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慈善芭莎慈善晚会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六十六终焉

相传,洪荒之时,天地初分,混沌之气未散,有洪荒巨兽出没于山海。阴阳始分,正邪难辨,有妖魔肆虐,与天界抗衡,僵持不下。

而后,龙王伏诛,化骨为陵,周身精元融入大地,始成地脉,恩泽万物。

嫏嬛中的记载文曲还记得清清楚楚,但这其中显然跳过了一大段没有详述。文曲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什么伏羲大神亲自出手解决了**oss九翼龙王这种话的,特别是在见到复生的龙王真身之后。

枯骨重生犹如此,若是千万年前本尊在世,又当如何?

从无陵身上,文曲隐约能感受到和龙王非常相似的感觉,但又有许多难以言状的气息混杂其中。甚至还有一丝,麒麟特有的庄重气味……

由此展开的联想,文曲简直不敢想下去。

而且当前的景象也不容许他想象太多——看上去是凌远殇占尽优势,步步紧逼,三尺利刃在无陵身上留下道道伤口,但每紧逼一步,反倒是凌远殇越来越显得吃力,而无陵只是淡定周旋,丝毫不显疲态。

十数个回合之后,凌远殇突然停了下来。

“能坚持到这个时候,我应该称赞一句,冥主大人果然不愧是历代麒麟之主中,最出色的一位。”无陵微微一笑,“不然我也不会被你囚禁了好些年。不过……到此为止,即使是冥主大人,也无法违逆麒麟一族最初立下的契约。”

最初立下的契约?什么东西?

顾城越和文曲相视一眼,却没有从对方那里得到什么信息。就在这时,凌远殇已经支撑不住,单膝跪倒在地,呕出一口鲜血。

“你伤到我多少次,都会以同样的方式反噬己身,哪怕同归于尽也想除掉我吗?凌远殇。”无陵垂下眼帘,看不出他的神情。遍布躯干四肢的咒文和伤痕若隐若现,顾城越能够大体识别,却无法深究其意。文曲看着却是胆战心惊:若不是亲眼所见,文曲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此等狠绝的咒文会出自神人之手——哪怕真有神人能书下此咒,除非以身殉咒,断断无法使咒文保留至今不散。

凌远殇没有回答,鲜血从七窍之中渐渐溢出,滴落之处,草木勃发。尽管要维持人类形态已经十分艰难,却仍是用一双碧色瞳孔直视无陵双眼。

“当年你亲手缚我,囚于九溟之渊。”无陵踩上冥主的手背,稍稍用力,便听到骨节碎裂的声音,“怪就怪在麒麟天性之中偏有一丝妇人之仁,哪怕杀伐决断如冥主大人,也难免俗。否则又怎会一念之差,让我有机可乘。”

手骨既裂,凌远殇已握不住长刀。无陵将长刀捡起,刀刃在他手中竟然改变形状,缩为手掌的长度,握在手中像是狼牙。

失去长刀之后,凌远殇的人类形态终于散去,眼前众人所见的,是一只墨黑色的麒麟伏地不起,右前蹄已然血肉模糊,周身流血不止。

无陵上前拍了拍他的前额,像是对爱宠般温柔,然而就在下一秒钟,任何人都没有防备,只是突然感到一阵炙热——

麒麟的血。

神话时代就得以存在的灵兽,蕴含旺盛生命力的血,有几乎能烧灼皮肤的热度。被鲜血染红的草木开始疯狂生长,哪怕在这个季节,竟然使得繁花怒放,芬芳弥漫,重重花瓣压弯了枝条。

在这如同梦幻一般的场景中,墨色麒麟眼中的光彩却已经消散。无陵手中握着他的角——原本生于额前,随着麒麟的年岁和修为而增长,而冥主额上的角,已长过一臂,却被生生连根折断,握在手中,墨色凝重,光华流转,犹如活物。

“当年你断我一牙,今日我折你一角。我们两讫了,凌远殇。”

珍贵的麒麟角被随意弃置在尘土中,仿佛不值一文的东西一样。在凌远殇倒下的时候,血池已经开始失控,束缚在内的冤魂发出凄惨的嘶吼,已经有部分冤魂挣脱了血池,逃逸到人间。

如果血池崩毁,接下来就是封印大开,冥界底部的恶鬼将倾巢而出,人间顷刻成为地狱。

就算有一百个顾城越,也不可能杀尽所有的恶鬼;哪怕整个天界倾力以战,收拾洞开的封印,少说也是数百年以后的事。只怕人类还不到数百年间,就已经死绝了。

果真是死局……无解。

“无陵,你能否回答我一个问题。”

听到顾城越的声音,无陵颇为好奇地回过了头,露出觉得有趣的神色,“问题吗?倒是很少有人这么直截了当地和我说话。你不妨问问看,说不定我真的会回答你呢?”

“冥界的封印已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想必你十分清楚。”顾城越看着已经开始崩溃的血池,哪怕周身煞气如他,浓重的阴气也令他感到压迫,“你要一个遍布焦土,满地枯骨的人间,又有何用?”

听到这话,无陵就像听到了小孩子天真的话一般笑了起来,看着顾城越的眼神充满了嘲讽和悲悯,“我从来就没有说过,想要这样的人间。或者说,我根本对人间——以及人类这种东西,并没有好感。我只是来取回我应有的东西,让世界回到它原本的样子而已。”

所谓原本的样子……是指什么?

在人类都未出现之前?洪荒之时,天地未分阴阳昼夜,山海巨兽沉浮咆哮,混沌一片……不知多少年月,恐怕也不会再有伏羲和女娲这样的上神施以恩典,以使人类重临于世。

正在说话的期间,众人已经感受到深藏于地表之下的地脉因受到龙王的感应而发出共鸣的声音,不断形成震颤。地脉的灵力正在涓涓汇聚,随着灵力的增长,龙王的实体越来越接近于生前真实存在的状态。墨鳞点金,虬须凤眉,就连原本空洞无物的瞳孔也渐渐凝出光华,龙睛聚神,不怒自威。

只是枯骨再生尚能如此,千万年前的龙王真身,不知该如何神威华美。和这龙王相比,神人竟如米粒之珠,黯淡无光。

随着地脉逆流,就连从血池逃逸出来的冤魂也不敢贸然乱窜,瑟缩着聚在一处,蠢蠢欲动。

大概……真的是末日了吧。

麒麟已死,濮阳澈已亡,就算天上还有神人,又有谁能挡得住无陵和复活的龙王。文曲在心里已经做好了形神俱灭的打算,大不了重回星魂,再过上几千上万年,重新凝聚人形——只可惜在那之前,还是没能想起自己历劫的经历,终究还是欠那个人……

大地从深处发出□□,魑魅魍魉纷纷从封印之中逃逸而出,不论顾城越如何张开结界,都无法完全抵挡席卷而来的阴气。他身上每多一条伤痕,煞气便减弱一分,不到小半盏茶的时间,顾城越已经伤痕累累,几乎无法支撑着自己站立。

真的已经穷途末路了吗……

濮阳涵望着眼前宛如地狱的景象,想起父亲的尸体,还有正在等待父亲回家的母亲……

濮阳世家的结局,竟然就是这样落幕……吗?成为无数冤魂中的一只,甚至连冤魂都不会剩下,在灭世之中形神俱灭。

既然如此……还不如,同归于尽。

“濮阳涵!不要!”

顾城越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濮阳涵将手中那根白医生剩下来的银针,直接刺入天灵盖中。

以血为媒,自身为祭,献于山川鬼神,为博江海之怒!

身有山鬼血统的濮阳涵,其肉身是山精水鬼最垂涎的祭品,加之濮阳家的灵力精纯,就算引来江河之神都不足为奇。濮阳涵倒地的那一瞬间,众人甚至都已经听到百里之外穿来的浪涛之声。

海啸!

这次是无论如何都活不了了啊……

文曲苦笑一声,闭上了眼睛。

“叮铃、叮铃……”

清脆的铃声入耳,周围的喧嚣立刻被这并不响亮的铃声隔绝开来。顾城越依稀觉得这铃声有些耳熟,睁眼一看,却看见了那个依旧不认得字的灯笼,还有那驾载满了蒸笼的推车,以及推着车的,笑容满面的老人。

这是……

“这位小哥,上次你来我这儿买包子,还有两个钱没找给你,赶紧收着。”老人笑眯眯地把两枚铜钱塞到顾城越手中握了握,顾城越低头一看,眼里登时有了亮光,立刻把其中一枚塞进方涧流口中,另一枚自己含了。

文曲眼尖,一眼便瞄见了那两个铜钱上刻的小篆,看着那小老头的眼神立刻变得意味深长——秦朝开国之时,秦始皇一统天下,铸币通神,采天圆地方,中空镇鬼,若是普通的秦币,已足够作为辟邪之用,只怕这老头给顾城越的是第一炉秦币,传说开炉之时引来四方神君跪拜,光华大盛七天不散,若是含在嘴里,哪怕只剩一丝魂魄只怕也能留得住一时半刻,阎王爷都不敢来要人的。

这老头一出手就是秦古币,还不止一枚,到底是什么来头?

“老头子我这次来,是受一位故人之托,前来交还一件东西。”那老头从怀里摸出一件小巧之物,竟是一只巧夺天工,毫发毕现的麒麟玉佩。

那只玉麒麟栩栩如生,姿态飘逸而不失庄重,神态威严而带有慈悲,只是远远一观,便令人肃然起敬。在亮出玉佩之时,原本震颤不已的地脉竟然平息下来,睛光大盛的龙王一见到它,眼神之中似乎流露出不同的情感,好似欲言又止。

“故人曾经托付老头子,若有朝一日天地劫数难逃,便用这枚玉佩,兴许能有转机。”那老人微微一笑,突然将手中玉佩猛掷在地!

玉碎之时,却见到一位峨冠博带,仪容清雅的青年,现身在众人面前。

“是……你……”无陵咬牙切齿,吐出来的字都带着恨意。而那青年却视若无物,径直走到龙王之前,以手抚龙鳞,“望,一别经年,难得一聚,却不愿现身来见我?”

“非也。”龙王突然口吐人言,庞大龙身也消失不见,站在原处的是一名同样身着古代装束的青年,“天界不守约定,屠戮我族,又当如何?”

“若人间遍地焦土,尸横遍野,又当如何?”青年挥袖,眼前的景象已是满目疮痍,阴魂哭嚎不止,“如今天界势微,全凭各2017慈善芭莎慈善晚会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界自行维持秩序。只要无陵愿意停手,麒麟一族的后人当倾尽全力,保他性命。”

黑衣的青年看了他许久,目光之中似有眷恋之意,最终还是伸出手来,“若人界尽毁,就再也见不到当时我们遇见的那个湖泊了罢。”

“人界沧海桑田,千万年之后,谁知那里是否还在呢。”白衣青年无奈笑笑,摸了摸黑衣青年的额发,就像在安抚自己的爱宠。

“你这么喜欢人间,如果没有了,会难过吧。”黑衣青年微微一笑,身影已然开始渐渐化为点点金光,四下散去,“麒麟最爱的,还是天下苍生,人间万物,唯独不会是……妖魔……”

“望……你可知道,麒麟为何被尊为圣兽,为何天人皆为敬畏。因麒麟心中无私,故无所惧,得窥天道。”黑衣青年已完全消散,点点金光缓缓飘落,就如黄金雪雨一般,地脉发出的哀鸣也渐渐平静下来,“而我,枉为麒麟先尊,因对一只妖魔心生情爱,故未能享尽天命,还害得你全族后裔惨遭屠戮,此等罪孽生生世世也无法抵消……”

白衣青年每走一步,自他足下,绿草葱茏,焦土之地重获生机。以手触及濮阳澈和濮阳涵,二者面色立刻回复如常,不多时便可醒来。

之后,走到凌远殇面前,捡起地上的断角,与断处相接,经他手握,断处竟然愈合如初!

凌远殇才刚苏醒,见到面前的青年,竟当着文曲等人的面,以额叩地,行匍匐之礼——要知道,麒麟被赐予上殿不拜的特权,就算是天帝亲临,麒麟也不过行臣下之礼便算尽了礼数,能令冥主叩拜的,莫非是……

天地之间诞生的第一只麒麟,也就是麒麟一族的尊祖,天庭文献中从来不曾记载他的名字,也抹掉了关于他的所有记录,但麒麟一族始终坚信他的存在,并认为他还活着……

但以如今来看,这位先尊也早已仙逝,留在玉佩中的,应是封印在内的一丝魂魄,执念了却之时,也就是散去之时。

“无陵凶劣,皆因我的过错。今日授予汝一口诀,可克制之。望汝善加□□,有劳冥主。”青年对凌远殇微微欠身,空中手书一口诀,轻喝一声,便将字诀拍入凌远殇心口之处,“劳君铭记,就当为苍生积福了。”

凌远殇抬起,一时说不出话来,竟有泪水从眼角滑落。

兼具威严与慈悲,能洞察人心,见过去未来,通晓万事的麒麟先尊,将从三界之中永远消失。

“山阴有渊,龙出于焉;月有望,水波不扬,忽闻其啸……”

众人甚至没有觉察2017慈善芭莎慈善晚会全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那青年是走远了,还是消失了。

那老头和推车也已不见,巨龙已归于无形,无陵被束缚在地,凌远殇直接拎了就走,招呼也没打一个。

濮阳涵苏醒过来之时,正看到濮阳澈睁开眼睛,当即伏在父亲的怀里,泪流满面。

顾城越回头想要问文曲,却发现连那不怀好意坏笑着的青年也已不见了。同样消失的还有白医生的衣服。

方涧流含着铜钱,还未苏醒过来。清晨的阳光照亮了天空,昼夜交替,日月更迭,是否有人知晓,人界从一场浩劫中死里逃生?

不过,那已经不重要。

顾城越背起还在熟睡的方涧流,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