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辅助器无遮羞 全集

无论是在商队里跟着老库鲁一起流浪,还是在埃尔城初级战争魔法学院学习入门级魔法,又或者在格林皇家魔法学院继续深造,这些个日日夜夜,我接触到的格林帝国几千年的历史,上面记载的几次全种族大战,人类与精灵、矮人、兽人们联手对抗过来至于冥界的亡灵大军,对抗过来至于烈焰地狱里的魔族大军,现在愈演愈烈的位面战争,又是抵抗渊狱里黑暗势力的侵略,生活在罗兰大陆的我们一直不断地为自由而战。

觉醒了魔法池之后,身边的伙伴,朋友,老师,长辈们都在告诉我,如何才能成为一位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信念的年轻魔法师贵族,魔法学院的长廊墙壁上甚至还悬挂着一些对抗魔族大军的英雄画像,我们和魔族就像是水和油不能相溶。

而现在,忽然有位恶魔跳出来对我说哎,我恰好知道你的身世,但是很遗憾因为某种原因不能告诉你。

然后又随手丢下一大堆礼物,虽然当时那位恶魔脸上神色显得轻描淡写,但是偌大一座草药园子摆在了我的面前,手里还拿着他临别时候赠予的时间沙漏和魔法水晶钥匙,在我心里面五味陈杂,说不上有多好,但毕竟收获了这么多礼物。

我也很想吐槽一下自己,恨了恶魔族这么多年,一直厌恶地狱猎犬和羊头魔怪那副让人觉得恶心的样子,可是却从没有想到过有那么一天,发现自己其实也很有可能是一只恶魔。

哦……很可惜我头上没有长角。

从没想过会有那么一天,我所憎恶痛恨的竟然是我自己。

终有一天,我竟然成为了我曾在人前嘲笑讽刺的那个样子。

这是一种多么大的讽刺。

我一屁股坐在石头上,狠狠地将手里的时间沙漏丢出去,赤铜打造的金属框架颇为结实,沙漏在岩石上翻滚了几圈之后撞在石壁上停下来。我郁闷的想着如果可以的话,我情愿不来这里,那样至少不会见到这位恶魔。

一只白腻的手将沙漏从地上捡起来,赢黎用另一只手捋了一下耳廓旁边的碎发,走到我身边,关切地对我问道“喂,吉嘉,怎么了?”

她的声音很温柔,这一刻,我仿佛又看到了在埃尔城的那段日子,我的心情略微舒缓一些。

她将冰凉的小手放在我的额头上,以为我哪里不舒服。

“没什么。”我有些丧气的说道,拉住赢黎的手。

“那位恶魔先生怎么走了?他对我们好像没有任何敌意……”她见我兴致缺缺,便靠在我身边在石头上坐了下来,说“这个他走之前送给你的?这是什么?”

“时间沙漏。”我对赢黎说,随后又解释了一些用法。

说话间,赢黎不经意地翻转了一些手里的‘时间沙漏’。

瞬息之间,她的声音就像是虚化了,然后逐渐的消失掉,整个人化成了空气。

片刻之后,赢黎又从我的身边出现了,一脸惊喜地告诉我“吉嘉,这个‘时间沙漏’刚刚将我带进了亚次元空间,吓了我一大跳!原来倒置沙漏就可以解除那种状态,这个沙漏大概是一只承载着‘时间停滞’的魔法器物,我再试试……”

说着,赢黎再次将‘时间沙漏’倒置过来,只不过这一次赢黎并没有进入亚次元空间,沙漏上面没有出现任何魔法效果。

赢黎疑惑的摇了摇这只魔法沙漏,看它依旧没什么反应,便稍微有些遗憾地对我说“咦,怎么没有效果了?这么说它是一件有周期的魔法物品,不过这个‘时间沙漏’好像比‘时间停滞’魔法强大很多,刚刚我似乎在亚次元空间里面待了很长时间,这个是他送你的?”

我点点头,又看了一眼手里那只魔法水晶钥匙。

赢黎长出了一口气,用手在自己面前扇了扇风,微风吹拂起她前额的刘海,露出她白净的额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前额眉心处有了个‘’样式的印记,就像是结痂掉了之后细微疤痕,颜色很淡,只有在迎着光的时候才看到。

她靠着我的肩膀,对我抱怨道“这个恶魔真的是有些古怪!我刚刚还紧张得要死,我甚至觉得我们所有人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没想到他竟然就这么走了……”

我抛了抛手里的魔法水晶钥匙,对赢黎说道“他走之前对我说,将这里的草药园送给我们。”

“你是说这片草药园是我们的了?这些魔法草药,我的天!他刚刚跟你交谈过吗?”赢黎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她从石块上站起来,指着山腹间的那片草药园,一脸惊讶地对我说“我都没听见你们刚刚究竟说什么?”

我将刚刚与那个恶魔交谈的内容大致和赢黎说了一下。

赢黎对我说“刚刚我还以为那恶魔在胁迫你,原来是在与你交谈,恶魔们的交谈方式真是很奇特!”

我刚才与恶魔交流了那么久,没想到身边的人甚至都没听到恶魔对我的对话。

赢黎笑了笑,对我小声地说“就看到你傻傻地对着那恶魔点头,我们还以为你被他‘魅惑’了,或许是我们被他‘魅惑’了而不自知。”

随后她仰起头望着山腹中的草药园,阳光从头顶山壁间的缝隙里照射进来,形成了数道光束,让这山腹变得亮堂起来。

山腹间生长的那些魔法草药也趁着这个机会汲取着阳光养料,山腹中满是勃勃生机。

望着那片郁郁葱葱的草药园,赢黎一脸热切地问我“这个草药园里好像都是一些中级魔法草药,我能进去看看吗?”

我拿起她手中的‘时间沙漏’摇了摇,发现刻印的魔纹法阵没有丝毫魔法波动,无奈地对她耸耸肩说道“现在恐怕不行,时间沙漏失效了,要等它彻底恢复过来才行,不过现在我还不知道怎么操纵它,我们得研究一下……”

随后我和赢黎具体的解释了一下时间结,在魔法词典中,这种特殊的时间流速的地方称为时光节点,告诉她魔法光罩里面的时间流速是外面的八十倍,对于我们人类而言,如果没有任何魔法保护的话,在里面只需要待上一年多的时间,甚至就能过完一生。

为了能让这里的时间流速影响不到我们,恶魔才会送给我这个‘时间沙漏’。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进入魔法光罩里面度过八十年,你在魔法光罩外面只是度过了一年?”赢黎这样问我,她是按位面之间的时间流速的定义在解释时间结。

事实上,位面之间的时间流速各有不同。

打一个比方,同龄的两个人,如果一个人进入时间流速快的位面,另外一个人进入时间流速慢的位面,若干年之后两个人见面的时候,会有明显的年龄差,但其实苍老比较快的那个人也是在时间流速快的位面上多了几十年的人生,实际上这就属于在位面不同的情况下造成的年龄差。

时间结是同一位面上时间之河交汇在一起,这与位面之间时间流速差不同,在时间之河重叠之下,实际上会有一种更恐怖的事情发生,那就是加速衰老或者加速成长,明明感觉只是度过了一年,然后就发现在这一年的时间里,竟然已经彻底的老去,身体各部分机能完全枯竭。

因此,位面时间流速差与时间结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我对赢黎解释完这些,她才吓得伸了伸舌头,对我说幸好刚才没有冒失的闯进去。

随后,我又仔细的查看了一下那只时间沙漏,这只‘时间沙漏’周围环绕着四根雕刻着不同的象征符号铜柱,底座和上盖则是刻着‘永恒时间之龙’的浮雕。这时候那些雕刻的魔纹线条都呈现着一种淡淡的灰色,淡蓝色的魔法元素沿着魔纹线正在缓慢恢复中,想要那些蓝色魔法元素布满整个时间沙漏,我估算着至少还要等上一天的时间。

我并没有打算在这山腹中做无聊的等待,‘时间沙漏’冷却非常缓慢,于是便带着一行人顺着原路走出这座山腹,沿着河谷源头山岩溶洞向上攀爬,直接从地底地下水层中钻出来,来到小岛唯一的山峰下面。

这里热带植被非常茂密,算是一大片茂密的热带雨林,在这片雨林里毒虫蛇蚁并不算多,丛林里的小型野兽不算太多,看得出这里缺乏完整的生物链,这也使得处于食物链最底层的植物们无比繁茂。

这座山峰看上去非常陡峭,不过就算是峭壁上也是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树木,峰顶拥有无数鸟巢,整个崖顶盘旋着无数海鸟,不时就会有鸟粪从高空落下,落在崖底的树丛之间。

我甚至还猜想这座岛上应该还有其他大型的原住民族群,事实上,这座岛除了鱼人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

因为在岛上接连发现了地狱熔岩猎犬,笞魔领主,恶魔这些几种魔族,所以我担心岛上还有其他低等魔族存在,于是带着一行人在岛上兜了一大圈儿,结果也是一无所获。

从没有想过在无尽之海上,还会有这样一处静谧之所。

其实我也有想过,赞普拉大巫师将我们传送到这座岛上来,一定有不为我们所知的秘密,这里只能说会对艾瑞利尔公主更加有利,对我们或许是一种考验,不过的确是有一些考验

我们在第一个晚上遇见了悍不畏死的鱼人战士,第二个晚上遇见了地狱猎犬,在第三个晚上遇见了笞魔领主,如果不是那只笞魔领主离开魔法召唤阵太远,受到罗兰大陆规则之力的约束,恐怕我们想要打败它,还需要付出更多的代价。

当晚我们返回了海滩营地,路过鱼人营地的时候才发现,失去了鱼人王的鱼人营地里陷入了一片混乱,原本鱼人王在这里制定的规则统统失效,一切强壮的鱼人们开始在营地里肆意妄为,整个营地分裂成几部分,我想这种混乱大概会一直持续到它们的新首领诞生,才会结束吧。

晚上的时候,我坐在凉棚里开始摆弄那个魔法水晶钥匙,我将精神之力注入这颗魔法水晶,果然看到一位恶魔虚影进入到我的精神之海中,这道虚影明显是一个镜像,他向我一遍遍地演示了魔法光罩的开启方法。

事实上开启魔法光罩大门的方法并不算简单,至少还需要完成一个魔法仪式,远不像之前我从那位恶魔身上看到的,随手就能将魔法光罩划开,随后从里面探出头再轻松地走出来。这个魔法仪式就像是在光罩外面建立一座传送之门,这块魔法水晶钥匙就是传送门的核心。

另外这块魔法水晶里还记录了草药园里面的资料,除了一些魔法草药的培育方法之外,还细致到了每一种魔法草药的成熟期都记载了下来,药园里面有一批太阳草已经进入到成熟期。

只是我将这块魔法水晶钥匙交给赢黎,想让她也看一看,却发现那些魔法水晶里的影像根本进入不到赢黎的精神世界里。

第五天的中午,我们一行人重新来到了这座隐秘的山腹中,我就在魔法光罩的面前按照那位恶魔演示的那种布阵方法,用魔晶石和魔法墨水在石板上画出了一幅魔纹法阵,并在法阵边缘的石壁上画出了一扇门,随着我将所有的魔法符文都绘制完毕,然后又将魔法水晶钥匙放在法阵中心,这幅魔法阵竟然真的运转起来。

赢黎双手抱着那只‘时间沙漏’,站在我身边慢慢地化成了一片星星点点的幻影之尘,看起来她已经进入了亚次元空间之中,我抬头向魔法光罩里看了看,并没有在光罩里面的草药园中看到赢黎的身影。

仅仅是过去了一个呼吸的时间,赢黎手里捧着‘时间沙漏’便出现在我面前。

她的俏脸显得红扑扑的,前额还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一副运动过的样子……

www.77DuS.com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