制住!”

“明白!”三人被叶子铁血的气息感染,低声应下之后便领命而去。

她随即看向周南“你现在这里待命,我去把巡逻的人解决。之后咱两一人一边顺着屋子挨个解决!”

周南打量明亮巷道里来回走动的巡逻者们透出几分忧色“这个环境不太好下手吧?”

“这你无需担心,我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她神色坚决转身而去。

还未走出两步叶子又停下脚步回首盯着周南,原以毫无波动的眼神竟泛起几分波折与踌躇。

这奇怪的目光让周南心上疑惑“怎么?我有什么不妥吗?”他皱眉问道。

半晌之后,叶子迅速远去。

幽幽黑暗之中一声叹息传来“不要留手!”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